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7 挑战权威!

高空之中,老者面色黑沉,浑身威压四散而出,怒目扫向顾七,沉声喝道:“这么说,倒是老夫冤枉你了?你没跟你师尊传出不伦之恋?没有越及人伦礼法?”

“不伦之恋?人伦礼法?呵呵!”顾七衣袖一拂,冷笑出声,清眸泛着湛湛光芒:“别说我没有逾越人伦礼法,就是有,又如何?我本修仙之人,早已跳出凡尘俗世,你今天却拿俗世礼法来约束我?言辞凿凿,真是可笑!”

“你、你、你放肆!”

从没被这样拂过面子的人此时被一小小女子这样当面顶撞,气得他脸色必黑,胸口起伏不停,指着她想骂,却最后也只憋出了放肆两字。

顾七仿若没见到他怒火冲冠的样子,冷哼一声,道:“青岚老祖,为害仙门的人已经抓住,你还是尽快把人带回去审问吧!别什么事都理,天下之大,有很多的事情你是想理也理不来的。”

她本就不是任人欺压还会吞忍之人,她与泽的事情那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何时轮到旁人指手画脚?

“好你个狂妄的小小女子!老夫今天这事还真就管定了!”他怒声喝着,将手中的圈之两人的绳子往下一抛,直接将那两人丢去一旁给下方的宁阳真君看守着,提气运气,就要动手。

下方的宁阳真君命人接住那两人后,见青岚老祖要对顾七动心,心下一惊,连忙道:“老祖不可!顾七只是金丹弟子,如何能承受得住老祖之威,还望老祖高抬贵手,莫与她一般见识。”

此时仙门的众弟子心头更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们没想到顾七竟敢当着青岚老祖的面说出那样的话,甚至不将青岚老祖的怒火放在眼里,还出言顶撞,她这是、这是要跟青岚老祖动手的节奏啊?

她的实力虽是强大,可,如何也比不上守护天角之一的青岚老祖吧!那样的顶撞反驳,他们听了都不由的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而在一位峰主的身后,不甚起眼的轩辕鸿烈沉默的看着天空之处的那抹白色身影,脸上神色虽然是平静,但内心的震撼却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

他没想到顾七为了轩辕睿泽竟能做到这样的地步。别人不知道,他却很清楚,她在守护她的爱,哪怕对方是一名实力强大的强者,她也不愿有半分的退缩,因为她清楚,此时的退缩,那便代表她与轩辕睿泽再没以后!

看着天空中尊华清贵的她,圣洁而清冷,浑身散发着强者的气息,敢为爱而战斗,敢为爱而挑战权威,就是他也不得不佩服她的胆气与魄力,他想,这样的她,就是他再修炼个十年,二十年,也是赶不上的吧!

“哼!此女子胆大妄为,不分尊卑,着实可恶!今日若不教训她,他日还得了?”他怒哼一声,凌厉的目光扫向顾七,在看到她依旧面色如常,丝毫不受他威压所袭之时,更是怒火上涌,将近爆发。

“老祖,她乃华山弟子,地位非凡,而且这次揪出那两名凶手也是她的功劳,毕竟她年岁尚轻,多有轻狂也尚可原谅,还请老祖莫在见怪。”宁阳真君好话说尽,因为他知道,若是青岚老祖真的对顾七对手,顾七将危矣!

顾七皱了皱眉,看了宁阳真君一眼。她知道他是为她好,只不过,这青岚老祖食古不化又盯上这事,饶是他再好言相求估计也换不来他的作罢,更何况,此事她不可能低头承认有错,更不可能向他服软放低姿态。

“老祖,顾七心性不错,深得仙门上下敬重,今日顶撞老祖定也是无心之过,还请老祖莫怪罪于她。”

“还请老祖莫要怪罪。”

其他的几位峰主也拱手弯腰求情着。不管如何,顾七此人确实是非同一般,且不说她的修为,就是她的处理能力与应变能力都是少有人能及的。

青岚老祖听着下方众人的话语,眯了眯眼,沉声道:“老夫可以不计较她顶撞之罪,但,她逾越礼法一事,却是不可就此罢休!既然她是你们华山之人,那就由你们华山亲自动手处理,废除她的修为,逐出华山仙门,永不录取!”

此话一出,整个华山上下寂静了下来,皆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天空之中的青岚老祖。这、这也太狠了吧?废除她的修为,逐出华山仙门,如此轻易的说出这样的话,他可知,修为被废,那就相当于毁掉了一个修士的一生!断了她求仙之道!

饶是下方的宁阳真君几人,此时听到青岚老祖的话也是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他们可从没有过那样的想法,废掉顾七的修为将她逐出仙门?那可是顾七!百年难得一见的修炼鬼才,就是犯了多大的错,他们也不忍废掉她的修为,更何况,这件事本身又不是她的错,若真的有错,那也只能说是命运在捉弄人。

踏着飞剑伫立于半空中的顾七在听到青岚老祖的话后,怒极反笑:“好个青岚老祖!好个守护仙门的守护神!也不过就是个仗着强大实力胡作非为的老头罢了!废我修为?逐我出山?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口出猖狂!”蕴含怒气的清冷声音一出,她手一动,一柄泛着寒光的利剑瞬间出现在她的手中。

“哈哈哈!好,老夫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张狂的资本!”他黑沉着的脸色掠过一抹厉色,区区金丹修士也敢跟他叫板?莫不是他隐世太久已经没人记得他曾经也是威震八方的人物了?既然如此,今日,他定要让她为她的张狂付出惨痛的代价!要让她后悔自己的张狂放肆!

下方的宁阳真君等人看到半空中两人浑身气势一变,剑拔弩张的场面一触即发,不由的脸色一白:“完了……完了……这、这可如何是好?顾七她、她怎么也不可能是青岚老祖的对手啊!”

“青岚老祖,您堂堂一飞仙强者竟还对一个金丹修士出手,你不觉得有点欺人太甚么!”

下方,宁阳真君身后,一身紫色衣裙的苏绫姗压抑着怒火扬声问着,美眸带着怒火与愤然的直视着那青岚老祖。

她的开口是所有人皆没料到的,没料到她竟敢当面质疑青岚老祖的所做所为,此时听到她的话出,宁阳真君心头猛然一沉,迅速回头喝道:“放肆!还不退下!”声音虽带着厉喝,但望着她的眼中却是焦急不已,一边给她打着眼色,让她迅速退下,别惹怒了那青岚老祖。

然,苏绫姗却仿佛没看见她师傅给她打的眼色一般,仍旧抬头看着那半空中黑沉着脸色的青岚老祖:“顾七与沐泽仙君是何种关系青岚老祖是否了解?沐泽仙君是什么人,青岚老祖又是否知道?轩辕睿泽与顾七本就是未婚夫妻关系,而当他们离魂之躯合二为一,当轩辕睿泽成了沐泽仙君,这又岂能怪罪于顾七与沐泽仙君两人?”

无视着青岚老祖黑沉得骇然的脸色与凌厉带狠的目光,她继续道:“青岚老祖一来就要废掉顾七修为,要将她逐出华山,不分青红皂白妄下定论,难道这就是守护神的作风?”

“放肆!”

怒声如雷,轰隆而响回荡在众人耳边,震人心神。声音一落便见他大手一抓,凭空将那站在下方的苏绫姗抓了上来,阴沉着的声音夹带着恼羞成怒的怒火:“小小弟子,目无尊卑,当真该死!”

“嘶!老祖手下留情!”宁阳真君惊呼一声,看到那一幕,想也不想的便提气而去,却被迎而扑来的一股威压压向地面。

“嗯!”

苏绫姗整个人凭空被抓了起来,对方没有碰到她的身体,但却用强大的灵力气息将她抓起,以强者威压相逼,刹那间,只见苏绫姗挣扎了几下,终是抵不过对方飞仙期的强大威压而嘴角溢出鲜血。

“该死!”

顾七见状,脸色一变,怒声一喝,飞身而上。长剑蕴含灵力气息狠狠的往中间一劈,只见呼的一声划过,凛冽的剑罡之气夹带着肉眼可见的灵力气息将苏绫姗与那青岚老祖之间的灵力劈开。

“噗!”

因揪着她的那股气息被砍断,苏绫姗体内的气血也因反噬而直冲喉咙,猛的喷出一口鲜血后身体往下坠去。她迅速回神,提气稳住身体,唤出飞剑踩于脚下,稳住身形后抬眸朝那青岚老祖看去,眼中尽是怒火与愤然。

这样的一个守护者,真的是令人不耻!

他仗着自己实力的强大而责令众人听他命令行事,不顾别人的劝阻执意欺辱顾七,凭着实力的强大不分青红皂白一意孤行,言语不合竟欲下杀手,当真可恨!

“没事吧?”顾七来到她的身边,担忧的目光在她略显苍白的脸色掠过。

“没事。”苏绫姗摇了摇头,拭去唇边血迹,冰冷的目光直视着前方的青岚老祖,讥讽道:“恃强凌弱,这等可耻的手段真心令人意外!”

听到这话,青岚老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衣袖下,拳头因愤怒而紧拧成拳同,青筋浮现,目光狠厉的盯着那并立着的两名女子,掌头舒展开慢慢转动,凝聚一股灵力气流:“从来没有人能在挑战老夫的权威之后还能活命的!既然你们找死,老夫便送你们一程!”

底下众人脸色大变,以宁阳真君为首的几位峰主不约而同提气而上,来到顾七和苏绫姗的前面,急急的道:“老祖,不可!”

目睹这一切的仙门众弟子们此时也在窃窃私语着,面上难掩震惊之色。

“天啊!这青岚老祖好无耻,真没想到他竟是这样的人!”

“就是,亏我原本还一心崇拜着他,没想到他竟是这样的人,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他那是恼怒成羞了,强者当得太久,已经习惯了发号命令,今天顾师姐和苏师姐言语顶撞了他,哪怕他知道自己有错,此时也不肯承认。”

“我原先还想着他是一位是非分明的强者,却没料到他竟仗着自身实力的强大,竟要废掉顾师姐的修为,还要逐她出华山,他也是修仙之人,又不是不知道修仙者一旦修为被废,那便是生不如死。”

“就是,手段也太狠了,更何况,顾师姐他们本来也就没有错,他却将那可笑的礼法安置在她的身上,妄想束缚她,真是太可笑了。”

“他还想杀苏师姐,苏师姐又有什么错了?不过就是帮顾师姐说了几句公道话而已,他竟就要杀她,真是可怕的。”

“苏师姐说得没错,他就是仗着实力恃强凌弱,说什么守护仙门,几个仙门出事的时候怎么不见他出来守护?事后才出现,一出现又弄出这些事情来,我看他根本就没安好心。”

底下弟子们的话,虽小声,但对于青岚老祖来说,却是听得极为清晰,也正是因为听得清楚,他的脸色才越发的难看,扫向顾七和苏绫姗的目光更是多了几分势必置她们于死地的决心。

尤其是顾七,若非是她,他又何至于会被仙门弟子这也般抵毁?今日若不杀了她,实在是难消他心头之怒!

“老祖!”

“老祖息怒!”

宁阳真君几人心头微提,怎么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此时见他浑身骇人的气息涌出,强大的气流与威压直接卷得天空云层变幻,甚至,就连他们站在这半空之中,挡在顾七几人面前也有些承受不住。

身形微晃着,还不待他们站稳,只见前面一股气流扑面而来,狠狠的将他们几人皆拂向地面。

“滚下去!”

怒声如雷,平地而起,震得地面微微晃动着,天空中也因他的这于怕怒喝而回荡着他的声音,那几名被拂向地面的峰主们,更是连站也站不住的跌落下去,将近地面时才堪堪稳住身形,免得摔向地面的狼狈。

“绫姗,你下去。”

顾七推开她,清眸直视着前方浑身尽是怒火的青岚老祖,体内灵力气息涌动,汇聚到手中长剑之上,刹那间,只见她手中长剑迸射出呼呼气流之声,一股肉眼可见的灵力气息也凝聚缠绕在利剑之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