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62 离开华山

“试试吧!试着爱我,跟着你的心走,如果,如果你将来真的无法对我动心,我也无法爱上你,那,我才会放手。”

她紧紧的抱着他的腰,脸贴着他的胸膛,低低的说着。这是她所能想到的,也是眼下能做的,他是沐泽,哪怕他的身体是轩辕睿泽的,但,他仍有着沐泽的灵魂存在着。

她爱着轩辕睿泽,而沐泽,那就算将是灵魂的一部分,在此之前那是她的敬着的师傅,但现在,她希望自己可以用男女间的心态来看待他,试着接纳他,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放开。

听着她的话,他心微动,那僵在半空的手也在微顿了一下后,一手轻搂上她的腰,一手轻轻抚着她如墨的发丝,薄唇微启,一个字从喉咙中而出:“好。”轻轻的一个字,却仿佛用尽了他所有的力量才说出来。

天知道他要说出这一个字有多难?但现在,他却说了。

这是给她一个机会,也是给他一个机会,他想,如果自己真的能对她动心爱上她,那,即便天下人不同意,他也不会去在意。

闻言,顾七的眼睛轻轻一颤,从他怀中抬起头来,看着那正低着头看着她的他,那熟悉的面容,带着淡淡的笑意,温和中透着一抹柔和,那双素日平静的眼眸此时定定的看着她,仿佛要将她映入心底。

“阿七,你打算怎么做?”他温声问着,唇边的那抹笑容如沐春风,眸中一片清明,更多的是期待与好奇。

而顾七看到他眼中的期待与好奇,嘴角却是微微一抽,这是打算让她追他的节奏?

“阿七,我修行多年,独独不曾接触过情爱之事。”他看着她,目光中掠过一丝笑意。

听到这话,顾七一时无语,他这是在告诉她,他不知怎么追女人?他不知跟女子如何相处?如何讨女子欢心?难道,这还得她教不成?

心下一叹,她道:“风逸来了,我打算带他去见我爹爹和黑木姨他们,你也跟着一起去吧!”

“也好。”就算他们没听到,但相信,这阵子仙门中的议论声是不会少的,走开一阵也好。

“那我们去找他们吧!现在就走。”她退出他的怀里,离他一步之距,微微一笑,向他伸出了手。

看着那伸在面前的手,他怔了怔,看了一会,这才抬起手握住了她的手,手一磁到她的手,下一刻就一转,十指瞬间相扣,整个人也被她牵着走。

他步伐微慢,目光仍怔怔的看着两人十指相扣的手,只知道看着那相扣着的手,心头划过一抹异样感觉。

另一边,苏绫姗带着风逸和碧儿来到她住的院落,把最近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跟两人说了一下:“事情就是这样的,你们也看到了,沐泽仙君跟轩辕睿泽就是同一个人,只是离魂之人灵魂各自形成,想要溶合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

“难怪,以前我叫姑爷时,姑爷可是很开心的,哪像现在,叫了也跟没叫一样,原来事情是这样的,真是不可思议!”碧儿睁大了眼睛,也没料到事情竟会是这样。

“我姐在这里面竟受了这么大委屈,不当这华山弟子也罢。”风逸听到后,俊脸沉了沉,却是对华山有着浓浓的敌意,竟将她姐关在那风雪冰寒之地,若不是那个叫莫秋生的弟子帮了大忙,只怕这黑锅她姐还背定了。

“其实,这事也怪不得华山,最近仙门出了那么多事情,门主又殒,如果当时不将顾七暂时关押,只怕仙门众弟子会暴乱,我师尊那样做也是别无他法。”

“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叫姑爷?是还叫姑爷呢?还是叫仙君?”碧儿皱着眉头问着。

“原本怎么叫,现在就怎么叫,他是姐姐喜欢的人,就只能是我姐夫。”只要他姐姐喜欢他,就是他不喜欢她姐姐,他也会想办法把他绑了给他姐姐。

闻言,碧儿也理所当然扬了扬下巴:“那是,小姐喜欢的,他就是不喜欢也得喜欢。”

听两人的话,再看两人的神情,苏绫姗不由的露出一抹笑意,初初看,她也没料到这名叫风逸的少年会有霸气的性格,再加想当时他引落的数道雷电,更觉人不可貌相。

谁会想到这个看起来并不强壮的少年体内会蕴藏那样大的能量?谁又会料到,这样一个容颜俊美出色的少年实力也同样的出色惊人?

“姐!”顾风逸见外面两人走了过来,当下欣喜的迎上前。

“小姐。”碧儿也上前唤了一声,一双眼睛则带着好奇不时的往沐泽身上打量着,未了,眯着眼一笑,甜甜的唤了一声:“姑爷。”

沐泽微微一笑,温和的道:“唤本君仙君便可。”说着,目光落在顾七的身上。

感觉到他的目光,顾七朝他看了一眼,继而,对碧儿道:“唤他仙君或者公子都可以。”

闻言,碧儿眼珠一转,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着,继而笑盈盈的道:“那我唤公子。”

见状,风逸便道:“那我就唤他泽大哥吧!”声音一落,便看向沐泽,见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一身淡然飘逸的仙人气息,心下也微怔,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的仔细打量着他,先前虽也靠近,但却没怎么去打量他,此时再看,不禁再赞他姐的眼光真的很好。

只是,这样一个谪仙人物,想要他动心,又岂会容易?

“你们怎么这么快过来了?”苏绫姗朝顾七看去,暗自疑惑着,眼角瞥向沐泽仙君,见他神色依然如往日一般,也看不出两人到底眼下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打算下山。”她看向苏绫姗,道:“刚才过来你这里时,我们先去见了你师傅,如今的我可以说已不算华山的人了。”她笑着摆了摆手,身上寻些代表华山弟子身份的东西,她已经上交了。

“你真决定了?”她担心她离开华山之后其他仙门的人会对付她,不过,想到她的实力,以及她弟弟的实力,她又放下心来。一个人的强大是有限的,但,她的身后不止只她一人。

“嗯,我想着回去见见我爹爹,泽也跟我们一道走。”顾七笑着,看向身边的他。

听到这话,苏绫姗脸上的诧异掩不住,诧异过后又带着一丝忐忑的问:“仙君,不会你也要脱离华山吧?”

“没有,本君只是跟她一道出去走走,过一段时间便会回来。”

听到他的话后,苏绫姗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刚听顾七那么一说,我还真担心你也一并脱离了华山,眼下华山不比当初,实力大弱,若没了仙君坐镇,只怕还不知会出什么事情。”

知仙门眼下情况让他们担心,沐泽微微一笑,温声道:“有宁阳真君接手,华山很快便会恢复往日盛况,若是有什么事,只要本君能帮的也一定会出手相帮,你们无需担心。”

“我们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见。”顾七朝她点了下头,这才对风逸和碧儿道:“走吧!”

“好。”两人应了一声,也跟苏绫姗道别。

“我送你们吧!”见她要离开,心下生出一丝不舍,但也无可奈何。毕竟,她只有离开了华山,仙门中议论他们的声音才会渐少。

“好。”顾七笑应着,与她一同往外而去,却在走到外面时,见一身黑衣的赵天磊站在那里。

看见他们,赵天磊沉着声音说着:“我来送你们。”

顾七微微一笑,点了下头,一行人迈着脚步往大门方向而去,而在华山大门处,白羽与流影已经早早的候在那里,等着他们到来。

仙门中看见他们的弟子皆停驻观望着,他们也听说了,顾七要离开,这一走,她将再与华山没有关系,再不是华山的弟子,那样出色的一个人,就这样离开了,想到这,众人心下百感交集。

“顾姐姐!顾姐姐!”

远远的一抹胖乎乎的身影跑来,冲着正走出大门口的顾七挥着手。

听到声音的顾七回头一看,见是他,便对身边的几人道:“你们先到外面等我吧!”说着,站在门口处,看着莫秋生跑来。

“顾姐姐,我听说你要走了,你真的要走吗?你以后还回来不?我要是想你了,我去哪里找你?”莫秋生气息微喘的问着,胖乎乎的脸上尽是焦急与不舍。

他可是因为这华山里有她他才来的,可谁知她这么快就要走了,而且还是脱离华山,想想,他心下就不是滋味。

“莫秋生,这里有一枚救命的丹药送给你。”她将一个瓶子塞到他的手里,低声交待着:“这丹药要仔细收好,不要让别人瞧见了,只要有这枚丹药在,就是刚断气都可以救活。”

“啊?”一听这话,莫秋生手一抖,脸上尽是惊愕之色。

“你这次帮了我大忙,这枚丹药是谢礼之一,他日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可以随时来找我,找不到我就到医药公会总部所在的城镇那里找顾家,记住没?”

“嗯,记住了。”他郑重的点了点头:“顾姐姐,等我变厉害了我就去找你。”

闻言,顾七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好好修炼,我走了。”说着,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出了外面,她对赵天磊和苏绫姗道:“就送到这里吧!你们好好保重。”

“你也是,好好保重。”两人同时说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看着他们几人踏上飞剑,往天边而去,直至,身影消失不见……

“师兄,我感觉世事真的很无常,我本以为她会一直在这里修炼,可谁知,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她却离开了。”苏绫姗的声音带着难掩的惆怅,因顾七的离开,就仿佛失了什么似的,心下空空的。

以前不认识她时,也是这样过,可,当认识了她,有了她这样一个朋友后,再见她离开,却是满心的失落。

每个人都有要走的路,肩上都有责任与担当,而这世界之大,一旦各走各的,再相见,将待何时?

“回吧!仙门里事情还很多。”赵天磊敛下眼眸,沉着声音说了一声,便转身往里面走去。

见他转身往回走,看着他孤寂的背影,她心下轻轻一叹:这世间,就情字最折磨人。

顾七几人在御剑飞行了一段路后,来到一处小镇中落脚,几人进了客栈先点了些东西吃,坐在桌边,碧儿双手捧着茶,眨着眼睛看着顾七问:“小姐,咱们这样走了,那个老头还会不会回去找事啊?我看那个老头好像很强的样子,要是他真的找事,华山就倒霉了。”

“他看不顺眼的也就是我,我都不在华山了,他还能找华山的问题不成?”顾七不以为意的把玩着手中的杯子,轻抿了一口茶水,想起什么似的问:“风逸,苍呢?这一次怎么没瞧见跟着你?”

听到他姐姐的话,风逸放下手中的茶杯,道:“我师傅给了我一个空间戒指,那是可以收活物的,我便让苍在里面活动,出来外面的话它会吓到人的。”

“我还以为你把它留在太乙宗门了呢!”她笑了笑,道:“我还没跟你说吧!爹爹跟黑木姨的事情,上回我就让他们准备着成亲的事情了,这回带你一并过去,他们见了你一定会很开心的。”

“嗯。”他点了点头,脸上带着笑容,心下却有些忐忑。虽然姐姐不止一次说过他们的爹爹是一个很好的爹爹,但他不曾见过,也不曾接触过,想到要见到他,心下仍是有些紧张和忐忑。

碧儿捧着茶杯左瞧右看,也没看到白羽和流影两人,便道:“小姐,白大哥他们出去这么久怎么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啊?”她刚才可是见他们两人脸色不太好看的出去的。

闻言,顾七挑了下眉,看向一直没开口的沐泽,问:“他们出去前跟你说什么了?”

沐泽抬眸,看了她一眼,道:“只说出去处理一下事情,什么事没说。”那两人,他都说了不要唤他主子,他们还是什么事都跑来跟他禀报,让他很是无奈。

“小姐,白大哥回来了,不过好像受伤了。”眼尖的碧儿见楼下那一身衣袍染血的身影,整个个嗖的一声站了起来,趴到窗口处看着,见那身影摇晃了一下后倒向地面,心下一惊,当即便从窗口处跃了下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