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0 他若爱我

许是被她的凌厉吓到了,那些弟子相视一眼,虽有不甘,但仍是退了开去。

“一号,你是刚从药峰下来吗?事情可有查到什么进展?”

“嗯,刚从上面下来。”顾七淡淡的应了一声。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一定要跟我说。”九号目光真诚的看着她。

闻言,顾七看了他一眼,继而微微一笑,点了下头:“好。”声音一落,对白羽和流影他们道:“你们不用跟我去了,我先前跟你们说的事情,你们去办一下,办到了直接回青云峰等我。”

“是。”白羽和流影两人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顾姐姐,那我呢?”小胖子凑上前去,也想帮忙。

顾七瞥了他一眼,道:“我去门主那里,你也不用跟着去,先回去吧!”

听到这话,他皱了皱眉,见白羽和流影两人已经离开,便道:“那我跟着白大哥好了。”说着,迅速往他们离去的方向跑去。

见他们离开,顾七朝九号点了下头,便迈步往前走去。

看着她往门主的山峰走去,九号收回了目光,继续往药峰而去。

当顾七见到那老态龙钟的门主时,眼睛不由微缩,心下的震惊让她险些失了态。她怎么也没料到那往日精神抖擞浑身散发着强者气息的睿智老者会变成眼下这个模样。

他,依旧是一身的仙门白袍,只是,消瘦的身体在那身宽大在的白袍之下更显得枯瘦,依旧是一头的白发,却少了往日的油亮整齐,那双往日蕴含着睿智光芒的目光也少了光采,如同一口将要干枯的古井,面上皮肤松驰,浑身透着颓废的气息,往日的神采与气度,此时,完全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一丝不毫。

“门、门主……”看到这老者的这般景况,她竟有些心酸。

“你来啦?坐吧!”门主只抬眸看了她一眼,便示意她在桌边坐下,他自己从里面走了出来,一手握成拳轻抵在唇边咳了一声:“是不是被老夫这模样吓到了?呵呵,实力跌至筑基期,也就是这个样了,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也没多少时日了。”说话间,他迈着慢吞吞的步伐也来到桌边坐下。

听到他的话,顾七这才想起,实力可以让人延长寿元,而实力若是往下跌落,那寿元岂不是也……

想到这,心这下也有些明白他为何会颓废成这样,他的骨龄不小了,筑基期的修为根本无法为他增添寿元,若是在寿元将尽之时无法再进金丹之境,等待他的则将是殒落。

顾七沉默着,这一刻,竟不知说什么好。若是她小心一点,估计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是,已经发生的事情却再无法重来,她不会内疚,她只会想着如何去补救。

“你来找老夫,是查到什么了吗?”见她没开口,门主再度开口问着。

“嗯。”顾七点了下头,看着面前苍老的他,道:“我配制出来的药没问题,但,暗中被人动了手脚,对方是十分精通药物之人,他并没有直接将药掺和在众人服用的解药当中,而是种用另外的两种药物让产生了让人实力下跌的作用。”

闻言,门主眉头一皱:“竟那般精通药物?”

“没错,您看,这是我在井边的树上找到的药液凝结物,还有另一种是药花,若是单单这两种东西那是不会引起不适的,但,我配制的那些解药中有一味龙胆灵草,这几种药相互之下,就会产生实力暴跌的问题。”

她的声音一顿,眉心微拧,继续道:“这种手法我似曾相识,我觉得是有人在针对我而弄出的这些事情,而据我所知,极精通药物的宗门大派中,似乎只有一个叫万药宗的毒宗才会那般精通这些药物。”

“万药宗?是那个毒宗?那个毒宗据说宗门里每一个都是精通用药的好手,只是他们似乎避世多年鲜少出没,你怎么会怀疑到他们身上去?”门主眼中闪过诧异,没想到竟会从她的嘴里听到万药宗那个毒宗的名字。

“我原本也不太清楚这外宗派的,只是有一回我让人查了一下,才发现这个宗派,而且我怀疑,华山之中潜伏有这个毒宗的人,不仅是华山,其他仙门应该也有。”顾七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其实,这也不算是猜测,而是肯定,若不是这里面潜伏了人,又如何能在这里面做到那些事情而让人找不到痕迹?若不是她精于医药,也未能想到竟是数种药物合在一起产生的效果。

听到这话,门主心下微惊:“这怎么可能?这可是数个仙门几乎同一时间出的事,那毒宗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在每个宗门都安排人吧?”话出口,却又在想到那个毒宗的神秘,心下不禁有些相信顾七的分析。

“门主,门主。”

就在这时,外面忽传来宁阳真君略带焦急的声音。房中的两人听到那声音后,皆没再开口,而是不约而同的望向门口处。

“出事了门主。”宁阳真君提着衣袍匆匆走了进来,见桌边坐着的人,微怔:“顾七也在?”

“怎么了?这般神色匆匆?”门主稳着声音问着。

听到问话,宁阳真君这才想起正事来,走到桌边道:“门主,山下边传来消息,说是有邪修作恶屠杀百姓,有就近的修士赶去却不是对手反被抓住,逃出来的散修向我仙门求救,希望我们可以出手除恶。”

因这话,门主的眉头微皱了起来:“真是多事之秋,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数仙门出事,就连那些邪修也出来作恶,既然这样,你就让你座下的大弟子带些人下山去处理这事吧!”

“唉,问题是那逃来求救的修士说那些邪修当中有三名金丹巅峰强者。”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愁啊!若是普通的邪修天磊自是可以击杀,但三名金丹邪修让天磊去处理,这不是存心让他去送死么?

“三名金丹邪修?”门主的眉头拧得更紧,沉默了半响,道:“三名金丹邪修,这华山之中,眼下估计也只有沐泽仙君有那个能力对付了,既然这样,你就去青云峰一趟,请沐泽下山去处理这事吧!”

“好,那我这就去。”有门主开口,沐泽仙君自是不会推辞,而他原本也觉得只有沐泽仙君去了才能解决,毕竟如今的仙门实力大损,再派一些实力相当的去,只怕会折扣更多。

一直没开口的顾七听两人商量着,又见宁阳真君匆匆离去,想到他们刚才所说的话,她的眉心微拧,觉得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怎么了?担心你师傅不是三名金丹邪修的对手?”门主见顾七眉心微拧,不由的露出一抹笑意来:“你不必担心,他的实力深不可测,三名金丹邪修不是他的对手。”

然,听着他的话,顾七却是难得的正着脸色,道:“门主,他是我的未婚夫,师傅这两个字,往后我是不会再叫的了。”

这话,清楚的表明了她处理这件事的态度,也表明了她与沐泽的关系,可正是因为这样,却是让门主脸色浮现了凝重之色。他看着眼前一脸正色的顾七,道:“修仙界中尊师重道这四个字就如同一座大山,一日为师终生为师,你若是无法放下这关系,只怕将来会有不少苦头吃。”

“难道我有说错吗?他莫非不是我的未婚夫?”顾七挑着眉:“轩辕睿泽本为实体,而沐泽则为精魂所凝,两者合而为一,只等磨合便会溶为一体,根本就没有谁与谁之分,我只知道,当两者溶合为一体时,冷傲霸道与温润淡漠皆为轩辕睿泽的性格而已。”

听着这话,门主抿着唇,却是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确实,就如她所说的一样。他心下一叹,深吸了口气,道:“就算是如此,但,仍是难堵外面悠悠众口,只怕,你迈得过这一步,看得破这一点,可沐泽仙君从未涉及七情六欲,他未必就会如你这般想。”

顾七唇角微微一勾,扬起一抹自信的笑意:“我相信,这拥有温润性格的他,终有一天也会如同那个拥有霸道张狂性格的轩辕睿泽一样无法自拔的爱上我,因为,我早已在他的心中生了根,只等他发觉而已。”

门主哑然,继而失笑的摇了摇头:“老夫早就知道你心性非同一般,不仅心性非同一般,就连这性格与气度也非同一般,世间所不容的师徒之恋,到了你这里却仿佛根本不存在那枷锁,也罢,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去处理,我们是无能为力的了。”

“若总在意他人的眼光,又如何能活得自在逍遥?更何况,我本修仙之人,天地万物都可不放在眼中,又怎会拘束于那区区一个师徒关系?再说……”她声音一顿,狡黠一笑:“当初我虽拜入青云峰之下,却没行拜师大礼,说起来,这师徒关系根本也可算不存在。”

“你可以觉得不存在,难道沐泽仙君也会当不存在?”门主摇头失笑。

顾七站了起来,清亮的眸光浮上了一丝的笑意与清傲定定的看着门主,道:“他若爱我,别说只是冲破一个师徒枷锁,就是与天下为敌,他也无怨无悔!”

------题外话------

估计下面就要出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