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65 药人

那掐着流影脖子的男子阴冷的目光盯着顾七,初见她时那眼中掠过一抹惊艳,而后出现在眼中的便是警惕与打量。能悄然无声的潜进来的女子,岂会简单?

只是,这名女子是阎殿的人?

“咳,七小姐。”流影看到她,唤了一声,微息微弱的他并不惊于他的小命被身边的人掐在手中,因为他相信,有七小姐在这里他们就是想杀他也没那么容易。

“放了他,我留你个全尸。”顾七清冷的声音响起,泛着寒意的眸光落在那黑衣人的身上。

“呵!你当我三岁小儿?我有他在手中,还惧你不成?你若敢乱动一下,信不信我就让他死在这里?”黑衣男子阴测测的说着,掐着流影喉咙的手又重了几分力道。

顾七皱眉,沉默着没开口,忽然,诧异的看向那黑衣人的身后:“阎尊?”

她的话令那黑衣人心下猛然一惊,几乎是本能的回头一看,却见后方空荡荡什么人影也没有,恼怒的回头,可就在这时,他只感觉有什么刺入了他的身体,整个人闷哼了一声,手一松,扣在身边的流影就被一抹白色的身影带走。

“碧儿,一个也不要放走!”顾七扶着流影,目光冰冷的扫了那几名黑衣人一眼。

“是!”碧儿兴奋的一应,从暗处跃了出来,手中圆铁棍汇聚灵力气息就往那黑衣人击去。

不多时,又有阎殿的一些人加入碧儿的战斗中,见此,顾七扶着流影往另一边而去,将他带到不受气流剑气波及的地方,这才扶着他坐下。

“这些人的实力看着也不怎么样,你怎么就落他手中了?”顾七一边帮他简单的处理着伤口,一边问着。

“咳咳,跟我们接触的是阎殿的人,他们用药,我们没防备。”

“就算是阎殿的人也不能没了警惕性,看来,你们是太容易信任人了,这次吃的亏要永远住住,你不可能每一次都这么幸运。”她继续道着,正因为他是流影,她才多说了这些,若是别人她根本不会去理会。

“是,属下记住了,以后一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他点了下头应着,没见着他家主子,便问:“七小姐,主子呢?”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他现在对阎殿的事情完全就是搞不清楚,我没让他进来,只让他守在外面别让人跑了。”给他简单止血包扎后,便道:“你靠着休息会。”

说着站起后转身,看向碧儿他们,见他们已经杀了两名黑衣人,又制服了三人,还剩下那为首的那一人还在顽强抵抗着,对方身上被剑气所伤,伤口大大小小有十几道,又被碧儿手中的铁棍击中,内伤加上外伤,战斗力越发低下。

那人口中吐出一口血后,目光阴测测的盯着前面的几人,发狠的吼着:“你们休想活抓我!就是死,我也要拉上几个!”声音一落,便见他冲向顾七,同一时间身体的灵力气息也爆涨而起。

“想死?我成全你!”

碧儿喝着,见他冲向顾七,当即手中圆棍汇聚灵力气息狠狠的一击,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将他整个人击飞了出来,重重的撞在数米外的墙上,也在那一刻,砰的一声气流猛然爆破而开,瞬间将那黑衣人炸得尸骨无存。

旁边的那几名阎殿的黑衣人看到碧儿那凶悍的模样,以及那惊人的战斗力,不由咽了咽口水,带着敬畏的目光朝她看了看,若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娇小的小丫头竟有一身那样惊人的战斗力,而且,这战斗力还非同一般的凶残,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而看到碧儿的战斗力,顾七只是挑了挑眉,眼中划过一抹笑意,显然很是满意她现在的战斗力。

被制服的那三人也在下一刻口中流出黑血而死,身体倒向地面,连给他们盘问的机会也没有。

“小姐,人都死了。”碧儿拿着铁棍来到顾七的身边,看着那一地的尸体,有些怔愣。她本想着抓几个活口的,谁知这也些人却啃破毒丸自尽而死,现在好了,一个活口也没有。

“你在这里看着流影,我去前面看看。”她示意碧儿留下守着流影,自己便迈步往前而去。这地方既为煞门根据地,那现在就可以收为阎殿的地方,接下来的事情只要交待阎殿的人去处理便可。

来到前面,见除了地上的尸体之外,就只有一些蹲在角落处颤颤发抖衣着暴露的女子,还有阎卫在周围看守着,她看了那些人一眼,便招来一名青色级别的小队长,把事情交待下去让他处理,便走到外面。

见夜幕下,那一身白袍的男子静立在不远处的树下,飘渺而圣洁,仿佛不沾人间烟火,看到他那谪仙的气息,她的眸光微闪了一下,眼中有了一丝的恍惚。

当年初见,他一身白衣气息微弱的倒在草地上,容颜净若琉璃,清朗出尘,俊美如谪仙,与眼前的他是那样的相像,只是,当那双眼睛的睁开,却是那样的凌厉、霸气。

想起两人初遇的那一幕,她唇角不由的轻扬,一声轻笑出从口中溢出。

“阿七,在笑什么?”

突然间,温和的声音冷不防的在耳边响起,吓了她一跳,本能的抬头,就见站在面前的平静的面容带着一丝的疑惑,那双温和的目光正看着她。

想起她刚才所想的那一幕,她眸光微闪,耳根微红,道:“没什么,就是想到一些事情了。”说着,她迅速转移话题:“这里面已经控制住,我想把这里交给阎卫们去处理,将这里收入阎殿势力底下,你觉得呢?”

“嗯,你作主便行。”见她不愿多说,他也没再追问。

阎卫将里面收拾好,将流影先安置在里面一处厢房休息,又因夜色渐深,几人便也在这里休息一晚上,同时也做了打算。

顾七的想法是把煞门收拾了,纳入阎殿势力之下,这样一来泽以后也不用再为这些事费心。而沐泽的想法是,跟她一道去,顺便把阎殿交到她手中,这样一来他不用管那些事情,而且那个势力也能为她所用,为她日后护身所用。

因白羽和流影的伤,顾七他们在这里落脚了几日,直到数日后,两人的伤恢复七八成后才一同离开,而这一回,所前往的地方则是阎殿所在之地。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一处地方中,一几近疯狂的女子尖锐的声音在不停的辱骂着:“那小贱人还活着?她怎么可能活着?我要她死!要她身败名裂受尽折磨而死!”

而在前方,一名黑穿黑色斗蓬,全身上下遮得密不透风,只露出一双阴狠黑眸的男人盯着那疯狂的女人,哦,不,应该说是一名头发灰白,皮肤松皱的老妪。

“就为了对付你的那个女儿,本尊损失了多少人力你知道吗?还敢在本尊的面前疯叫不停?你若是想死,本尊倒是可以先成全你!”

阴测测的声音透着嗜血的狠厉,那目光中的阴寒毒辣如同毒蛇猛兽一般,被那目光扫了一眼,只感觉浑身寒意直窜而起。

“她不是我女儿!她是我的仇人!我要她死!要她生不如死!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咬牙切齿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恨意,在她看来,就是顾七把她给毁了,毁了她的一切,让她变成现在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

“呵呵……”那黑袍男子阴测测的低笑着:“这也么说,你是已经决定了?”

“不就是要在我的身上试药吗?反正我现在也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活着也就只有一个目的,让那贱人生不如死!只要你们能帮我,我就随你怎么试!”

“好!”黑袍男子那双阴冷的目光掠过一抹兴奋的光芒:“那就让她再逍遥一段时间,到时,我就让你亲自去找她报仇!我相信,由你亲自出手弄死她,你一定会更消恨的,哈哈哈哈!来人!把她带到地下药室去!”他喝了一声,大手一挥,两名黑衣人便朝那模样吓人的老妪走去。

“哈哈哈哈!亲手折磨她!亲手折磨她!想想我就已经很兴奋了!哈哈哈哈!”她狂笑着,整个模样都因为恨意而扭曲,变得十分骇人。

而在医药公会所在的城镇中,已经在这一带置府的顾浩天最近都在忙碌着,顾府中的家事一律交由黑木傲霜打理,而他则独一去拜访这城中的世家,毕竟置府扎势力对这城中而言,并不是什么小事。

就算宅子置好,各方面事情也处理妥当,也要给这城中的一些家族送些小礼,让他们知道,这城中多了顾家这样的一个家族。

因为他并没有让医药公会的龚老陪同而去,因此,那些还有主清楚他们来历的人,也没怎么将他放在眼里,毕竟城与城之间的距离并不近,就算是在其他城中居世家之首的黑木家,在这城中而言,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的。

而这一日,顾浩天回到家中后,就见黑木傲霜欣喜的迎了上来:“浩天,小七来信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