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1 未归

赵天磊对两人点了下头,便走到窗口处微挑开一点往外看去。

只见那一船海盗下来后,逢见东西便抢,弄得一个个人心惶惶却不敢反抗,一个孩子五六岁大的孩子在跑回来时撞到了一名海盗,被那名海盗揪着衣襟提了起来。

“你个小兔崽子,敢撞你爷爷我,找死是不?”那海盗怒咒着,一扬手就要将吓傻了的孩子丢出去,却被猛扑上去的汉子抢去了孩子。

“大爷,大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小儿一般见识,他还小,什么都不懂……嗯!噗!”

那汉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脚狠狠的踢中了腹部,整个人瞬间趴了下去,闷声一声,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而那被他护在身后的小孩一见,顿时大哭出声:“呜呜呜……阿爹,阿爹,坏人,你这坏人,你打我阿爹,呜呜呜……”小孩蹲下身抓起一把泥沙就朝那海盗的身上砸去,嘴里一边哭骂着,却是吓坏了一众的渔民。

“你这小鬼是找死!”那海盗怒骂一声,一个大步往前一跨,手一挥,一个巴掌就要朝那小孩掴去。

看着那力道之大,看着那海盗凶残的样子,渔民们心口一提,却没人敢上前。他们清楚的知道这群海盗是多没有人性,若他们敢上前,一定会被杀死的!

“不!不要!”那被踢了一脚的大汉一见,惊呼出声,想扑上前去护着他的孩子,却又被另一名走近的海盗一脚踢开。

渔民们看着这一幕,牙根紧咬,气愤却无可奈何。海盗们看着这一幕,嘴角带笑,兴奋而冷血。

眼见着那一巴掌带着重重的力道就要掴下,想着那孩子势必会被这一巴掌打飞出去,却不料,就在那海盗的手掴向那孩子时,杀猪一般的尖叫声刹那间响起,惊呆了所有人。

“嘶!啊……痛、痛死老子了!啊……”

那海盗猛然退开好几步,一手紧紧的握着他的另一只手,整个人抽气连连,痛得直跳脚,而腥红的鲜血则顺着他的手指缝渗出,沾满他的双手,滴落地面。

“嘶!老八,你这是怎么了?”旁边那海盗看了也有些傻眼,上前一看,却只看到那流血的伤口,其他的什么都没见,就连是被什么所伤,也不知道。

因这海盗的受伤,那周围的海盗都围了过来,其中,有人噙着一双阴狠的眼睛盯着周围,似在寻找着什么一般。

那被吓到的小孩呆呆的站在原地,也忘了哭,只愣愣的看着那个流着血的海盗。还是那被踢出一米外的汉子爬回来将他抱在怀里,惊恐的看着那些海盗,生怕他们拿他的儿子出气。

一些站在各自家门前的汉子们惊疑不定。那海盗怎么会被伤的?众人在心里想着,没人想得明白,也没人注意到,那站在自家门前的王姓汉子两腿在颤抖着,冷汗直冒。

找不到是谁出手的,那名海盗头子却是直接大步来到那抱在一起的父子俩身边,大手一提,揪着那孩子的衣襟提上半空,阴声厉喝:“出来!若不自己出来,老子杀了这小鬼!”目光朝周围一扫,只看到这些渔民们惊恐的面容。

“我去将这些人收拾了。”房里的赵天磊对身后的两人说着,便来到门主把门打开,迈步出去,往前而去。

周围原本就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一个个都惊恐的屏住了呼吸,此时一听嘎吱的开门声,皆不约而同的朝那方向看去。而在那外面守着门的王姓汉子,脸色则一片惨白,整个人瘫软的跌坐地面,喃喃的低语:“完了,这回完了……”

一身黑色衣袍赵天磊走了出来,冷硬的气质,凌人的气势,以及那冷峻的面容,皆是让人不敢小窥。在这样的小地方,何曾有过这样出色的人物?

也正因为如此,那海盗头子心生忌惮,并没有直接出手,而是放开那孩子后,拱手朝赵天磊行了一礼,问:“不知阁下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地方?”他没敢问他为何伤了他的人,因为对方的气势太过吓人,就是他这当了好些年海盗的人,见了心头也忍不住的发怵。

对于那海盗头子的忌惮,渔民们却是一个个傻了眼,虽然他们也见那被老王救回来的三人不像普通人,但这海盗头子难道还会怕他们?

一时间,众人心里升起了希望,一个个皆向赵天磊的身后靠去。要知道,对于他们这些生活在海边的渔民来说,海盗就是他们最头疼,也最恐惧的存在,若这些海盗以后不再来犯他们,那他们也能过上一些好日子了。

像他们这里虽有一些收入,可每隔一段时间这些海盗就来村子里抢东西,若没东西给他们还要打杀人,他们这些渔民,又如何有能力去反抗?

然,赵天磊冰冷的目光冷冷的掠过那些海盗之后,没有开口,而是直接动手,众人只见寒光一闪,一把凌厉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下一刻,黑色的身影往前掠去,同时手中注入灵力气息,剑罡之气一扫,惨叫声连连。

“嘶!啊……”

那几十名海盗大惊,谁也没料到他竟会连话也不说的直接动手,想还手,可却在看到他飞掠而起的同时,看到他长剑带出的那股灵力气息时一个个吓呆了,两腿直打颤的惊呼出声:“仙、仙人……啊!”

一名海盗的惊呼声刚落着下,一道剑罡之气便划过他的喉咙,瞬间取他性命。

那名海盗的惊呼声,惊醒了所有的渔民,在后方的那些渔民们一个个震惊万分的看着那抹如同杀神般的黑色身影,脑海中回荡着那海盗临死前的惊呼。

仙、仙人?他们竟然是仙人?难怪,难怪他们都长得那么好看,不是仙人,又是什么?

想到是仙人,渔民们一个个眼中跃动着激动的希望光芒。仙人呐!那如仙传说般存在着的仙人,竟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想想,心里也平静不下来。

血腥的一幕,屋中的妇人们捂住孩子的眼睛,而屋外的汉子们则咽了咽口水,尽量的让自己双腿不软下去。他们只是普通百姓,哪曾见到这样血腥的场面,一个个的海盗被击杀在海边,鲜血染红了泥沙,也染红了边上的海水……

直到,最后一声惨叫声落下,那一身黑袍的男子收回手中利剑转身而来时,众人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怔怔的看着他,最后,直接扑通一声的跪拜下去。

“仙、仙人,拜见仙人……”他们有眼不识泰山,竟将他们当成富家的公子,没想到,没想到竟是那修仙之人。

看着众人跪倒在地上,赵天磊皱了下眉,道:“你们都起来吧!把尸体清理一下,以后,就不用再担心再有海盗来欺压你们了。”说着,他迈步往回走去。

在动手时他细想了下,若是只将那些海盗赶走,只怕到时他们离开后,这些海盗还会再来,到时也许就会是屠村,因此,为免将来给这小渔村带来灭亡,他只有动手将这些海盗一次性杀了,反正对付这些没有人性的海盗,他是不会手软的。

看着赵天磊进了屋子,众人才从地上站了起来,一个个兴奋的来到老王的面前,拍着他的肩膀大笑着:“老王啊!真没想到你救回来的三人竟是仙人,快,你跟着去看着仙人们差不差多少,要是你家没有的,就上俺家拿去。”

“对对对,回头俺也给你送些吃的用的东西过来。”

众人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些尸体清理着。而那王姓汉子却是白着脸擦了擦汗,天知道他被吓得双腿发颤,本以为全村的人死定了,没想到那赵小兄弟他们竟是仙人来了。

轻呼出口气,平复下猛跳动着的心,这才跟着众人一起清理尸体。

见赵天磊进来,顾七便道:“刚苏师姐跟我说了一下这里的情况,这地方竟是以前不曾听说过的地方,师兄,你以前听说过这里没?”她着实是奇怪,怎么会被那漩涡吸入这里来?

“前面那处海名为南海,南海的地域位置在于修仙界以南最偏的地方,我也只是曾听一位师叔说起过曾路过南海边界,至于这一带,也不甚了解。”他缓声说着,因动用了灵力气息,体内气息有些涌动,心口隐隐有种闷痛的感觉。

顾七见他脸色不太好看,便从空间中取出一枚丹药来:“师姐,把这给师兄服下吧!”

见顾七一拿就是品色极好的丹药,苏绫姗就算是见过不少好东西也不禁诧异:“师妹,你是炼丹师?在仙门时怎么没听说你会炼丹啊?”

闻言,顾七淡淡一笑:“我也就略懂一些皮毛而已,这些丹药有的是我师傅给我的,我师傅本来还叫我回青云峰养伤的,现在好了,到了这里也不知何时能回去,只怕到时师傅又会挂心了。”

心下一叹,世事无料。前一刻已经说要回青云峰,下一刻却到了这里,如今她没回去,只怕她师傅要担心了。

“你把伤养好了,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苏绫姗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道:“而且我们在这里也可以当成是一次历炼,这若是南海,也是我们不曾来过的地方,到时可以趁机看看这南海的风光也不错。”

“嗯,师姐说得有理,我会尽快调养好身体的。”她笑着点了下头,身体还有些虚弱的她,说了这么久的话,神情也有几分的疲惫。

赵天磊和苏绫姗见了,便道:“你先休息一下。”两人起身,便往外走去。

因他们修仙者的身份,渔村里的人们对他们奉若神明,平日里虽想靠近他们与他们多接触,却也不敢打扰到他们,因此,那王姓汉子的家便天天有村民上门送东西。

在这渔村中休养了大半个月的时间,顾七的身上的伤也好得七七八八了,这一日,她拆开手指上的布,活动了下手指,终是露出了笑意。

“师妹,今天感觉怎么样?咦?你手指上的药拆了?怎么样?手指活动得还行吗?”见她拆了手指上的药,苏绫姗便上前牵起她的手检查了一下。

见状,顾七轻笑出声:“不用担心,我手上的伤好了,那药膏可是我亲自炼制的,用的都是续骨的灵药,要是大半个月还没能恢复过来,我就该哭了。”

“这么好?那你给我一瓶。”苏绫姗一听,眼睛一亮,直接开口讨要。

闻言,顾七摇了摇床头的瓶子,笑道:“只剩下半瓶了,要不,我到时回仙门后再做两瓶给你?”

哪知苏绫姗直接拿过收入空间,笑意盈盈的道:“那这半瓶也得先得我,也许哪天我就用上了,等你回仙门再给我做两瓶,可不能骗我,我会一直记着的。”

“好好好,不就两瓶续骨膏药吗?瞧你这贪心的模样,以为那是什么天材地宝极别的宝贝不成?那东西也就断手断脚时派得上用场,我看你……唔!”话没说完就直接被她捂住了嘴,只能无奈的干瞪着她。

“师妹,后面的你就别说了。”她松开手退了回来,牵起她的手便道:“走,我们去吃东西,在这里呆了大半个月,辟谷丸没吃,倒是五谷吃了不少,以后回仙门只怕辟谷丸也吃不惯了。”谁知身边的人没动半下,便回头,不解的问:“怎么了?”

顾七叹了一声,有些幽怨的说着:“师姐,在这里天天吃海里的东西,我已经吃腻了,我想吃在山上跑的……”

“噗嗤!”

听了她的话,苏绫姗忍不住的噗嗤一笑,伸手指了下她的额头,嗔道:“我就知道你这定是想换换口味了,所以一大早的时候便跟师兄说了,然后师傅就去山上打猎了,你也知道这里靠海,离山较远点,不过算算时间,师兄也应该快回来了,我们去准备烤肉的东西,到时直接烤肉吃怎么样?”

“师姐,你真是太可心了,我要是男的,一定把你娶回家。”

她亲昵的捏了捏她娇嫩细滑的脸颊,换来了她娇羞的一嗔:“又没正经了,我第一次见你时,怎么会觉得你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呢?”

“呵呵,当时我们不是不熟嘛?现在可不同,这半个月的同床共枕感情可就是这样睡出来的。”她低低的笑着,脸上带着戏谑的神情,牵着她的手便往外走去:“我肚子饿了,先到外面找点东西垫垫肚子。”

握着身边苏绫姗的手,顾七心下溢着暖意,她也不知怎么就跟她熟络起来的,也许,真的是半个月的同床共枕睡出来的感情吧!她的女性朋友并不多,因为一般不是妒忌她的,便是别有居心的,像苏绫姗这样一个劲的对她好的人,却是极少。

而她也知道,她不会妒忌她,也不会对她耍心机,因为她本身就是天之骄女,且不说她身后的家族,就是她自身的修为与拥有的一切,也已经让她站立在顶端。

她不屑也不必去耍心机,这一点,她清楚的知道,更知道,真正的朋友是不会斤斤计较的,真正的朋友会在你困难的时候对你伸出援手,毫无理由的相信你,帮助你,护着你。

而苏绫姗,她相信,这是一个她值得深交的朋友,一个值得她真心相待的朋友。

而此时,顾七并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苏绫姗确实如她这一刻所想的一样,不在意世人的目光,毫无理由的相信她,帮忙她,甚至,为了她更被逐出家族……

被她拉着往外走去的苏绫姗无奈的笑了笑,紧跟在她的身边。

出了外面,听到她们两人说要准备烤肉的柴火,王大嫂子便迅速为两人张罗着,抱来了一大把的干树枝和一些大块的木柴,满脸笑容的对两人道:“两位仙子,你们看这够不够?不够俺再去抱一些过来。”

“够了王大嫂,你去忙你的吧!我们自己来就行了。”苏绫姗笑说着,动手把木柴堆起来。

“好,那要是缺什么就喊俺。”她这才笑着离开,把地方留给她们两人。

“师妹,你要是饿了的话,我先烤条鱼给你吃吧?”

“不用,我等着吃肉呢!”顾七摇了摇头轻笑着,从空间中拿出两个果子递了一个给她:“呐,先吃着,边吃边等。”

“好。”苏绫姗也不客气,两人坐着吃果子,等着赵天磊回来。

只是,两个时辰过去了,三个时辰过去了,眼见正午的太阳已经缓缓斜下,两人的果子也吃了好几个了,仍没见赵天磊回来,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师姐,师兄到哪个山头去打猎了?”顾七开口问着,心下有些担心。就算是再远,以他御剑而去的速度这就是两个来回也够了,可现在却连人影也没见着,太不对劲了。

苏绫姗站了起来,秀眉轻拧着,指着那远处的山头道:“那里,师兄说那处山头的树木茂盛,会有不少野味。”

顾七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道:“我们去找找看吧!我有些不放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