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2 将计就计

他看到了,看到了两个顾七,只不过,一个在门主所在的那山峰中与宁阳真君交手,还杀了不少人,另一个在那另一边跟一名黑衣男子交手,还有一头猛虎跟着。

“这、这是有人要陷害顾姐姐!”他心思一转,顿时惊呼出声,此时的他心头微颤,却是没有离开,而是抿了抿唇,脸上浮现了少见的凝重之色,他拿着手中的望远筒微微一转,继续看着。

另一边,当顾七与赤虎二对一险要将那面具男抓住之时,忽的一抹白色身影闪来,一道白色的光芒随着朝她袭来,她险险一避,只见那一黑一白两抹身影已经往大门的方向逃去。

“该死!”她低咒一声,正要追去却见那地上掉下的那一枚泛着淡淡光芒鸡蛋般大小的珠子,上前弯腰将之捡起,正疑惑着,就听见身后传来的厉喝声。

“顾七!你、你给我站住!”宁阳真君气急败坏的追来,手臂上伤得不轻,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袖,而此时,他的脸色更黑沉得可怕,当视线落在她手中拿着的那枚珠也上时,那目光更是恨不得杀了她一般。

“真君,怎么回事?”面对他的怒火与愤恨,她十分不解。

然,等来的不是他的回答,而是一记凌厉的掌风,她没料到他会对她出手,一时不察无法避开的中了那一击,口中喷出了鲜血,脚步一踉跄,已经被人扣住。

她皱着眉,扫了那扣着她的两名弟子,又看向那迎面大步走来的宁阳真君,冷下了脸色:“到底怎么回事?宁阳真君是不是应该给我个解释?”

“你、你……顾七!顾七!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悲痛不已的宁阳真君红了眼眶,怒视着她:“门主的修为已经跌至筑基期,你为何还要将他杀了?他如今只是一个老人啊!你怎么可以!”

“什么!”她惊呼一声:“门主死了?”脸色一变,想到了刚才的那两人,再看手中的珠子,眉心皱得更深。她就知道定有不妥,却没想到竟是这样。

她抬眸看着眼前的宁阳真君,深吸了口气,缓声道:“人不是我杀的,我是追着一个面具男来到这里的,刚想将那人抓出上,窜出来一道白色身影将人带走。”

听到这话,宁阳真君一怔,似想到什么似的,见她脸上神情不似作假,便道:“那你手中之物呢?又如何会在你手中?你可知,这是华山至宝天灵珠!”

“那穿着白衣的人丢下的。”她看着手中的那颗珠子,天灵珠?到底是什么人想要陷害她?竟把到手的天灵珠都舍得丢下做为证据?

“真君,我们都看到了,就是她杀的人,门中很多的弟子都死在她的手里,那么多双眼睛看到,如何会有假?”一名弟子愤愤的怒视着顾七,想到亲眼看到他的弟弟死在她的手里,恨从心中涌起:“真君不动手,我就先杀了她替我弟弟报仇!”愤恨的声音一落,当下提着手中的剑朝顾七劈去。

“住手!”宁阳真君喝着,然,那名弟子却是下了决心要杀顾七,手中的动手不收反而加快。

顾七冷眼看着,看着那名弟子手持利剑朝她劈来,身边两名扣着她的弟子紧紧的扣着她的手不放,看样子似乎很乐意见她被她,她眉心微拧,下一刻手一动便挣脱开了那两名弟子的束缚,同时侧身一闪,避开了那名弟子的攻击,抬起脚往对方身上一踹,将他踹倒在地。

“我杀了你!我杀了你!”那名弟子因恨意而染红的眼睛布满了血丝,抓起剑又再度朝她攻去。

顾七冷哼一声,手中一个术法拂出,瞬间将他定在原地,看着那挣扎不开目光蕴含杀意的弟子,她缓步走近,声音清冷而冰凉:“你看见是我杀的人了?动动你的脑筋好好想想,一味的冲动根本于事无补。”

清眸扫了周围的众人一眼后,她看向宁阳真君,问:“真君觉得人会是我杀的吗?真君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

一连的两个问句,让宁阳真君也冷静了下来,思前想后,越发觉得今晚的事情很是诡异,但偏偏,众多的弟子都看到了是她在杀人。他目光复杂的看着顾七,沉着声音道:“今晚与我交手的人跟你长得一模一样,我看过了,那张脸不是易容的。”

“摆明了有人陷害我。”

听到这话,宁阳真君沉默了,门主死了,门内众多弟子被杀,那人的实力确实很强,而且与他交手的实力是金丹修为的实力,如果只是仅仅的金丹修为他也不会受伤,但偏偏,她的实力是金丹修为,战斗力却非常出色。

他原本也想着会不会是有人易容成顾七的样子陷害她,可当他与那人交手时仔细盯着她的脸看,根本看不出那张脸是易容的,以他的修为,就是易容术再厉害他也可以看出,而那张脸,就仿佛天生的一般。

“真君,定是她做的,她定是怕到时青岚老祖来了跑不了,所以想盗取仙门至宝然后逃走,真君,不能相信她,她连苏师姐都打伤了,再留着她我们华山仙门必出大难!”

“没错,不能留着她,我们那么多人看见的,难道还会假?众人实力暴跌也是因为她配制出来的药物,今晚这事又是大伙看见的,她再狡辩也是没用的,真君,不可再放过她了!”

周围的弟子愤愤的喊着,一双双愤怒的目光都怒视着顾七,想到仙门最近的事情都是因她而起,一个个心中杀意越发强烈。

人群中几名弟子走了出来:“也许真的是误会,顾师姐不是那样的人!”说话的是在秘境中与顾七一队的三号。

“就是就是,我相信她不是那样的人,先前那人虽然长着跟顾师姐一样,但感觉上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四号也开口说着,他们都是听到动静后赶来的,也见到了那名与顾七一模一样的人,但,他们不相信那是顾七,因为他们与顾七一起经历过生死,对顾七的为人还是有些了解的。

“我也觉得不可能是她,今晚这事有些不对劲。”二号也沉着声音说着。

听了众人的话,宁阳真君再三思量着,最后,看着顾七道:“在这件事不明之前,只怕,还得先委屈你了。”就算不是她,此时他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否则,仙门弟子心有不服必将大乱。

“嗯。”顾七点了下头,手一拂,将赤虎收入空间中,缓缓的敛下了眼眸,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这一夜,注定是混乱的,这一夜,注定所有人都无法安眠……

顾七被关进雪峰山顶中,那里,是华山最酷刑的一处地方,山峰名命为雪峰,是因为这里常年处于冰天雪地的状态,并不因季节的转换而变化,因为,这里被布下了冰天结界。

这是华山关着重犯的地方,也是关着实力强大的弟子的地方,在这里除了天冰雪地之外,还寒风呼啸如同刀刮。宁阳真君本不想将顾七关在这里,但,其他的几位峰主皆说她是危险人物,事情未明,只能将她关在雪峰顶上。

而白羽与流影则被关在另一处地方,两人本想反抗,但想到若是跟仙门的人动手事情会闹得更大,便只好先忍下来。

另一边,莫秋生在看完整个事情后想要下峰去找顾七,却被他的那位金丹期的长辈提着关起来,意思是仙门最近事乱,怕他出事了不好向莫家里的人交待,而莫秋生还没来得及将事情告诉他的那位长辈,对方就走得无影无踪了。

清晨的阳光照不进雪峰的山洞中,只见外面阳线渐渐亮起,入眼一片的银装素裹,雪花纷纷在寒风中飘落,俨然一副寒冬腊月的景象。

盘膝坐在山洞中的顾七平静清幽的眸子看着外面的景色,在她的面前,那洞口处还有一面玄铁门锁着,防止着她逃出去。

在这里寒风呼啸,雪花纷飞,清静得一点杂乱的声音也没有,冰天雪地当中更是让她的头脑越发的清醒,细细的整理着这一连发生的事情,想到昨天夜里那面具男所说的话,她眸光微闪。

谁想让她身败名裂?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谁想将她踏到脚底下?谁又与她有着这样深的仇恨?

她细细整理,却想不出谁来,许是因为得罪的人太多,完全想不到有谁想要这样对付她。而且,那面具男身上的气息虽然隐藏得很好,但在与她交手被逼得有些狼狈时却暴露出了邪修的气息,因此,可以肯定那是一名邪修。

一名邪修可以将气息隐藏得那样好,确实是不简单,而那能请得动这样的人对付她的,更不简单。

“顾姐姐?顾姐姐?”

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唤回了顾七的思绪。她回过神来,顺着声音望去,就见莫秋生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从外面探着头进来,在看见她后,细小的眼睛里冒着惊喜,迅速的来到洞口处,那玄铁门外面。

“顾姐姐。”

“你怎么来了?”她微皱眉,这地方有千年玄铁锁着,没人担心她会逃得出去,因此,这里是没人守着的,她想过也许会有人来,却没想到会是这小胖子。

“顾姐姐?你冷不冷?我听说你被关在这里了,我偷偷跑出来后就来找你了,还给你带了一些吃的,还有暖身的酒,呐,你先拿着。”他一边说着,一边从空间里拿出准备好的东西塞进那玄铁门里。

“顾姐姐,我知道你是被人陷害的,我等会就去找宁阳真君,你放心,很好你就可以出来了。”

看着他掏出一小堆东西,顾七挑了挑眉,起身走过去看了看,随口问:“都说我杀了人,你怎么就相信了?”拿起一枚果子吃了起来,见外面的雪花飘洒,心下一叹,美景当前却无欣赏的心境,真是可惜了。

“呐,你看,我当初来这里时,从我老爹的宝贝里偷了这玩意儿,昨夜我也想下山去看的,不过山下人太多,我怕我挤不到前面去,就爬到我们那山峰最高的树上用这望远筒看了,当时我就看到两个顾姐姐。”他盘膝在外面坐下,陪着她说着话。

顾七接过那东西看了一眼便递还给他:“就算你看到又如何?没人会相信你这小胖子的话的。”

“嘿嘿,顾姐姐,这玩意儿我老爹可宝贝着呢!要是只能望远那就不是那么稀奇了,这个东西可还有个好用处的,你看,转这里,往回转转你凑进去看看。”他贼兮兮的笑着,教着她怎么用那个望远筒。

顾七一听,心下诧异,便按着他说的凑着眼睛上前一前,这一看,脸上的漫不经心也变得正色起来,好一会,她才退了开来,拿着手中的望远筒看了看,问:“这东西能保存多久?”

“半年,我老爹以前说过的,半年后才会没有。”

闻言,顾七心下在盘算着,一个计划在心中形成,她看着眼前的莫秋生,神秘一笑:“你这一回还真是帮了个大忙了。”

“嘿嘿,有了这个,他们就不会再说顾姐姐杀了门主了。”他笑眯了一双眼睛,心下很是开心,因为他也可以帮到顾姐姐。

“没错,有这东西确实可以证明我清白,不过,却无法揪出那背后之人,把你耳朵凑过来,我有事要让你去办。”她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靠过来。

一听这话,莫秋生眼睛一亮,连忙凑上前去:“顾姐姐你说,想要我去干什么?”

顾七凑上前低语着,半响,退开,神色认真的问:“记住了吗?”

“嗯嗯,记住了。”他点了点头应着,道:“那我现在就去,顾姐姐你照顾好自己。”说着,把东西给她留下,自己便迅速离开。

将地上那一小堆东西收入空间中,顾七拿着手中的望远筒看着,唇角勾起了一抹冷魅的笑意,眼中清冷一片。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操控着这一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