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7 救!

因下面有苏绫姗垫着,她摔下来时倒伤得不是很重,只是,那一股能量的攻击却是让她体内血气乱窜,胸口闷疼难言,闷哼一声,嘴角再度溢出鲜血。

“快走!”她咬着牙,忍着疼,推着苏绫姗快离开。若是留在这里势必会被那老妖婆诛杀!

“顾七,你当我苏绫姗是什么人了?要死一起死,让我丢下你逃走是不可能的!”站起的苏绫姗冷着声音说着,她目光直视着那前方的红衣女人,哪怕知道自己的实力不足以与她对抗,此时也不想示弱半分。

手中一转,一把长剑紧紧握着,下一刻,白色身影掠出,剑刃挥出,剑罡之气势如破竹的击向那红衣女人。却不料,她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低估了那红衣女人的强大。

“不自量力!”红衣女人阴测测的冷哼着,抬手一拂便化去苏绫姗的攻击,一道气流袭出,更是将她击飞出去,看着那往外摔去的苏绫姗,红衣女人阴沉着声音盯着从地上站起的顾七:“等我先杀了她,再去收拾你!”

站起来的顾七只感觉身体里似有一股气流在流窜着,那股气息是纯净的灵力气息,它在扩充着她体内的经脉,在她体内聚少成多形成如同河流一般的汹涌往丹田处冲去,她在注意着身体里灵力气息的变化,以致于当那红色身影来到眼前,朝她挥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时也没能反应过来,身体再度悬空而起,被对方那股强大的气流狠狠的击飞出去。

“顾七!”

苏绫姗惊呼出声,然,这一回的她根本没那个能力去接住顾七,眼见她所摔落的地方竟有一截削尖的树干,那是先前被剑气所削断的树干,尖锐而竖立着,若是由上摔向那里,势必毙命!

看清那一幕,也知道她这一摔下的后果,她整个人惊得一颗心都颤抖起来,手脚发冷,只感觉心脏要跳出胸口一般,她不敢想象那个画面,更不敢想象她若真的死了,那后果会如何……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抹紫色的身影如同闪电般的掠过,伸手双抱,将顾七以公主抱的姿势抱在怀中,身形一旋,稳稳落于地面。

看到顾七被救,那一旁的苏绫姗终是大大的呼出一口气,提起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那是一名身着紫色衣袍的男子,一头墨发随落身后,斜飞的飞挺剑眉,蕴含着锐利的深邃黑眸,削薄紧抿着的唇,以及那棱角分明的轮廓和身上尊贵又难掩桀傲的气息,无一不在告诉着众人他的不凡与出众,他抱着顾七站在那里,黑眸斜睨,带着张狂与桀傲,仿佛王者般的睥睨大地。

似乎是感觉到怀中之人的异样,紫袍男子黑眸中掠过一抹异讶,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子,这一看,不由有些失神。

被他抱在怀中的女子如墨般的发丝垂落在他手臂处,娇弱而苍白的脸色却有着令人惊艳着迷的容颜,此时,她微闭着眼睛,睫毛轻轻的颤抖着,如同停落在花朵上的蝴蝶,竟是让他看痴了眼,不愿就此移开目光。

然,那轻轻颤动着的睫毛却在下一刻打开,那微闭着的眼睛睁开,那双眼睛中的清冷光芒以及凌厉,让他不由的一怔,心下暗赞:好美的一双眼睛!

“放我下来。”

顾七的声音虚弱中透着清冷,如同一汪从高山流下的溪水,冰凉渗人,入了心,让人心头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你叫什么名字?”他唇角微勾,黑眸落在她的脸上,却并没有依她的言放她下去,而是抱着她站着不动,似乎,在等着她给出的答案。

她眉头一皱,但仍答道:“顾七。”

“嗯,顾七,你好像要进阶了,竟在这样的时刻进阶,真是少见,不过你放心,我会为护法的,没人能在你进阶的时候伤到你。”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缓缓的传出,那声音中的霸气与自信是那样的显而易见。

顾七没开口,只是眼角瞥见那红衣女人正以着一种恨不得吃了她的目光在盯着她,手中凝聚布起的能量球似乎在汇聚着力量准备一举将她击杀,而这一幕,抱着她的紫袍男子却视若无睹,他的目光依旧落在她的脸上,是那种霸道而兴味的目光,让她极为的不喜。

“你在这进阶吧!”

紫袍男子将她抱到一旁,轻轻放于地上,手指的指腹拭去她嘴角的鲜血,动作温柔得让顾七觉得诡异。

“紫阳真君,这是我红莲跟她们两人的恩怨,不关飞仙剑派的事,我劝你还是莫要插手的好!”红衣女子明显有些忌惮于那紫袍男子,手中凝聚能量气流却不敢蓦然动手。

“在飞仙剑派大门前杀人说不关本君的事?”紫袍男子缓步走上前,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收于腹间,黑眸直视着前方的红衣女子,仿佛没察觉她身上弥漫而出的强大威压一般,那脸色从出现到这一刻都没变过。

而就在他的声音一落,他骤然一扬手,一把泛着寒光的利剑瞬间出现在他的头顶盘旋着,下一刻,只见那把利剑由一变二,由二变四,由四变八,再由八变十六,形成一个剑阵朝红衣女子而去。

看到那剑阵,红衣女子脸色一变,步伐迅速后退,转身就要逃走,怎知下一刻已被困在那剑阵之中,看着那一道道盘旋着的利剑带出的一股股凌厉而摄人的剑罡之气,逃不掉的她只能紧咬牙关一战。

而那一边,顾七在落地后便盘膝坐好,迅速调息带动体内灵力气息,以防灵力气息的乱窜。也在这时,听见一声尖锐而刺耳的惊呼声。

“七七!七七你是不是受伤了?老娘来是晚了,都是老娘不好,要知道那老妖婆会那么快追上你们,老娘就早就出来了!”

拍着翅膀飞身而来的丫丫朝顾七飞去,一边飞一边尖叫着,可当来到她身边察觉到她的情况时,不由愣了愣:“七七,你这是要进阶了啊?”

“照顾好绫姗,为我护法,不要让人打扰到我。”闭着眼睛的顾七以神识跟丫丫交流着,并没有睁开眼睛,而是在调息之后从空间中取出一枚丹药服下,又拿出一枚含在舌头下方。

“知道知道,你放心,老娘来了,绝对不会再让你们受伤的了。”丫丫点了点头,见她在调息便也没再打扰她,而是拍着翅膀来到苏绫姗的身边,当看到她身上的伤时,不由怜惜的尖着声音叫着:“真是可怜的,老娘才走开一会,你们怎么就弄得这么狼狈?你快处理一下伤口吧!老娘虽有爪子,但也帮不了你包扎的。”

苏绫姗见丫丫也回来了,又见顾七此时将要进入金丹之境,再看那红衣女人也由那紫袍男子对付着,心下一松,轻轻呼出一口气来,看了看身上被地上沙石磨出来的伤口,微微一笑:“没关系,只是小伤,回头再处理也行。”

“随你吧!你起来往后面坐一些,这样不会被七七进阶时的威压所波及,以你现在的这个身体,若是再受一击,估计要养好就没那么快了。”丫丫说着,拍着翅膀往后再退一些距离。

见状,苏绫姗也觉得眼下自己所坐的距离有些近那两人战斗的地方,当两人的威压或者剑气朝她这边掠来时,她就感觉自己在死亡的路上转了一圈,那种感觉,真的是如同置身于冰窖之中。

周围的草木气息尽数被顾七所吸去,也正因为如此,她身上的灵力气息就也越发的庞大起来,风,随着气流的涌动而在周围涌动着,尘沙也因风的飞起而转动着,最后掀起一阵夹带着树叶的狂沙。

那边,一身紫袍的男子御剑与那红衣女人在战斗着,剑阵的威力之大,让那持剑站在周围的十几名弟子不敢上前,而被困在剑阵中间的红衣女子在那变幻莫测的剑阵之下,一身被剑刃划出无数道伤口,鲜血顺着伤口滴落地下,浓郁的血腥味也随着风向的拂动而弥漫而开。

“噗!啊!”

被一股凌厉剑气所伤的红衣女子口中喷出一口鲜血的同时又惨叫了一声,脚步步伐一个踉跄,身体一个后退,没了规律乱了节奏,更是被剑阵上的利剑刺中身体,那快得看不见出剑方向的利剑,只能看见寒光的掠过,根本无法捕捉而避开。

“嘶!啊……”

红衣女子倒抽了一口冷气,腿部被一把利剑刺中,当身体无力的半跪下去时,一把泛着寒光的利剑便在那一瞬间穿过她的胸口,让她所有的惨叫声皆在这一刻停止。

看着那红衣女子摇晃着身体睁大着眼睛不甘的全下,苏绫姗不由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名紫袍男子:好厉害……真的太厉害了!他竟能把剑运用得那般的熟练,还能利用手中的剑摆起剑阵,更不消半柱香的时间便将那老妖婆给杀了!真的是太让人意想不到了。

“轰……轰……”

也在这时,天空中云层里传来了一声声似闷雷声的声音,空气中的灵力气息皆在这一刻往顾七所在的方向涌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