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30 放手,万更

“嗯,就去那看看。”两人说着,便先一步往前走去,后面的赵天磊扫视了一下周围,没有跟两人同去,而是走到那被烧黑的大堂上方,那一处摆着卧榻的地方。

那里,原本是摆着卧榻的,不过如此被烧得什么也没有,只剩下那下方的一块长方形的石板,但,旁边却有着一个龙形石像。他走上前,盯着那石像看了看,伸出手,在那石板上敲敢敲,当响起的咚咚声时,他挑眉微微一挑。

“师兄,有没什么发现?我们去后面那里,里面的东西都烧没了。”苏绫姗看着那在敲着石板的赵天磊,随口问了一句。其实,后面都烧毁了,她倒没觉得这里面哪里还能有什么东西。

“这下面是空心的。”赵天磊回头看了两人一眼,示意她们过来。

一听这话,顾七两人便来到他的身边,也跟着敲了敲那石板,果然,下面传来的声音真的是空的。

“难道里面有什么宝贝?”苏绫姗眼睛微亮。

“这个应该有开关。”顾七的目光在周围一扫,视线与赵天磊一样落在那龙形的石像上,看了两人一眼后,这才在那石像上摸了一把,最后手停落在那龙口里面的珠子上,一按,那石板的机关打开,同时,也从周围射出了数道暗器。

赵天磊和苏绫姗两人迅速避开,身形一闪,落在顾七的身边,看着那地面上被那暗器射中后所发出的咝咝声。而顾七所在的地方,也许是因角度的问题,倒是没有暗器朝她射去,只待那两拔暗器射完,周围又恢复先前的寂静。

“还装了暗器,看来,那里面还真藏有好东西啊!”苏绫姗笑了笑,与他们一同上前。

只见,那石板之下竟是一个深约五米的地洞,里面有微弱的光线照亮着下方,而一旁则有一条绳子晃荡着垂在那里,见此,苏绫姗第一个顺着绳子往下而去,紧接着,顾七和赵天磊也跟着下去。

“奇怪,这里面还是一个小洞府,那妖妇怎么没让她底下的弟子进来这里面避难?反而让她们都活活的烧死?”苏绫姗疑惑的低语着,边看着这里面的环境。

顾七扫视了一眼,道:“这里应该是这妖宗的地下灵脉所在之地,也是那妖妇的秘密洞府,一般这样的地方没人会让其他人发现的。”目光一扫,落在前头架子上的东西上,不禁一笑:“看来,她的东西都收在这里了。”

“这些只是一些把玩的东西,派上用场的没几样。”苏绫姗看了看架子上的那些东西,都是一些珍宝,也就用来当摆设和卖钱,对他们而言,这些东西都没多大的用处。

“咦?这件流纱裙是件防御法器。”苏绫姗看着打开的盒子里那一套裙子,淡紫色的裙子泛着丝丝亮光,十分的好看。

赵天磊则看中了放在角落处的千年寒冰床,便对她们道:“我要这寒冰床,其他的归你们。”说着,抬手一挥,将那寒冰床收入空间中,打算弄回他的洞府摆放着。

“我就要这件裙子好了,顾七,其他的都归你吧!”苏绫姗本就出身世家,珍宝见过不少,因此,那些东西她都不看在眼里,至于其他的一些法器,她要了也没用。

听两人这么说,顾七笑了笑:“那我倒是拣大便宜了,这些东西拿去卖,可还是一笔不少的钱,既然你们都说归我,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说话间,她衣袖一挥,将这些东西都收入空间中。

因没逐一去看,倒也不知里面的东西都有什么,她也就只当都是一些珍玩,却不知,在这些东西里头,还真有几样好东西存在着。

“我们走吧!”把能拿的都拿完了,剩下不能拿的便是那生于地底下的灵脉,那东西,他们就是想拿也拿不了,也只能离开,将那石板再度关上,只不过,顾七在离开时,将那龙嘴里的那颗珠子拿了出来,顺手收进了空间。

当他们再度来到南海边境的海边时,看着那一望无际的大海,赵天磊和苏绫姗不由的皱起眉头:“这南海这么大,我们御剑飞行只怕是过不了,一般的船只也会经不起这海面上的风浪而翻沉,想要过海,看来还得从长计议。”

“不过就是一艘船,这又有何难?”

顾七一笑,在空间中找了找,一只巴掌大的船只便出现在她的手心上:“你们看,这是那妖妇的宝贝中的其中一样,我们可以坐这船过海,自是不用担心什么。”说话间,她将掌心上的船只往前一抛,随着意念的一动,原本巴掌大的小船便变成了一艘可容纳十几人的豪华大船。

“太好了!顾七,这船能飞吗?”苏绫姗看着眼前那艘透着金壁辉煌的船只,眼中满满的是惊喜。

“飞行应该不能吧!只能在水上行走。”飞?也许,找人把这只船升级应该就可以当空中飞行法嚣了。

几人正说着话,忽的,一抹紫色的身影踏着轻风掠过几人的眼前,飘然落于船只当中。

“紫阳真君?”苏绫姗诧异的看着那抹站在船中的身影,那浑身散发着强大威压的男子,不是那紫阳真君又是谁?只是,为何他会来到这里?还上了船?

顾七皱着眉头,盯着那紫阳真君没开口。

而一旁的赵天磊此时的目光则落在那紫阳真君的身上,在见到他正噙着几分笑意的笑看着顾七时,眉头也是一皱,当即开口,冷声问:“真君这是要去哪?”

“呵呵,本君外出游历,见你们在此便想着搭一搭顺风船。”他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收于身侧,脸上带着欠扁的笑意看着顾七:“顾七,好歹也是本君救的你,你怎么要走,也不跟本君说一声?”

“真君的相救之恩,我不是已经谢过了吗?怎么?真君莫不是还想挟恩求报不成?”她冷笑着,脸上神色不太好看。

“怎么会?本君也没说要你怎么报啊?不过,让本君搭一回顺风船难道你还不肯?”他在船中走了走,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十分悠哉的看着海面上的风景。

“看他的样子,是不想下来了。”苏绫姗心下不由一叹,怎么感觉这个叫紫阳真君的一点真君的模样也没有?试问,有哪个真君级别的人物会这样跟着他们几个小修士的?

“走吧!”顾七说了一声,便提气一跃,稳稳的落在船中。

苏绫姗和赵天磊相视一眼,便也跟着跃上船,待几人都在船中坐下后,随着顾七的意念一动,船只也以着飞一般的速度在海面上掠过。

因这艘船是法器,顾七也无须消耗灵力气息之类的,仅用意念便能控制。几人各自找位置坐着,一时间皆没说话。倒是紫阳真君搬来了一张矮方桌放在面前,自顾的从空间中取出一壶酒,又拿出几个杯子,倒了几杯酒,自己端起一杯,眼角一斜,看向顾七几人:“你们不来一杯?”

见几人坐着没动,也没开口,他不由低低笑了:“本君与你们又没过节,相反的,还帮过你们,怎么?连坐着喝酒说说闲话也不行?”

听到这话,几人神色皆是一动,确实,他与他们几人倒也没什么过节,这样不搭理他似乎也于理不合。

顾七起身来到那矮桌边盘膝坐下,赵天磊和苏绫姗也跟着在旁边坐下,四人正好围成一桌。

“那就多谢真君的酒了。”顾七举起手中的酒杯,道了声谢后,便轻抿了一口。

“你们这是打算回华山仙门?”抿了一口酒,紫阳真君的目光落在几人的身上,而他自己,侧往后斜靠着,散散懒懒的倚着船。

“嗯。”顾七应了一声,看着海面上涌动着的水,海水清澈见底,似乎隐隐的,还能看见有海鱼在游动。

苏绫姗也看见那下方的鱼了,顿时有些馋,便撞了撞身边的顾七:“你说,咱抓几条上来烤着吃怎么样?”

原本顾七就盯着那下面的鱼打着主意,这被她一说,当下便点头应道:“可以,反正在这海面上至少也得两三天的时间,抓几条上来烤填填肚子也行,反正我空间有不少用具。”

两人说干就干,起身便走到船尾去,顾七看着海中的鱼,想了想,便对苏绫姗道:“我往海里击一掌,到时那跳起来的鱼你就往船上抓。”

“好。”苏绫姗兴致勃勃的点了点头,卷起衣袖,准备接鱼。

船头处,紫阳真君和赵天磊则坐着喝酒,目光时而朝船尾的两人看去,当看到顾七凝聚灵力气息朝海面击出一掌时,因掌力的波动,海浪的涌动,整只船也因此而剧烈晃动一下。

“快接!”顾七一喊,同时也将那跃出海面的鱼往船中扫去。

苏绫姗看得惊喜,也连忙动手帮忙将那鱼往船中扫,只不过,抓上来的鱼并不多,只有三尾而已,但,看着那模样古怪的海鱼,她却怔了怔:“这是什么鱼?怎这般奇怪?跟我们平时烤的鱼不太一样。”

顾七回身一看,在看到那船板上的三尾鱼时也是一怔:“这是银鳕鱼?呵呵,这海中的鱼类看来可真不少,连这都有了,那正好,不用开火都有得吃。”

“嗯?什么意思?”苏绫姗不解的看着她。

“等会你就知道了,今天让你吃些跟以往不一样的,对了,你去让师兄用海水给我凝结些冰块出来,我有用。”

“好。”苏绫姗应了一声,往船头走去,跟赵天磊说了顾七的话后,不多时,便将他用海水凝结出的冰块拿到后面去。

此时,见顾七从空间中取出工具和薄小刀,再将其中的一尾鱼去皮剥骨,将鱼肉切成满满的一小片,而后用盘子将鱼肉装起,又在盘子的下方垫着冰块。她见了不由觉得新奇,问:“这样要怎么吃?”

“呐,你试试,沾沾那边的调料。”顾七下巴一抬,示意那放在一旁的调料。

苏绫姗半信半疑的试了一块,入口时的那股冰凉以及那股鲜美,让她眼睛一亮,当场赞出声:“这味道真鲜!我拿去给他们尝尝。”说着,便将一盘摆好的鱼片和调料拿到前头去。

顾七笑了笑,手脚麻利的将剩下的两条处理好,洗干净手后,便也端起两盘鱼肉到前面去。

此时的船因她意念的控制,行走得有些缓慢,但正是这样的缓慢,带给了他们的是悠哉与惬意,喝着小酒,吃着鱼生,吹着海风,欣赏着海景,连心情也不由跟着放松下来,一个个的脸上也都挂上了丝丝笑意。

海上的日落,很美。当他们几人看着太阳从海面落下后,天,也暗了,因此,顾七从空间中拿出了夜明珠,用纱网吊着挂在船上,瞬间照亮了整只船。

“晚上风比较大,都进来里面吧!”她在船舱中探出头来,对外面的几人说着。

听到她的话,紫阳真君率先起身,往里面走去,赵天磊和苏绫姗也跟着走了进去,船舱的位置还算宽,虽不能让几人都睡下,但是盘膝坐着倒是没问题。

夜色下,海浪汹涌,海风呼啸,船只也蛮随着海浪的涌动而晃荡着。船舱之中,顾七几人皆闭目养神,只有那紫阳真君靠着身后的船板,欣赏着对面闭着眼睛的顾七。

许是察觉到他那毫不掩饰的目光,顾七骤然睁开眼睛,清冷的目光带着几分的不悦:“真君夜中不睡盯着我做什么?”

看着她凌厉而清冷的目光,他轻叹了一声,道:“本君心有所忧,睡不着啊!”

“忧什么?”

“自然是我等的安危。”

就在他的话才一落下,猛的似有什么撞了他们的船一下,让里面的几人皆一晃,险些坐不稳。然,这一撞之后并没停下,而是从周围相继着再传来撞击的声音,一下比一下有力,如同要将船只掀翻一般。

赵天磊看了那紫阳真君一眼后,迅速往外而去,一手扶着船板往周围看去,当看到那露在海面上的东西时,脸色一沉,眼中浮上了几分凝重。

“怎么回事?”苏绫姗也跟着迅速出来,却在迈出船舱时船只又被撞击了一下,身子一晃,整个人失去重心的往海面倒去。

“小心!”赵天磊迅速伸出手拉住她,将她带回身边:“扶着船。”

“多谢师兄。”她轻呼出一口气,被那一撞吓了一跳。

听到外面的动静,船舱里的顾七也就知道怎么一回事了。她看着面前的紫阳真君,眉心微拧:“你早知道这海面不太平?”

“这南海的海面本就不太平,这是过往的修士都知道的,你们来的时候难道不知道?”他挑着眉,倒不见惊慌之色,只是心下有些诧异,他们几人是怎么来到这一带的?竟没经过这南海?

皱了皱眉,顾七起身来到外面,当看到那正攻击着船只的那些巨大的海鱼时,眉头拧得更紧了,她扶着船只思索着,没注意身后的紫阳真君也跟着出来,而且就站在她的身后。

“这些是南海海底的巨灵鱼,专门攻击到了海中央的船只,有不少的修士就是栽在这些巨灵鱼上面,因此,一般没有飞行法器的修士极少会横渡南海。”

低沉而带着散漫的声音传入顾七的耳中,那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朵,让她浑身一阵不舒服,本能的移开两步,却不料这时船只被猛然一撞,身子一斜,往边上倒去。

看到这一幕,赵天磊本能的伸出手想去扶住她,却不料,那紫阳真君的手更快,已经一把搂在她的腰间,将她带了回去。见此,他目光暗沉的扫了那紫阳真君一眼,正好对上了他朝他看来的目光,当下,他敛起心神,移开了视线。

“小心点,这若掉到海里去,可是会葬身鱼腹的。”扶在她腰间的手在她站稳后便松了开去。

顾七瞥了他一眼,抿着唇,没有开口,只是移着步伐退开了几步,来到苏绫姗的身边,半响,脑海中闪过一抹亮光,她当即道:“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苏绫姗看向她,诧异的问着。因他们在船上,而那些巨灵鱼又在海中,战斗起来也只会是海中的巨灵鱼占上风,再者,若是气流波动太大,他们的船只怕也会翻过去。

“用药。”说话间,她从空间中取出一瓶药,将那些药往海中洒去:“这些药可以让它们失去攻击性,药入水化开,但凡靠近船只的都会沉入海底。”

几人听她这么一说,便也借着船舱里透出来的光线注意着海面上的动静,果然,见她那药洒下不久,周围原本撞着船的地些巨灵鱼还真的一只只沉回水底,船只也终于恢复了平稳。

看着她这么容易的便解决了这个问题,紫阳真君黑眸中闪过一抹亮光,唇角噙着几分笑意的道:“本君还不知道,你竟有这样的本事。”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顾七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回,转身便入了船舱。

几人回到船舱中,船也在夜里继续往前行走着,原本以为这一夜就会风平浪静的过去,却不料,到了下半夜之时,突如其来掀起的海浪猛的拍打着船只,坐在里面的几人也因船只的剧烈晃动而东倒西歪的。

“啊!”苏绫姗痛呼了一声,整个人倒下的同时撞到了船板,想要再撑着坐起来,船又猛的乱晃,那种幅度的晃动,感觉连五脏六腑也跟着移了位,隐隐的胃间也有些不舒服,脸色也开始变得有些青白。

顾七朝苏绫姗看去,见她脸色难看,身子倒下后又撑不起来,便连忙半蹲着来到她的身边:“怎么样?还行吧?”

“船晃得厉害,我胃有些不舒服。”苏绫姗强忍着翻滚着的胃,一手捂着嘴,脸色越发的苍白。

“海面起风,掀起的海浪只怕一时半会不会过去。”赵天磊紧抓着船板,看着那漆黑天空下的海面,忽的,耳边听到汹涌的声音朝这边而来,不由眯了眯眼盯着,这一看,脸色一变:“顾七,快出来!”

“帮我照看着她。”顾七将晕船的苏绫姗交给那一旁的紫阳真君,而后迅速来到外面,扶着赵天磊,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一看,脸色也不由的一变。

那前面离他们不到百米的地方,一数十丈高的海浪正往他们这边而来,若是被那海浪拍下,整只船都得掀了过去。当下,她迅速道:“御剑飞行避过这海浪!我进去带绫姗出来!”说着,往船舱中钻去,扶起脸色苍白的苏绫姗同时对那紫阳真君道:“先离开船,我得把船收起来,否则,全都得掉进海里!”

见此,紫阳真君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跟着她一道出了船舱,抬头一看,果真见那骇人的海浪拍打着水花而来,当下挥手间抛出一物,人也跟着先一步跃了上去,而后对顾七几人道:“上来吧!”

那是一模形像展翅鸟儿的飞行法器,只知是法器,看不出其级别,但几人都知道,从这紫阳真君手中出来的东西,断然不会平凡。

“上去吧!”顾七扶着苏绫姗跃上那法器,赵天磊随后也跟着来,最后,顾七将那下方的船只一收,在他们往上飞高的同时,那巨大的海浪也一卷狠狠的拍了下来,轰隆一声,激起一大片的水花。

坐在飞行法器上,几人都没开口,只是看着下方,迎面吹来的风很大,吹刮得脸颊都有些生疼,而那飞行的速度,也是极快,同时也再一度印证了几人心下的想法。

他的这件法器,级别不低。

有紫阳真君的飞行法器,原本约三天的行程,最后提前了一半。当他们越过了南海,终于着陆时,最先松口气的是苏绫姗,她一下飞行法器便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一直提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她只在晕了一会船,后来上了那飞行法器后倒也没什么事,但,那紫阳真君跟顾七以及赵天磊三人的气息都不对,她坐在中间,就感觉被一股压抑的气息包围着,还真担心他们会弄出什么事情来。

于是,着陆喘了口气后,她便也笑着向那紫阳真君道谢:“这一路多谢紫阳真君了,接下来的路程,我们就不劳真君相送了,真君,你请吧!”她这话是明摆着让他离开的了,因为她感觉,这人若是再继续跟他们一道,迟早会打起来。

紫阳真君拂了拂衣袍,瞥了那走到一旁没看他的顾七一眼,唇角微勾,道:“顾七。”

“何事?”一旁的顾七神色淡漠的看了他一眼。

“你说,本君上华山仙门求娶你为双修伴侣,会不何?”他嘴角噙笑,声音虽然带着几分闲散,而那双黑眸中仔细一看,却能看出几分认真的神色。

他这话一出,赵天磊的眉头便皱在一起,紧抿着的唇以及身上的释放出来的寒气都在诉说着他的不悦。但,他没开口,因为他知道顾七早已心中有所爱,就算不用他说,顾七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他不悦的是,他堂堂一真君,竟有这样的心思。

“我很好奇,你为何看上了我?”顾七眉心微拧,实在是有些不解。她这一路也没给他好脸色看,他怎么就对她上心了?

听到这话,他一手抚着下巴思索了一会,道:“嗯,也许,是我们有缘吧!”

“就是有缘也只会是孽缘。”她看着他,声音清冷而认真:“紫阳真君,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也很感谢你这一路的帮助,不过,很抱歉,我已经心有所属。”

闻言,他挑了挑眉:“你看中的那人,莫非比本君还优秀?”

淡淡的睨了他一眼,她缓声道:“无论他在别人眼中是否优秀出众,在我眼里,他就是最出色的,谁也比不上。”

这平淡无奇的一句话,却莫名的在紫阳真君和赵天磊的心中投下了一抹涟漪,心头微震,竟因她所说的这句话而说不出一句话来,一时间静立无言,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半响,他仰天哈哈大笑:“好一个谁也比不上!顾七,不得不说,我真的很欣赏你。”黑眸噙着笑意的看着她,声音也在这一刻顿了下,继而,便听他道:“我很羡慕那个能被你看上的男人,我相信,他定是十分出色十分优秀的,如果将来有机会,我真想见一见你口中的这个男人。”

他迈步走近她,黑眸落在她的脸上:“追着你出来这一路,倒也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虽然被你拒绝了,不过,我尊重你的选择,因为我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顾七一怔,一瞬间有些怔愣的看着他,似乎没料到他竟会突然说这些。

“既然做不成双修伴侣,我希望我们能做朋友,这个要求不过份吧?”他嘴角噙笑的看着她,同时微抬起手。

闻言,顾七缓过神来,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真诚的笑意:“嗯,我们是朋友。”她也抬起手,握上了他的手:“很高兴有你这么一个朋友。”

“我的名字叫楚焱,以后就叫我名字好了,不用真君真君的叫,呵呵,不过,如果将来你有了移情别恋的想法,可要第一个考虑我。”他半带玩笑的说着,声音一落,便跃上了飞行法器,冲着她摆了摆手:“我既然出来了,也要到处去游历一番,你们各自保重吧!后会有期。”

看着他潇脱的转身离开,顾七脸上的笑意也加深了几分,抬起手挥了挥:“后会有期。”

赵天磊看着那往空中而去的身影,看着那抹紫衣迎风而来,冲着他们挥着手,而后站在那飞行法器上渐渐远去,心中,竟有着说不出的敬佩。

是的,是敬佩,因为他的敢作敢为。为他敢从飞仙剑派追了出来,就为向顾七表白心中情意,哪怕,被顾七拒绝,他也面色不变,不妒不怒,而是毅然放手衷心的祝福。

是他看错了他,以为他是一小人,却不料……

苏绫姗站在赵天磊身边也是愣了愣,她还以为会打起来呢!谁知竟成这样了?好诡异,不过,那紫阳真君说那些话时,她也能看出他是真心在祝福顾七的,心下不禁为他的胸襟感到佩服。

拿得起放得下,乃真丈夫也!

“我们走吧!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顾七回过身,对两人缓声道着。

“好。”两人应了一声,便也离开这里,路上打听了最近的城镇所在,便顺着百姓所指,往那方向而去。

本以为只是一段短路程,可谁想到,这一走,竟是走了大半天的时间,也是在天色渐暗的时候才到了那城门外,三人迈着脚步欲进去,就见前路被那守着门的护卫挡住。

“修士进城每人要上交两颗灵珠。”其中一名护卫指着一旁墙上贴着的告示。

三人看了那告示一眼,上面有城主的印章,倒也没磨蹭,直接掏出六颗灵珠递上,这才得以放行。进了城,苏绫姗疑惑的道:“这也就是边境小城,怎么进个城还要灵珠?”

“不过六颗灵珠,倒也无所谓。”顾七说着,看了热闹的大街一眼,道:“我们找个客栈休息吧!再好好吃一顿。”

“呵呵,好,前面那家看着不错,我们就去那家吧!”苏绫姗笑着,指着前方百米外的那一家客栈。

“嗯。”赵天磊和顾七都没异议,三人便往那客栈走去。

来到那客栈,苏绫姗先一步走进去,问:“掌柜,可有空房?”

也不知是因他们三人的容颜较为出色还是怎么,三人一进客栈,便吸引了客栈中众人的目光,一个个皆惊艳的看着他们三人,暗自打量着。

掌柜是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一见他们三人进来,连忙笑呵呵的迎了出来:“有有有,楼上还有几间上房是空着的,姑娘,你们要几间?”

“三间。”

“好的,我让小二带你们上楼去看看,如果要吃饭什么的,可以用到一楼,也可以送上二楼的阁台,不过我们这住店都有规距,得先交房钱的。”掌柜说着,招来一小二,让他带着顾七和赵天磊两人先上楼。

“可以。”苏绫姗应了一声,问了多少房钱后,便一次结清了,而后,道:“再给我们准备一桌吃的,就二楼阁台上吃吧!”说着,这才上了楼。

几人看过房间后,便来到阁台那里坐下,二楼的阁台只有几张桌子,取景也好,可以看到下方的街道,几人坐下后,小二迅速上了茶水,一边去张罗着饭菜。

不多时,酒菜皆备齐,摒散了小二后,三人便也动起筷来。

“你们尝尝这个,这道菜做得不错。”苏绫姗在吃了一口菜后,见口感很好,便让顾七和赵天磊两人也尝尝。

看着她试完这道试另一道,没怎么停筷的模样,顾七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样吃,到时回了仙门的话,辟谷丸还吃得下?”她可是知道她最近一直吃着五谷,辟谷丸却是没怎么吃。

“我想着你说的也对,你说修仙连这些人间美味都不能吃,总吃僻谷丸也太枯燥无味了,所以我想着,以后就算回了仙门也多吃一些带灵气的灵肉之类的东西就行,僻谷丸嘛,就留着备用好了。”

说话间,见赵天磊没怎么动筷,便道:“师兄,虽然这些没带灵气,但味道真的不赖,你真不多尝尝?”

赵天磊抬眸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却是夹了一块肉吃了起来。见此,苏绫姗不由笑了。

几人边聊着天,边喝着酒吃着菜,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外面街道上也点起了灯笼,一排排的灯笼从上往下望,红耀耀的甚是好看,只不过,正好几人停下筷子看着外面的天空时,却见某一处突然咻的一声升起的一道信号。

“那是华山弟子的求救信号!”赵天磊嗖的一声站了起来,提气直接从窗口处往那方向掠去。

顾七和苏绫姗见状,相视一眼,也迅速起身跟上,三人踏着轻风,提着气从屋顶掠过,往那信号所在的地方掠去,由于身形速度之快,也只有一些人模糊的捕捉到顾七和苏绫姗的两抹身影,至于赵天磊,因身着黑色衣袍,早已与夜色溶为一体。

在隔几条街巷过后的一条巷子中,一男一女两名身着白衣的华山弟子嘴角带着鲜血,仍紧紧的一个盒子,两人皆受了伤,而在他们的周围则是三十几名手持利剑的佣兵。

“把东西交出来,我们可以饶你们不死!”为首的佣兵阴沉着声音说着,盯着那被女子护在怀中的盒子。

“你休想!”护着女弟子的那名男弟子厉声喝着,此时心下也是极为担忧,他纵是放出了信号,可是,在这边境之地,真的会有他们仙门的人吗?

“大哥,既然他们自己找死,我们就送他们一程又如何?嘿,不过那个小妞长得不错,咱可以玩过之后再杀了!”后面的一名佣兵阴邪的目光落那名女弟子的身上,极为满意的看到她脸色变得苍白,脸上也出现惊恐之色。

“白师妹,我护着你,你快走!”男弟子紧咬着牙,不顾已经受伤的身体将体内的灵力气流提起,打算拼杀出一条血路来,护身后师妹的周全。

“我们、我们怕是逃不出去了,这里是边境之地,只怕也没有我们仙门的人,周师兄,我们还是把这东西给他们吧!”女弟子颤声说着,虽然不愿,可眼下他们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东西给他们,他们也不会给我们活路,既然如此,又何必把我们辛苦得来的东西给他们!”那姓周的弟子咬着牙,一脸的愤意,手中的利剑也因他的愤怒而跃上了丝丝锋利的寒光。

“杀了那男的!”为首的那名佣兵阴沉着声音一喝,便有几名佣兵提剑掠上前。

对付一个受了伤的仙门弟子而已,还犯不着他们三十几人一起上,就是一对一,杀他也是绰绰有余!

“我跟你们拼了!”那周姓男弟子大喝着,持着剑往前掠去,一时间,刀剑相碰的声音,剑罡之气掠过的声音,声声在这夜色中响起,而随着散开着的,还有浓浓的血腥味……

“啊!放开我!放开我!”那名女弟子正准备要跑,可谁知被两名佣兵从后面扣住,一人的手环住她的腰,另一人将她怀中的盒子抢了过去,而且还有一双手在她的身上乱摸着,吓得她花容失色,尖叫不已。

“白师妹!你们这些人渣!”浑身是血的周姓弟子气愤的怒骂着,双手提着剑狠狠的砍向那为首之人,然,身体受了重伤的他速度早已经慢了下来,往前掠去的脚步在肩膀处被穿透了一剑时而顿住,整个人也因此而被对方一掌击飞,重重的撞向巷子的墙壁上。

“噗!”

他喷出一口鲜血,挣扎着想起身,然,只感觉一股阴狠的杀意袭来,抬头一看,面前一把长剑正朝他眉心而来,见此,心口一提,无力反抗也无力自救,却仍不愿闭上眼睛,而是怒瞪着那朝他刺来的那名佣兵,似乎是想记住他的模样。

“砰!”

“嘶!啊!”

突如其来的一道攻击,将那名佣兵狠狠的击飞出去,撞落在对方的墙壁上,噗出一口血后直接晕死过去。对于这突变的情况,那些佣兵心头一惊,本能的朝那从空而降的黑色身影看去。

而在那周姓弟子和那名女弟子的眼中,这突然出现的黑袍男子就如同天神一般,刹那间,随着他的出现,原本绝望的心重新燃上了希望的火焰……

------题外话------

万更送上,哈哈,同时,也谢谢美人们的票票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