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5 青岚老祖再临

没错,为了报仇,为了杀了顾七这个人,为了让她尝遍她曾经所受的苦,她以身为毒,实力虽是大涨,可也没有多久活头了,此时一再被顾七揭开她一直想要忽略的事,顿时杀意猛涌而出。

她就是死!也定要拉上顾七垫背!

看着那毒爪朝她而来,顾七眸光一闪,手一动,一把匕首反握在手,下一刻,直接迎面而上,她没有直接手对手的去挡她的攻击,而是用泛着寒光的匕首划向她那毒爪。

“咻!”

凌厉的刀风划过带起一道刀罡之气,顾风清避开她的匕首时,手背被刀罡之气划破一道血痕,渗出泛着紫黑色的鲜血,当她滴落着血溶入雪地时,只听嗞的一声,竟是在那雪地上溶出一个小洞来。

“该死!”顾风清低咒一声,迅速抽回手,因手上的毒因那伤口的涌出而迅速消退,渐渐的从紫黑色的皮肤变成暗红色,手也因此而微微颤抖着。

然,这时的顾七并没有给她喘息的时间,而是脚下步伐一换,再度倾身而出,手起刀落,招招致命而狠厉。她心下清楚,今时今日的顾风清确实与当初的她不同,她自是不能大意轻敌。

这边,两人一来一往谁也不落下风,而那一边,宁阳真君与几位峰主也将九号围困住,其中三位峰主合力对付着九号,宁阳真君站在一旁看着,越看,眉头皱得越深。

他震惊于九号的实力,原本以为只是筑基期的弟子,却不料他的实力将近金丹巅峰,而且招式狠厉身法诡异,若非亲眼看见,真不敢相信这人竟能隐藏得这般深。

“呼!咻咻!砰!砰砰!”

战斗的声音在雪峰之中传开,因是深夜而显得越发的清晰。气流的涌动,战斗声音的响起,让那仙门中的众名弟子心头一惊,接二连三的几夜都没人能睡得好觉,此时又听见动静纷纷跑了出来。

而在众名弟子当中,莫秋生扶着受伤还没恢复的苏绫姗,拿着宁阳真君交给他们的令牌,召集了仙门中的众名弟子。

“都给我听着!”苏绫姗沉着声音喝着,举着手中的令牌,道:“调令在此!仙门筑基期以上的弟子上前听令!”

“是!”整齐的声音一喝,数百名弟子纷纷上前一步,目光灼灼的望着那由莫秋生扶着,站在上方的苏绫姗。

“死守仙门出口处!一只苍蝇也不要放出去!”她大声喝着,视线一转落在另一边:“金丹级别的修士听令!”

八名金丹期的修士上前一步,微微拱手:“我等在。”

苏绫姗轻缓了口气,声音也缓和了几分,对那八人道:“八位师兄请速往雪峰相助,务必将那混入仙门的邪修抓住,还我仙门清静。”

“是。”八人对着她手中的令牌拱手一礼后,瞬间闪身离开,往雪峰而去。

雪峰之上,激战依旧在进行着,雪地之中,那一抹抹白色的身影身上沾染着的鲜血显得很是清晰刺眼,空气之中,强大灵力气息的涌动让那飘落的雪花也凝固着停落在半空久久不落下,寒风依旧是那样的冷冽,剑罡之气更是如同利刃,丝丝刺骨,令人心颤不已。

“咻!”

“嘶!啊!”

两抹白色的身影身上皆染上了鲜血,当顾七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入顾风清的肩膀时,对方当即倒抽了口冷气,尖叫了一声。她拔出匕首同时抬脚一踢,重重的将她踢向地面。

“砰!”

“这一脚,是还给你的。”清冷的声音从顾七的口中而出,只见她一步步的往那倒在地上的顾风清走去,目光清冽如霜,嘴角带着冷意:“想不到你的身手进步得这么快,只可惜,你已经错过了杀我的时机。”声音一落,手中匕首一转,一道刀花飞闪而出。

顾风清紧咬着牙就地一滚,避开了她的攻击迅速起身,却不料仍慢了一步,只感觉顾七的手紧紧的掐在她的喉咙处,让她一口气无法喘上来,脸色渐渐的涨成紫红色。

“你有种就杀了我!”带着恨意的声音一字一顿的从牙缝中迸出,阴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扣着她喉咙的顾七。心中又是愤恨又是不甘。

她不甘心!不甘心又败在她的手里!不甘心比她先死!不甘心她活在底层被人碾压成泥!

“杀你?不,我不会杀你。”顾七扣着她喉咙的手一变,点住她身上穴道的同时废去了她一身的修为,听着她惨叫着,整个人无力的跌向地面昏死过去。她抬眸,扫向一旁,见数名金丹修士正往这边急步而来,便道:“把她绑起来。”

其中的一名金丹修士是顾七曾为其护法过的周正,此时看到顾七,他当即快步来到她的身边,朝她拱手行了一礼:“顾师妹。”

顾七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把人交给他们。视线一转,落在前方的九号身上,这一看,她目光微眯,这九号的实力比起顾风清的还要更强,顾风清的实力可说是药物提上去的,而这九号的实力却是稳扎实打积累下来的,每一招的击出都带着强大的爆发力与杀伤力,身法变动极快,也难怪那三位峰主联手也没能拿下他。

想到那夜与他的交手,她眸光微闪,手指微动,三枚银针夹在指间,看准时机,手指夹带灵力气息一动,瞬间将三枚银针射出。

“咻!咻!咻!”

三道银针的声音细小而凌厉,在呼啸着的寒风中显得极为小声,九号一边应对着那三名峰主,身上的衣袍早已经在战斗中被刺破,略显狼狈,而此时,耳尖的听到那细小的声音朝他袭来,一直警惕着的他心头一凛,凌厉如鹰的目光一扫,衣袖一拂,将那三枚银针拂落一旁,嘴角正要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却不料脸上的笑意一僵,闷哼了一声,瞪大了眼睛盯着顾七。

“你、你使诈!”

只感觉腰间被刺入一根银针,浑身一阵酥麻,力量似在那一瞬间消失无踪,连站也站不稳的跌坐在地上,与此同时,那几位峰主同时上前将他制住,看着制住的两人,终于暗松了口气。

顾七缓步上前,扫了那被扣住的他,冷笑道:“我倒没想到连你也是潜伏在这里面的人,九号,你确实本事。”说话间,手一动,瞬间废了他的灵脉,将他一身修为尽数废去。

“嘶!顾七!你、你怎敢废我修为!啊!”

灵脉修为被废,那蚀骨的痛意让他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痛呼出声,愤恨阴鸷的声音带着阴狠的杀意,那目光定定的盯着顾七,仿佛要将她碎尸万段一般,然,下一刻,只感觉后颈被人劈了一记手刀,整个人便失了意识陷入昏迷中。

“真没想到,在眼皮底下的弟子竟会是邪宗的人,而且竟隐藏得这么深,这样的实力,只怕一对一的打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一名峰主心有余悸的说着,看着那两个修为被废的人,这才终于松了口气。

“现在好了,只等天亮将他们交给青岚老祖便可。”

“嗯,下山吧!要不了多久也要天亮了,将所有弟子叫到广场中,把事情跟大伙说一下,也免得下面的人都在议论着。”宁阳真君说着,示意那几名金丹修为的修士将人带往山下,让其他的峰主先行一步去准备,自己则走向顾七。

“你还好吧?身体可吃得消?”

“还好。”她朝他点了下头,道了一声。不过就是将自己体内的灵力气息封住,再扎一下自己的穴道,让自己看起来凄惨一点而已,虽然在洞里被寒风吹刮了一天一夜,不过,能揪出这真正动手的人倒也值得。

“那就好,你师傅他们也已经正往回赶了,那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得好,他们应该也会在天亮前回到仙门。”

“嗯,我回青云峰休息一会。”她应了一声,跟着他一道往山下走去。

到了雪峰脚下,与宁阳真君分道而行后,便见苏绫姗和莫秋生往她而来,见到两人,她微露出一抹笑意。这次能扭转局面,少不了莫秋生的帮忙,这一次,承了他的恩重了。

“顾姐姐。”莫秋生欣喜的唤了一声,快步来到她的面前。

苏绫姗上前扶着她,也没想自己此时的脸色也还是苍白着的,就担心着她的身体,问:“顾七,你怎么样?身体还好吧?”

“七小姐。”白羽和流影在这时也匆匆而来,快步来到顾七的身边,当看到她身上的血迹时,两人的脸色都变了变:“七小姐,你怎么伤成这样?快,我扶你回去先包扎伤口。”

“不用担心,只是小伤而已,没什么大碍的。”她笑了笑,看向身边的苏绫姗,道:“我听说你也伤得不轻,身体可好些了?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多休息一下,养好身体最重要。”

“我没事,调养几天就好了,倒是你身上的伤得先包扎一下,这样吧!你先随他们回青云峰,等天亮了我过去找你。”她从顾七身边移开,让白羽上前扶着她。

“好。”顾七点了下头,对一旁的莫秋生道:“小胖子,你帮我送她回去吧!这次的事情多谢你了,我会记住的。”

“嘿嘿。”被这么一说,莫秋生顿时不好意思起来,挠了挠头笑道:“那我先送苏师姐回去。”

看着两人离开,顾七朝白羽和流影点了下头,也往青云峰而去。到了青云峰,顾七先沐浴了一番,而后让白羽帮她身上的伤口上了些药,这才服了丹药后盘膝调气。

当仙门的弟子们知道顾七被废修为的消息只是为了引出潜伏的人时,顿时哗然一声,谁也没想到事实竟是这样,而他们,先前还真的相信是顾七下的毒手残害仙门众人,为的就是仙门至宝天灵珠,却没想到,结果竟是这样。

这让众人心下又是敬佩又是羞愧,想到前一刻,他们还在私底下说着顾七的不是,而她却在为找出杀害门主和弟子的凶手想尽办法,每每想到这一点,他们便羞愧不已。

也不枉人家沐泽仙君看中她收为弟子,她能屈能伸,机智多谋,一个将就就将便将背后凶手诱了出来,这一点,是他们怎么也及不上的。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当东边升起第一缕阳光,当天色渐亮,没有离去的众人也不由的将目光看向高台之上。今天是青岚老祖要仙门给出交待的日子,本以为到时交出的会是顾七,然而,顾七却在短短的三天时间内揪出了凶手。

辰时头一到,宁阳真君带着数位峰主,押着一男一女两人走上高台,那两人对于门中的弟子而言,有的不熟悉,有的却很熟悉,尤其是当初跟顾七一队的那些人,此时一看到那台上的男人是九号,一个个都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而一些与白灵熟悉的弟子在看到白灵后,心下也难掩震惊,那样娇美的一个女弟子,竟是杀害门主嫁祸顾七之人,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辰时中一到,天空中云层翻滚,强大的威压自天空而来,笼罩在整个仙门之中,那云层之中,一名灰衣老者脚下踏着神兽,负手而立,出现在天空之中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下方。

“时间已到!事情可已查清?”

威严的声音透着强大的威压,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一些实力低下的弟子纷纷低下了头,不敢直视那上方出现的人,因为对方的威压实在太过强大,一个凌厉的眼神扫来,皆让他们心神俱颤。

“宁阳拜见青岚老祖。”宁阳真君拱手弯腰拜下,夹带灵力气息的声音有着难掩的悲痛从口中而出:“青岚老祖,华山门主,在前天夜里已经身殒。”

天空之中的老者似乎没料到竟会听到这样的一个消息,一时间也是为之一怔:“身殒?是因何故?”那天所见,那华山门主实力虽也暴跌,但也不至于死亡,短短数日,莫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