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6 放肆!

接下来,宁阳真君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禀明,包括如今他已经接手华山仙门,成为新一任的门主一事。

听完宁阳真君的话,他凌厉的目光一扫,视线落在那两个被扣着的人身上:“就是这两人?可问出了幕后之人是谁?”

宁阳真君摇了摇头:“没有,他们嘴很硬,不肯说,不过,从他们的招式和修为上来看,似乎是毒宗的人,我们废了这两人的修为,想将这两人交给青岚老祖去审问发落,我们相信,他们落在老祖的手里一定会交待出来的。”

而在这时,被扣押着的顾风清却是仰头大笑:“哈哈哈哈!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也不过如此!表面自命清高,实际肮脏不堪!”

她脸上带着阴狠而诡异的笑,目光阴寒的看向那天空之中的老者,全然不顾在他的威压之下全身的气血在翻滚。没错,她就是要拉上个垫背的!就是要将顾七和那沐泽仙君拉下,她倒要看看,那两人如何面对悠悠众口,如何面对世人指责!

青岚老祖听到下方的话语,眉头一皱,凌厉的目光一扫,冷哼一声:“死到临头还口出污言,真是找死!”他的声音透着不悦,声音一落,手一甩,两条泛着银白色光芒的绳子从空中直袭而下,圈上顾风清和九号的身体一扯,将两人提到半空中吊着。

“这两人我便带走了,如今仙门元气大损,你既然身为新一任华山门主就应该迅速整顿仙门。”青岚老祖对着下方的宁阳真君说着,带着两人就要离开,却在听到那被吊荡在半空中的女子口中的话后沉下脸来。

“哈哈哈!你们这些虚伪的正派之人,师徒恋为世所不容,华山却出了那样的一对师徒,哈哈哈!你们就等着身败名裂吧!你们所谓的仙门名誉在不久也将为世人所不耻!哈哈哈……”

当顾风清的声音一出,整个仙门顿时显得一片寂静,谁也没料到她竟会把那件事说出来,而且还是当着青岚老祖的面说出那件事。

其实,仙门的弟子也都知道沐泽仙君与顾七的事情,只是,他们的那件事他们还真的不好多说什么。要说谁错,那谁也没错,可眼下的情况就是他们不去议论,相信不久也会被人议论,因为沐泽仙君不是一般的修仙者,那顾七也绝非泛泛之辈,而横档在他们中间的那一道门槛:师徒关系,却是为世所不容。

众人此时心下皆是一紧,空气中沉寂的气息让他们额间不由自主的渗出了汗水,竟是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有的弟子小心翼翼的往高台上望去,当见到宁阳真君也是紧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时,心中隐隐的生出一股不安。

感觉,事情要不好了。

“宁阳真君?她所说的是否属实?你们华山之中难道真的出了这样的事情?”天空之中的青岚老祖沉着声音问着,黑沉下来的面容布满雷霆之威,强大的威压覆盖而下,一瞬间,让众人肩上一沉,硬生生的跪了下去。

稳住体内气血的翻滚,宁阳真君被上方压下的威压压得无法站起,也跟众人一同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仿佛一块巨石压着胸口,让他喘气都觉得困难。

“老祖息怒,事情并不是像那女子所说的那般简单,那是……”宁阳真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青岚老祖夹带怒气的声音所打断。

“这么说,是确有此事了?好!好啊!堂堂仙门,众仙门之首,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们就是这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说!到底是哪对师徒这般不顾世俗礼数,竟在这仙门之中做出此等败坏仙门声誉的事情来!”他的声音如雷,声声响亮而威严,怒气与威压一同覆向下方,威严的脸上尽是怒火,显然是气得不轻。

下面的众人沉默着,没人开口。而被吊着的顾风清却是阴测测的笑了起来:“还能有谁?自然是仙门最为看重的沐泽仙君,以及他座下的宝贝弟子顾七了。”

“闭嘴!”宁阳真君怒目一扫,朝那顾风清厉喝一声,威压伴随着那一眼扫去,硬生生的让顾风清口中喷出了鲜血,整个人的脸色也越显苍白。

“放肆!”青岚老祖似乎也没料到他竟敢当着他的面这样,当即也是怒喝一声,强者的威压铺天盖地的朝宁阳真君袭去,瞬间让他跪着的身体微晃了一下,体内血气翻滚,嘴角也溢出了鲜血。

“师傅!”

“真君!”

数道惊呼声不约而同的响起,众人想要上前扶住他,却见他摆了摆手,示意众人无事。见他拭去嘴角的鲜血,费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挺直着腰杆,望着那天空中的青岚老祖。

“老祖,这事个中复杂,若说起来,无论是沐泽仙君还是顾七都没有错,还……咳咳!”轻咳了两声,捂着微闷痛着的胸口,想要说话,又感觉到那上方的威压加重了,让他无法开口再言。

“没有错?做出了这事为世所不容的事情还道没有错?老夫不管你们仙门中弄出什么事来,也不管你们是谁任门主一位,但若做出这等败坏仙门名誉让修仙界蒙羞的事情,老夫断然不容!”他厉目一扫,衣袖一拂,沉声喝道:“人在哪?自己站出来!今日老夫定要为仙门清理孽障!”

“青岚老祖好大的气派!”

清冷的声音蕴含着灵力气息突然从天空中传来,那声音,清晰的传入仙门众人的耳中,顿时让众人心头一震,震惊于她竟敢用那样的口气对青岚老祖说话,更震惊于她在这一刻竟敢走出来。

顺着那声音寻去,众人便见一抹白色飘逸的身影踏着飞剑从青云峰飞出,伫立于半空之中青岚老祖的面前数米之外,但见她白衣飘逸,墨发飞扬,精美绝伦的面容一片的清冷之色,浑身散发着一种清贵尊华的气息,如同雪中寒梅,孤傲而清雅,又似雪顶莲花,清逸而圣洁。

“是顾师姐……”

众弟子低声呢喃着,目光怔怔带着痴迷的看着那抹绝美的身影。放眼整个仙门,也只有她的美丽举世无双。不同于苏绫姗的华美冷艳。她的美,如天上明月,圣洁而迷人,总能在第一时间让人入了心,迷了眼,为她而惊叹。

一双恶毒带着恨意的目光此时也落在顾七的身上,当见她踏着飞剑而来,清贵而尊华,不由的恨意布满面容直至面容略显扭曲:“顾七!顾七!你这小贱人!你逍遥不了多久了,我一定会看着你落得身败名裂,被世人所唾骂!为天地所不容,哈哈哈……哈哈哈……残花败柳之身还装得一副清高的模样,顾七你……啊!”

“嘴真贱。”

清冷的声音传出,众人只见她手一抬,似有什么划过,下一刻,众名弟子不由的猛然倒抽了口气,只见那张口恶骂的女子口中似掉了什么下来,鲜血溢满嘴,再也叫骂不出半个字来,只能啊啊啊的叫唤着,许是因流血过多,她悬挂在半空中的身子抽搐了几下后一动不动的垂落着,如同死了一般。

同在旁边被吊着的九号心头一寒,看着顾七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浮上了惧意与惊骇。太快了!那速度太快了!他甚至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便见那道寒光掠过,瞬间,便将白灵的舌头割掉,那一刻,他只感觉一阵寒意从脚底窜起直达心头,惊得说不出话来。

那青岚老祖身休颤抖,似怒火冲冠而上,所有的怒气都冲上脑门,激得面色涨红身体颤抖,他伸着手指着那前面一身白衣的顾七,怒得好半响也没能说出话来。

“你、你、你好大的胆子!”

浑身的怒火与威压的袭出,让整片天空都为之变色,他从没想过一个小小的金丹弟子竟敢当着他的面动手,竟是一声不吭的就将那女子的舌头割掉,哪怕,那名女子确实说得过份,嘴贱得让人难以心火难消,但怎么也轮不到她来动手!

而最可恶的是,当时他还在打量着这个叫顾七的女子,可谁知,下一刻她竟那般明目张胆的动手将人的舌头割掉,真是太放肆!太目中无人了!

顾七清眸一抬,神情平静而淡然的看向前面气得手指直发抖的老者,缓声道:“青岚老祖说哪里话?我只不过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何来胆大一说?”

“你就是顾七?好!很好,果然是胆大妄为,难怪敢做出那等为世所不容的事情来!”他浑身的威压想也不想的便释放而出朝顾七袭去。想他自成为守护老祖开始,谁敢这般放肆又无礼的跟他说话?这个顾七,区区小女子,竟敢如此张狂放肆,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为世所不容?”顾七眸光一转,眼宇间浮上了几分的冷然,她冷哼一声:“青岚老祖还真是抬举我顾七,我还真就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世人所不容的事情了?”有上古神鸟三足金乌为本命契约,饶是他的实力再强,威压再厉害,她也依旧淡然处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