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4 露出面目

听着她带着恨意的声音,看着她面上露出的阴狠气息,九号皱了皱眉:“顾七此人心性非同一般,我觉得还得小心些好,免得功亏一篑后悔莫及。”

“她再强,现在也如同个疯子一般,果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与她的那个疯子父亲一样的令人厌恶。”白灵阴沉着声音说着,她抬眸,目光看着前方,沉着声音道:“今晚子时把她带回去,我要好好的折磨她!”声音一落,大步离开。

当夜幕降临,天空一片漆黑,夜空中的月娘似被乌云遮住,不见其踪,只有隐隐一些细小的星星在那黑幕中闪烁着。

夜风轻吹,仙门中树木微微摇晃,发出沙沙的声音,随着夜色渐深,仙门中走动的弟子也越少,只有偶尔一些虫鸣声传出,让这仙门显得越发的寂寥幽静。

子时一到,两抹身影悄然无声的掠向雪峰,两抹身影的步伐身法都极为出色,就似两道鬼魅一般的闪过,眨眼间便已无踪。

雪峰之上,哪怕是深夜依旧一片的雪白明亮,雪地与漆黑的夜空相映着,仿若两片天地。

靠在洞中闭目休息的顾七脸色依旧惨白,身上气息依旧奄奄一息不见半点灵力气息。听着外面呼啸着的寒风,以及当那寒风吹刮入洞来那种刺骨的冰冷,她微微卷缩在一起,双手紧抱着自己的身体缩成一团。

而这,也是悄然来到洞外观察着的两人所看见的一幕,当他们看到那洞中的顾七卷缩在一起,双手环抱着身体被冻得发抖时,原本心底还有的几分不安终被打消。

那模样,假不了。而且,他们确实是感觉到她没有了灵力气息如同废人一般,以他们的修为,是否真的灵力尽力,他们分得清。

当下,白灵缓步从洞外走了进来,站在玄铁门边,以着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那卷缩着身体的顾七:“想不到,你也会有今天。”

被冻得发抖的顾七僵硬着身体微抬起头,略显凌乱的墨发半遮住了她的视线,却仍能看清外面的人,以及能让外面的人看清她的面容和神色:“白灵?你、你来做什么?”一阵寒风吹来,冷得她牙齿直颤抖。

“呵呵,顾七,想不到你还真的没有认出我来。”白灵低低的笑着,笑声中透着阴狠,目光阴寒的盯着她:“你果真猜不到我是谁?”

顾七抿着唇,似在强忍着冷意,目光落在那张娇美的容颜上,视线对上了那一双阴狠而带着恨意的眼睛,眉心一皱,问:“门主是你杀的?你是谁?为何要陷害我?”

“哈哈哈!”她仰头一阵大笑,手,覆上了玄铁锁,只见那坚硬不可摧的玄铁锁竟在她的掌心之中渗出了烟,似被什么腐蚀了一般发出嗞嗞的声音,下一刻,那玄铁门被推开,她迈步走了进来,一个弯腰提起了顾七的衣襟,将她整个人从地上拉起,凑近自己的面前。

“顾七,你怎么可以把我忘了呢?我可是日日夜夜都在想着你!若不是你,我如何会有今日?若不是你,我怎么会尝尽人间残酷至极的折磨?而你,居然忘了我?呵呵,真好,真好啊!”

她在笑,明明在笑,却笑得人浑身发寒,笑得人心惊胆颤,那阴狠而带着恨意的目光有着极致的疯狂,声音低柔却阴冷,这样的一个人,顾七一时半会确实是想不起到底是谁,直到,因两人靠得很近,她的眼睛紧盯着她的目光,也正因此,从中看出了一点头绪来。

“你是顾风清?”话出,更多的是震惊与错愕,似乎没想到那个已经被她忘记的顾风清会成了眼前这样的一个人。但,这样的眼神,又对她有着这样的恨意,不是顾风清又会是谁?

“呵呵,顾风清?真是好遥远的名字。”白灵低低的笑着,她阴鸷的目光盯着面前的顾七,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冷笑:“真难为你还能记得这个名字。”声音一落,一脚踹出,将顾七狠狠的踹向墙边。

“嗯!”

顾七闷哼了一声,腹部被踹了那一脚,痛得身体微卷缩,嘴角也渗出了鲜血,她抬头,看着眼前的白灵:“原来是你,你处心积虑的对付我,为的不就是看到我现在这个下场吗?你成功了,因为我的大意,因为我的骄傲,你确实成功了。”

“不,这只是刚开始。”她弯下腰,蹲在她的面前:“顾七,这只是刚开始,我要毁了你,可不仅仅如此。”她伸出手掐住她的下巴,阴测测的低笑着:“说来你也可悲,想要你受尽折磨的死去的那个人居然是你的生母,呵呵,真是可怜,你少有的手软留她一命,却让她费尽心思的想要你命,如何?听到你的生母那般恨你,听到你的生母想尽办法的要你生不如死,你是不是感到很伤心?”

听到这话,顾七皱着眉头,想到那个已经被她废了的女人,沉默着没有开口。

“好了没?别耽搁太久,把人带走再说!”九号从外面侧身进来,见白灵还在跟顾七说话,不由皱起了眉头。

“走吧!出了这里,我才好好的招呼你!”她伸手一抓,提着她的衣襟将她拉起,拖着往外而去。

顾七脚步略显踉跄的跟着她们走着,敛下的眼眸中划过一抹暗光,手指间一抹银针微动,剌入自己的身体穴道。出了外面,目光朝九号看了一眼,并没开口。

那夜戴面具的黑衣人应该就是九号了,她还真没想到九号竟隐藏得这么深,而且隐藏的能力这么强,连一身的气息也能收放自如的敛起,这让她更是好奇,他们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以顾风清的性子,这短短一年的时间能变化这么大,只能说,那调教她的人太过厉害,原本她就怀疑是那毒宗的人搞的鬼,难道,这顾风清是进了毒宗?

想到刚才她一手握住玄铁锁后直接将那锁溶掉,眉头不由皱得更深,那一手确实是厉害,坚硬无比的玄铁居然就那样轻易的被她毁掉,又能搞得几大仙门乱成一团,可想之而她背后的势力非同一般。

出了外面,雪峰之上迎面一股寒风扑面而来,那冰雪之感刺骨,丝丝森寒。走在前面的九号忽然觉得不对劲,脚下步伐一顿,警惕的朝周围扫去。

“怎么了?”白灵沉着声音问,目光也朝周围扫去。

“有些不对劲。”

“自然是不对劲。”也就在这时,原本被白灵抓着的顾七旋身一转,挣脱开她的手同时朝她挥出一掌。

白灵一惊,猛的反应过来迅速避开,然,速度仍慢了几分,只感觉一道寒光带着那股掌风划过她的脸颊,在她的脸颊处留下了一道血痕,顿时目光一眯,阴鸷的声音透着狠厉:“你没被废掉修为!”似是不信,目光迅速朝她身上一扫,果真见她的发力气息正在涌动着,心头骤然一沉:“走!”

毫不犹豫的低喝一声转身就要逃走,然而,退了开去的顾七却是站着没动,只是冷冷的道:“只怕,你今晚是走不了了。”随着她的声音一落,宁阳真君带着众位峰主缓步从雪山中走出。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敢算计华山仙门,当真是胆大包天!”

看到宁阳真君带着数位峰主出现,白灵和九号的脸色皆是一变,两人目光阴沉的扫向顾七:“你阴我!”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顾七冷声说着,一拂身上白衣,冷笑的盯着这前方的白灵:“若不如此,我又如何知道到底是谁想要陷害我?天亮之时青岚老祖将到,到时,正好把你们送去交差!我就不信,落在青岚老祖的手中你们会不说实话!”

“顾七!果然是顾七!我百般算计,竟还棋差一着!很好!只是,你太小看今时今日的顾风清了,你以为,就凭这几个老东西就可以抓住我吗?真是笑话!”她狂妄的仰头笑着,目光阴沉而透着寒光:“挡我路者,我就让他先下地狱!”

声音一落,浑身灵力气息一涌,双手并没有拿武器的直接伸起,只见,她的手渐渐的浮上一丝黑色气息,整只手变成了漆黑之色,就连那涌动着的灵力气息也变成了黑色的毒雾,手一挥,便朝顾七掠去。

“事不走你,我也要将你毁了!”

“嘶!顾七小心!”

数道惊呼声传出,众人也迅速回神,其中三人朝九号围去,药峰峰主更是气愤的大骂着:“枉我对你百般栽培,你竟这样回报我,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太让我失望了!今天,无论如何我定要替药峰除害!”

那一边,顾七在看到她的毒手泛着黑色气息朝她袭来时,也是警惕的迅速退开,步伐移动的瞬间取出长剑迎了上去:“顾风清,如今的你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何苦还活在这世上?看你这一身的毒,显然,也是活不了多久的了!”

顾七的话戳中了她的痛穴,她整张脸顿时变得狰狞起来:“顾七!就算是死,我也一定会拖上你!”毒爪一伸,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朝顾七的脖子扣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