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63 手段

繁华的街上因那一身染血的白羽突然倒地而响起一阵惊呼声,一些怕事的百姓们纷纷避开,远远的看着,只有一些身有修为的散修想要上前查看,却在看到那从二楼跃下的碧儿后退开。

“白大哥!”碧儿快步来到他的身边,蹲下身想要将他扶起之时,一股冰冷的杀意如同毒蛇一般朝她喉咙袭来,她瞬间抬头,见那泛着嗜血寒光的利剑刺向喉咙而来,蹲着的身子当即往后一仰避开了那剑尖,脖子一侧身形一转,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扑向那人。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杀人!真是狂上天了!”碧儿瞪着一双眼睛,手掌直拧成拳,灵力暗涌,一记扎扎实实的拳头便朝那人脸上揍去。

“砰!”

“嘶!啊!”

拳头击中的声音砰的一声响起,那人倒抽了一口冷气,痛呼了一声,整个身形被那一拳直击退了好几米,他的双脚似乎用了暗力试图稳住,然而,稳不住脚步,却在地面上磨出两道白色的痕迹,步伐不稳整个人也随着跌坐在地面。

“白大哥!”碧儿也顾不得那人,迅速的来到白羽的身边,见他已经昏迷过去,双手触及他的身体,沾到的是湿渌渌带着温热的鲜血。

“该死!”

她沉下了一张小脸,眼中尽是怒火,将白羽放下后从空间中拿出了自己的法器,一根黑色泛着油光的圆铁棍,握在手中,灵力一运,低喝一声,扬起手中的法器狠狠的就朝那捂着胸口吐着血的男子击去。

那一身黑衣的男子被她揍了那一拳,只感觉胸骨都碎了几块,想要起身都觉得困难,还没等他恢复力气站起来,就见那一身怪力的少女竟拿着圆铁棍朝他击来,当即顾不得身上的痛意猛然跃起,也在这时,十几名黑衣人也在这一刻出现在那男子身边,手中泛着寒光的利剑一挑,便朝碧儿袭去。

“啊!杀人了!快跑!”

周围的百姓见了尖叫着,惊慌失措的往安全的地方跑去,一时间,整条大街乱成一团,街边的小摊顾不得收拾的被撞倒在地洒了一地面。

小镇地方,本就少见杀戮,此时看见那十几名手指长剑一身杀意的黑衣人,普通百姓自是惊慌四逃,就连两旁的商铺酒楼也惊得纷纷把门关上,惟恐惹祸上身。

只有一些略有修为在身的散修,驻足在不远观看着。

被十几名黑衣人围攻的碧儿不见半分惧意,看着那些黑衣人手中的长剑朝她袭来,她手中的法器也是一转,瞬间击出,诡异的速度以及惊人的力道让那黑衣人防不胜防,一个不察整个人便飞了出去,吐血倒地不起。

她的凌厉手段,惊人战力,让那原本不怎么将她放在眼里的黑衣人眼中多了几分警惕,为首的一人冷声喝道:“小姑娘,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一定会被我的铁棍打死!”碧儿哼了一声,手中法器一转,带起一股凌厉的风刃击向那名黑衣人。

见状,那黑衣人眼中划过一抹杀气,朝两边的人打了个手势后便迎上碧儿的攻击,其中,有数名黑衣人则朝躺在地上的白羽而去,当其中两人伸手抓向地上白羽的衣领,想将他带走时,伸出的手却猛然缩回,同时痛呼了一声。

“嘶!我的手!”

两人步伐猛然后退,缩回的手瞬间抽搐个不停,想要抬起,却使不上半分力道,隐隐的还有一股酸入骨髓的痛意在骨头里面游走着,让两人心下一沉,可当看到那正缓步走来的几人时,脸色更是一变。

那其中穿着白色衣袍的男子,一身谪仙气息仿佛不沾人间烟火,那张俊美的面容,熟悉而得让他们心惊,不用对方出手,单单是看到他,两人皆是不由自主的再退开几步,皆迅速的敛下眼眸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

且不说顾七和沐泽以及风逸几人的容颜皆是十分出色令人惊艳,就是他们身上的那份气质让人见了也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去。

几人皆步伐缓慢,带着悠哉与淡然,仿佛没见到街上那杀气腾腾的场面一样,也不担心碧儿被那些黑衣人围攻着。

只见,三人来到白羽的身边,顾七蹲下身后,查看了一下白羽身上的伤势后,从空间中取出一枚丹药塞进他的口中,再以银针扎了他身上的几个穴位,便见原本昏迷的白羽轻咳一声,缓缓睁开眼睛。

“白羽,怎么回事?流影呢?”顾七扶着他,也不介意他身上的血迹。

他气息微喘,声音虚弱的道:“主子,七、七小姐,阎殿出了叛徒,有一批人里应外合勾结煞门对付阎殿各分堂,我、咳咳,我和流影赶去处理,却不料中了埋伏,流影为了掩护我离开被煞门的人抓了。”

就在他们这边将白羽救醒时,那边,惨叫声,闷哼声不断,只见一个个黑衣人被碧儿的铁棍所杀,皆是一棍毙命没有生还的机会。

她的凶悍,以及她惊人的战斗力,皆让那仅剩下的几个黑衣人心惊不已,更是让那不远处观望着的散修们瞪大了眼睛,似乎没料到,这个看着不怎么起眼,一身丫环装的小丫头居然这么能打。

“碧儿,留个活口。”顾七转而看向碧儿,目光掠向那其中一名黑衣人。

“是,小姐。”碧儿兴奋的应了一声,越战越勇的她越打越顺手,越发觉得她师傅精心给她准备的这法器真不是一般的好,一棍下去再加上她的惊人力道,对方绝对死得不能再死。

“砰!咔嚓!”

“啊!”

铁棍的声音再度击落,只听一声咔嚓声伴随着一声惨叫响起,又一名黑衣人颈骨被敲断,又被铁棍一击击中胸口处,破了丹田之气,当即毙命。

看着十几人瞬间只剩下他一人,那仅剩下的那名黑衣人脸色一变,也不敢再恋战,当即就想离开,却不料一转身就被一记铁棍狠狠的击落在腿部。

“嗯!”

骨头断裂传出的咔嚓声伴随着那铁棍击落的声音响起,椎心剧痛传来,他忍不住的闷哼了一声,整个身体因这一击而踉跄了一下,拖着被打断的腿想走,却发现那原本还在身后的小丫头已经来到他的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嘿嘿,你想去哪?”碧儿咧着嘴笑着,那笑声透着几分的不怀好意,尤其是她手中还拿着那手臂般粗的铁棍在轻敲着,下一刻,铁棍猛然间往地面一撞,震得地面微微颤动之时,更是被击塌了一小块地方。

黑衣男子心一惊,手中的利剑本能的就朝碧儿刺去,却不料利剑被挑,铿锵的一声飞落到不远处。

“你想怎么死?”碧儿伸手一揪,便将黑衣人的衣襟揪住,将他微微提起:“脑桨四溢?还是浑身骨头被我打断?别想着自栽,你若敢自栽,我一定会给种猪喂点药,再把你丢进猪群里去,让你死了都不得安生。”

碧儿笑意盈盈的话却是让那黑衣人脸色一白,原本打算咬破口中的毒药自尽的,可在听到这话后,再看眼前这恐怖得近乎变化的小丫头脸上那不像开玩笑的神情,竟是连自尽也不敢了。

对他们而言,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怎么死,以及死后还被丢种猪群里,光是想想,就已经让他寒毛直竖而起。

而那边,听到碧儿那恐吓的话后,顾七挑了挑眉,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心下有几分意外。倒没想到碧儿的的手段越发上道了,看来,进了太乙宗门她还真学到不少本事啊!

“你想怎么样!”那黑衣人面色苍白,咬牙切齿的问着,目光死死的盯着碧儿。

碧儿没开口,只是揪着他的衣襟来以顾七的面前:“小姐,这个人要怎么处理?”

顾七则看向白羽,问:“这个人是阎殿的?”

“不是,他是煞门的人。”白羽摇了摇头,盯着对方身上的黑衣。

听到这话后,顾七便对碧儿道:“人交给你,问出煞门所在的地方,最好有张里面的地图。”

“是。”碧儿当即应着,揪着那黑衣人便进了酒楼,叫来掌柜拿出笔墨纸,便把东西放在那人面前:“把地图画出来,本姑娘可以让你死得干脆点,若不然,哼哼,你知道下场会怎么样的!”

那黑衣人听了碧儿的话,咬了咬牙,最后只道:“我只是杀手,哪里能得知内部地图,煞门的地点我可以告诉你,至于其他的,我根本不知道。”

闻言,碧儿眼珠转了转,盯着他脸上的神情看了看,确定他没那个胆说谎后,便道:“行!只要你把你所知道的说出来,我自是不会去为难一具尸体,但,若是让我知道你骗我,那么,就别怪我下手太狠了!”

那黑衣人无奈,最后只好把所知道的事情告诉她,而碧儿也给他留了具全尸并未多加刁难。

将白羽扶到客栈后,顾七换掉身上染血的衣裙,对一旁的顾风逸说道:“风逸,你留下照顾白羽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