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6 阿七,我是师傅

这一日,沐泽再次来到顾七所在的房里,坐在床边看着昏睡着的她。已经整整三天了,她还没有醒过为的迹象,那脸色依旧显得那样的苍白,脆弱,削尖的下巴可以看出她这几日的消瘦。

他拿起一旁的灵液,用着小勺子一点点的喂入她的口中,有几滴垂落在她的嘴角,顺着嘴角滑落,见状,他拿起一旁的帕子给她拭了拭嘴角的灵液,却在要收回手时,见那原本昏睡着的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那双如一汪古井一般的眸子此时正定定的看着他。

往日的那双清眸,此时蒙上了一层氲氤,似水似雾,让人看不见底。而他,被那双眸子这般看着,心,竟是一颤,有些失了分寸的跳了起来,手指的轻颤被他极好的掩饰着,他敛下眼眸,轻咳一声,同时收回了手。

“阿七,你可算醒了。”

温和清贵的声音如同春天里的一缕轻风,轻轻柔柔的抚过心田,如让人沐浴在春风里头,忘记忧愁与悲伤。然,正是这样温和似春风般的声音,让顾七的心一揪。

她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他,那张一模一样的容颜,已经找不到半点熟悉轩辕睿泽的神采与气息,那双幽深的黑瞳不复往日的深邃,有的只是淡然与平和,那双往日里凝视着她都带着深情与温柔的眼眸,此时只剩下温和与淡漠……

他,不是泽……

哪怕他有着与泽一样的容颜,他,也不是那个深爱着她,宠着她的轩辕睿泽。

心头的酸楚,心头的揪疼,心头的微寒,让她的眼睛有种涩涩的感觉,鼻子酸酸的,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

她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缓缓的合上了眼睛,从醒来,就没说过一句话,不用询问,她便知道他不是他,不是他的泽,不是她深爱着的那个他。

因眼睛的闭上,那盈在眼眶的泪水再次被憋了回去。是的,她不想哭,因为她答应过泽,只笑,不哭。

沐泽看着她无声无息的伤怀,看着她合上眼眸时那眼底溢出的水色,没有撕心裂肺的哭喊,没有肝肠寸断的悲哀,却让他一颗心紧紧的揪在一起,生生闷痛,宛如利刃扎心,窒息难耐。

他猛然站起退后了一步,平素里平静淡漠的眼眸中浮现了些许慌乱:“我去叫药峰主过来帮你看看。”声音一落,素来清贵飘逸的身影首次出现了狼狈,逃一般的出了房间。

而床上的顾七在听到他离开后,缓缓的睁开眼睛,此时的眼中已经不再盈着水雾,而是恢复了往日的清冷,她伸出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良久,半扶着坐起来靠在床头,手指拂过空间,从里面取出一枚丹药服下,而后便静静的坐着。

“七小姐,你醒啦?”白羽和流影走了进来,看着靠坐在床头看不出神色的她,两人心头有些忐忑。

“嗯。”顾七应了一声,目光落在两人身上。

那一声淡淡的应声,让他们两人将要出口的话又不自觉的咽了回去,看着她的目光都带着一丝的小心翼翼,似乎是怕自己说的什么话,或者是什么举动让她伤心。

“那个,七小姐,你应该饿了吧?我去让人给你准备些吃的吧?”

“好。”她又应了一声,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悲喜。

见状,流影看了白羽一眼,道:“你留下,我去。”说着,便往外面走去。正好见药峰主和赵天磊几人往这边走来,目光在他们身后一扫,毫不意外的没有看见那抹熟悉的身影,收回目光,朝他们点了下头后,他便往外而去。

“顾七,你吓死我了!还好没事醒过来了。”苏绫姗来到床边,见她靠坐着,便在一旁坐下,问:“你觉得怎么样?身体有没哪里不舒服?”

“来来来,我来把下脉看看。”药峰主说着走上前。而赵天磊则站在一旁,看着醒过来后一脸平静的顾七,看不透她此时到底在想着什么。

顾七没说话,只是伸出手给他。

药峰主在探了她的脉博后松了口气露出笑意来:“好了好了,这回总算不用担心了。”说着,抬头看向她:“你是刚吃了什么丹药吧?真是神奇,你体内的伤昨晚我才过来帮你看过,现在居然正以着极速的速度在修复着,当真是不可思议啊!”

“嗯,吃了一枚丹药,已无大碍,再休养两天便成了。”她说着,同时收回手。

“那就好,我峰里还有事,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休养。”说着,便起身离去。

房中剩下赵天磊和苏绫姗以及白羽三人,白羽和苏绫姗不知如何开口安慰她,也不敢过问她接下来要怎么办?只有赵天磊走前一步,冷冽的黑瞳落在她平静的面上,沉声道:“门主说沐泽仙君和轩辕睿泽是离魂之人,两人如今合为一体,以实力强者占为主体,因此,如今的沐泽仙君虽有着轩辕睿泽的面貌,但依旧不是轩辕睿泽。”

顾七沉默着,没有开口,只是慢慢的敛下了眼眸。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听着他的话,明白他的意思,然,她却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她抬眸,看向一旁的苏绫姗:“我想洗漱,你帮我一下。”

“好。”苏绫姗脸上露出一抹笑来,连忙起身就往外走去,不多时,端着一盆清水进来,身后则跟着几名提着水的弟子。见他们两人还站着,便对赵天磊和白羽道:“你们先出去吧!”

见顾七没打算回答的意思,赵天磊也不逼她,点了下头后便转身往外走去。白羽也跟着走了出去。

约莫半个时辰后,洗漱过后换了一身衣服后走了出来。她虽然已经服了丹药,但脸色仍有些苍白,一身清冷的气息透着淡漠,她缓步走着,来到院外的桌边坐下。

“七小姐,这是刚做好的吃食,你尝尝。”白羽连忙将流影端来的吃食给她舀了一碗。

“嗯。”她应了一声,也不去看他们,便自顾吃着,良久,放下勺子,这才抬眸看向赵天磊:“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不用在这里守着我。”

听到这话,赵天磊眸光一闪,看着她平静的面容,半响,才道:“那我就先回去了,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就找我。”说着,便转身自顾离开。

“我要回青云峰静养,你也回去吧!”她看向一旁的苏绫姗说着。

见状,苏绫姗也点了点头:“好。”知道自己留下也帮不了她什么的,她便也往外走去。

“走吧!”她站起身,对身边的白羽和流影说着。

白羽和流影跟在她的身后,往青云峰而去,路上,几人都没开口,只是静静的走着,后面的两人不时的看着前面顾七的身影,因她的反应太过平静,以至于他们都不知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回到青云峰,走进竹林,顾七的脚步不由的停下,目光落在那前面不远处正在练剑的身影之上,那身形,那面容,是那样的熟悉……

她不是第一回他练剑,往日里舞着剑的他身姿飘逸洒脱,有种宁静温和的气息,而今天的他,章法错乱,剑气微颤,就连气息也没了往日的宁静平和,看着这样的他,她知道,他的心乱了。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她忽的走上前,移着步伐一步步的往那抹身影走去,她的步伐很轻盈,白色的衣裙在地面微微的拂动,如同一朵朵美丽的裙花。

舞着剑的沐泽看到她走来,握着剑的手微紧,手缓缓的收起,静立着看着她缓步走来,似乎是想打破空气间那种诡异的感觉,他微露出一抹温和的笑,稳住自己慌乱的心:“阿七,你才醒怎么就回来了?”

顾七来到他的面前停下脚步,两人之间隔着的距离不过一步,如此近的距离,可以清晰的闻到他身上的淡淡竹香,甚至可以听到他跳得失了规律的心跳声。

伸出手,她直接将他的衣襟撕开,惊得他脸上露出惊愕之色,脚步更是不自由主的退后一步,然,他退后,顾七却走上前,双手依旧抓着他的衣襟,目光定定的落在他的胸前。

那里,一枚熟悉的印记如同胎记一般的烙在他的胸口处,曾经出现后又消失的这枚印记,如今如同胎记般烙在皮肤上,这具身体她并不陌生,这是轩辕睿泽的身体。

“阿七,你做什么?快放开手。”沐泽的声音从她头顶上传出,强行扯开又怕伤了她,只能无奈的任她揪着不放。

而那站在不远处的白羽和流影两人,此时则有有呆愕,目光灼灼的看着前方的一幕,心头忽的涌上了激动与热血。七小姐就是七小姐,不鸣则已,一鸣就是惊人的。

她竟是这样二话不说的直接上前撕开他的衣襟看他的胸口烙印,这、这举动也太粗鲁太霸道了,可他们真是佩服死她的这种粗鲁与霸道了,就仿佛,就仿佛当初她二话不说的将他们主子强上了一般。

果然,她是不能用一般的思维去想的啊!

见她目光定定的盯着他的胸口,沐泽的眸光微闪,无奈的轻叹一声。

“阿七,我是师傅。”

------题外话------

情感戏,写得比较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