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3 合体,血染的白衣

她不由自主的走上前去,来到床边,伸出手探向了他的手腕,却在碰到他的手腕后如同被火焰灼伤一样猛然缩了回来,整个人也因震惊而退后了一步。

心头似有什么在翻滚着,一个令她心惊的念头在脑海中掠过,她却不愿往那一方面想去。看着他那飘渺不清的面容,她的心头直打鼓……

站在床边怔怔的看着床上的那人,她的心乱成了一团,脑海里也出现了混乱,似乎有什么被她忽略,可,她不愿去细想,只是看着床上躺着的人,怔怔出神。

房门嘎吱的一声被推开,一身黑衣的赵天磊走了进来,一进屋中便感觉到这里面的温度有些高,冰冷而幽深的黑瞳中划过一抹疑惑,在看到顾七怔怔的站在床边后,便朝她走了过去。

来到她的身边,见她脸上那迷茫震惊的神情,他眉头一拧,问:“怎么了?”声音冰冷而不带一丝感情,明明是想关心她,但那声音却是那样的冷硬。

“我出去静静,你帮我照顾着他。”她的声音一落便匆匆的转身往外走去,甚至,与赵天磊擦身而过时连看他一眼也没有。

听到她的话后,赵天磊目光微闪,看了那逃一般的往外而去的身影一眼,又看了看那躺在床上的沐泽仙君,心下也很是疑惑。因为他看到在沐泽仙君的周身之边弥漫着一股热气,也正是这股热气的蒸发才让这整间房的温度提高了那么多。

出了外面的顾七并没有停留的往外走去,她没有去隔壁看轩辕睿泽,也没有留在那屋中照顾她师傅,而是漫无目的的走着,脑海中一团乱,想理清,却因无法静下心来而理不清。

当她走到一处无人的山崖边时停下了脚步,四周没有遮挡的东西,又因位于高处,因此,夜风呼啸而来,吹刮得她的脸颊有些生疼,那冰凉而带着寒意的夜风也让她混乱的脑海渐渐的清明起来。

脑海渐渐的清明,心中的疑团却没解开,因此,她盘膝就地坐下,闭上了眼睛,放松着心灵,任由夜风呼刮着她的脸颊,原本心中的烦躁也渐渐的平静下来,她并没有冥修,只是单纯的闭关眼,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平静着自己的心绪。

夜,渐深,风吹过树叶的声音也在这寂静的夜色中显得更为的清晰,虫鸣的声音偶尔传入耳中,除了风,还是风,就仿佛,她置身于一片幽深而宁静的地域之中一般,摒弃了外界的所有,净化了心灵。

而这一刻的宁静,也终将在午夜之时被一道道惊呼声打响。

“主子!”

“沐泽仙君!”

当那两个称呼传入她外放的神识之中时,她猛然睁开了眼睛,那一瞬间,心,也是狠狠的一沉。迅速起身转身往回掠去,却在这时愕然的顿住了脚步,看着那两个飘浮于半空之中,夜色之下的两抹熟悉的身影。

心脏如同被一双大手狠狠的抓了一下,心头收缩,连呼吸也屏住了。她的眼中,只有那两抹白色的熟悉身影。

轩辕睿泽,她所爱的男人,此时如同没了灵魂一般,身体被那股耀眼的光芒所包围着,依稀能看出他此时正闭着眼睛似沉睡着,然,他的身体似被什么牵引着飘浮在夜空中。

而,她的师傅沐泽仙君,此时身着白色里衣,披散着墨发,双手微微张开,身体和轩辕睿泽一样飘浮在夜空中,头顶上的月光洒落在他的身上,如同一片金纱披落在他的身上,给他增添了神秘而迷离的色彩……

那画面,很美,只此时的她却没有那个心思去欣赏,全心只在想着,他们这是要干嘛?他们这是在做什么?猛然回过神来,她急步往那前面掠去。

“主子!主子!”白羽惊呼的声音带着不安与惊慌,他一手紧抓着身边的流影:“快!快找七小姐!快把七小姐找来!”

流影抿着唇,目露担忧,看了那飘浮在夜空中的主子一眼,转身就要往外掠去,却在看到那飞一般进来的人影时欣喜的迎上前:“七小姐!主子不知怎么的,突然就那样了。”

“七小姐,七小姐你可来了,主子,主子不知怎么了,突然就这样了……”白羽见到她,就如同溺水者遇见浮木一般,迅速来到她的身边重复着流影的话,看见主子突然这样,他们慌得乱了心绪。

而在这时,一旁的赵天磊稳了心神,拭去嘴角的鲜血,这才对顾七道:“他们身上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保护着,我想要去抓住他们却被他们身上的力量弹开了。”

他目露复杂的看着那夜空中的两人,心下也是震惊不已,两人身上的气息是那样的一样,就连那股力量也几乎是一样的,只不过,沐泽仙君的力量要较强些,反之,轩辕睿泽的力量则要弱些。

让他不解的是,这两人明明都昏迷着,可怎么会在昏迷中突然起身飘浮于夜空之中?尤其是沐泽仙君,他双手微张,头微微往后仰着,似在吸收着这午夜的纯净灵力气息,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宁阳真君扶着一个满头苍苍白发,面容尽显老态的老者进来,身后还跟着药峰的峰主。

而这面容尽显老态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那实力修为跌至筑基期的仙门门主,因实力的跌落,他的身体也大不如前,此时身体也还虚弱着,若不是因仙门中弟子因看到这夜空中的一幕而惊呼而连连,他们也不知竟出了这事。

“沐泽仙君,这是怎么了?”门主虚弱的声音在夜色中传出,虽不大,却显得很清晰,因为在这一刻,这院中,除了他,没人开口,也没有别的什么声音。

他的目光是看向顾七,只是,顾七此时却是没看他们一眼,她的眼里,心里,只有那身上散发着淡淡金色光芒的轩辕睿泽,当看到他的身体被月光包裹着,看到他身上的那股金色的光芒越发的强烈,她的心慌了,心痛了,就好像下一刻她就要失去他一样,那种不安,那种心慌,让她绝美的面容刹那间变得苍白,身体也在微微颤抖着。

白羽和流影虽一心在他们的主子身上,但也察觉到顾七的颤抖,他们伸出手扶住她,却被她推开了。

“七小姐!”正唤着,就见她脚尖一点如同踏着夜风一般的往上而去。

但见她,一身白衣在夜色中飞扬,那飘逸的身影往上而去,如同仙子奔月一般,美得令人窒息。这一幕,落在所有人的眼中,不仅仅是院中的赵天磊等人,也落在那仙门之中那些听闻夜空中境况的弟子眼中,一个个因看到那夜空中沐泽仙君和那不知何人的男子而出现的震惊,渐渐的转变为惊艳,惊叹……

而在顾七的眼中,只有轩辕睿泽,她一步步的靠近他,越靠近,越感觉到他身上弥漫出来的那一股灼人的热气,越是靠近,她的心也越慌,越不安。

“泽……”她轻声低唤着,清眸深情的凝视着那张闭着眼睛的容颜,伸出双手不顾那灼人的热度而拥抱住他的身体。

“泽……你怎么了?泽,你应应我,泽,你醒醒,醒醒看看我……”

一声声的低唤带着令人揪心的深情,一声声的低唤被吹散在这夜风当中,消失无踪,闭着眼睛如同沉睡着一般的男人没有反应,他的双手自然的垂落着,并没有回拥着她。

怀中的温度是灼热的,哪怕她有三足金乌的能力在护体也能感觉到那股温度灼到她皮肤而传来的痛意,可,她不愿放手,因为心底有个声音在告诉她,若是放开了,就再也抱不到他了。

“泽……泽……你怎么了?泽……”

她的低唤,她的深情,她的悲伤,她的心慌,她的不安,皆让院中的赵天磊清楚的感觉到,看着那夜空中紧拥着的两道身影,看着轩辕睿泽自然垂落在身侧的手,衣袖下,他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心脏处,似被针刺了一下,隐隐作痛。

下面的人,无论是谁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何那两个昏迷着的人会突然飘浮于夜空之中,吸收着午夜月光,为何他们身上会散发出同时的气息?

许是顾七的深情低唤传入了轩辕睿泽的内心深处,又或许是轩辕睿泽的内心深处也在挣扎着想要醒来。

当他缓缓的睁开闭着的目光,当他看见这紧紧的抱着他的人是他心中的至爱,那一刻,自然垂落在身侧的手微动,费力的抬起抱住了她,低沉而带着深情却虚弱的声音低低的传出:“阿七……”

听到他的声音,顾七身体一僵,原本靠在他肩膀上的头猛的一抬,看着睁开眼睛的他,刹那间,泪,在眼中打转着:“泽……你吓坏我了,泽,泽……”

她抬头,吻上了他的唇,急切的想要确认他的存在,她的吻,火热而缠绵,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放下心来,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一般。

轩辕睿泽回吻着她,只是,他的身体很是无力,似有什么不受控制一般,当他轻吻着她的唇,舌尖尝到了那一抹苦咸,心,顿时紧紧的揪了起来。

他微退开,伸出一手为她拭去那掉落的泪水,深邃而温柔的目光蕴含着深情与怜惜:“阿七,不要哭,我不喜欢看见你掉眼泪。”

“好,我不哭,我不掉眼泪。”她想要露出一抹笑来,可眼中的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掉。

“阿七,我的身体很奇怪,似有什么在牵引着一般,我有些控制不了,我感觉好累,好累……”他低声的轻喃着,也许他也猜测到了些什么,但此时,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听到这话,顾七紧咬着的唇轻颤着,抱着他的手更是紧了紧:“泽……泽……”她的目光朝那一旁整个人笼罩在月光中,吸收着月光的那抹身影望去。

而轩辕睿泽的目光也顺着她的目光望去,这一看,心,更是隐隐作痛,那样一模一样的气息,那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光芒,只比他强,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会出现什么事?会有什么事发生?往后会怎么样?他一概不知。

原本静静的沐浴在月光中的沐泽仙君此时渐渐的转动了身体,他人没醒,但身体却开始渐渐的转了起来,周围的灵力气息一一的涌入了他的身体里,风,更是轻轻的卷动着,那月光的光芒以及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淡淡的金色光芒相互交溶着,形成一个旋涡一般的将他包围在里面。

一股吸力突然袭来,那股巨大的力道瞬间将抱在一起的两人分开,顾七被那股力道弹了开去,身体也失去重心的往下摔去,她面露惊恐,忘了提气运息稳住自己往下坠的身体,因为她的眼中皆是被那股巨大吸力吸到那股金色旋涡中的轩辕睿泽,她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身手虚软无力的垂下,看着他深邃而深情的目光带着浓浓的不舍与痛苦,看着他的身影与她师傅的身体一样在那股金色的旋涡中转动起来。

赵天磊黑色的身影在这一刻一跃而起,扶住了顾七往下坠去的身体,看着身边的她苍白的脸色带着惊恐,看着她毫无血色的嘴唇微动,感觉到她的身体虚软无力的靠着他微微颤抖,他紧抿着的唇动了动,想开口,却不知如何开口,只是静静的扶着她,稳住她的身体。

直到,一股巨大的光芒从旋涡中迸射而开,这一刻,顾七才猛然回过神来,如同疯了一般的惊声呼着:“泽!”推开身边的赵天磊,她提起体内的灵力气息,如同流星一般的朝那抹光芒扑去。

“顾七!不可!”

赵天磊冷不防的被推开,身形往后跌出几米后稳住身体,想要去抓住顾七,却见她已经如箭般扑向那道强大而刺眼的光芒,也在那一刻,那股光芒迸射而开的光芒所蕴含的威压与气流同时将她整个人撞飞了出去。

“泽……”

心焦、惊恐、骇然,皆在这一刻冲上心头,体内血气的翻滚以及那一击的伤害让她一口气冲上来,喷出了一口心头血,整个人也如同断线风筝般的往下坠去。

“七小姐!”

“顾七!”

院中,白羽几人同时惊呼出声,想要提气去接住她,赵天磊已经比他们更快一步的将她接住。

“顾七!”赵天磊冷声低唤着,那声音中有着掩不住的担忧与焦急。

然,被他接住的顾七整个人瘫软在他的怀里,她的目光却是如干枯的井水一般的望着那前方,望着那光芒散去之后,从光芒中往下坠落的那抹身影……

最终,强烈的内心震撼以及那令她无法接受的结果让她全身气血往上冲去,嘴角再溢出鲜血染红了白衣,整个人也随着陷入昏迷,一切,归于黑暗之中……

白羽和流影同时提气而起,接住了那往下坠的身影。内心的震撼让他们说不出话来,明明是两个人,为何,当那股光芒散去,却只剩下一个人?

当他们接住那坠落的身影,当他们看到他们主子那熟悉的面容时,激动惊喜得险些落泪:“主、主子!是主子!”

“这、这、这莫不就是传说中的离魂之体……”被宁阳真君扶着的门主喃喃的低语着,声音中还能听出颤抖之意,似不敢相信,似不可思议。

将昏迷的顾七抱下来的赵天磊急匆匆的往房中走去,同时大声的喝着:“药峰主,快进来帮顾七看看!”

而白羽和流影也迅速将接住的人送进隔壁的房中,看着主子昏迷,七小姐也重伤昏迷,他们心下也乱成一团。懂医术的白羽把过脉后对流影说:“主子的身体没事了,你在这里守着,我去隔壁看看七小姐。”说着,便也迅速出了房门。

七小姐被那一击所伤有多重他是看到的,那股力气的强大,只怕是七小姐无法承受的,若是主子醒来见到七小姐受伤,一定会非常自责,他得赶紧过去看看七小姐先。

门主和宁阳真君以及苏绫姗回过神来后,便也匆匆的进去看顾七,看着药峰峰主迅速为她探脉,又喂她服下丹药,门主不由的问道:“怎么样?她伤得怎么样?”

“心脉受到重创,又吐出心血,情况不太好。”药峰主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水,一边对赵天磊道:“你来,先给她输送一些灵力气息稳住她体内的气血。”

一听这话,赵天磊二话不说的盘膝坐到顾七身后,手掌运功,将灵力气息渡入她的体内。

“我这有七小姐炼制的丹药,再给她服下一颗吧!”白羽拿出空间中的丹药,他们跟在顾七身边也有些时间,而她也给他们备了一些受伤时可以用的丹药,那些丹药远比一般的丹师的药要好,此时听那药峰主说她情况不好,心下一急,便将药拿出来。

药峰主听到这话心一喜,正要接过他的丹药,就见昏迷着的顾七又再度喷出一口鲜血,身体也随着倒了下去。

“嘶!顾七!”

------题外话------

这合二为一,会出现的是谁?哈哈,猜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