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37 吃醋

次日,顾七拿着调好的药物,却是有些犯难。这些药有没效果还得找个人试一下,可,找谁?

“阿七,你怎么了?”一身白衣的沐泽缓步走来,他的步伐轻盈而飘逸,仿佛脚并没有踩在地上的一般,走起路来给人一种不沾尘烟的感觉。

“师傅?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看到是他,顾七有些诧异,毕竟这才一大早,轩辕睿泽都还在睡着没起呢!他却来了。

“在青云峰上也是闲着,便过来看看,你手上的是调出来的药吗?”

他看着眼前的她,语气温和而带着淡淡的笑意,如同春风般轻柔,似有一股魔力轻轻的抚平人心头的燥动。昨夜他静坐了一夜,说是冥修却无法静下心来,神识也一直在注意着她是否回去休息,然,昨夜她并没有回青云峰的竹屋休息,而他也一夜无眠,早早便起来。

无法理解自己的这种行为是因为什么,因为,在他这么多年的修行岁月里这样的事情是不曾出现过的。

顾七并不知他心中所想,此时听到他的话便点了点头:“嗯,是研制出来的,不过还没试过,并不知药效如何,我正在为这试药的事情纠结着。”毕竟,这药若是不能用,试药的那人也许就会因服错了解药而身亡,这一点,容不得她马虎。

闻言,沐泽微微一笑:“原来是因为这个,你在这里等为师一下,为师去去就来。”说着,便转身往另一边走去,也不知跟药峰的峰主说了什么,不多时,便走了回来。

“走吧!”他唤着她,自己先一步往后山走去。

她匆匆交待了一名弟子,让他在轩辕睿泽醒来后跟他说一声她出去一趟,便快步跟了上去,问了一声:“师傅,去哪?”

“为师带你去试药。”走在前方的他步伐轻盈而飘逸,那脚下的步伐看似踏在地上,却又好像只踏着轻风而行,那一身白衣,无论何时都是那样的洁白,圣洁。

见他带她往后山而去,又说是去试药,顾七一下便想到了他的用意,快步跟上,与他并肩走着,惊喜的问:“师傅,你有门中弟子所中的那些药?”

“那是事后药峰峰主从一些树叶上采收下来的。”看着她跟在他的身边,抬着头看着她,那脸上惊喜的神情让他的心情也不由的跃过一丝的愉悦。

“太好了,这样到林中抓些野兽来做实验就可以了。”因心下欣喜,一时间也没注意脚下的石头,一个踩空整个人也随着扑向前方。

“小心。”旁边的沐泽伸手环住了她的腰,将她搂至身边稳住了脚步,温声道:“这山路有石头,你要多看脚下,免得踩空摔倒了。”

被他这样搂着腰,又贴着他的怀抱,属性他身上的那股淡淡的竹香让她心头微动,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一片,眼底掠过一丝尴尬,正想退开,那环在她腰间的手已经自然而然的收了回去。

“阿七,你是不是不舒服?脸怎么那么红?”不懂凡尘情爱的沐泽扶她站稳后,见她脸颊泛红,神情又有些走神,便以为她是不舒服:“是不是昨夜研制解药没休息好?”

“呵呵。”她干笑着,心头跳动有些慌,脸色由红变得有些苍白,因为她不知道为何每次靠近她师傅都会有心跳加速的状况出现,她可以很清楚的明白自己爱着的人是轩辕睿泽,可、可怎么跟她师傅靠近时,总会在她师傅的身上感觉到跟轩辕睿泽一样的气息与感觉?

“我没事,师傅,我们走吧!”她说着,率先迈步往前走去,那逃一样的身影让后面的沐泽看了很是不解。

“阿七这是怎么了?”沐泽低喃着,摇了摇头,只当她是孩子多变,也没再多想,迈步跟着往前走去。

药峰的小院里,轩辕睿泽一身白衣的走出屋子,黑瞳扫了周围一眼,不见顾七的身影,便唤道:“流影。”

“主子。”一身黑衣的流影不知从何处闪出,出现在轩辕睿泽的身后。

“阿七呢?”

“七小姐拿着研制出来的药物去后山试药,去了有一个多时辰了。”流影站在他的后面,恭敬的禀报着。

“自己去的?”

“是七小姐的师傅与她一道去的。”

“嗯。”轩辕睿泽点了下头,走到桌边坐下,这时,从外面走来的白羽笑着端着茶水放在桌上:“主子醒了,这是我刚去煮的茶水,主子喝杯醒醒神。”

轩辕睿泽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便放下,手指无意识的在桌面上轻敲着,目光一片幽深,也不知在想着什么,直到,听到身边的白羽欣喜的唤了一声。

“七小姐,你回来啦!那药试得怎么样?”

正想着事情的轩辕睿泽回过神来,朝来人看去,这一看,那黑瞳更是幽深一片,眼底掠过的那一丝光芒快得让人无法察觉,他的目光落在顾七身边的沐泽身上,而后别开了眼看向顾七。

“回来了,总算熬了一夜没白费,那药度着可以用。”她面带笑容的走上前,来到轩辕睿泽的面前,道:“你起来了?反正也是闲着,怎么不多睡会?”

闻言,轩辕睿泽唇角微扬,黑瞳带着柔情的看着她:“你怎么起了也不叫我?要去后山试药,我也可以陪你去。”这话听着有些酸溜溜的味道,他自己没察觉,旁的几人除了沐泽之外,也都抿嘴笑了起来。

“有我陪阿七去,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沐泽本着是一番好意,想着告诉他有他看着顾七她是不会有意外什么的,然而,这样一番好意的话落在其他人的耳中,却觉得有些诡异,皆不由自主的朝他看去,似乎在奇怪着,这人不食人间烟火也就罢了,难道,连世间男女情爱的事情他也不懂?

顾七轻咳了一声,脸上有些尴尬。她师傅这话还真是不说比说好啊!

一旁的沐泽并不知自己的话有何不对,也不知自己的话听在别人的耳中有什么别样的意味,而是在看到顾七轻咳了两声,那脸色也没怎么好看,便想起她先前在去后山时的样子,于是,温声道:“阿七,你是不是不舒服?要是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一下,这剩下的事情可以交给药峰的人去处理。”

轩辕睿泽瞥了沐泽一眼,脸色也有些黑沉,浑身的冰冷气息更是有些渗人。他站起身,霸道的伸手环住了顾七的腰,占有式的将她搂在怀里,道:“你把药方给他们留下,让他们捣弄去,我陪你回竹屋休息会。”

“好。”顾七点了下头,拿出她研制出来的那些药物的单子递给她师傅:“这些不用炼制,只需要十几种药材调制在一起便成,这里面我注明了比例,师傅拿给药峰的人按着这个比例配药就可以。”

“嗯。”沐泽应了一声,伸出手接过那一张药单,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见轩辕睿泽搂着顾七已经大步离开,看得他微愣,似乎是不知那轩辕睿泽为何生了怒一样。

青云峰中,竹林里

看着脸色微沉,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男子,顾七忍不住轻笑出声:“你干嘛呢!”她用手肘撞了撞他的腹部,眼中尽是笑意,似乎,很乐于看见他吃醋的样子。

“我忽然觉得你拜师那沐泽为师是个错误的决定。”他的声音低沉中带着恼怒,想到当初自己还一脸的赞成。

“想什么呢你!他是我师傅,师傅懂不?”她知道在他们的心目中有一种观念就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傅,就是一个长辈般的存在,因此,真不应该生出那样的念想。

“知道他是你师傅,要不然……”

“要不然如何?你还想打上一场不成?”她忍俊不住的笑出声来:“你也别多想了,我师傅他一直潜心修行,对人情世故以及俗世的一些东西都不了解,他说那些话也只是担心我而已。”

轩辕睿泽抿着唇,隔了半响才道:“既然那解药已经研制出来,我们明天下山吧!”

“这么急?”

他侧头过来看她,沉着声音,语气硬硼硼的道:“你不也说了,留这里也没什么事?”

“呵呵,也行,那晚上我跟师傅说一声,明天我们便下山,去黑木家看我爹爹。”

听到她这么说,他的脸色才缓了缓,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来:“嗯,如此,甚好。”

闻言,顾七嘴角抽了一下,傲娇又爱吃醋的男人呐!可偏偏,她就爱这样的他。

药峰的峰主听到研制出解毒,兴奋得马上让几个炼丹师动手配药。因不敢马虎,马上便动手准备着一些要用的药材。

当傍晚时分,沐泽回到青云峰时,见他们坐在他的屋外等着他,还不待他走近,便听到顾七的声音传来。

“师傅,你回来啦!”

他走上前去,见他们几人都在,便将目光落在顾七的身上,温声问:“阿七,有事吗?”

“师傅,我明天要下山一趟,去看我爹爹。”

“你要下山?”听到这话,他有些诧异,平静而幽深的眸光朝那一直紧搂着顾七的轩辕睿泽瞥了一眼,思索了下,便点了点头:“嗯,既然你要下山,那便去吧!如今门主他们所中的毒解药你也配制出来了,剩下的事情宁阳真君他们会处理的。”他的声音顿了一下,又叮嘱道:“到了外面,万事小心,切莫与人争强斗胜。”

听到这话,顾七忍不住笑了起来:“师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怎么会去跟人争强斗胜呢!你就不用担心我了,过一段时间,我会再回来的。”

闻言,沐泽也露出一抹笑意来:“好。”

“那师傅好好休息,我们先回去了。”她说着,便与轩辕睿泽一同往竹屋走去。

次日清晨,顾七跟她师傅辞行后,便去了赵天磊和苏绫姗两人那里,跟他们说了她要下山的事情后便往山下而去,在那山下,早一步出来的轩辕睿泽几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本以为会在仙门再呆一段时间,没想到事情解决得比想象中的快,再加上轩辕睿泽又有些吃醋,最后便只有提前出来,往黑木家而去。

与轩辕睿泽他们一道离开的顾七并不知道,就在她走后,仙门中一场阴谋正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进行着……

两日后,顾七与轩辕睿泽几人来到一处城镇中,白羽先一步往城中而去,找到可以入住的客栈后便又迅速回来。

“主子,七小姐,前面约两百米的地方有一处客栈,周围也有数家酒楼,我进去看了下,那家客栈的环境还不错,后面有独立的小院可以入住。”

“嗯,那就那一家吧!”轩辕睿泽应了一声,看向身边的人:“阿七,饿了没?”

“早饿了,这一路只吃了一些果子,连饭菜都没怎么吃哪能不饿。”

闻言,轩辕睿泽唇角一勾:“那我们到了前面便先叫点东西吃。”

几人相偕着来到那处客栈,只看了一眼,并没进去,只是让白羽去将后面的独立小院订下,便搂着顾七往其中一家酒楼的二楼走去。

在二楼临窗处坐下,叫了几道招牌菜和一壶酒。在上了两道菜后,轩辕睿泽给顾七倒了杯酒,一边边道:“先吃点菜再喝酒,要不然空腹喝酒很伤胃的。”说着,拿起筷子给她夹了几块肉放在她面前的碗里。

“好。”顾七笑应了一声,不客气的夹起便吃,也不忘给他也夹了一些:“你也吃,别光看着啊!”

“嗯。”轩辕睿泽应了一声,唇角微勾,似乎很是愉悦,只不过,当他正欲夹起碗里的肉时,忽的一抹红色的身影正迈着悠哉的步伐一步三扭腰的从楼梯口走了上来。

“阿七!这么久没见,可有想我啊?”

一身红衣散发着妖孽气息的凤凌天缓步而来,红袍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半敞而开的衣襟露出了那性感而诱人的胸膛,一双勾人的凤眼此时正噙着笑意的朝她眨了眨眼,全然无视了那坐在顾七对面一身白衣脸色难看的轩辕睿泽。

------题外话------

看来,美人们都不想我太累啊,哈哈,不过,还是得求票,有票的砸过来啊,我需要动力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