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5 强势守护!

长长的睫毛如同停落在花朵上的蝴蝶翅膀轻轻的颤动着,原本闭着的眼睛缓缓的睁了开来,清澈而平静的眼眸中带着一丝的迷茫,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一般,一动不动的躺着。

守在床边的白羽因打瞌睡的头微往下点而醒过来,睁开眼的那一刻,看到床上的人也醒着,心下一喜,连忙问:“主子?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身体还有没哪里不舒服?”

坐在桌边的流影也在听到他醒过来后而咻的一声来到床边,衣袖中,手掌因紧张而紧紧的拧起,他的目光紧落在床上那人身上,一点也不放过他脸上的神情。

听到白羽的声音,他微转过头来,清澈而平静的目光带着一丝的诧异:“你怎么唤本君主子?”他的声音许是刚醒过来,带着一丝的沙哑与低沉,可,就是这样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是让白羽和流影如的脸色一白,前者脚一软,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后者脚步也踉跄了一下,一脸的难以置信。

“你们怎么了?”不明所以的沐泽奇怪的看着他们,将他们苍白而悲痛的目光收入眼中,更是觉得怪异。

“你、你是沐泽仙君?”

听到这话,沐泽露出一抹温和的淡笑:“本君不是沐泽仙君,又会是谁?”说着,他起身坐在床边,忽的动作一顿,似乎感觉到身体里有些不太一样了,平静的眼眸中划过一抹怔愣,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脸上浮现了一丝若有所思。

“本君身上的伤,是谁治好的?”他看向脸色苍白的两人问着。

白羽和流影两人皆没说话,只是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神情中找到一丝熟悉,然,他们所看到的皆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一个完全陌生的主子。

不!也许应该说,他并不是他们主子,哪怕,他的身体是他们主子的,哪怕,他的容颜是他们主子的,但,他的灵魂不是。

不!不是灵魂不是,华山门主说了,主子和沐泽仙君就是离魂之人,他们是同一个人,然,当两个人合为一起时才算是一个完整的人,而原本的两个性格也会因灵魂与实力的强弱而以强者为主导。

房门嘎吱的一声被推开,一身黑色衣袍的赵天磊走了进来,当看到已经醒来坐在床边的人时,他也顿下了脚步,目光复杂的看着他,没有开口。

见一个二个都盯着他看,而且那目光还带着复杂与怪异,沐泽仙君不禁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为何一个个这般看本君?”

听到这话,赵天磊脸色微变,薄唇紧紧的抿着,他看了沐泽仙君一眼,转身走到一旁,将一面铜镜拿到他的面前。

当沐泽的目光随着落在那面铜镜上时,整个人都愣住了,看着那镜中的容颜,熟悉又陌生,他不由低喃着:“怎么会这样?”手也不自由主的抚上了他的脸。

这张脸,这张脸不是轩辕睿泽的吗?怎么会、怎么会成了他的?

“仙君与那轩辕睿泽乃是离魂之人,而就是昨夜,你二人借由午夜月光中的天地灵气合二为一,故而,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宁阳真君扶着门主走了进来,而那些话,正是出于自门主的口中,两人来到床边,看着那坐在床边一脸怔愕的沐泽仙君,心下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而此时,沐泽仙君脑海想的是,轩辕睿泽若是他的分身,那,如今两人合二为一,阿七又将如何?这样的打击她可承受得了?心下想着,便脱口问出:“阿七呢?她、可还好?”

“她现在还昏迷着。”赵天磊开口说着,在看到他抬眸看来之时,这才将昨夜发生的事情一一跟他说了一下。

听完他的话,沐泽眉头微拧着,心情也有些沉重,谁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状况,如今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又该如何解决?往后就算他依旧将阿七当成他的徒儿,可阿七她还能将他当成师傅吗?

“既然你醒了,那便好,我们就先回去了,顾七就在隔壁房里,你去看一下她吧!”门主说着,便转身往外走去。宁阳真君想要送他,他却摆了摆手示意不用。

沐泽回过神来,目光在白羽和流影的身上掠过,见两人脸上的神情,他心下一叹,道:“本君不是你们的主子。”

然,这样的一句话却如同踏到白羽的尾巴一样,让他瞬间炸毛的跳了起来:“你就是我们主子!你这身体是我们主子的!门主也说了,你们两人本来就是同一个人,本来就是一个人!”他大声的吼完便往外跑去,似乎不愿再听到那些让他难受的话语。

被白羽那样一吼,沐泽一脸的怔怔然,平静的心湖如同被投下了一块巨石,激起了千层浪。他的脑海中在回荡着白羽刚才的那一句话,本来就是一个人,本来就是一个人……

房中的几人相继着离开,只剩下沐泽独坐在床边一脸的怔然,此时,他的心湖已不复初时的平静,门主让他去看看阿七,这一刻,他竟不敢迈出步去。

隔壁房中,赵天磊见顾七还没醒,不由皱了皱眉。虽药峰主说不会有生命危险,但还没醒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一旁的苏绫姗犹豫着,问:“师兄,醒来的那个,真的是沐泽仙君吗?”

“嗯。”

“那顾七怎么办?沐泽仙君他可是……”

“别想太多。”赵天磊语气冷硬的说着,转身往外走去,同时也对她道:“你也出来吧!”

“好。”她应了一声,跟着他一道离开。

沐泽在屋中坐了许久,也想了许久,直到他走出房门时已经将近正午,出了房,见外面已经不见其他人,只有白羽和流影两人坐在院门口处。

他来到隔间,进了房来到床边,见床上的人昏睡着,面色苍白气息微弱,不由的眸光微闪。印象中的顾七似乎不曾有过这般脆弱的模样,此时的她苍白的面容,苍白的的嘴唇,细微的气息,都在告诉着他她之前所经历的一切,而这一切,还是与他有关。

突然间,他的心隐隐的揪痛,那种感觉十分陌生,也来得很是突然,他忽的退开几步,别开了眼深吸了口气,平复了心头的那种感觉,那股揪痛也随着渐渐散去,而这,让他知道,也许那一刹那的揪疼是来自于轩辕睿泽的感受吧!

缓了缓心绪,他回头看了床上昏睡着的顾七一眼,便迈步往外走去,经过院门,只留下一句话:“好好照顾她。”

白羽和流影看着那抹飘逸绝尘的身影就那样离去,两人皆抿着唇沉默着,无法阻止,也不能挽留,因为,他是沐泽仙君。

与这仙门的沉重气氛不同的是,太乙宗门上下都带着期待的心情,因为,灵德道人带着他唯一的一位亲传弟子昨天回来了,而且,他的那位弟子在短短的时间里居然已经进阶成为了金丹强者,十几岁的金丹强者,那无论放在哪个地方都势必引起动荡与注目,而这个人,却是他们太乙宗门的人,这一点,让太乙宗门上下都倍感自豪。

在仙门之中,进入金丹的修士一般都要举行结丹大典,而他们所期待的正是这个三个月后的结丹大典。许多太乙宗门的弟子都没有见过灵德道人的弟子,只知道他名叫顾风逸,只有十六七岁,更听说,原来的顾风逸是个瞎子,眼睛是看不见的,但,这次回来他的眼睛却已经可以看见了。

听说是找到了神药治好的,又听说灵德道人带他去修炼的地方是宗门的秘境之地,在那秘境之地有一处灵潭,是灵潭的水治好了他的眼睛,又传是他们遇到了医术了得的仙人,是那仙人见他天赋异禀,是少见的绝世之才,生了惜才之心,为他治好的眼睛,至于具体是怎么好的,这也只有灵德道人和顾风逸知道了。

在太乙宗门的一处洞府中,一抹碧绿的身影飞一般的往另一座山峰的洞府掠去,娇俏可爱的面容上带着欣喜的笑容,她脚下似生风,轻轻一点,身影如风般飞起,碧绿的衣裙在空中轻轻拂动着,与那娇俏的面容相互映衬着,如同仙子一般的美丽迷人。

而她,确实在这太乙宗门中被称为仙子,因为她终年一袭碧绿的衣裙,故而,被仙门弟子们称为碧波仙子,她,进入太乙宗门并不长久,却以着惊天的天赋在太乙宗门中闻名,她长得娇小玲珑,却偏偏有着惊人的天力,她,听说没有什么身份背景,却有着一位太乙宗门前三强的峰主为师傅。

而她,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跟在顾七身边的小丫头,碧儿。

如今的碧儿拥有惊人的战斗力,拥有很多太乙弟子羡慕都羡慕不来的地位与尊贵的身份,然而,对于她来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跟在她家小姐的身边,给她当丫头。

原本在洞府中修炼的她,因听说她家少爷回来了,而且眼睛还看得见了,当下顾不得修炼,急匆匆的出了她的洞府,往另一山峰的洞府掠去。

来到另一山峰前,碧儿停下脚步,闪亮亮的眼睛带着欣喜的笑意,迈着脚步就朝前面走去。却见前面似乎围着不少人,而且还有弟子在赶人。

“走走走,都围在这里做什么?你们以为这里是你们想进就能进的?顾师叔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快回去,再不回去休怪我们不客气!”

守着峰门的弟子黑沉着一张脸没好气的喝着,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拨弟子了,自从灵德师叔祖和顾师叔回来后这些女弟子就一个个的在这外面张望着,就为看顾师叔一眼,他们也从原本的好脾气被闹得有些不耐烦,只差没动手打人了。

“这位师兄,顾师叔是不是真的只有十六七岁?听说三个月后就是他的结丹大典了,这是真的吗?十六七岁的结丹修士,好像以往都不曾听说过有这样天赋异禀的人出现。”

“这位师兄,顾师叔如果出来是不是走这条路?我们如果在这里守着,是不是能见到他的?”

“听说顾师叔的眼睛治好了,是不是真的?”

听着那些女弟子们七嘴八舌的问着,那四名守着门的男弟子脸黑得跟木炭似的,正欲开口怒喝,却在眼角瞥见走过来的那抹碧绿的身影时连忙露出讨好的笑容来。

“碧儿师叔,您过来了啊!是想进去找顾师叔吗?要不要弟子为您引路?”

那态度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讨好的笑容,谄媚的姿态,皆让那一旁的众名女弟子羡慕妒忌不已,然,当她们看到那俏丽的女子一身碧绿衣裙,头上梳着两个髻,左右分开对称而立像个丫字,看到这整个太乙宗门找不出第二个的妆扮与发型,那些女弟子一个个都不敢露出一丝不满与妒忌,纷纷退至一旁让出一条路来,同时弯腰行礼,恭敬而敬畏。

“见过碧儿师叔。”

“都散了,聚在这里像什么样?叽叽喳喳的吵到我家少爷小心我揍你们!”碧儿直接抡起拳头挥了挥,直接放下狠话,吓得那些女弟子们一个个脸色一白,顾不得给她行礼告退纷纷散开。

那几名守峰门的弟子一见,连忙咧嘴笑道:“还是碧儿师叔厉害,我们怎么赶她们都不走,碧儿师叔一来,她们一个个逃得无影无踪。”

碧儿挥了挥手,不耐的道:“行了行了,少拍马屁,带我去见我家少爷。”

“是是是,碧儿师叔,这边请。”说着,连忙为她带路。

进了里面,带路的弟子便没敢再进去,只是给她指了路后,便迅速往回而去。

对这里碧儿也算是熟悉的,直接进了里面,经过大殿时见到灵德道人坐在那里,便上前行了一礼,笑盈盈的道:“碧儿见过师叔。”

闭着眼睛的灵德道人缓缓睁开眼睛,目光落在碧儿的身上,继而露出一抹笑来:“原来是碧儿啊!是来找风逸的吧?他在后面的洞府中。”

“是,我正要去找我家少爷呢!师叔,那我就不打扰您了。”她行了一礼,这才继续往后走去。

往后面的洞府而去,见一小童在洞外候着,她便问:“我家少爷在没?”

“碧儿姑娘来啦,主子在里面呢!”小童是以顾风逸为主的,因此,称他为主人,称碧儿则为姑娘。

“那好,我进去找他。”碧儿一听笑了起来,直接往里面走去,进了里面探了探头:“少爷?少爷?”

“碧儿来了?进来吧!”里面传来顾风逸的声音。

碧儿一听到他的声音,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往里面走去,正好见他在里间盘膝修炼,见她到来,这才起身往外间走来。

“少爷!你的眼睛真的好啦?”碧儿欣喜的跳到他的身边瞧了瞧,当见他似乎又比她高出很多时,不由撇了撇嘴,这才角色久的时间?他又长高了。

顾风逸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面上带着一丝的笑容,清澈而纯净的目光落在碧儿娇俏的小脸上,忽的轻笑出声:“原来碧儿是长这么个模样的啊!”

一听这话,碧儿不满的嘟起了嘴:“少爷什么意思?是说我长得难看么?小姐可是说了,我是最可爱的!”

“是是是,碧儿确实是长得可爱,我又没说你长得难看。”顾风逸好心情的与她说笑着。

“少爷,你真的结丹成功啦?怎么这么快?你不是服了什么厉害的丹药吧?小姐可是说了的,修炼进阶要一步步来,如果用了什么投机取巧的方法那在修仙这条路上是走不远的。”她一脸正色的说着,有些担心他的修为。

“呵呵,碧儿不用担心,我这修为都是稳扎稳打修炼得来的,师傅也说我的修炼天赋百年难得一见,他也没料到我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成功突破进入金丹之境,要不然,我们也不会提前回来了。”他笑了笑,走到石桌边示意她坐下。

听到这话,她松了口气,欣喜的道:“那就好,那就好,小姐要是知道少爷已经是金丹之境的强者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少爷,在你跟灵德道人离开后,小姐来找过我们,后来知道我们都在这里修炼便说放心了,她告诉我她要去华山仙门,少爷,我们要不要去华山仙门?”她一双眼睛泛着亮光的看着他,一脸的期待之色。

“我不是听说你在闭关修炼的吗?怎么就跑出来了?而且跟我下山,你师傅能同意吗?”回来后他就有打算去找他姐姐,当他进入金丹之期后,他心底最想的事情就告诉姐姐,他的实力已经到了金丹之境了,以后,他可以保护她了。

“当然能同意啦!我师傅对我可好了,而且,她也知道我跟在她身边学东西变强就是为了以后可以更好的跟在小姐的身边当她的丫头,她没理由不同意我去华山的。”

闻言,顾风逸摇头笑了笑,问:“碧儿,以你现在的实力修为和在宗门的地位,你还想着回到我姐的身边当她的丫头吗?你不觉得当丫头对你有些大才小用了吗?”正当他的话说完,就见碧儿用着一种诡异而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她,活是他说了什么让她难以接受的话似的。

她一拍石桌站了起来,目光炯炯的盯着他,雄纠纠气昂昂的道:“少爷,我没想到你竟也会这么想的!当丫头怎么了?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当丫头了?我告诉你,我碧儿此生最大的愿望,也就是立志要做的事情,那就是跟在小姐身边当她的丫头,我要当一个最厉害的丫头,你等着瞧,将来的将来就算是一些峰主或者仙门门主什么的见到我也得给我见面行礼!”

听到她的话,顾风逸怔了一下,看着一脸斗志昂扬的她,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温和而释然的笑:“嗯,我相信,碧儿是可以做到的。”

这会听到他的肯定,碧儿才开心持笑了起来:“少爷,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华山?”

“你什么时候能走?”

“我回去跟我师傅说一声就可以走啦!”

“那就明天吧!明天我们就去华山。”

“好,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再过来找你。”说着,她挥了挥手,便往外走去。

见她离开,顾风逸也站起身,打算去前面跟他师傅说一声,明天离开的事情,谁知,当他站起来时,面前的石桌忽的发出一声细微的声响。

“啪!咔嚓!”

他一怔,低头看去,就见那石桌上裂开了数道小痕,紧接着,那一张石桌轰隆的一声便碎了一地,散落在地面上弥漫出一层尘烟。

看着碎成一地的石桌,想到刚才碧儿的那一拍,他嘴角一抽,摇了摇头往外走去,对那在洞府外面探着头的小童道:“再换一张石桌,将里面清理干净了。”声音一落,便往前而去。

前殿中

“师傅,我明天要下山一趟,去往华山仙门请我姐姐到时来观看我的结丹大典。”殿正中,一袭冰蓝衣袍的顾风逸缓声说着,清澈而纯净的目光则看着上方的师傅。

灵德道人点了点头:“嗯,也好,如今你的实力忆入结丹之境,在外行走为师也放心,更何况,你一直念着你的姐姐,三个月后你的结丹大典确实是应该请她前来。”他的声音一顿,看着站在下方的徒弟,又道:“你心性纯净,而俗世复杂,为师担心你涉世未深多有吃亏,在外行走处理,皆得三思而行,不可大意轻敌惹事。”

“是。”

顾风逸应声的同时敛下了眼眸,那抬眸间的清澈纯净在敛下眼眸时变得睿智沉稳而暗藏锋芒。其实,他师傅的担忧是多余的,他并非无知愚蠢之人,纵少踏入世间与人接触,但,他的经历,他的心思,他的心境,却胜过一般人多多。

他是顾家男儿,他立志要守护他姐姐,谁若敢伤他姐姐,他势必会让那人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但凡触他逆鳞者,虽远,必诛!

------题外话------

碧儿崛起,风逸也崛起了,我也要崛起啊啊啊!求票票,美人们,月尾了,有票的往这投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