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1 风云起!万更!精彩!

见他还真有此打算,顾七不禁笑道:“你急什么?我们又不差这么个形式,行了,等会我去问问爹爹和黑木姨的意见后,就找老爷子他们准备,至于小逸,他跟他师傅去修炼好像也不在宗门里,这会去也是接不到他的,不过可以派人传个信给碧儿,让她到时见了小逸跟他一起过来。”

一旁的白羽见他们聊得高兴,便也笑着下去给他们张罗一些吃食。

凤凌天见他们两人还真聊起亲事来,一边喝着茶,一边晃着杯,不时的叹息着,一副好不幽怨的模样。

接下来的日子可以说是喜乐融融,因为顾浩天和黑木傲霜两人皆对对方有意,因此,这门亲事一拍即合,黑木家上下更是一个个欢喜的嫁娶的东西,挑选着黄道吉日,最后的挑好的嫁娶之日即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那一日,算算时间,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

而这一日,顾七正在院中陪着顾浩天和黑木傲霜聊天,轩辕睿泽和凤凌天两人则在下棋,这两人从最初的看不顺眼到现在把过招的法儿变成了对弈,每天都要下他个几盘,挫挫对方的锐气。不得不说,两人的棋艺都不错,有时轩辕睿泽赢,有时也会是凤凌天赢。

“黑木姨,当初离开顾家时我就有个念头,终有一天要建立一个属性我们自己的顾家,只不过过来这边后事情一直很多,意外也不断,我爹爹也是最近才恢复过来,因此,这件事便一直搁着,不过,我也并不是没准备的,虽然家族并未成立,但却随时可以成形,只待到时你们过去便可以了。”

顾七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这个念头她早就有了,如今她爹爹身体恢复过来,实力也渐渐提升,她知道,家族建成无须多久便可落定了。

听到顾七的话,黑木傲霜看向旁边的顾浩天,见此,顾浩天便笑道:“当初离开顾家时小七就跟我说过,只不过后来出了一连的意外,其实这样也好,在这边稳定下来,相信不用几年我们顾家便会在这大陆上闻名。”

黑木傲霜笑着点了点头:“嗯,我相信,确实是有这个能力。”无论是顾七还是顾浩天,他们都有这个能力,更何况,还有她黑木家作为娘家,一般的势力谁敢轻易动弹他们?

“小七,那你可有选定地方?打算将顾家安在哪里呢?”黑木傲霜问着。

闻言,顾七笑了笑,将自己早就定下的计划说了出来:“黑木姨,就在药师公会总部所在的那处城中,那里地段繁华,而且也是一座大城,我们顾家在那里扎根最合适不过了,药师公会的会长和龚老跟我也有些交情,他们也会看着点我们,让一些势力不敢随意打我们的主意。”

黑木傲霜点了点头:“嗯,你觉得不错的,那一定是好的。”

见他们都没意见,顾七便将她在那里留下的人,以及如何联系他们都跟两人说了一下。

也在这时,管家来到院门口处,看了院中的众人一眼,连忙上前,来到顾七的身边道:“七小姐,外面有位姓赵的公子找你。”

“姓赵的?”顾七一怔,想到应该是赵天磊,心下奇怪他怎么会来这里找她了?便对几人说了一声:“我出去看看。”声音一落,随着管家往外走去。

轩辕睿泽抬眸,朝顾七离开的身影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继续落在眼前的棋盘中。

拿着棋子的凤凌天摇着头叹道:“哎,阿七就是阿七,连到了这里都有人追来,这桃花真是比我还要旺啊!”说着,凤眼一挑,朝轩辕睿泽睨了一眼,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道:“你有没感觉到危机感?”

轩辕睿泽懒得理他,拿起一颗棋子落下,沉声道:“你输了。”

一听这话,凤凌天一怔,连忙低头一看,这一看,脸色顿时一黑:“怎么这么快?你不会偷换子了吧?”

而前面,当顾七在管家的带领下来到大厅中时,便见一身黑衣的赵天磊端坐在里面喝着茶,此时见她进来,紧抿着的唇一动,却没开口,而是先起身迎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顾七走了进去,示意道:“坐。”

再度落座的赵天磊微拧着眉头,看了她一眼,微顿了一下,这才道:“这次来找你是有件事要告诉你。”

见他脸色凝重,顾七挑了挑眉:“不会又是仙门的事吧?我不是调配出解药解了众人身上的毒了吗?”

“嗯,那解药很好,弟子们也都逐渐恢复过来。”

“既然这样,还有什么问题?要知道,我这可是才回来没多久。”她可不想那么快又回仙门去,难得她爹爹眼下恢复了正常,她还想着多陪陪他呢!

赵天磊沉默了半响,才道:“是你师傅,他受伤了。”

闻言,顾七眉头皱了起来,有些不太相信:“我师傅?不能吧?他的实力深不可测,谁有那个能力可以伤得到他?”然,心下却有些打鼓,能让赵天磊从仙门找到这里来,难道是伤得很重?

“我师傅一直在查仙门出事的原因,而就在几日前的夜里,有人悄然潜入华山内阁意图盗取仙门至宝被门主发现,门主虽服了解药,但身上毕竟有伤尚未恢复,与那人过招时被打伤,因动静大引来众人,那人招招狠厉拼着同归于尽的念头想要杀了门主,你师傅为了护住门主被击了一掌。”

说到这,赵天磊脸色沉了下来,道:“那一掌当场让你师傅吐出一口鲜血,你师傅强撑着杀了那人,最后也陷入昏迷,而我们让药峰的药师以及炼丹师们为你师傅探脉治疗,他们皆没办法,无奈,只能来寻你回去。”

听赵天磊说完,顾七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清眸中带着思索,想盗仙门至宝?华山中有什么至宝吗?能将她师傅打伤,那又会是什么人?这片大陆也没听说过有实力多强大的强者,是隐世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不知为何,她觉得从秘境之中的事情开始,就仿佛在暗处有一双黑手在控制着这冥冥中的一切,仿佛所有的事情都被算计在其中,这种感觉,真的让人十分不爽。

沉默半响,她站了起来,道:“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跟我爹爹说一声,马上跟你回去。”

“嗯。”赵天磊点了下头,目送着她往外走去。

来到后院,见几人都在那里,还不等她开口,便听她爹爹笑着道:“小七回来了?你那朋友呢?怎么没带他进来坐坐?”

走上前,她来到顾浩天的身边停下,道:“爹爹,我师傅出了事,我得回去看看,现在就得走,我过来跟你们说一声。”

听到她的话,那边下棋的两人也朝这边看来:“现在就走?很紧急?”轩辕睿泽问着。

“嗯。”她点了点头:“赵师兄说我师傅昏迷着,我想,若不是伤得很严重他也不会过来找我。”

闻言,顾浩天一怔,继而沉声道:“既然这样,那你就回去吧!路上要小心一点,不用担心我,我刚才跟你黑木姨商量着,过两天便去你说的那里看看,先把府邸建起来。”

“有黑木姨陪你一起去,我也放心。”她笑着点了下头,看向轩辕睿泽,问:“你要跟我爹爹一起去吗?”

轩辕睿泽摇了摇头:“不,我跟你一起去华山看看吧!最近几个仙门相继出事,我不放心你一人回去。”

听到他们的话,凤凌天也道:“阿七,我也跟你去看看吧!”

顾七深深的看了凤凌天一眼:“你就别跟我去华山了,要是你真的有时间,我倒是想请你帮个忙。”

“哦?难得你请我帮忙,说吧!什么事?”他凤眸一挑,邪肆的一笑。

“药师公会总部所在的那处城镇,我想请你帮忙把顾家落实了,到时去了那边也有落脚的地方,我知道你的势力门路都很广,如果再加上你的话,相信不用多久那里便会再多一个顾家出来。”

听完顾七的话,凤凌天笑出声来:“哈哈,我还想着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个,没问题,既然是你的请求,我自会帮你办得妥妥当当的,你就放心回华山去吧!”

“嗯,那就拜托你了。”她笑着道谢着,与轩辕睿泽一同跟她爹爹和黑木姨道别,又让他们跟老爷子他们说一声,两人便先回了院子,叫上了白羽和流影,以及带上了赤虎,便往前面大厅而去。

来到前院,赵天磊已经站在那外面等着,她唤了他一声后,便直接唤出飞剑御剑而行,往华山而去。

如果说前阵子折损大半弟子让华山元气大伤,那现在门主受伤未恢复,坐镇华山的沐泽仙君也重伤昏迷,对华山来说这更是一个重大的打击,让华山上下都陷入了一股前所未有的低谷时期。

沐泽仙君不仅是华山的一位强者,更是众人心中的主心骨,因为不仅是仙门中的哪一位峰主,或是仙门中的哪一个弟子都清楚的明白只要沐泽仙君在,那么,他们华山内外都会很安稳,没有一个仙门和家族会对一个有强者坐镇的仙门出手,但如今,他们却遇到了从未遇见过的问题。

是谁潜入华山?这背后又是谁在操控着一切?他们华山布下阵法和结界对方还能轻易进入,这样一来,就连他们自以为安全的安全都是不存在的,内心的彷惶与不安让仙门的弟子们连修炼也无法静下心来,因为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又会有人悄然潜入华山,什么时候他们又会被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毒杀害。

此时,华山仙门中

因担心昏迷着的沐泽仙君被人杀害,因此门主和几位峰主直接把他安顿在门主所在的山头中,日夜都有两位峰主和门主照看着,除了他们之外,其他人皆不能靠近沐泽仙君半步。

苏绫姗也被宁阳真君叫到这里帮忙,只不过,她的任务是看守住院落,不让闲杂人等进入半步。

房中,看着床上的沐泽仙君脸色越来越差,气息越来越弱,门主和两位峰主心下皆担忧不已。

“怎么办?情况好像越来越严重了,我真怕沐泽仙君无法支撑到顾七回来。”宁阳真君担忧的说着,不时的叹着气。

门主轻叹一声,面带忧色的道:“仅有的三颗续命丹都给他服下了,只是没想到那毒那样的厉害,三颗续命丹也撑不住多久就失效了,眼下也没有什么丹药可以压住他体内的毒,我也怕他撑不到顾七回来啊!”

“眼下也不敢乱给沐泽仙君服用其他药物,就怕他体内的毒相冲而让他性命更是垂危,只盼顾七能快点回来就好了。”看着气息渐弱的沐泽仙君,药峰峰主无声的叹息着,枉他为药峰峰主,真正出了事情他却什么也帮不上,连人也救不了,真的让他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很无用?要不然,怎么真正需要他救命时,他却救不了?

“都怪我,以他的实力,若不是为了替我挡那一下也不会被人所伤。”门主自责的摇了摇头:“若他真的有个什么事,我一辈子也不会心安。”

几人正说着话,就听外面传来苏绫姗欣喜的声音,顿时一怔,脸上也溢出惊喜来:“是不是顾七回来了?快,快去看看!”

外面,赵天磊带着顾七和轩辕睿泽几人走了进来,跟苏绫姗打了声招呼后,几人便往里面走去,正好碰上了从里面出来的门主和两位峰主。

“顾七,你可算回来了!你若再不回来,我都不知该怎么办了!”宁阳真君一见到顾七,欣喜的迎上前来:“快快快,去看看你师傅,他的气息越发的弱了。”

听到这话,顾七的脸色一沉,点了下头,迈着步伐跟着他们一道往里面走去。来到房中里间,看到那躺在床上的人时,心不由一抽,眉头也隐隐皱了起来,她快步上前:“师傅?师傅?”唤了两声也不见他有反应,当下伸出手搭上了他的脉博,越探,脸色越是难看。

掀开他身上盖着的被子,解开他的衣服,当看到他胸前的那一个紫黑色的掌印时,脸色大变:“五毒掌!”

“什么是五毒掌?”药峰峰主不明所以的问,他的目光落在沐泽仙君胸前的那个紫黑色的掌印上,眉头紧皱,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真不知沐泽仙君能否撑得过去。

顾七抿着唇,沉着脸,声音冰冷的道:“我曾在一本书中见过,有的人为常年以血喂毒物,让自己掌中生毒,而这些毒最少五种以上,当手掌击出时,那些毒就会伴着手掌进入人的身体,直达五脏六腑取人性命!”

“他是用体内的气息护住了自己的心脉,以及你们给他服用了续命丹,否则,活不到这一刻。”声音一落,她无声轻叹着,清幽的目光中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意,心头也莫名的有些慌乱,有些不安,有些揪疼。

她伸出手,将他的衣服拢上穿好,为他盖上被子,这才走出外面。

见她沉默的走出外面,众人相视了一眼,便也跟着出了外面,来到院中,门主深吸了口气,道:“顾七,你师傅的伤如何?需要什么样的灵药你跟我们说,无论是多珍贵的我们都一定会想办法弄来,只要、只要能救活他!”

她面色沉静,目光幽深而清冷的落在天空之处,听到身后的声音,她并没有回头,只是缓声道:“门主无需说这些,只要能救,我断然不会不救,让我想想吧!也许,能想到办法。”声音一落,她迈步走出了院子,走出了门主的山峰。

身后的众人静立着,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缓步离开。其实谁都知道沐泽仙君的这伤不容易治疗,一则是震伤五脏六腑,二则是毒素内扩,想要治疗,又谈何容易?

轩辕睿泽朝顾七离开的身影看了一眼,便走回屋中,而这时,门主他们才想起跟着顾七和赵天磊一起来的几人,便看向赵天磊,问:“这几位是?”目光,落在了轩辕睿泽的身上。

见门主问话,赵天磊朝轩辕睿泽看了一眼,道:“顾师妹的未婚夫,轩辕睿泽,那边两位是他的属下。”

“哦!原来如此。”门主点了点头,就见轩辕睿泽往屋中走去,一时怔愣,正想说些什么,就听旁边的药峰峰主道:“无须担心,这位轩辕公子前些日子与顾七在药峰中停留过,我也是见过的。”

屋中,轩辕睿泽来到床边,看着那昏迷着的沐泽仙君,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从踏入这里开始,他的心就在不安着,似乎有什么未知的事情即将发生一般,而他的不安来源,皆来自于这个躺在床上的沐泽仙君。

目光定定的看着他那飘渺虚无的脸,他可以肯定,在那飘渺的迷雾后面他的容颜是清晰可见的,只是,为何当人的目光落在他的容颜上时,越是想要看清,越是无法看清?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他与这个沐泽仙君有些什么牵连,那种感觉很奇妙,让他说不上来。

伸出手,他注入灵息探向他的脉博,可就在那一瞬间,仿佛有什么吸力在吸着他一样,令他心头猛然一震,迅速的缩回了手,本能的退后一步与他保持距离。

白羽和流影就站在他的身后,见到他的异样,便疑惑的问着:“主子,怎么了?”

赵天磊也站在不远处,也看到他在伸出手探向沐泽仙君的脉博时那巨大的反应,目光探究的看着他,却只看到他微变的脸色,心正疑惑,正想问怎么了?就见他已经迈步大步的往外走去。

白羽的流影两人见了,相视一眼,也迅速跟上。

而另一边,往山下走去的顾七步伐缓步的走在仙门之中,从她身边经过的弟子在见到她后纷纷行礼恭敬的唤了一声,而她的脑海中,此时想着的则是如何治好她师傅的伤,更在想着为何她的心会慌?会不安?

“顾师姐?”

一个声音传入她的耳中,她抬眸看去,见不远处走来的一名女弟子正小跑着过来。

“顾师姐,是我,白灵。”她来到她的面前停下脚步,柔声道:“我听说沐泽仙君的事了,顾师姐,你不要太担心,沐泽仙君一定会没事的。”

“嗯。”顾七点了下头,迈着脚步继续往前走着同,并没怎么去理会她。

看着顾七离去的身影,后面的白灵露出一抹让人看不透的笑意,只停顿了一会,便也转身离开。

当轩辕睿泽寻来时,就见顾七在一处树下,她闭着眼睛背靠着树身,似在闭目养神,又似在静思,只是眉头微微皱着,让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抚平她的眉头。

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微皱着的眉头也因他的轻抚而松开,她顺势倚入了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的淡淡清香,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心,也跟着渐渐的平静下来。

“怎么了?”轩辕睿泽一手搂着她的肩,任由她靠着,微低头,只见她神情恍惚,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不知怎么的,有些不安,也有些心慌。”她缓声说着,神情带着一丝的疲倦,倚在他的怀里,她再度合上了眼。

“是担心你师傅?”想到先前他探向沐泽仙君的手脉时的那种诡异的感觉,轩辕睿泽幽深的眸光掠过一抹暗光。

“应该是吧!”她也不是很明白心中的那感觉到底是什么。

“你没把握治好他吗?”

这一回,顾七没开口,只是伸出手环抱住他的腰。

见此,轩辕睿泽也没再开口,只是静静的拥着她,静静的陪在她的身边。直到,良久之后,感觉到怀中之人似乎睡了过去,他不由微微扬起唇角,伸手点了她的睡穴,再将她抱起,迈步往青云峰走去。

当顾七一觉睡醒,已经是次日的早晨了,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似乎是想起什么一般,猛的从床上跃了起来,正准备翻身下床时,才发现床的外边睡着轩辕睿泽。

“醒了?”轩辕睿泽也睁开了眼睛,俊颜含笑的看着她。

顾七抓着他的手急急的问:“我上次给你的那颗九转金丹还在不?”

轩辕睿泽微微一笑,取下了腰间挂着的那枚金丹:“在这里。”说着,放在她的手心之中。

握着手中的金丹,顾七也露出笑意来,道:“等过段时间,我再炼制一枚给你。”

“好。”他点头应着,看着她脸上的笑颜,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

“不过,这枚九转金丹可以治疗内伤是不错,但那毒却不容易解。”想到她所看到的那个五毒掌印,她的眉头又皱了皱。

轩辕睿泽没说话,只是看着她,因为他知道她有办法,只不过那个办法却是……

顾七抿着唇,目光微动,沉默半响,才道:“我们先去看看我师傅吧!”

“嗯。”他应了一声,起身拥过她在她的额头处落下一吻后,便下了床穿衣洗漱。

顾七则在床上坐了一会,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好半响才起身穿衣,洗漱好,两人一同往门主的山峰走去。

来到那山峰中的院中,见门主和两位峰主以及赵天磊和苏绫姗皆在,向门主和两位几位峰主行了一礼后,顾七便走进房中,众人见状,也跟着走了进去。

“顾七,可是想到办法了?”宁阳真君开口问着,语气中有着一丝的期待。

“我有一枚九转金丹可以治好我师傅的受损的五脏六腑,至于他身上的毒,等九转金丹发挥了药效后我用银针试试。”说话间,她来到床边将床上的人扶了起来,捏碎了那枚从轩辕睿泽那里拿来的九转金丹。

一旁的药峰峰主一见那捏碎后的九转金丹,眼睛顿时不可思议的睁大,因心情的激动而脸色涨红,想说话,又怕打扰到她为沐泽仙君治疗,只能硬生生的憋着。

门主也是见多识广的人,此时看到顾七手中的那枚九转金丹时也是面露震惊之色。九道灵息的丹药,浓郁的药香味,纯粹的灵力气息,而且,这枚丹药还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难怪被她称为九转金丹。

她是怎么弄来的这拥有九道灵息的九转金丹?难道,这也是她炼制的?她以前接触过炼丹?品阶还那样高?越发想着,越发觉得顾七身上神秘不已。

众人都看着她的动作,只见她在扶起沐泽仙君后,将那枚丹药递到他的嘴边,微捏着他的口张开后将那枚丹药喂了进去,而后又拿出一个小瓶,将那小瓶中的灵液喂入他的口中,这才扶着他躺平。

“这药要多久才能发挥作用?”宁阳真君问着。他也看出了那枚丹药的不凡,因此,更是想知多久的时间可以见效?

“我师傅体内有毒,无法以灵息助药效发挥,只能让那枚丹药的药效在他的身体里散开,要修复过来,估计最快也要到今晚才能见到效果。”她说着,站起身来,又继续道:“不过不用担心,吃了九转金丹就算无法解开他的毒,他也只会昏迷着,不会死的,你们都回去休息一下吧!这里就由我来照看着就行。”

听到她的话,众人微松了口气,不会断气就好,只要不会断气,就总有治愈的机会。有她在这里照看着门主和两位峰主心下也放下。门主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先回去,晚点再过来。”便也让两位峰主回去休息一下,毕竟这些天精神一直高度紧绷也有些疲惫,也应该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而药峰峰主则站着没动,他脸色涨红,目光发亮的看着顾七,先是恭敬的向她行了一礼,这才激动的问:“顾七,你那枚金丹也是你炼制的吗?那枚金丹居然是九道灵息,而且还是散发着金光的,你到底是怎么炼制出来的?你的炼丹师品阶到底到了什么样的级别?”

宁阳真君见状,伸手将药峰峰主给拉着出去,一边对顾七呵呵笑着:“你别理他,他就是一个药痴,沐泽仙君这里就麻烦你们照看着了,我们先回去。”说着,便一道将药峰峰主给拖走了。

“你们也去休息一下吧!”她看向赵天磊和苏绫姗两人:“这里有我们就行了。”

“也好,那我们先回去了,晚点再过来。”苏绫姗点了点头,先一步离开。

赵天磊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便道:“我就在外面休息,有事叫我。”说着,便转身往外走去。

待他们离开,轩辕睿泽便与顾七一同在院中的桌边坐下,白羽和流影则守在院中。

“放心吧!服了九转金丹就是阎王也取不走他的命。”

闻言,顾七看了他一眼,露出一抹笑意来:“你就对我这般有信心?也许,说那些话连我自己也没什么把握。”

“九转金丹的效果怎么样,我们以前就知道了不是吗?更何况,你是谁?你可是顾七,只要你想,这世间又有什么事可以难得倒你?”

顾七摇了摇头,失笑道:“行了,行了,你就不要再说了,这会幸亏是没别人,要不然还指不定别人怎么想呢!”与他说了会话,心情也跟着放松了下来,脸上也带上了一抹柔和的笑意。

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这阵子本想着可以好好陪陪你的,倒没想到事情一大堆,反倒让你陪着我在这路上来回奔波,泽,谢谢你,谢谢你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总能在我的身边,谢谢你包容我的一切,对我这么好。”

“傻瓜。”

低沉的声音带着宠溺的笑意,那声音中特有的磁性就如一根羽毛抚过心头,让人心头泛起一阵酥痒。深情而温柔的目光对上她泛着柔情的清眸,性感的唇角勾起一抹愉悦而满足的笑容,他伸出一手将她拥住,搂入怀中:“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嘿,流影,你看主子跟七小姐多好。”白羽笑眯着眼看着那相拥着的两人,主子和七小姐经历那么多的事情,终于要修成正果了,他相信,只要七小姐的师傅醒过来,主子和七小姐也应该差不多可以把婚事给办了。

流影虽然板着一张面瘫一样的脸,但此时看到那两拥着的两人时,脸上的神色也柔和了几分。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还能在一起,他们之间有多不容易,他们这些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人看得最是清楚。

然而,这一刻的宁静温馨却不是永远的,就在傍晚时分,顾七和轩辕睿泽正要进屋看看她师傅时,就见宁阳真君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

“不好了!顾七!顾七!不好了!出事了!出大事了!”

一脚已经迈进房门的两人听到后面那惊慌失措的声音后,相视一眼,皆收回了迈出的脚步,转身往回看去,当见到宁阳真君一手提着衣袍飞一般的掠来时,顾七不由问:“宁阳真君,何事惊慌?”眼角瞥见赵天磊也在他师傅进来后紧随了进来。

“出事了!顾七,前些日子服用解药的那些弟子们修为突然都降到了炼气期!就连几位峰主的实力也降到了筑基初阶,还有、还有门主,门主的实力也、也……”

突如其来的巨变让宁阳真君心头惊慌不已,实力下降那是何种的可怕!而且,这些人当中还包括仙门的门主和几位峰主,这样一来,对华山仙门会造成什么巨大的影响与后果那是可想而知的,也正因为这样,他没了以往的稳重淡定,因为这突然的巨变实在是太让人措手不及了,就是他也不知应该如何处理眼下的这种状况。

“突然实力下降?”顾七皱了下眉头,目光直视着宁阳真君,声音带着几分的冷意与不悦:“真君的话说得我不太明白,什么叫前些日子服用解药的都实力下降?难道真君以为我会动手脚让仙门的弟子和门主们实力下降不成?”

一旁的轩辕睿泽听到那宁阳真君的话后脸色也沉了下来,浑身的气息也因他的脸色沉下而释放而出,威压逼人,气势让人心惊。

赵天磊见状连忙上前:“师傅,事情没弄清楚莫要乱说,顾七不是那种人。”

宁阳真君也知自己的话让他们误会了,当下连忙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出事的皆是那些服了解药的弟子,我是在想会不会是什么人动了手脚。”他面带愁容,道:“我刚去了门主那里禀报这事,也是才发现门主因实力下降身体虚脱正在调息,门主可是华山的支柱,实力对于修仙者而言有多重要你们也是知道的,如今连门主也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是担心,担心消息一旦传出,到时只怕华山将要败落了!”

这话,他说得极为严重,却也让几人明白他的顾虑和担忧不是没有道理,在这以实力为尊的世界,一旦仙门没有可以威摄众人的强者存在,那么这个仙门也将会被人欺,被人践踏,无法立足于修仙仙门之中。

顾七看了面带愁容的宁阳真君一眼,缓了缓神色,问:“可有找出原因所在?我可以肯定的告诉真君,我配制出来的解药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药峰的人在查,只是,我怕药峰的峰主也查不出原因来。”宁阳真君叹了一声,皱着眉头焦虑不安,隐隐感觉是要出大事了。

见他是真的慌了心神,顾七心下一叹,道:“既然如此,真君就应该在消息还没见传出外面之前尽快封锁消息,等找到原因之后再想办法解决。”

“对!我是乱了心神了,我马上去办!”经顾七提醒,他终是想起眼下要办的事情,门主的实力也下降,那就只能由他去处理这件事,当下对身边的赵天磊道:“快,随为师来!”说着,便匆匆往外而去。

赵天磊朝顾七两人点了下头后,便紧随他师傅离开,他也要去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好端端的就会出了这样的事情?

看着他们离开,一直沉默着的轩辕睿泽皱着眉头,沉声道:“我感觉这里面有一个巨大的阴谋,就不知这阴谋是冲着华山而来,还是冲着你而来。”

听着轩辕睿泽的话,顾七也沉思着,抬头看着夕阳西下的天空,缓声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想,很快就会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

“嗯!”

突然之间,站在顾七身连忙的轩辕睿泽脸色一变,一手捂上了胸口处,脸色随着变得苍白,额头上也紧跟着渗出了冷汗,步伐更是踉跄了一步险些跌倒。

“泽?怎么了?”顾七心一惊,扶住他的同时也察觉到他身体的不正常,那滚烫的热度,以及他脸色的苍白和痛苦,还有他那捂在胸前的手,皆让她生出一股心慌来。

“主子!”白羽和流影见状也担忧的上前。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轩辕睿泽便说不出一句话来,他的脸色白得不见血色,脸上的痛苦之色是那样的让人揪心,他一手捂着胸口,一手紧握着顾七的手,蕴含着痛苦的目光望着顾七:“阿七,我……”话还没说出,整个人便昏了过去,身体的重量也随着朝顾七压去。

“泽!”

轩辕睿泽昏迷前的最后一丝意识,是听到顾七的那一声惊慌而不安的惊呼声,他多想睁开眼睛看着她,告诉她,不要担心,他会没事的……

然,黑暗袭来,整个人的意识也随着消失……

------题外话------

啦啦啦,是不是一口气卡着不上不下?哈哈,我也一样,写到最后一个字的落下,我也感觉一口气卡在喉咙上不来……我心澎湃啊啊啊,接下来要怎么办?我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快把票票砸过来,稳稳我激动的心,至于明天,想不想再看到万更?用你们的热情告诉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