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2 爆动

顾七扶着他虚软而沉重的身体,一颗心也猛然往下一沉,那股心慌是从心灵深处涌上来,让她慌了心神,她的手紧紧的握着他冰凉的手,深吸了口气稳住心神:“白羽流影,你们过来帮忙把他扶进房。”

声音一落,白羽和流影已经上前将他接了过去,扶着就近先往沐泽仙君隔壁的那处空房而去,将他放平在床上,两人也迅速退开看向顾七,流影沉默着抿着唇,而白羽则上前一步道:“七小姐,你帮主子看看吧!主子已经很久没出现这样的情况了,这次发作的时间来得太突然,我真有些担心。”

顾七走上前在床边坐下,将轩辕睿泽的手握住,沉静的面容带着担忧,她摇了摇头:“我没办法,他不是中毒,也不是生病,这样的状况我根本没法治疗。”

“那怎么办?若是任由主子这样躺着,会不会出事?”看着床上的主子,白羽恨不得能替他受过,然,眼下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看着床上躺着的轩辕睿泽,顾七深吸了口气,缓声道:“你们先出去吧!我在这里看着。”

闻言,白羽和流影相视一眼,应了一声后便起身走出外面,到外面去守着。

床上的他,身体如同一个火球般烫人,她握着他的手掌心也如同握着一块烧红的铁块一样,可,她没有放开手,因为她的心在不安,在心慌,就仿佛,这一放开就再也抓不住他一般。

而与此同时,仙门此时也可以说是乱成一团,一个个惊慌不安,尤其是那些实力突然下降的那些弟子们,更是备受打击心情激愤,哪怕有峰主在安抚着他们也无法平息他们此时心中的不安与激愤。

也不知是谁说开的头,竟将矛头都指向了顾七,因为他们都知道那解药是顾七配制出来的,别的弟子没事,只有他们这些服用了解药的弟子实力才突然下降,此事说与顾七没有关系,打死他们也不信。

“快都回去,围在这里成何体统!”一位峰主沉声喝着,见众人要闹起来,脸色也不太好看。

“不给我们个交待我们不回去!叫顾七出来!叫她出来告诉我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别的弟子都没事,偏偏我们这些吃了她所配制的解药的才出事,不是说她配药很厉害吗?那就让她出面来解决我们现在的问题!”

“就是,我们修炼了那么多年的实力这样不明不白的没了,这换成谁也不可能就这么算了!让顾七出来!”

“让顾七出来!”

“让顾七出来!”

一个个弟子气愤能当的喊着,因为自己的实力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跌到炼气期,那是修仙入门级别的弟子修为啊!他们可是内门弟子,本身都有着不俗的修为,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叫他们如何能接受?

“大家静一静!”一身黑色衣袍的赵天磊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冷冽的气息,震摄众人的实力修为,一出现便让原本气愤的怒喊着的众人静了下来。

虽然宁阳真君去吩咐人封锁消息并没在这里,但,有他的大徒弟赵天磊在,那威摄力也是叫众名弟子不敢多说一句话,也不敢再吵闹半分,因为赵天磊是仙门弟子中的第一人,对素里他们都对他很是敬重,此时见他出来说话,便也都静下来。

一双蕴含威压的黑眸扫过众名弟子,将他们脸上的表情一一收入眼中,赵天磊顿了顿,才沉着声音道:“都是仙门的弟子,如今出了这事情,我们要做的不是吵闹,而是想办法解决,找出问题所在。”

他的声音一顿,低沉而冰冷的声音再度传出:“你们的实力跌至入门期,这一点我可以肯定绝对不关顾七的事,因为她没有那个必要,也没有那个动机去费这个手段。”

“赵师兄,你凭什么那样相信顾七?如果说不是她,那为何出事的只有我们这些服了她解药的人?”一名弟子大声的问着,似乎觉得他的话无法令他信服。

赵天磊的目光冷冷的朝那名弟子扫去,声音冰冷而不带一丝感情:“若是她要你们的命,又何必为你们配出解药?若是她要你们的命,就是你们的实力没有跌至入门时期,一起上也不是她一个人的对手!”

他的话,把顾七推得很高,同时也清楚的告诉众人,顾七,没有那个动机做出这样的事来,而且也告诉他们,如果她真的想要对付他们,那么,哪怕是他们巅峰时期的实力一起对付顾七他们也不是顾七的对手。

这样的话,让那些弟子们一个个沉默了,一个个抿着唇,压下心中的怒火与不安。他们不知顾七是否真的有赵师兄说的那样厉害,但他们知道他说的有一点没错,如果顾七真的要他们的性命,想要对付他们,那么当时就不会给他们调配出解药了,眼下的他们保住了性命,却跌了修为,可这样的事情若不是她做的,又会是谁?又会是谁在背后这样算计着?

一些头脑清明的人已经从赵天磊的话中想到了这后面的阴谋,同时也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思量着眼下的这个情况。

见众人都沉默着,没再说话,人群中,白灵唇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看了那一身黑衣的赵天磊一眼,慢慢的低下了头,掩去眼中一闪而过的诡异光芒。

一番威摄之后,赵天磊缓了缓冰冷的面容,沉声道:“都散了吧!先回去调息好好休息,这事,我师傅已经命人在查了,若是有结果会马上告诉大家的。”

听到他这么说,众人也觉得有理,眼下他们因修为的突跌而有些气息不稳,此时是应该回去好好调息再作打算。于是,三五成群的各自散开。

一旁的两位峰主见状也轻松了口气,目光赞赏的看了赵天磊一眼,果然是长江后浪推长浪啊!若非他的这等强硬而冷冽的气魄震摄住了那些弟子,只怕事情还没查清楚华山就已经先内乱了。

待众名弟子都散开后,赵天磊这才来到那两位峰主的面前拱手行了一礼:“两位峰主,我师傅说还得请两位多留心一下门内的弟子。”他这话说得隐晦,但两人却都听得明白。

“嗯,我们知道的,你告诉你师傅,不用担心。”两位峰主点了点头应了下来。华山仙门有事,他们又如何能独善其身?虽不知是什么人在背后布下阴谋,但,他们相信只要上下齐心一定可以揪出那背后之人,守护好华山仙门的!

“是。”赵天磊应了一声,这才转身离开。

在山峰之上,顾七在房中陪了轩辕睿泽一会后,见他的身体还是那个样子,而且只有越来越热的趋势,那胸前的印记也越发的浮现,身上隐隐有着一层光芒浮动着,心下担忧,却又不知如何解决眼前的情况,只好走出外面静静。

“你们俩守着,不要让人进去。”出了房门,她便对那守在门外的白羽和流影说着。

“是。”两人应了一声,虽想进去看,但也还是忍住了。与其去里面看着主子受苦,还不如守在这里好。

在院中静站了一会的顾七,看着那漆黑的夜空,就感觉自己此时的心情跟这夜空是一样的,不见半点星辰与光芒,心头有些压抑,就像有什么压着一般,连喘息都觉得困难。

先是她师傅昏迷,现在又是轩辕睿泽,这两人一个是她的师傅,一个是她所爱的男人,看着他们没有意识的躺在床上,她这心里又何尝会好受?

再加上那背后的一只黑手在仙门中布局,让人如同置身迷雾之中,拨不开眼前的困境,寻不到解决的方法。

静立了良久,深吸了口气再缓缓呼出,她这才转身走进她师傅所在房间。先前因轩辕睿泽也昏迷着戊中慌乱不安,她也不敢给她师傅随便下针,眼下缓了一会,情绪总算平静一下,倒是可以进去看看她师傅怎么样。

然,当她进了房,一踏入里间时,忽的感觉有些不对劲,脚下步伐一顿,清眸中闪过一丝疑惑。这房中的温度是怎么一回事?如果说轩辕睿泽所在的房中温度偏高那还说得过去,因为那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热气。

可这边房中的温度怎么也这般不寻常?心下疑惑着,她迈着脚步来到里间,这一到里面一看,沉静的脸上却是不由的露出愕然的神色。

只见,平躺在床上的他身上隐隐的也弥漫着一股与轩辕睿泽一模一样的气息,那股气息如同热气蒸发而起的气焰,似乎将他体内的热气都蒸发出来,而最是令她愕然的是在她师傅那似弥漫着云雾一般飘渺的面容当中,似乎隐隐的有什么在跃动着……

“怎么会这样?这一模一样的气息是怎么一回事?”她喃喃的低语着,怔怔的看着床上的人,似乎无法明白眼前的这一幕到底是因为什么?

------题外话------

今天出门回来晚了……只写了这么多,囧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