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9 离开

紫阳真君嘴角噙笑,微微朝她点了下头,黑眸跃动着一抹令人看不懂的光芒。他就站在那门主的旁边,看着顾七一步步的走近。

“华山弟子,见过飞仙剑派门主。”来到老者的面前,她朝他行了一礼。

“呵呵,两位小友请吧!”门主呵呵一笑,一手抚着胡子,一手做出请的手势。

顾七微微点了下头,侧过身,让他先走,在见他迈步往前走去后,她这才移着步伐跟上前,却不料才迈出一步,就被眼前之人挡住了去路。

“顾七?你还没谢过我的救命之恩。”紫阳真君挡在她的面前,负着双手,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听到这话,她停下脚步,抬眸看着发眼前的紫阳真君,似乎是不想与他多有接触,便微微行了一礼,淡淡的道了一声:“顾七谢过真君先前相助。”声音一落,也不待他说什么,便已经移步往前走去。

见此,那紫阳真君挑了下眉头,黑眸微动,眼底似有笑意漫开,低低一笑后,便也跟着上去。

带着两人进入里面后,门主便笑道:“两位想来一路也累了,不妨就到院中休息片刻,另外,你们的那位师兄此时正在疗伤,稍后可以让门中弟子带你们过去看看。”

“如此,就多谢门主了。”顾七两人笑着道谢着。

“紫阳真君,这两位小友就劳你多照顾一下。”门主看向一旁的紫袍男子,交待过后,便迈步离开。

“跟本君来吧!”紫阳真君看了顾七一眼,便迈着走在前面,谁知,这才走了两步,就听身后传来的话语。

“我两人岂敢劳烦真君为我们带路,真君只须唤一名弟子或者告诉我们在哪个地方便可。”顾七淡淡的说着,不知为何,她就觉得此人不能过多接触,否则,定会惹处不必要的麻烦。

听到这话,前头的紫阳真君转过身来,黑眸落在顾七的身上看了一眼,继而,迈着步伐一步步的走近:“你很不待见本君?”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仪,半眯着的眼睛,似乎也隐藏着几分让人不易察觉的危险。

“岂敢。”

“呵呵,岂敢?连那妖宗的红莲妖妇都敢惹的人胆子又岂会小?”睨了她一眼,便道:“跟着来。”

顾七皱了皱眉,抿着唇,没开口。

旁边的苏绫姗握了握她的手,朝她微微摇了摇头。

跟着那紫阳真君走在这飞仙剑派里面,路过遇见的一些弟子们见到他纷纷行礼,更用着好奇的目光在打量着顾七两人。

后面的顾七从刚才开始便一直皱着眉头,原因是,那紫阳真君脚下步伐慢得就像在散步一样,走几步时而还停一下,美其名是给她们介绍一下他们飞仙剑派的地方,短短的一段路,走了近半个时辰才走到目的地。

“你们就在这里休息吧!”紫阳真君指着前方的一处院子,道:“这里我们平时就是用来招呼外来的客人的,里面的日常东西都用,若是缺什么就来跟本君说,另外,你们的那个师兄在那边的那一处院子。”他的目光朝不远处的院落看去。

见顾七脸色不太好看,一旁的苏绫姗便上前一步行了一礼,轻声道谢:“多谢紫阳真君了,那我们就先去休息一下。”

“嗯。”他点了点头,目光噙着几分笑意的落在顾七身上。

“走。”苏绫姗拉了下顾七的衣袖,与她一同往里走去。

看着她们进去,直到身影被门隔绝,紫阳真君这才收回目光,扫了周围一眼,唇角带着几分笑意的转身离开。

“顾七,我看那紫阳真君似乎对你很感兴趣。”进了屋中的苏绫姗说出心中的疑惑,似乎想不明白,那紫阳真君的态度为何那般奇怪。

想到那紫阳真君看她的目光,她皱了皱眉,道:“那人很危险,能不接触还是少接触为妙。”目光在屋中打量了一下,打开窗户,道:“刚进阶,我调一下气息,回头我们去看看师兄。”

“好,那我去隔间。”苏绫姗点了下头,便出了房,往隔壁房间而去。

顾七到床上盘膝调息,而苏绫姗则到房中把身上的伤口包扎好,再沐浴了一番,又睡了一觉。

直到傍晚太阳下山之时,顾七才从房中出来,在院中坐着的苏绫姗一见,便问:“顾七,你要不要也沐浴一下?离此不远处有杂役弟子,可让他们提些水过来沐浴。”

“我晚上回来再洗吧!我们去看看师兄。”顾七说着,迈着步伐走向她。

“好。”苏绫姗应了一声,两人便往外而去,顺着那紫阳真君所指的方向走去,约行了百米,来到一处院子前。

“就是这一处了,我先前也问了杂役弟子。”苏绫姗看着空无一人的院落,移着脚步往里走去,唤了一声:“师兄?”

后头,顾七跟着走了进去,目光在院中扫了一圈后,视线落在一处关着门的房间,走上前,敲了敲门:“赵师兄?”

许是听见两人的声音,里面正在穿衣的赵天磊微怔的回过头,迅速将衣服穿好,而后来到门前将门打开,当看到门外的两人时,冰冷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喜色:“你们没事了?”

看着刚沐浴好的赵天磊,顾七笑了笑:“师兄,身上的伤可都好了?”说话间,迈步走进了房。

“师兄,我们担心死你了,还好你没事。”苏绫姗也笑了起来,跟着顾七一道进了房,来到桌边坐下。

赵天磊转过身来,目光落在顾七的身上,诧异的道:“你进阶了?”这才几天不见,她居然从筑基期跃到了金丹之境?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师兄好眼力。”顾七轻笑着,倒了杯茶,道:“今天早上刚进入金丹之境,为此,还险些迈不过去。”好在有丫丫,若非丫丫她这次就真的悬了,而事后,丫丫也因精神力消耗过大而进入沉睡中,估计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听她轻描淡写的两句话带过,赵天磊却知道事情定不会那般的简单,于是,便问道:“你们是怎么逃出那里的?这期间,又发生了什么事?”

“师兄,我来跟你说吧!事情是这样的……”苏绫姗将这几日的事情都跟他说了一下,以及她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飞仙剑派之中。

“原来如此。”他点了点头,目光微沉:“我的伤也好得七七八八了,这样吧!明日便向飞仙剑派的门主请辞。”

“好。”两人皆点头应着,这里毕竟不是他们的仙门,他们也不想在此久呆。

决定后,几人坐了一会,说了一会话,顾七便先回院,说要去沐浴,而苏绫姗则在那里坐了一会,直到外面天色暗了才回去。

次日清晨,三人找了杂役弟子带路去跟门主拜别,也许是因为时辰还早的原因,路上倒没遇见几个人,而且去了门主那里,除了门主与两位长老之外,也没见到其他人。

说明来意后,飞仙剑派的门也也做了挽留,想让他们多住些时间,不过在看到他们执意要走后,倒也没再强求,只是笑呵呵的道:“也罢,既然你们们执意要走,那我就不强求了,此处去华山还有好长一段路程,你们路上多加小心。”

“是,我们会的。”几人拱手一礼,拜别过后,便直接御剑离开。

当紫阳真君知道顾七几人离开时,已经过了两个多时辰了,当时只见他的脸色甚是难看,盯着天空处好半天也没说一句话。

御剑而行的三人,飞了一段距离后,顾七想起那妖宗的洞府,便道:“我们去那妖宗的洞府看看吧!也不知那一把火把那洞府烧成什么样,这会那妖妇又死了,应该没什么危险了。”

“好。”苏绫姗点头应了一声,看向赵天磊,见他没反对,便朝顾七一笑,由顾七在前面带路,三人便往那洞府而去。

来到那洞府前,见就算是火焰也没将她的结界和阵法烧毁,便挥手撤去那些阵法,带着身后的两人往里面进去。

往里头走着,一股烧焦的气味隐隐的弥漫在洞府之中,洞中的灵力气息也不似原本的浓郁,似乎,是灵脉被大火烧毁一般,地面上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堆灰烬,周围静悄悄,只有隐约一些从洞府的细缝和小洞中透进来的光线照亮着这里面的一切,走了一段路,来到那大殿之中。

此时这里面完全是一片狼藉,石壁上是被烟熏黑的灰漆,地上是一些碎小的石头,没有一具尸体,因为那些尸体都早已被火焰烧成灰烬。

“这妖妇在这里扎根那么久,断然不会没有宝贝的,我们到处找找看吧!也许,还能在这里面找到什么好东西。”顾七脸上盈着笑意,对着身边的两人说着。

听着她的话,苏绫姗眼睛一亮:“对了,顾七,你记不记得她们带我们去看时,经过一处石屋,说那里只有那个妖妇才能进去,也许,那里面会有什么好东西也不一定。”

------题外话------

明天月票达二百五,万更,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