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4 将计就计

小腹窜起的那股热流,灼热得令人心惊,不用想,赵天磊也知道自己被下了什么药,更何况此时还将顾七与他关在一起。想到这,他脸色一阵的冰寒,浑身的杀气如同一把待出销的剑,锋利无比。

“你走开!”他推开她,想运功压下体内的那些药效。

顾七冷不防被推,步伐微退了几步才稳住,看着穴道被解开,气力也渐渐回来的赵天磊,虽然此时情况不太乐观,但她仍忍不住的想笑:“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倒霉?每次都被人下这也样的药,我就说了你是男色祸水吧!你偏不信。”

赵天磊抿着唇,扫了她一眼:“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说笑,你不是行事冲动的人,怎么就带着自投罗网了?”说着,就见她在这屋中走动着,似在寻找着什么,便问:“你在找什么?”

“找找有没称手的东西,等会把你敲昏。”

听到这话,赵天磊嘴角一抽:“你解不了?”

她回头,扫了他一眼:“什么东西都没有的地方,你想我怎么解?除非,你想按着那老妖婆的意思行事,不过,呵呵,若是那样,我就不仅仅是敲昏你那样简单了。”她低笑着,笑容带着几分令人心颤的诡异。

见他沉默着,似在思量着什么,顾七这才道:“她给你下的药非比寻常,一般的药是解不了的,除了行那*之事,你也别用内力压着,越压越反弹,药效会发挥得更快,坐着等会,我想想办法。”

她跺着步伐在这石屋中走动着,脑海则飞快转动着,未了,看了他一眼,眼睛一亮,急步来到他的面前:“师兄,你不是冰属性的吗?”

看着她泛着亮光的眸子,赵天磊微往后退,拉开距离,抿着唇点了下头:“嗯。”

“那这就好办了,来,我跟你说,就这样……”

另一边,那红纱女人坐在大堂主位上,看着那被押上来,跪在面前的娇美女子,面色微寒:“我再三交待的话语你没听进去?竟敢再去招惹那飞仙剑派的人,你就是想找死,也别拖着宗门的人给你陪葬!”

“师尊,徒儿知错了。”那女子面带梨花,抬手轻拭脸上泪水,楚楚可怜的看着上位的师尊,那姿态,那身段,娇弱似雨中饱受摧残的花儿,柔弱得让心不忍责备。

看着底下最得意的弟子一举一动间,皆有一股惑人的媚态,娇弱动人,让人不由的心生怜惜之意。她心下一叹,缓步走了下来:“香儿,你是为师最骄傲的徒儿,为师责备你也是为你好,那飞仙剑派的人哪个是好惹的?纵是他们生得貌若谪仙,你也不得把念想动到他们的身上去,否则,以那些人的处事做风,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是,香儿知错了师尊,香儿欠缺考虑,险些为师门惹来祸端,请师尊责罚香儿吧!”女子轻泣着,一个劲的认错着,仿佛后悔不已。

“此事你底下的师妹们也都知道,若是不罚你,她们定也心有不平,你就去地阁面壁思过三天吧!”她一拂手,示意她退下。

“是,多谢师尊轻罚。”她止住哭泣的声音,磕了个头后起身往后而去。

“师傅,那顾七两人用不用去看看?”一名女弟子上前一步,低声问着。

“吃了我亲自调配的*丹,两人此时定是在行合欢之事,又何需再去看?”她懒洋洋的说着,视线落在先前那名女子离开的方向,眉头微皱了下:“看好顾七和苏绫姗,那两人极为不错,我想将她们收为座下弟子,这样一来,也不愁我媚宗无法发扬光大。”

听到这也话,那女子轻声应了一声,心下异然,没想到师傅竟会那样看重那两名女子,在她看来,两人除了容颜比她们出色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出众的地方,为何能得师傅另眼相待?

直到,次日清晨,当她们打开石屋时,看到里面的一幕不由的惊愕万分,其中一名女弟子匆匆去向她师傅禀报,其他的则守在原地,盯着那里面的顾七,惊疑不定。

“怎么回事?”听到弟子禀报而来的红纱女子一走上前,看清石屋里的一幕时,眼底也掠过一抹诧异,继而眸光微沉,轻移着步伐来到里面,瞥了一眼被冻在冰块之中的赵天磊,美眸一抬,看向顾七:“你来说说,他怎么会这样?”

坐在石床边的顾七并没有起身,而是抬眸看着她:“前辈不是给他下了药么?我不喜这人,自是不愿委身于他,而他也不屑我碰,硬是不顾后果的摧动他体内的冰属性,将自己冻成冰块。”

“哦?”女人露出几分笑意,看向顾七:“吃了我的*散没行*之事,哪怕他是这样强行用冰属性将自己冻住,也没有活下的机会,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死?”

“人总是自私的,在他与我的衡量之下,我选择的自然是我自己。”顾七淡漠的说着,看也没看那冰块之中的赵天磊。

“哈哈哈!好,你这性格我喜欢!”红纱女子大笑出声,笑声中带着几分的肆扬,目光带着欣赏之意的看着顾七,手掌一翻,一枚红色的丹药出现在她的掌心之中:“吃了它,你,就是我媚宗的人了。”

看着那枚红色的丹药,顾七走上前伸手拿起,问:“我想知道,前辈为何执意收下我们?”

红纱女子带笑的目光在她的身上一扫:“因为,哪怕你不是修炼媚术的女子,却在眼波流动间也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媚态,活脱脱就是为我媚宗准备的人才,我又为何不将你们留下?”

听到这话,顾七一哽,竟是说不出话来。媚然天成?她怎么从不知道自己竟还有那样的魅力?

看着手中的丹药,再瞥了眼赵天磊,她开口道:“我有一个请求,希望前辈能答应。”之所以用请求,也是为了让这女人更为的满意,这样,事情也许会更好办。

“说。”

顾七看向赵天磊,道:“他虽与我并没深交,但一路走来也算熟络,如今他都成这样了,我想请前辈送他离开这宗里,至于,他最后是死是活,那就听天由命了。”

“我还道是什么事呢!原来只是这么一件小事。”美眸朝那冰块中的赵天磊扫了一眼,唇角微勾。吃了她的*丹而没行*之事,他,根本活不了,送他离开又何妨?举手之劳的事情能让新收的弟子对她更为死心塌地,她又何乐而不为?

“将人送出去。”她对身边的弟子吩咐着。

“是。”几名女弟子上前,抬那冰块抬起往外而去。

“我想见见绫姗。”

闻言,红纱女子也没拒绝,转身往外走去之时,唤道:“跟我来。”

不多时,来到一处石屋前,将石屋打开,里面的苏绫姗也瞬间站了起来,见到顾七迅速上前,担忧的问:“你怎么样?没事吧?”

“我没事。”顾七摇了摇头,接过一旁女子再度拿出的一枚红色丹药:“我决定了,我们当了这么久的散修,不过也是为了实力能更进一步,这里灵力充沛,我想就留在媚宗,凌姗,你也跟我一起留下吧!”

“顾七……”

“前辈是诚心想收我们为徒,而且,前辈已经让人送赵大哥离开了。”顾七再度说话,同时,将其中一枚丹药服下,那毫不犹豫的举动,让那红纱女子满意的一笑。

“你的。”顾七将手中的另一枚丹药递上前。

见状,苏绫姗看了那红纱女子一眼后,也拿起那枚丹药服下。

顾七微微一笑,转身朝那红纱女子拱手行了一礼:“顾七见过师尊。”

“既然拜我为师,又为何不行跪拜之礼?”红纱女子挑眉,看着并没下跪的顾七。

顾七淡笑着道:“想来媚宗本就不受世俗约束,我们心中若有师尊,师尊又何必拘束于这下跪之礼?”

“也罢,就随你们吧!”红纱女子见她说得也在理,便也不甚在意,本来,媚宗所修炼的媚术本就不容于世俗,世俗的那些虚礼她红莲更是从没放在眼中,又何必计较这一下跪之礼。

“多谢师尊。”

“既然你们入了我媚宗,那就将名字改上一改。”她说着,沉思了一会,便对顾七道:“你就叫沉香吧!至于你……”目光看向苏绫姗:“就叫瑞香。”

“是。”顾七两人倒觉得这名字不过代号,更何况,她们可没打算一直留在这里给她当弟子,一个名字而已,无需计较。

然而,一旁的几名女弟子却是暗自惊讶,因吃惊而抬头看向了顾七两人,眼中有着掩不住的诧异。

“这两本入门心法,我给你们三天时间修炼。”将两本小书递给顾七两人后,便对一侧的女弟子道:“白玲,带她们熟悉一下宗里的地方。”说着,便转身离开。

“两位师姐,请这边来。”态度一变,让顾七两人有些诧异。

顾七挑眉,问道:“怎么称我们为师姐?”

“呵呵,师姐定是不知,我们媚宗里弟子里就数香字辈最大,而宗里弟子有六十八人,却只有玲香师姐一人为香字辈,如今两位得师傅赐名,又居香字辈,我们自得以师姐相称。”

“原来如此。”顾七与苏绫姗相视一眼,了然的点了点头。

而另一边,好不容易将赵天磊抬出地下灵洞后的几名女弟子,累得一身汗,看着那冻在冰块中的男子,一个气愤便松了手,咒骂了一声,将他推向了下坡,顺着那下坡直滚而下,直至消失不见。

“抓了这么个人回去,到后来居然还得送出来,真是白忙活了一声。”

“你就别抱怨了,这人吃了师傅的*丹却没行那*之事,定是活不了的了,现在我们也算是任务完成,走,快回去看看,我现在就好奇着师傅会给那两女子什么样的名字。”

“嗯,我也好奇,玲香师姐应该还不知道这事,若是她知道了,估计就有好戏看了。”

“说得是,我们快回去。”

几人说着,也没去理会将那赵天磊滚到哪去,当下便快步往回而去。

在转熟悉了媚宗的地下洞府之后,顾七两人选择了一个洞府为居住所,两人住在一起,其他人也没异议,石门一关上,苏绫姗便问:“师妹,师兄怎么样?那女人怎么会将师兄送走?”

“师姐,你唤我顾七,我你名字,免得让人听到了惹上麻烦。”若是以师姐师妹相称,只怕传到那红纱女子耳中定会怀疑她们不是散修。

“好。”她点了下头,看着她,脸上难掩担忧之色。

“那女人给师兄服了一味药效极强的*散,又将我们两人关一起,后来,我想到了个办法,就是给师兄施针封住他的经脉穴道,将那药压到一处封住,而他再利用他的冰属性将自己冻成冰块,那女人以为他活不成了,便也轻易让他离开,不过不用担心,体内的药效我也告诉他解除的方法,只要他离开这里,一切就好办了。”

“呼!没事就好,我从昨天一直提心吊胆的,就怕你们出事了。”她顿时松了口气,这才放下心来。

“至于我们先前服下的药。”她诡异一笑,掌心一翻,两枚红色丹药出现在她的掌心之中:“被我换了。”

苏绫姗见了,也忍不住的一笑,她就知道她敢让她吃下那药,定会无事的。

“刚才你也听说了吧?原来这里还有一个飞仙剑派,既然这样,那我们接下来就这样……”她低声在她的耳边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这媚宗既是灵脉之地,发现了,又岂能轻易放过?再者,一个邪宗,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

半时辰后,两人打开那小书,翻开时,苏绫姗忍不住脸红心跳的低呼出声:“天呐!这、这样的书竟是心法书诀?太不可思议了!顾七,这样的书,我们如何修炼到入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