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1 出事

出了门主所在的山峰,顾七往青云峰的方向走去,山脚下,遇见了一袭白衣的沐泽,两人相遇,四眼相对,眼中有着道不明说不清的情愫闪过。

“阿七,为师下山一趟,会在两天内赶回来。”他看着她,温声说着。其意,是想告诉她,不用担心,他会赶回来与她一同面对青岚老祖。

“小心点。”顾七轻声说着,唇边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在他点头从她身边走过时,她往他身边迈出一步,道:“以后,我叫你泽吧!师傅这两字,我想我不会再叫了。”

经过她身边的沐泽脚步一顿,在听到这话后,身体微僵了一下,微侧过头看着那张带着笑意的面容,正欲说些什么,却见她已经从他身边离开。

他清平温润的目光浮现了一丝迷茫,抬眸,看着那抹身影悠哉而自在的往青云峰走去。下一刻,他眉头微拧,敛下了眼眸。似乎,自己最近的情绪起伏过大,那颗素来平静的心,在什么时候会因为她偶尔的一句话而乱了节奏?

究竟,是轩辕睿泽的心在动?还是他的心在动?

从顾七出现就被当成透明人一般的宁阳真君无奈的轻叹一声,道:“仙君,我让我底下的大弟子赵天磊随天君一道前去,此时他应该在大门处候着了,我想以仙君的实力,应该很快就会处理好这事回来,顾七这里你无需担心,我会看着一二的。”

“嗯。”沐泽应了一声,衣袖一拂,便迈着步伐离开。

是夜,华山中

因最近仙门接二连三的出事,宁阳真君这些天心绪也有些不安,今夜在房中觉得沉闷便在仙门中随意转动着,一边在想着下午门主所说的话。

不知不觉间又走到门主所在的山峰下,站在一旁的小道上,夜色半遮着他的身体,若不注意,倒很难发现有人站在那小道的树下。

他从空间中拿出一块令牌,心下一叹。这是门主下午与几位峰主在一起时做出的决定,因他的实力暴跌至筑基期,他担心自己无力处理仙门的事情,因此,把这代表门主权力的令牌交给他。

他在华山这么多年,从没想到有朝一日竟会接手华山门主令牌,拿着这块令牌,他心中沉重,肩上的担子更是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想推辞,却也知道,如今的华山折损那么多的弟子和数名峰主,他若不接手,只怕也无人可以接手了。

收起那块令牌,他抬头看了那山峰一眼,正准备往回走去,却意外的见到一抹白色的身影如同鬼魅般的往山峰上掠去,见此,眉头微拧,觉得那抹身影有些熟悉,当下也跟了上去。

让他想不到的是,以他的实力竟追不上那抹白色的身影,这让他心头微沉,眉头皱得更深。眼下时辰已不早了,门内走动的弟子也少,更别说门主这里了,那人是谁?又为何鬼鬼祟祟的往门主的山峰而去?那如鬼魅的身法,那样的速度,莫名的让他觉得不安。

“是什么人?站住!”他厉喝出声,声音蕴含灵力气息,这一喝,顿时让他的声音在寂静的夜色中显得格外的清晰。

一些巡夜的弟子听到声音匆匆往这边赶来,见宁阳真君正匆匆往上峰掠去,当下也连忙跟上:“快!跟上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这阵子仙门接二连三出事,众弟子也是人心惶惶,虽是夜里,但那蕴含灵力气息的一声厉喝声一出,众人都迅速的跑出来查看到底出什么事了,一时间,原本寂静的仙门变得热闹喧哗,弟子们一个个交头接耳的问着出什么事了?

宁阳真君心下焦急,脚步步伐也是如风般掠出,越是靠近上峰越觉得不对劲,这一路走来竟是半个弟子也不曾见,门主这里虽说道守护的弟子不多,但自从他的实力跌至筑基期他就调了八名弟子过来,先前他已喝声,为何那些弟子还不见出现?

而此时,那抹白色的身影也已经不见,他继续往前掠去,同时大喝:“巡查弟子何在!”

然,没有声音回答他,当他匆匆越过前殿时,看到那倒在地上气绝身亡的一名弟子时,目光不由一缩,迅速上前查看,只见,那名弟子的脖子被人扭断,一招毙命!

“嘶!”

他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冷气,顾不得其他的迅速往后殿院落中门主所在的院子奔去。

后面跟上来的弟子们一见殿中死去的弟子,也知事情大了,纷纷脸色大变,迅速跟上:“快!出事了!先找门主!”

与此同时,在青云峰上,此时,一身白衣的顾七手持长剑的直视着前方的那名戴着面具的男人,对方也是一身黑衣,看不清面容,只知道那一双眼睛阴鸷而狠厉,浑身更是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你是什么人?仙门众人实力暴跌是不是你动的手?”斜指的长剑泛着寒光,清眸直视着眼前那人。

“顾七,不得不说,本尊很是欣赏你,只可惜有人偏偏要你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对方的声音低沉中带着一丝阴狠与寒意,饶是他的面前有顾七和白羽流影三人,他也没有半点的惧意与慌张。

听到那话,顾七眉头一皱,握着长剑的手微动,声音清冷如霜:“白羽,流影,你们到下面去看看到底出什么事,这里我自己就可以。”声音一顿,她的目光落在那戴着面具的男人身上:“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谁!竟敢在华山之中装神弄鬼!”声音一落,白色的身影一闪,凌厉的剑气扑面而上。

白羽和流影见状应了声是,让她自己小心一点,便迅速往山下掠去。那名男子身上的气息很强,他们绝不是对手,若是留在那里指不定还会给七小姐拖后腿,倒是山下乱糟糟的一片到底出什么事了?

出乎顾七的意料,那名男子的实力很强,以她金丹修为的实力竟也觉得有些吃力,而且,似乎竟隐隐有种在她之上的感觉,但他却又似乎故意放水,攻击她的攻击并没有步步逼紧,这让她更是疑惑,这人,到底想做什么?

“赤虎!出来!”既然自己没有占上风,丫丫又在沉睡中,那就让赤虎出来帮她,无论用什么方法她都要将这人抓住!

“吼!”一声低吼,一道光芒的闪出,一头凶猛的猛兽一跃而起扑向对面的那面具男。

那男人似乎没料到顾七竟还有这样一头强大的契约兽似的,步伐微退,目光也变得警惕起来。而顾七就趁着赤虎的帮忙持剑袭出,凌厉的剑罡之气带出朵朵剑法直逼对方命门,咻咻咻的气刃声在这夜间更显得凌厉非常。

在赤虎和顾七凌厉的攻击之下,那男子手臂处被划出了一道伤口,闷哼了一声,只感觉手臂处的热血涌出渗透衣袖,他眯着眼意味深长的扫了顾七一眼,忽的转身就跑。

“哪里逃!”

顾七清喝一声,自是不可能放他逃走,三天的时间将到,此人绝对跟仙门众人实力暴跌有关系,如今送上门来,无论他有什么意图,她非抓到他不可!

而在另一处的山峰上,莫秋生因听到动静本也想跑下去看看到底出什么事,却在山峰上看到那下面的弟子密密麻麻人挤人,见状,他小眼睛一转,摸了摸下巴后眼睛一亮,爬到山峰边上那棵最高的树上去。

他所在的山峰隔壁峰便是门主的山峰,爬上树的话站得高就能看清隔壁山峰的事情了,还不用跑去跟人挤。想到这,他有些得意洋洋:“还是我聪明,想到这么好的办法,估计整个仙门中也就只有我站得最高了,哈哈。”

站在大树上,一手抱着树,一手从空间中摸了摸,掏出了个望远筒转了转,凑近自己的眼睛而后朝那门主的山峰望去,一边嘀咕着:“这玩意果然是好的,要不是有这东西,估计站在这里也看不清楚,不过现在可好了,有这东西在手,就算隔得远也能看清了,嘿嘿,就是不知老爹知道他的宝贝被我偷出来会不会揍我。”

“到底是什么人半夜不睡弄出这些事情?难道是顾姐姐在查的那些人不成?”他一边嘀咕着,一边拿着那望远筒朝远处看着,视线落在门主的山峰中,隐约的见到那时有人在交手,只是偶尔被一些遮挡的房角挡住视线,他视线不经意间的一转,落在了另一处,这一看,不由咦了一声。

“那是谁?都跑到门主的山下去了,怎么还有人往那里跑?”他转了转望远筒,将视线调得再清晰一些,当透过手中的望远筒看到那抹白色的身影是顾七时,不由惊呼一声:“啊!是顾姐姐!那个戴面具的是谁?怎么打起来了?顾姐姐只有一个人会不会打不过?”

心下担心着,想着赶过去叫人帮忙,却在收回视线时目光又透过望远筒朝门主那山峰望去,这一看,整个人都怔住了:“这、这怎么可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