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7 心境突破

顾七定定的看着他的胸口,目光中忽的浮现了一抹亮光,她抬眸望入眼前那双温和又无奈的黑瞳,绽开了一抹笑意,松开了手便转身往她的竹院走去。

她什么话也没说,却在做出了那样的举动之后露出笑意,沐泽不解,清明的眸光中浮现了疑惑的神色,看着她身影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那竹林的深处。

白羽和流影看了沐泽一眼后,便迅速跟上顾七,往那竹院而去。

“拿着我的玉牌去藏书阁给我借一些有关离魂的书藉来。”房门口处,顾七停步转身,将一枚玉牌丢给白羽。

“是。”白羽流了一声,接过玉牌后迅速离去,而流影则守在院中。

拿着顾七的身份玉牌到藏书阁借了一本厚厚的古藉,而这也是唯一一本注有离魂之体的书藉,捧着书的顾七也没去休息,而是关起门坐在桌边翻看着,谁来也不见,专心于那一本古藉。

另一边的沐泽,回到竹院中后,自己坐在榻上摆着棋盘,只是,手中拿着棋子,却因心头陌生的感觉而怔怔出神,连他自己也没发觉自己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宁阳真君等人在忙着仙门的事情,在查着仙门中到底出了什么内鬼,又意欲何为?而沐泽则一坐就在榻上坐了一整天,一盘棋也下了一整天。在顾七那里,顾七捧着书神情专注的看着,当她指尖微动,翻开下一页时,目光便定住了。

“离魂之人一为主体,一为精气魂魄凝聚而成,主体为实,魂魄为虚,两者溶合需日月灵气相汇聚,强为主宰,弱则隐,需经灵魂磨合方能相溶为一体,心血冲破卍字神印……现?”

她轻声念出了那书中的几行字,可,那中间却有一些空白的地方,像是什么重要的字眼被抹掉了一般。

“是什么现?心血冲破那个神秘的印记?那个印记又代表着什么?又为什么非要心血才能冲破?”她疑惑的低语着,继续往下看着,然,下面却也是一大片的空白,似乎是什么资料被抹去了一样。

“奇怪?怎么没了?”她再往下翻,也不见有关于离魂的这些资料,而这么一大本书,居然就只有这么廖廖几行关于离魂的信息。

虽然没有再详细的信息,但,看完那几行字,她的心情却是好了很多,至少她知道,无论是沐泽还是轩辕睿泽,这两人都是同一个人,实体与精气魂魄的凝成说白了不就是一个人么?但,两人的性格不同,则取决于七情六欲的变化。

她一手托着下巴想了想,磨合,那就是说只有等实体和精气魂魄磨合成功,两者合而为一,性格上才会更加的完美,有沐泽的温润如玉,有轩辕的霸气凌然,那一个,才是真正的他吧!

莫名的又想到那个神秘的印记,那枚印记现在不是就出现在胸口处么?还要如何用心血冲破?冲破之后又会出现什么?

轻呼出口气,合上了书藉,仿佛心头有什么解开了一般,豁然开朗起来,整个心境也变得更为的清明,体内的气息隐隐有种自然涌动的感觉,而且,还是汇聚成一道河流般的往丹田处涌去。

她眼睛一亮,整个人瞬间站了起来,迅速在床上盘膝坐下,引导着体内的气息流淌过每一道筋脉,扩充着身体里的筋脉……

院外的白羽和流影察觉到那房中灵气的涌动,皆不可思议的相视一眼,整个人嗖的一声站了起来:“好浓郁的灵力气息!七小姐这是在进阶?”

“不是听说她才进入金丹之境没多久吗?怎么这么快就又进阶了?她身上不是还有伤吗?这样进阶会不会对她身体有影响?”流影担心的说着,目光落在那紧闭着的房门上。

“不会,你忘了七小姐的炼丹本事么?她有不少珍贵的丹药,纵是伤到心脉,但以她的能耐定能很快恢复过来,再说,若真不能进阶,她一定不会在这一刻进阶的,我们其他的不用管,只要好好守着院子不要让人打扰到她进阶便可。”

“嗯。”听到白羽的话,流影这才放下心来。

青云峰上没其他人,因此,顾七在房中进阶的事情峰下的人都不知道,而在离此不远处的竹院中,坐在榻上盯着棋盘看的沐泽却似有所感一般的抬起头来,眼眸中划过一丝诧异,起身走出外面,果然感觉到在顾七所在的院落中有着浓郁灵力气息的波动。

意有所动,心还没察觉之时,脚步已经往那里迈去,来到那院中,见那一黑一白两抹身影守护在外,他的目光便落在那紧闭着的房门处,问:“回来后,她都做了些什么?”

她身上的伤未愈,心中有结未解,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能冲破心结提升实力境界?更何况,她不是才进入金丹之境不久吗?怎么会这么快便又提升实力?

见他问起,白羽便道:“七小姐回来后让我去藏书阁借了一本有关离魂的古藉,她把自己关在里面看了一整天,也就在刚才才有这灵力气息的波动。”

有关离魂的古藉?他眸光一闪,目光落在那紧闭着的房门上,神情若有所思。

然而,就在这时,傍晚时分的天空却突然传来一声声轰隆的巨响,那声音似从云层深处重击而来,闷重的轰隆声震得地面都微微荡动着,更别说那强大的气息当中所蕴含着的骇人威压。

“华老头!你毁我仙门众徒!若不给我一个交待,我势不罢休!”

蕴含怒火的声音带着令人心颤的厉色,那声音如雷似鼓,一字一顿皆夹带着强者的怒火与威压,清晰的传入华山上下众人的耳中。

傍晚的天空中,因那突如其来的一幕而卷动着乌灰色的云烟,狂风伴随着闷雷呼啸而起,吹刮得华山的树木摇晃的摇晃,折断的折断,一些实力较低的弟子更是在那强大的威压之中气血翻滚,口中溢出了鲜血。

当那声音以及威压传出之时,沐泽回过神来,大手一挥,口中似低喃了什么,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间将顾七所在的竹院包围起来,将那股震人心脉的声音以及威压隔绝,为她撑开了一片安全的天地。

“出什么事了?是什么人到来?居然有那样强大的威压。”白羽和流影皆心下震惊,抬头望向那乌云涌动的天空。

沐泽负手而立,白色的衣袍在风中飞扬着,一身温润的气息,飘逸而绝尘。他面容平静的看着天空之处,却在看到那天空中涌动的那股气息后眉头微微一皱。

天空中的动静,引得华山众位峰主迅速出来查看,身体虚弱实力跌至筑基期的门主也在宁阳真君的搀扶下走了出来,望着天空之处,面上浮现凝重的神色。

在华山的另一处,赵天磊和苏绫姗此时也抬头望着天空,不知是什么人突然而至?还用威压震动云层打响闷雷直逼华山地界。

也在这时,那云层之中突现一抹人影,那是一名须发皆白的青衣老者,然而此时,他却满面怒火,一身杀气,那滔天的怒火与杀气夹带着威压相互缠绕着,形成的气流更是非同凡响。

看见那青衣老者,被宁阳真君扶着的门主脸上浮出震惊之色,连忙上前一步,拱手对着天空施礼:“不知竟是青岚老祖驾临,实在是有失远迎,失礼之处,还望青岚老祖莫怪。”

“哼!何必惺惺作态?枉老夫一直以为你是光明磊落之人,却不料竟是披着人皮的小人!华老头,你残害众仙门徒,打破众仙宗之间的平衡,你,可知罪!”

天空中的青衣老者一字一顿,每一个字皆如一把重锤般砸落在下方门主的身上,这让实力跌至筑基的门主脸色越显苍白,最后竟是受不住那股威压而整个人瘫坐在地无法起身,口中也溢出了一口鲜血。

盛怒的青衣老者似乎这时才发觉华山门主的不对劲,只见他居高临下的在天空中往下俯视着,皱着眉头盯着那面容苍白气息微弱的华山门主:“你的实力也跌至筑基期?”

一旁的宁阳真君听到他的话,又见门主无法开口,连忙拱手行了一礼,道:“宁阳拜见青岚老祖,老祖莫要动怒,这当中是否有什么误会?为何老祖一来便动用天雷神压对付我华山仙门?”

“误会?真是笑话!”他嗤了一声,威严的目光睨着下方的宁阳真君:“我掌管各大仙门命脉,维持各大仙门之间的平稳,近千年来没出过任何问题,而令,竟有人妄想试图打破这片大陆格局,毁掉仙门命脉,此等恶事,岂是我辈能忍!”声音忽的变得凌厉而威严,他的话一出,来意也让华山的众人清楚明白。

“众仙门门主合力参奏,请我出山清除仙门孽障,你们口中喊误会,然,正是从华山传过去的药物引起这一切后果!如今众仙门门徒修为暴跌,门主实力被废,此等恶事,你们又将如何解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