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36 月下对饮

见顾七怔愣的模样,白羽不由的咧嘴一笑:“糟了,这事应该主子跟你说才对,却让我一时没忍住给说了,主子知道了不知会不会骂我。”

顾七回过神来微微一笑,并没有开口,只是将目光落在手中的书籍上,一页页的翻着,脑海中却在想着轩辕睿泽。

这边,两人各在面前的纸上记下找到的药材相生相克的东西,而那一边,轩辕睿泽和沐泽两人一盘接着一盘的下着棋,时间倒也在不知不觉中过去。

“呼!终于找齐了,接下来就是试着配药了。”顾七轻呼出口气站了起来,拿着她和白羽各写下的两张纸,看了看上面的东西,道:“白羽,你陪我去药峰配药吧!可以还有要你帮忙的地方。”

“好。”白羽点了下头,也跟着站了起来,与她一同往外走去。

经过前面的竹屋,见里面的两人还在下棋,她不由摇了摇头,走了进去:“师傅,睿泽,你们还真下上瘾了不成?久坐也不行的,你们不起来走走?”

两人听到她的声音,皆不约而同的抬眸看去,轩辕睿泽深邃的黑瞳落在她的身上,眼底带着柔情,见她手上拿着两张纸,问:“阿七,你这是要去哪?”

“我和白羽找到了一些相生相克的药材,想着去药峰配药试一下。”她晃了晃手中的两张纸。

“阿七是找到办法了?”沐泽也开口问着,温和的声音带着平静,却又异常的好听。

听到从沐泽口中唤出的阿七两字,轩辕睿泽眸光微闪,朝对面坐着的人看去,飘渺的面容看不清,但他身上那股宁静安祥的气息却是真真如同仙人一般,仿佛不食人间烟火,那样的神圣,尊贵。

顾七摇了摇头:“也不知行不行得通的,我得试试才知道。”

“既然这样,仙君,我们这棋就下到这里吧!”轩辕睿泽开口说着,看着眼前的的沐泽仙君。

“也好。”沐泽点了下头,对他们道:“那你们便去吧!”

轩辕睿泽门起身,一拂衣袍走到顾七的身边,一手便自然而然的环上了她的腰,搂着她往外面走去。

坐着没动的沐泽看着轩辕睿泽环在顾七腰间的那只手,也不知在想什么,眉头不知不觉间微拧了起来,静静的看着他们离开,直到消失在竹林之外。

从青云峰下来往药峰走去,因两人亲密的举止让不少经过的弟子们都盯着上他们看,让顾七都觉得有种被当猴子围观的感觉,不由压低着声音对身边的人道:“仙门里人那么多,你不要总环着我的腰,要不然经过的弟子都一直盯着我们看呢!”

“这样才好,他们才知道阿七是名花有主的。”轩辕睿泽没有放开手,反而搂得更紧了,那霸道的言语直叫顾七哭笑不得,心中甜蜜,也只好由着他去。

“白羽说你给我找了黑曜灵石?长什么样的?拿出来我瞧瞧。”她的手肘撞了撞他,示意着。

轩辕睿泽唇角一勾,手心一翻,一块巴掌大的黑色石头便出现在他的掌心:“我也是听说这东西有用,才让人去找,呐,你收着。”手心一转,将那块黑曜灵石放在她的掌心之中。

“咦?”一拿在手,掌心传来的纯粹而浓郁的灵力气息直叫她诧异的挑起眉头,目光盯着手心的这块黑乎乎的石头看着,忽的想起似乎在哪里也曾见到过这样的石头,而且,似乎就被她收在空间。

“我好像也有一块这样的石头。”好半响,她才喃喃的说着。

旁边的轩辕睿泽听了挑了挑眉头:“你也有?哪里弄来的?”要知道,就这么一块黑石头可让他找了许久才找到的,她在这仙门之中,怎么也会有这东西?他敢说,就是这仙门的门主子不一定有这样的东西,能续筋脉,修灵根,可知这毫不起眼的一块黑石是多珍贵。

“嗯,应该是有,我有点印象,回头我找找看。”说着,她将那块黑曜灵石收了起来。

“对了,你那只丫丫呢?怎么这回没看见?”他记得它是一直跟在她身边的,而这一次也没看见它出来。

“前阵子我进界时险些出了意外,丫丫为了护住我,稳住我的心脉而陷入沉睡,估计会有好长一段时间无法醒来。”

听到知,轩辕睿泽皱了皱眉头,看着身边的她这样轻描淡写的说着那样的事情,但他知道,当时的情形一定很是危险,要不然以丫丫的实力也不会陷入沉睡中。

“没事就好。”他轻声低喃着,交待道:“以后进阶一定要小心,要找人给你护法,丹药之类的一定要备齐,不要出意外了。”

“嗯,我知道。”她点了下头,见他神色有些严肃,便笑道:“不用担心,我总是逢凶化吉,不是吗?”

见状,他勾了勾唇,没说话,心下暗暗的下决心,要多陪在她的身边,这样一来,就算是有什么事他也可以护着她。

两人在前面走着,后面落后三步之处是白羽与流影两人,看着前面的两人一路上低声耳语,举止亲密,他们心下也很是开心,脚步轻快的跟在他们的后面,进入了药峰。

“一号?你怎么又来了?”正与几名弟子在说话的九号一见到她,连忙迎了上来,当目光触及轩辕睿泽时,不由问:“这位是?”

“我未婚夫轩辕睿泽。”顾七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神情柔和的看了轩辕睿泽一眼,而后,转而对眼前的九号道:“给我腾出一块地方来,我要研制解药。”

一听她要研制解药,九号不敢怠慢,也顾不得打量轩辕睿泽,连忙道:“你们先到那边坐一下,我马上让人给你腾出一块地方来。”说着,迅速跑开了。

“我们到那边坐会吧!”她说了一声,带着他们往那桌边走去。

“顾七,你是不是应该也给我们介绍一下这几位?”苏绫姗笑着走了过后,后面一身黑衣的赵天磊也跟着走了过来,他的目光落在轩辕睿泽的身上,抿着唇,没开口。

听到声音回看去的顾七见是他们两人,诧异的道:“你们还在啊!我还以为你们应该去了呢!来,坐会。”

两人走上前,也在桌边坐下,苏绫姗暗自打量着轩辕睿泽,看到轩辕睿泽,终于知道为何能让顾七倾心了。这男人,单单是气势就绝非常人能比,就更别说他那几乎完美的面容以及那身气度了,这样的男人,可不是一般的大家世族就能养得出来的,也不知得多大的来头?

“他是轩辕睿泽,我夫婚夫,赵师兄是见过的了,这位是苏绫姗,同门师姐。”顾七笑着给几人简单的介绍着。

轩辕睿泽只是淡淡的点了下头,并没有说话。

而赵天磊则敛着眼眸端坐着,同样也没开口。倒是苏绫姗笑道:“我一直就好奇着什么样的男人能让你倾心,今天总算是见着了,眼光确实不错啊!”这样的男人,何止是不错啊了?赵师兄本来已经很出色了,可与他坐在一起,竟是显得那样的不起眼,估计,放眼这整个仙门之中,也只有沐泽仙君可以与眼前的人相提并论了。

听到这话,顾七轻笑出声,骄傲的道:“那当然,我的眼光能差到哪去?”

闻言,一旁的轩辕睿泽也不由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来,目光宠溺的落在顾七的身上,那眼中的柔情让苏绫姗见了也不由的暗暗咋舌。

一个浑身散发着冷冽气息的男子,一个这样尊华不凡的男子,居然会流露出那样温柔深情的目光,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一号,地方已经清理出来了,就在最后面的那一处炼丹房,那里是一处独立小院,我让周围的弟子都退开了,不会打扰到你。”九号小跑着过来,指着那较远的一处院子说着。

“嗯,既然好了,那我们过去看看。”顾七站了起来,对赵天磊和苏绫姗道:“我找了一些相生相克的药药,想着试配出解药来,我们就先过去了。”

“好,你去吧,我们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来了这么久,也该回师傅那里一趟了。”苏绫姗说着,也与赵天磊站了起来:“轩辕公子,请。”她拱手行了一礼,便转身往外走去。

“我走了。”赵天磊冷着声音说着,硬绷绷的声音听不出心情的起伏,只是在看了顾七一眼后,便迈步往外走去。

来到九号所说的那处院子,见里面的地方还挺宽,外面一些药材也十分齐全,又有长桌前摆放着。当下,便对轩辕睿泽道:“我先配药,你要是在这坐着觉得闷,就随便去走走,我这一忙起来也不知到何进的。”

“嗯,去吧!”轩辕睿泽点了下头,示意他先去配药。

见此,顾七唤过白羽,便往那长桌走去,先将纸上所记下的一些药材挑了出来,再一步步的进行研制,而这也正如顾七所言,一碰到药的事情,她一专注连时间过去多久也不知道……

不知是谁给他们点上了灯火照明,她甚至连抬头也没有,就专注着手中的药,在她的面前,上百份比例失败的药被放着,而她,从这些失败的比例当中再继续调着,调着合适的药量,生怕一个走神加多或者加少了,因此,专注得忘了时间,直到,耳边一个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传来。

“阿七,你累了这么久,休息会吧!”轩辕睿泽来到她的身边,见她这样专注的神情,知道自己若是不打断她,估计她能研究个一整夜。

别人弄个一整夜不睡他才懒得管,但阿七可不行,知道他这么拼命的配着药没休息,他就忍不住的疼。他的女人何须这样的劳累?看着她为这仙门的事情这般拼命的研究着解药,他只想把她带出仙门,让她好好的享受着生活,不再管这些破事。

但他也知道,她一定决定要做的事,哪怕是他也阻止不了。

“这么晚了?”顾七抬头,就见天空处的星星一闪一闪的,一时间愣了愣,她竟不知时间过得那样的快。

“嗯!好香,是什么味?”她忽的眼睛一亮,盯着身边的轩辕睿泽看着。

“呵呵,你这小馋猫,我就知道你定饿了。”他低笑着,伸手轻点了下她和额头,牵着她的手一步步的走向桌边:“这是我让你们仙门的弟子买来,又让人炒好的下酒菜。”带着她来到桌边,将她按坐在,自己也在她的旁边坐下,这才将桌面上盖着的东西拿开。

只见,桌面上有八道菜,皆是以灵肉为主。最抵挡不住美食诱惑的顾七看得眼睛一亮,拿起筷子便吃了起来,一块肉入口,顿时露出满足的神情:“好吃!”

“喜欢就多吃点,还有酒。”他说着,从空间中拿出一壶酒,又摆上了话两个酒杯,各倒上了一杯酒,酒壶放下后又给她夹了一块肉放在她面前的小盘子里让她慢慢吃。

两人许久不曾一起坐在月下喝酒了,此时在这仙门之中,简单的几道菜,再加两壶美酒,又有他坐在她的身边相伴着,这样的一幕简单而平凡,却是让她心头泛酸:“我听白羽说你如今在外面也算是威震一方的人物了,这回当真不会再突然就走掉了?”似乎每一回,他都是突然就走了。

一听这话,轩辕睿泽心头一叹,知道她心底的不安,便伸手轻轻将她拥入怀中:“不会了,我就留在你身边陪你,以后,就陪你一直历练,你进阶,我就给你护法,守护着你。”

“这可是你说的,你可得好好记得。”

他唇角微扬,低声道:“嗯,忘不了的。”

周围,只有他们两人在,白羽和流影早已经退至了十米外候着,将那一方小天地留给了他们两人独处。抬头是星空,一轮弯月还悬挂在那繁星当中,月色之下,两人相依相拥,低声细语,仿佛有着说不尽的话……

------题外话------

明天月票满五百五,万更哟,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