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35 碰面

听到她的话,轩辕睿泽这才唇角微勾,也是,以阿七如今的实力,又有丫丫跟着,岂是寻常人便能伤到她的?

几人一路上了青云峰,顾七带着他们避开了一些阵法,来到竹林,经过她师傅的竹院时,忽见里面有抹白色的身影在走动着,便对身边的轩辕睿泽道:“好像是我师傅回来了,我去看看。”说着,便移步往竹屋中走去。

轩辕睿泽负着手站在原地,看着周围的这片竹林,静待着她。而在他的身后白羽和流影笔直的站着,两人除了在进竹林里看了一下周围外,便没走开过,只是静静的跟在后面。

“师傅?”当顾七走进屋中,果真见那在煮茶的人正是他。

“阿七?”见到顾七,沐泽也有些意外,问:“你不是去了宁阳真君那吗?怎么这么快回来?”

“我在宁阳真君那里坐了一会,便打算回来研究一下解毒的方法,不过听到山脚下有人找我,我便到下脚下去了,刚上来,对了,赵师兄他们也去药峰了,师傅没见着他们吗?”

“没遇到,为师在你走后一会便回来了。”沐泽温声说着,迈步走近,问:“谁找你?”目光往外望去,视线落在了那站在竹林中的身影之上。

“是他?”见到轩辕睿泽,沐泽除了在眼底划过一抹诧异之后,便恢复了原本的平静淡然,这个男人他是知道的,似乎,与阿七是一对的。

“轩辕睿泽,师傅见过的。”顾七露出笑意来,说了一声,便来到外面挽着轩辕睿泽的手,将他带到她师傅的面前:“叫人啊!”她微拉了下他的衣袖,小声的说着。

因她的小动作而愉悦的勾起唇角的轩辕睿泽眼中溢上了柔情,微低头看了身边心爱的女子一眼,在对上她的目光后,这才抬眸看向眼前的沐泽仙君,微微点了下头,唤了一声:“仙君,又见面了。”

沐泽也朝他点了下头,便微侧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进。”

轩辕睿泽和顾七两人走了进去,而白羽和流影则站在外面,并没有进那竹屋。

来到屋里的榻上坐下,顾七看向沐泽,道:“师傅,他估计会在我们青云峰上住一段时间。”

闻言,沐泽看向轩辕睿泽,声音温和的道:“青云峰较为简朴,几位莫要嫌弃便好。”

“此处景色幽美怡人,更何况还有阿七在,倒是我们叨扰了仙君的清静。”轩辕睿泽缓声说着。他的声音低沉而带着磁性,不亢不卑,泰然自若,这份气度衬托得他越发的尊华稳重。

看着眼前的的沐泽仙君,轩辕睿泽暗自打量着,这不是他第一次见他,而他,仍是那一张飘渺而虚幻如同隔着一层云雾一样的面容,不是他没有五官容颜,而是,当看过之后,瞬间他们就会自动的将那副容颜忘记,这才是令他诧异的地方。

他在外面自是查过这个沐泽仙君,然而,得到的信息依然不能说出什么,他依旧是那样的神秘莫测。明明一身淡然平静的气息,但不知为什么,他就知道,此人深不可测,哪怕是现在的他,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数个仙门皆被重创,算起来,也就是华山的伤亡最轻,因为有这沐泽仙君坐镇仙门,连仙门门主都受伤败了下来,而他,依旧是一身白衣,身上不见半点伤痕,可见其实力有多强大。

一旁的顾七看向沐泽,问:“师傅,你这些天一直在药峰照看着门主他们,如今回来用不用先歇一歇?”

“无妨,难得有客来访,为师自要好生招待着。”他温和一笑,开始动手泡茶,那优雅的沏茶手艺以及他那身飘逸淡泊的气息,让他看起来如同一幅画一般,让人的心境也跟着平静下来。

“请。”茶水泡好,沐泽做了请的手势,自己也端起了一杯茶水。

轩辕睿泽点了下头,也端起茶水轻抿了一口,瞥见一旁的棋盘,便道:“仙君也好棋?不如,下一盘?”

“好。”沐泽应了一声,手中的茶杯也随着放下。

旁边的顾七见状,便将茶具推至一边,而后将那棋盘摆在两人的面前,将黑白棋子往中间一放。见,轩辕睿泽拿的是黑子,而她师傅拿的则是白子。

她一边为两人泡着茶,静坐一旁看着他们下棋。都说棋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心性,她坐在一旁看着,也觉得那话说得还真是一点也不错。

轩辕睿泽的棋风暗藏锋芒,步步紧逼,而她师傅的棋风却是以守为上,然而,她眼看着他的棋子被逼困死时,却又见他落在一颗棋子后,那几近死局的棋局又活了过来,让她看得惊讶不已。

一枚棋子便能让整个棋局复活,而且还能杀得轩辕睿泽一个措手不及,不得不说,她的这个师傅藏的真是很深。

也许第一盘棋原是为了消遣,然而,一盘棋下来,两人都多了几分的兴致,许是因为碰到了对手,一盘过后又再重新摆上,继续下着。

见此,顾七笑了笑,道:“你们下吧!我先回屋去。”说着,便下了榻,走出屋子。

“七小姐。”屋外白羽和流影一见她,便唤了一声。

“他们在下棋,你们可以随便走走,不必在这守着,这里平时都不会有人来的。”顾七说着,着步伐往自己的竹屋走去,未了,又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白羽和流影一上,笑道:“你们俩跟我来。”

两人相视一眼,朝里面在下棋的主子看了一眼,见他正专注的看着棋盘,便应了一声,跟着顾七而去。

“白羽你也精于医药,过来帮我的忙,至于流影,后面有一处屋子,原本是我的一个随侍住的,这些天她去了药峰帮忙,你把里面打扫一下,你们便可在那里住下。”边往竹屋走着,顾七一边交待着。

“是。”两人应了一声,一个跟在她的身后,一个则绕到后面去看了看那屋子,将那里面清扫干净。

进了屋,顾七走到桌前,拿出纸墨写下几个药名,而后拿出两本医书,将其中一本递给白羽:“帮我找找这上面的药,找到了将它们的药效以及相生相克的药物给我记下来。”

“好。”白羽捧着书,找了个地方坐下,看了那纸上的药名后,便翻开书查找着。

顾七也翻开一本查找着,只不过边翻着书边问:“你家主子到底在忙什么?这么久,在外面可捣弄出什么名堂来了?”

一听到这话,白羽忍不住笑了起来:“七小姐,你可有听说过修仙界被尊称为玉面煞神的人?”

“玉面煞神?没有。”她摇了摇头,看向他,面色带着一丝的古怪:“不会是你家主子吧?”

“七小姐与主子分别多时,自是不知主子的近况,而原先主子也怕七小姐担心,阎王殿中的事情也不没跟你多提起,其实,主子掌管阎王殿,被外界尊称为玉面煞神,在这修仙界已经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

“阎王殿?”顾七嘴角微抽,这算什么名字?

“嗯,没错,就是阎王殿,这殿中的势力是主子一手建立起来的,阎王殿里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而且,他们不仅战斗力出色,就连其他的能力也十分出色,如今阎王殿的势力遍布各地,要不然主子也不会那么快就收到华山出事的消息而赶来。”说起阎王殿,说起轩辕睿泽,白羽的言语与神态中都带着一股难以掩饰的自豪感。

想当初,主子虽说是被请走,但,那也是相当于被带走,而且事事受制,甚至他还一直担心会连累了七小姐,因此,他借用了那里的资源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同时也暗地里建立势力,最后,终是将那一股妄想控制他的势力清除。

那个说是主子父亲的男人,实力也是异常的恐怖,但终将也是败在了主子的手里,如今,已经成了一个废人一般的活着,已经再威胁不到主子以及主子所在意的七小姐。

听着白羽的话,顾七翻着书的动作也不由的顿住了,目光微怔。白羽虽没怎么明说轩辕睿泽当时的状况,但她知道,他一定是经历过不少的艰难才有的今日。

“对了七小姐,主子还找到了一块黑曜灵石,说黑曜灵石里的能量也许可以治疗你父亲的症状。”

“黑曜灵石?”她一怔,想了想,问:“那是什么东西?灵石吗?”

见她神情带着疑惑与不解,白羽也是一愣,问:“你不知道黑曜灵石?”

“没听说过。”她摇了摇头。

“我以为七小姐会知道的,其实,黑曜灵石也是灵石的一种,只不过,这种黑曜灵石却是极为少见,主子得到的那一块黑曜灵石是从一个灵石矿中找到的,据说,一百个灵石矿也未必能找出一块黑曜灵石,也正是因此,它才珍贵非常,我也是后来查阅才知道,那黑曜灵石有修复灵根和经脉的作用,主子知道七小姐挂心着你父亲,因此,这一次也带着那块黑曜灵石过来,就是想着先帮七小姐治好你父亲。”

听到白羽的话,顾七心下微怔,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知道,心头暖洋洋的一片,又有些酸涩,此时,只想紧紧的抱住轩辕睿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