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0 恢复,亲事

两人四目相对,皆无言,屋中静悄悄的一片,只有两人的呼吸声细细传出,悄然间,似有暧昧的气息弥漫在这屋中,而两人却似不自知,只是定定的看着对方。

许是因顾浩天的目光太过灼热柔情,黑木傲霜脸上悄然浮上两朵红云,神情闪过一丝不自在的微别开眼,起身站起,问:“你醒了?可有感觉身体不舒服?”她的声音听着似平静无波,然,心下的忐忑与紧张却只有她自己知道。

顾浪翻天定定的看着她,看着她脸上浮起的那一抹红晕,看着她神色中的不自在,看到了握着的手泄露出来的紧张与忐忑,他目光泛过柔情,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来:“醒了,你辛苦了。”

短短的几个字包含了太多的情感在里面,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带着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他的目光暗藏凌厉与威仪,不同以往的呆愣憨厚,他的笑容也少了以往的傻气,多了一股稳重的气息。

黑木傲霜静静的看着他,看着他因清醒过来气息的变化,他整个人皆因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威仪的气息而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明明是一起相处了大半年的人,而此时看着却叫她有些陌生,但,她知道,这才是真正的他,是那个以威严自恃,以严谨自律的顾浩天。

只是,她从不知道,他在看着她时也会有那样柔和的目光,那目光灼热而温柔,看得她心慌意乱不知所措。

“我、我去叫小七过来。”她匆匆说着,逃一般似的出了屋子,一出屋子,她不由轻呼出口气再深吸了口气,努力的让自己慌乱的心平静下来,回头朝屋中看去,美眸微动,下一刻,便移步往顾七所在的院子走去。

因顾七回来的原因,赤虎也跟着回到了她的身边,这几天,就是赤虎一直守着她的院子,就是凤凌天想要靠近也没能靠近半分。

顾七一般都睡到辰时尾才起来的,因此,当黑木傲霜来敲门时,她正在屋中睡着未醒,也是在听到是她的声音后这才起床穿衣,开门的同时也打了个哈欠:“黑木姨,这么早可是有什么事?”眼角一瞥,赤虎则蹲坐在房门的一边。

“小七,你爹爹醒了,你快随我去看看。”

“啊?我爹爹醒了?”顾七眼睛一亮,睡意顿消。见黑木傲霜脸上的欣喜神情,她当下道:“黑木姨你等等,我洗个脸马上跟你过去。”说着,再度入内,不消一会便再次走了出来,吩咐赤虎留下守着屋子,便与黑木傲霜一同往院中而去。

一路走着,顾七一边问着:“黑木姨,我爹爹精神怎么样?醒来可有说什么?”

“他……他精神看着不错,也说话了,好像是恢复过来了。”想到先前顾浩天的话以及他看她的眼神,心头不由扑通扑通的乱跳着,此时又觉得欣喜,又有些赧然,因为她刚才居然是逃着出来的。

“哦?那定是好了!”顾七听了越发欣喜,脚步也越发的轻快,不消一会,便来到了院中,而这时,正见穿戴整齐的顾浩天从里面走了出来。

“小七。”顾浩天抬头就见她进来,不由露出一抹慈爱而宠溺的笑容。

“爹爹!”顾七欣喜的唤了一声,整个人扑了上去将他抱住:“爹爹,你终于恢复过来了是不是?你终于恢复过来了是不是?”她的爹爹啊!宠她爱她的爹爹啊!她曾一度因没保护好他让他受了那么多苦而自责,如今见他清醒过来,心中的开心自是言语无法表达。

“爹爹能恢复,都是小七的功劳,小七真的是长大了啊!”他紧紧的拥着她,拍了拍她的头,心中感慨万千。

想到他刚醒过来,当下顾七连忙退开,扶着他道:“爹爹,你快坐下,我再给你探探脉,看看身体是否已经无事了。”

顾浩天笑着点点头,来到桌边坐下,把手伸着给他女儿把脉,而目光则带着笑意的望着黑木傲霜。

被他瞧得有些不知所措,黑木傲霜便移开了眼,对身后的婢女道:“去准备点粥食之类的东西过来。”

“是。”婢女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嗯,确实是真的好了,身体各方面都没出现什么问题,这样我就放心了。”顾七笑着收回手,心头的一块大石终是落了下来。

说完话,也没听见反应,不由抬头一看,却见自个儿的老爹正目光灼灼带着柔情的看着黑木姨,心下不禁一笑,伸出手在他的面前挥了挥:“爹爹,回神啦!”

回过神来的顾浩天看着神色带着戏谑的女儿,不由老脸一红,一手握拳置于口边,轻咳了两声:“咳咳!”

“看来,咱们要不了多久就该办喜事了呀!”她笑盈盈的说着,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的打量着,看着他们两人的神色,只觉得十分的好笑。

这两人居然都带着点不好意思,呵呵,她还是第一次在她老爹脸上看到那样的神情。黑木姨是个好女人,若是她跟她老爹在一起,那以后她就不用总担心着她老爹了。

“我让人准备了粥食,我去看看好了没。”黑木傲霜被说得脸上赧红,一句话落下后便匆匆出了院子。

“呵呵,爹爹你看,黑木姨害羞了。”她朝他眨了眨眼,脸上尽是打趣的神情。

顾浩天失笑的摇了摇头,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你啊!”

“爹爹,你现在恢复过来了,有什么打算没?”她收起玩笑之色,正色的看着他问着。

“小七,我记得你曾说过还有个弟弟叫风逸?他……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你跟我细说一下吧!”顾浩天最先想到的便是顾七以前告诉过他关于风逸的事情,他还有个儿子,这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

“小逸啊!他是个很让人心疼的孩子,当初是这样的……”她一点点的将当初的事情细细的跟他说明。

当顾浩天从她的口中听到关于顾风逸的事情后,双手无法克制的紧拧成拧,目光透着愤怒与腥红,剧烈起伏着的胸口可以看出他在多努力压制心中的愤怒以及恨意,只是,他并未开口说一句话,只是紧紧的抿着唇,目光阴沉而可怕。

那是他的儿子!身上流着跟他一样鲜血的儿子!可这么多年来他却不知他的存在,不知他竟过着那样可怕而凄惨的日子,而这一切,竟还是那个女人一手造成的!

她是孩子的母亲啊!她就算再怎么狠心,可怎么能那样对待自己的孩子?

见他愤怒难掩恨意的模样,顾七握住了他的手,缓声道:“爹爹,你无需愤怒,那个女人以及她的家族都已经因此而付出惨痛的代价,现在,小逸也已经好好的了,而且还拜了那灵德道人为师,我也找到了可以医治他眼睛的药物,只要他跟他师傅修炼回来,我们一家就可以团聚了。”

听到她的话,顾浩天深吸了口气平复着心情,看着面前的女儿,点了点头:“我知道,那样的女人根本不值得我去记恨,更不配有人记起她。”

闻言,顾七这才笑了起来,眼角瞥见黑木傲霜身后跟着两名端着吃食的婢女进来,便起身迎了上去,来到她的身边笑道:“黑木姨,你陪我爹爹吃早点吧!我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说着,不由分的把她拉到她爹爹的身边按着坐下,这才扬了扬手迈着轻快的脚步往外走去。

黑木傲霜看了面前的顾浩天一眼,见婢女将吃食摆放在桌上,便道:“我让人熬了粥,你吃点吧!”说着,便帮他舀了一碗。

“你陪我一起吃吧!”顾浩天笑了笑,也动手给她舀了一碗。

她抬起美眸看了他一眼,露出一抹笑容:“嗯。”

另一边,顾七离开后,便将她爹爹已经恢复过来的消息告诉了黑木家的众人,而后才来到轩辕睿泽的院子,只不过,一进院子就见一身红衣的凤凌天从树上跃了下来。

“阿七,你是来找我的吗?”凤凌天朝她抛了个媚眼,笑得妖娆而多情。

见是他,顾七微微一笑,缓步走上前去,道:“你怎么这么早起了?”

“不早起,我又怎么能在这里遇见阿七呢!”他笑了笑,与她一同走到桌边,红色衣袍一拂便在桌边坐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笑道:“我听见府里的下人都在说你爹爹恢复过来了?”她确实是本事不小,连疯疯颠颠的人都能治好,还有什么是她做不了的?

“嗯,我正想过来告诉你们,倒没想到你消息这般灵通。”她一笑,见轩辕睿泽还没想床,便也在桌边坐下,见他顺手给她倒了杯茶,便问:“前些天你说睿泽险些把你的老窝给端了,怎么?你不用善后?”

一听这话,他顿时幽怨的看着她:“阿七,我还想着你就真的不过问一下呢!我们好歹也有着深厚的交情,你家男人那样野蛮你也蛮不管管,我就纳闷了,你怎么就看上那么小心眼的男人了呢?你是不知道,他那夜也不知发什么疯,居然把我的人都给伤了,害得我底下的人半个月没得接生意,损失那就不用提了,最可恶的是,他忌妒我的绝代风华,竟趁我不注意时把我揍得鼻青脸肿不敢出门。”

“噗嗤!”

顾七忍不住的笑喷了,可以想像凤凌天这妖孽顶着一张猪头脸时的模样是有多好笑。收了收嘴角的笑意后,她微挑着眉笑问:“所以,你就特意跑来这里嗝应他?”

他扬起唇角邪肆一笑,勾魂的凤眸带着魅惑的眸光:“当然,最主要的一点是阿七也在这里。”

“七小姐!”

白羽面带笑容的从后面走了出来。而在这时,房门也嘎吱一声打开,一身白衣仿若谪仙的轩辕睿泽迈着脚步走出,深邃的目光落在顾七的脸上:“来了?”

“嗯。”顾七笑着点了下头,应了白羽,也应了轩辕睿泽。

“我爹爹醒过来了,也恢复得不错。”她看着轩辕睿泽说着。她爹爹能恢复过来,可以说他出了很大的力,若非他找到的那黑曜灵石也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好。

“嗯,恢复了就好。”轩辕睿泽点了点头,来到她的旁边坐下。

白羽笑着走过来帮他倒了杯茶水,问:“主子,七小姐,凤公子,你们可要吃些早点?我去吩咐人备些过来。”

“阿七吃了吗?”轩辕睿泽看向身边的顾七。

“还没呢!本来想着留在院中陪我爹爹吃的,不过,呵呵,我把机会留给黑木姨了。”她笑盈盈的说着,脸上尽是愉悦的神色。

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把玩着手中茶杯的凤凌天听了,抬眸看了顾七一眼,笑道:“看来,这是喜事将近啊!黑木姨跟顾老爹倒也般配,两人若是成亲,我定要讨杯喜酒喝。”

“这是当然的,反正他们俩也是心悦着对方,我找个时间跟我爹爹和黑木姨谈谈,如果他们没意见就可以择日成亲了。”说着,顾七眸光一转,想到了她弟弟:“到时一定得把小逸接来才行。”

喝了口茶水的轩辕睿泽听着,深邃的目光中划过一抹亮光,他转头看着身边面带兴奋与期待的顾七,唇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阿七,我们的也一道办了如何?”

顾七一听,顿时笑着瞪了他一眼:“这哪行?爹爹是长辈,自然得他们的婚礼行了,我们怎么能跟他们一道,你莫乱来。”其实,对他们眼下实力级别而言,寿元就有数百年,根本不用担心亲事的问题,毕竟他们有的是时间,而且,他们两人也就只差一个形式,她希望,把一切都处理好了,在他们的亲朋好友众人的见证下举办他们的婚礼。

然,轩辕睿泽却是觉得他这主意不错,低笑道:“怎么会不行?这叫双喜临门,嗯,眼下就差个小舅子了,你说他是在太乙宗门是吧?我派人去接他过来。”

------题外话------

我如果说,明天万字更你们会不会很兴奋?哈哈,快来给我打气加油,票票神马的砸过来,这儿接着呢,嘿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