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0 海盗

看着脸色苍白却面带笑意的她,沐泽将她扶了起来,目光柔和的揉了揉她的头,如同对待着孩童一般的温声问:“可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对于他亲昵的动作,顾七怔了怔,只是愣愣的看着。

看着她呆愣的样子,沐泽想到她是不吃僻谷丸的,又几天没吃东西,便问:“还是饿了?”

“嗯,饿了。”她回过神,点了下头。她被那独眼男伤得不轻,短时间自然不可能恢复的,不过她服下的那两枚丹药倒也修复了她的内伤,让她好受很多。

“果子,有点酸。”他递出两枚青涩的野果:“可以将就着吃。”

“谢师傅。”她道谢着,接过那果子咬了一口,入口果然很酸,却令她整个人徹底的清醒起来。又是那种感觉,那种熟悉的感觉,就如同,轩辕睿泽在她的身边一般。

很奇怪,为何每次师傅的靠近,都会让她想到轩辕睿泽?

甩掉脑中荒唐的想法,她又咬了一口果子,酸涩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的眯了眯眼,问:“师傅,我昏迷多久了?”

“三天了。”

听到这话,她低头扫了自己的衣服一眼,还是那身衣服,不过手上的伤已经包扎着了,体内的伤也缓了一些,便道:“师傅,我看到仙门的信号了,是不是全部弟子都退出去了?这次的历炼也作废了吗?”

“嗯,秘境之中混进了那样一个危险人物,以各仙门弟子的实力根本无法对抗,若是继续留在这里被那人遇到只会是死路一条,因此门主他们下令让众弟子离开秘境。”

说话间,他伸手将她那受伤的手牵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膝上,拆开她手上的布条:“你手指的骨头断裂,短时间里无法恢复,这只手尽量不要动它,免得骨头错位以后落下毛病。”

“我有续骨膏。”她从空间中取出一个瓶子,看向他:“师傅,还得麻烦你帮我上药。”

“好。”温和的声音应了一声,接过她手中的膏药,打开便为她手指上药,再用布条将手指包了起来。

她坐着,看着他给她包扎着手指,看着自己的每根手指都缠上上布条,微肿的手指再绑上那布条,别说动弹了,就是不去活动它也感觉此时手指除了痛这外是没其他感觉的。

只是,一只手不能动,可真的给她带来不少麻烦。

她此时就算是想清理一下身上的伤口,给身上的伤口抹点药,换套衣服,一只手的她办起来也只怕是艰难无比。毕竟,她总不能叫她师傅帮她解开衣服之类的事情吧?

见她微垂着眸看着手上的伤,便温声问:“伤你的那人你可知他藏身之处?”

顾七抬起头来:“知道,他住在一个山洞里,只是那人的实力看不透,很强。”

“如今你可能站得起来?”

“能。”她点了下头,从地上站起来,虽然身体有些疼痛,但,她撑得住。只是没想到,站起来时脚下一软,微踉了一下,也在这时,一双手突然打横将她抱了起来,她一惊,本能的伸手环住他的脖子,惊愕的抬眸看向他。

“你身体还是比较虚,为师带你上去吧!若是累了,就靠着为师睡一会,等到了上面再叫你。”

他声音温和和平静,目光清晰而干净,并没有其他的神情绪在里面,那神情,那目光,那举止,就仿佛在对待一个孩子一般,让顾七觉得自己的怔愣都有些反应过度了。

也对,她师傅是修行多年的强者,以她的骨龄对他来说不是小孩又是什么?

心下暗笑自己的大惊小怪,释然之后,也不在意自己正被他抱着,而是让自己的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感觉到他身上清淡如竹的气息,她忽的觉得安心。

就仿佛,有他在她身边,她不用担心其他事情一般。而这种感觉,就如同轩辕睿泽在她的身边一样,这样一来,心下又生出几分怪异,怕他察觉,索性闭上眼睛装睡。

沐泽微侧过头,便看到她靠的他的肩膀上闭目休息,唇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抱着她便往前走去,来到那靠近悬崖的下方,抬头往上一看,白茫茫的一片看不见顶,当下,他神念一动,一把长剑飞浮在面前,脚尖一点抱着顾七跃上飞剑,缓缓往上而去。

轻风的吹过,他墨发的轻扬,拂过她的脸颊有种痒痒的感觉,闭着的眼睛微动,睫毛轻颤着,睁开了眼睛,看着那飘渺却又神秘的面容。

“师傅,为何我看不见你的脸?”神使鬼差地问出这样一句话。

闻言,沐泽微低下头,对上了她的眼睛,温和一笑:“因为时候未到。”他移开目光,落在前方,目光飘渺似透过云雾在看着什么一般,神秘得让人猜之不透。

当回到悬崖上方,沐泽抱着她来到一处树下坐着,道:“把那人藏身的洞穴告诉为师。”

“我跟师傅一起去吧!”虽说她师傅的实力也让她看不透,只是,那独眼男明显不是好对付的,他一个人能行吗?

“你就在这里等着,若是跟着去,你定会被气流威压所伤,到时身上的伤就会更重了。”他站在她的面前看着她,继续道:“为师的分身不能维持太久,等为师把那人的人头提来,你便注入灵力气息掐碎身上的传送玉牌离开这里回青云峰吧!”

顾七定定的看着他,半响,点了下头:“好。”

她把那方向的大概的地方告诉他,便见他在听清楚后转身离开,见他离开,她便盘膝坐好,再服下一枚修复的丹药,以灵力气息调息着。

而此时,她并不知道,在秘境中的某一处,赵天磊和苏绫姗两人正顾不得形象的直接跳进泥泞地里,而就在他们躲进泥泞地后不久,一群毒蜂嗡嗡嗡的飞来,在周围没看到他们两人的身影后,这才往别处飞去。

“咳咳!”

不多时,两人从那泥泞地里冒了出来,苏绫姗咳了几两声,伸手一抹,脸上尽是泥,再一看身边的赵天磊,不由笑开了:“呵呵,师兄,你说我们两怎么被一群毒蜂追得这般狼狈?一身的泥,估计就是顾师妹在这里也认不出咱来了。”

赵天磊抿着唇站了起来,甩了甩身上的泥,皱了皱眉头,正想开口,就听林中传来沙沙的声音,顿时警惕的朝那声音之处看去。

苏绫姗见状一手也搭在剑上,顾不得身上那紧贴着的衣服和身上传来的难受,警惕的盯着前方,当看到一只浑身漆黑的乌鸦拍着翅膀气冲冲的从里面飞出来,一边还低声咒骂着时,不由微松了口气。

“找死的毒蜂,没看见老娘正不爽着吗?还敢凑上来!”丫丫一边骂着,一边抬头朝周围看去,当看到那浑身是泥的两人时,黑溜溜的眼睛一瞪:“什么怪物!”

苏绫姗嘴角一抽,看了那只乌鸦一眼,道:“你是顾师妹的契约兽吧!怎么只有你自己?顾师妹呢?”

“咦?”丫丫一听,拍着翅膀上前围着两人看了看,最后盯着赵天磊惊呼的喊出声:“呀!呀!原来是冰山美男啊!”展开翅膀想扑上前,却又想到他一身的泥而迅速退后:“你们怎么弄成这样?老娘跟我家七七失散了,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她。”

闻言,赵天磊施了一个除尘术,摇身一变,身上的衣服如同洗了一般,又恢复了一身的干净,只是因一路所遇,衣袍上早已经裂开不少口子,看起来虽然破烂,但他的气质摆在那里,却怎么也不会给人狼狈的感觉。

见他一个除尘术就把身上清理干净了,苏绫姗露出笑脸看向他:“师兄,你知道师傅还没教我除尘术的,你也帮我施一个吧!这一身的泥我很不舒服。”

赵天磊抬手,口中一个法诀吟出,手往她身上一拂,一股光芒从上由下罩住她,下一刻,她身上的污泥也随着一点点的变得干净。

“谢师兄。”看着自己身上干净了,苏绫姗当即欣喜的道谢着。

“你与她应该是有神识相牵的,可有感应到她在哪?”他的目光落在丫丫的身上,沉着声音问着。

“离得太远感觉不到,不过先前我感觉到一丝七七的气息,我想应该就在这附近了。”丫丫拍着翅膀停落在赵天磊的肩膀上,翅膀一抬指着一方:“往那边走,应该在那一边。”

见赵天磊往前而去,苏绫姗也迅速跟上,二人一鸟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就感觉到前方有战斗的声音,那股威压之强让他们在这里也能清晰的感觉到,甚至,体内的气息也因那股威压的震动而翻腾着,隐隐有种想要冲上喉咙的感觉。

“好强!”苏绫姗震惊的看着前方的树林,在这片树林中,一股肉眼可见的威压与气流在空气中涌动着,那股威压竟是让他们无法再往前迈进一步,就仿佛,再靠近,必定会因体内的气息沸腾而重伤!

赵天磊抿着唇,也微皱着眉头看着前方,难道是顾七?只是,这样的威压又似乎不是顾七能释放出来的。

“好强!两股气流一强一弱,有那股强的真的很强,不知是谁,老娘去瞧瞧。”丫丫呢喃着,便拍着翅膀往前飞去。

“带我们一起去!”赵天磊伸手直接抓住它的脚,将它拉了回来。

哪知丫丫一个转身,竟是羞嗒嗒的说着:“哎呀,美男,你怎么能摸人家的大腿。”

一旁的苏绫姗眼皮狠狠的跳了跳,瞥了那一双骨碌碌的黑眼睛直转的乌鸦,再扫了一眼那一脸冰冷的师兄,心下有些发怵,这顾师妹怎么会契约了这么一只奇葩的乌鸦?连她师兄的便宜都敢占,还真不是一般的色胆包天啊!

“砰!轰隆!”

又是两声战斗的声音传来,虽没看见但听那声音也知异常激烈。丫丫见赵天磊冷着脸,便也收起玩笑之心,道:“放心放心,不是我家七七。”说着蹬了蹬脚,挣脱开他的手往前飞去。

感觉到空气中的气流与威压在消失,赵天磊和苏绫姗两人便也迅速跟上,只是,当他们来到那战斗的地方时,却只看到一地的狼藉,以及那被摧毁的树木和一具没了头的尸体……

“呀!呀!是那个独眼男,他的一只手是让七七砍掉的,虽然没了头,老头还是一眼认出是他来。”丫丫看到地上的那尸体,嘴一张,一簇火焰从口中喷出,落在那尸体身上,不消一会便化为一堆灰烬。

“哼!敢对付我家七七,老娘不将你烧成灰才怪!”它怒哼哼的低骂着,拍着翅膀停落在一棵树上,感应着顾七所在的方向。

而那苏绫姗见丫丫一喷就是一大簇火焰,明显也是愣了一下,她是没想到一只乌鸦,哪怕就是火鸦也不应该能喷出那么大的火焰来吧?而且,那火焰怎么感觉似乎有些奇怪?

她在一旁深思着,而赵天磊的目光则在周围扫了一圈后,落在树上丫丫的身上,等着它告诉他们方向。

也在这时,提着那独眼男人头往回走的沐泽看着那盘膝而坐调息的弟子,不由的放轻了脚步,将手中的人头放在一旁,慢慢的靠近。

早在他回来时顾七便感觉到了,一口气轻呼出之时也睁开了眼睛,见他一袭白色衣袍依旧,缓步飘逸而来:“师傅。”她唤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往他走去。

沐泽停下脚步,待她来到他身边时,这才指着那被他放在不远处的那颗用布包着的圆物,温声道:“那是独眼魔修的人头。”

只说了这么一句,但不知为何,顾七就有种感觉,他是因为她被那独眼男所伤才去为她出气的,也是因为她才杀了那独眼男的。

不知为什么,她就知道是这样。

看着面前温和的他,虽看不清容颜,却并不感觉到陌生,相反的心头却是因他的护短而划过暖流。

“这是为师从他身上拿到的乾坤袋。”他将手中一个乾坤袋递了过去:“看看有没什么合适用的,没有就丢了。”

“多谢师傅。”

他微微一笑:“无需跟师傅客气,你是为师的徒儿,为师有东西不给你,又能给谁?”

听到这话,她也笑开了,点了点头,没再开口。

“好了,那独眼魔修为师也杀了,这片秘境之中应该不会再有你对付不了的劲敌,虽然你可以选择继续留在这里历炼,不过你身上的伤不能小视,为师觉得你还是回青云峰养伤比较妥当。”说话间,他的身体渐渐的变淡,就如同一抹景象一样,随时都会消失不见。

“师傅,你……”她微怔,伸出手去碰他的手,却见自己的手穿过了他的身体,连碰也碰不到他。

“这是为师的分身,分身消失就是这样,不用担心,为师在青云峰等你。”这话一落下,他的身影也随着消失不见,如同轻烟一般的弥漫在空气之中,若不是她手中所握的乾坤袋,以及那不远处的人头,她还真以为是自己产生的错觉,毕竟,一个个就这样消失了。

分身……她知道,当修为到达一定的级别后,才可以凝聚出分身,至于她所知的是,哪怕是元婴强者似乎也不能凝聚出分身来,师傅他,到底是什么修为?

“呀!呀!老娘就说我家七七在这里的!七七!七七!老娘想死你了!”

尖锐的声音突然从林中传来,传入顾七的耳中,也让她回过神来,抬眸一看,就见一团黑色的东西扑进她的怀里,因碰撞到她的伤口,让她不由闷哼了一声。

“七七?你受伤了?”

丫丫一听到她的闷哼,迅速从她怀里飞去,在她身上左瞧右看,当看到她一身的伤时,不由怒火往头顶直冲:“是那个独眼男伤了你吗?你怎么伤成这样?还疼不疼?老娘不知道你伤成这样,要是知道,刚才就不会一头撞进你怀里了。”

“没事。”顾七笑了笑,看向那迈步而来的两人。一黑一白走在一起,竟如一对壁人一般,让她见了都不由觉得赏心悦目。

“赵师兄,苏师姐。”她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轻唤了一声,眼底有些意外:“你们怎么没出去?”她是知道仙门让所有弟子退出秘境的,这两人怎么还在这里面?

“我们听说顾师妹没了下落,便想着在这里面找找,谁知找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困难,好在碰到了顾师妹养的那只丫丫,要不然只怕还找不到你呢!”苏绫姗笑着走上前,见她身上伤口那么多,不由问:“你怎么伤成这样?这身上的伤口也没怎么包扎好,我再帮你包扎一下吧!”

“先前是谁?”赵天磊走过来却是直接开口,那放在不远处的人头告诉他们,那个杀了那人的人应该刚离开不久,只是,会是谁?

顾七缓缓一笑:“我师傅的分身,是他救了我,若非他我现在估计小命也不保了。”想到她师傅给她的那个乾坤袋,她不由低头打开,在里面翻了翻,忽见一块黑乎乎的石子,不禁心下一奇,拿出来一看。

听到是沐泽仙君的分身,两人这才了然。难道那威压那样骇人,原来是沐泽仙君的分身到来,这也能解释为何那个人会轻易被杀了。

正想着,忽听一声惊呼,不知何时,他们的身边出现在一个黑色的旋涡,那旋涡在转动着,同时也有着一股强大的吸力似要将她们吸进去,站在最近的顾七和丫丫身体不受控制的被吸入旋涡,旁边的赵天磊见了本能的上前一步抓住了她的脚,却拉不回她,整个人也被拉了进去,最后关头,惊呆了的苏绫姗想也没想的也跟着扑了上前,却只抓到赵天磊的一节衣袍。

三人一鸟被吸入那旋涡之中,不消一会就连黑色漩涡也没了踪影,只有徐徐轻风吹拂着树叶,只有那沙沙声在林中传来,轻风静下后,周围也跟着恢复一惯的宁静……

昏迷中的赵天磊猛然睁开眼睛翻身坐起,这让正在给他把脉的大夫吓了一跳,整个人跌坐在地上看着那面色冰冷吓人的男子,颤声问:“你、你想干什么?”

“你是谁?有没看见两名女子?”赵天磊一手握住他的手,将他拉了起来却没放开,吓得那大夫一个劲的颤抖着。

见他问起那两名女子,大夫这才松了口气:“有有有,两位姑娘在隔壁。”

听到这话他就要下床,却被那大夫给按住了:“小哥,你身体就正虚着,不好下床,先躺着吧!你现在过去那两位姑娘也没醒。”

赵天磊抿着唇,沉默着没开口,脑海中在回想着先前的事情,只觉得不可思议。

“唉,说起来你们也幸运,若不是这老王家把你们从海边救回,只怕你们谁也活不了了。”那大夫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说着:“既然你醒了就好好休息着,你毕竟是男人,比那两位姑娘的身子骨都要好,那两位姑娘一位倒没什么事,只是呛了水还没醒,另一个则不太好,有发烧的迹象,也不知今晚能不能熬过去呢!”

闻言,赵天磊下了床,对那大夫道:“带我去看她们。”说着就往外走去。

见状,大夫急急的追了出去:“唉,你这人怎么这样?不是让你先休息着吗?”

出了屋,迎面便是一阵海风吹来,他眯了眯眼,看着前面的大海,不由皱起眉头,而在屋外晒着鱼网的汉子一见他出来,便咧着嘴笑着迎上来:“小兄弟醒了?”

“他就是老王,就是他把你们救回来的。”大夫在一旁说着。

“多谢。”赵天磊拱手一礼,冰冷的面容,冷硬的气质,硬绷绷的声音,还真看不出来他是在道谢。

不过那汉子也是憨厚的,咧着嘴笑着,挥了挥手:“不用谢不用谢,俺也没做啥事。”

“就让老王带你去看那两位姑娘吧!我还有事,得先去了,晚点再过来看看。”那大夫说着,摆了摆手便离开了。

本打算揪住他的赵天磊听到他说晚点还过来,便也没出手,只是看向那汉子,道:“麻烦王大哥带我去见她们。”

“呵呵,好,你跟俺来,俺媳妇在照顾那两位姑娘呢!你也不用太担心,会没事的。”他带着他往后面一处屋子走去,来到那屋子外喊了两声:“娟?开个门,那小兄弟来看她们了。”

“哎,来了。”

房里传来一道声音,便听脚步声急急而来,房门也跟着被打开,一衣着朴素的妇人走了出来,看到他们便笑了笑:“俺刚给两位姑娘上了药,换好衣服,你们进来吧!有一个姑娘现在还发着烧呢,房门不能开着,免得吹到风了。”

两人走了进去,那汉子并没跟上前,只是在屋里的桌边坐着,那妇人也退至一旁,一边暗自打量着赵天磊,心下有些好奇他们的来历。

赵天磊看着一张床上躺着的两人,身上穿着的是农家的衣服,似乎是那妇人的衣服,盖着被子脸色却是苍白的,他伸手探了探她们两人的脉博,苏绫姗的气息还好些,只是呛到水昏迷着,倒是顾七因身上伤口的恶化,发热,身体滚烫如火。

“小兄弟,俺见她们衣服都是湿的,就给她们换上俺的衣服,那衣服是俺刚做不久的,还没穿过的。”妇人在一旁说着。她是见这三人,无论是这男的还是那两女的都长得跟天仙一样,也不敢拿自己的旧衣给他们穿,给他们换上的都是他们还没穿的新衣。

说也奇怪,这三人怎么就会出现在那海边?他们这一带极少有外来人的,而看他们的样子还不是他们这周围的人,又长得这么好看,把他们救回来这短短半天时间,整个渔村的人都在问着他们是打哪来的了。

“多谢王大嫂了。”赵天磊朝她道了声谢。

听到他道谢,妇人乐得笑眯了眼,更是热情的道:“那你稍坐会,我去看看熬的粥好了没,给你端些过来。”说着,把自家汉子给拉了出去,又给他们关上了门。

待他们离开后,赵天磊从空间中取出一枚丹药喂到顾七的口中,又以灵力气息帮她化开药效,再给苏绫姗注入灵力气息,做完这一些,他脸色更为苍白,额头处更是渗出了汗水。

扶着床来到桌边坐下,倒了一杯水喝下,缓了缓气息才渐渐好点。

过了一会,床上外侧的苏绫姗醒了过来,当看到坐在桌边的赵天磊时,不由的坐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师兄,出什么事了?”好端端的,他们怎么会被那黑色旋涡吸进去?目光朝周围看了一眼,又问:“这里是哪?”

“这里是海边的一处渔村,我们被吸进黑漩涡后掉入海里,是这家人救了我们。”赵天磊沉声说着,见她已经醒来,便道:“顾七的伤比较严重,你多照顾着她点,我回去调息,有事到前面找我。”说着,便起身往外走去。

苏绫姗看了看身边脸色苍白的顾七,探了下她的脉博,这才拉高她身上的被子,盘膝在床上调息着。

次日,顾七醒来时,见床边坐着的是苏绫姗,便唤了一声:“苏师姐。”声音有气无力,若不仔细听还听不真切。

“顾师妹,你醒啦?觉得怎么样?身体有没好点?”苏绫姗将她扶了起来,让她半靠着床。

“水。”

“水?你想喝水?你等会,我这就给你倒。”她起身来到桌边,给她倒了杯水,端到她的唇边喂她喝下:“还要吗?”

顾七摇了摇头,一杯水喝上后,喉咙缓了一点,不再像先前一样的干,只是喉咙处咽着水时感觉到有些疼痛,似乎是喉咙有些发炎。

“你身上有不少伤,好在我空间带了不少药,其他的伤口倒还好,就是你手臂上的那处较深的伤有些发炎,还有你的手指那里只怕短时间也恢复不了。”

“用这续骨膏给我上手指上的伤,会好得比较快。”她伸着手,从空间中取出她自己炼制的药膏给她。

“好,那等会我再帮你换上。”苏绫姗接过后,将药放在一旁,问:“你饿了吗?那王大嫂熬了粥,我给你盛一碗吃吧!”

“好。”她点了下头:“麻烦苏师姐了。”

“说这个话就客气了,行了,你躺着吧!我顺便去跟师兄说一下你醒了,免得他担心。”说着,便转身往外走去。

见她离开,顾七靠着床头半眯着眼,脑海则在想着那一幕,那块石头是什么来的?怎么会突然出现那个黑漩涡?正想着,忽见她的混元珠空间竟有了变化,一怔,连忙以神识探查,果真见她的空间出现了变化,空间的地方变大了,而且她里面种着的一些药材年份似乎也随着空间的提升而增长了年份。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那颗黑石?

想到那颗黑石,她以神识在空间中找了一圈,却没发现那颗黑石的踪影,一时间,也无法解释这突如其来的空间提升是因为什么?也无法释放为何那颗黑色会形成一个黑色漩涡将他们吸了进来。

脚步声靠近,她收回神识,看向那进来的人。只见,一身黑衣的赵天磊迈步走了进来,冷硬的气质让他整个人看起来不怎么近人情,紧抿着的唇和微拧着的眉头更似不太好相处一般。见此,她不由露出一抹笑意:“师兄,你绷着这么一张冰块脸,也不怕吓到人啊?”

冰块脸?

赵天磊的脸皮抖了一抖,瞥了她一眼,迈步走近,冷冷的道:“还会拿我开玩笑,看来身体是好了。”

“有气无力一口气吊着,连床都下不了了,哪里好。”她叹了一声,抬了抬有些痛意的手:“这手都成这样了,要不是我师傅帮我杀了那人,我非得把他的手指一根根剁了不可。”

“你往日不是挺精明的吗?打不过不会跑?明知自己不是那独眼魔修的对手还硬碰上去,活该你伤成这样。”嘴里虽冷冷的骂着,一脸的嫌弃模样,但却仍小心的牵过她的手,拆开上面的布,拿起一旁的那瓶药问:“是这瓶药?”

“嗯,是这瓶。”她笑着点头应着,一边道:“你可给我小心一点,手脚放轻一点,别趁着上药整我。”

听到这话,赵天磊被气笑了,冷冷扫了她一眼:“没你那么多小心思。”

他轻手轻脚的帮她涂上药膏,怕自己的手脚重了弄疼她,也就一只手几个手指,他却涂了好长一段时间才上好了药。

这时,端着粥的苏绫姗走了进来,见赵天磊正帮顾七上着药,便笑着端着粥上前:“顾师妹,来,师姐我喂你吃吧!”

“不用了师姐,我自己来就行了。”让她喂,怎么都觉得不太好意思。

“什么不用?你看你的手又伤着,气力又没恢复,哪里能端得住碗?再说了,这粥我加了补血的药材,要趁热吃才好。”在床边坐下,用勺子舀了一口递上来,笑盈盈的道:“来,张口,照顾你这美人,可是别人盼也盼不来的好事。”

听到这话,顾七忍不住的笑了,暗自摇了摇头,倒也没再拒绝,张开口吃下那粥,入口带着一丝灵药气味的药材在她口中弥漫而开,她有些讶异:“师姐加了血参?”血参可是很珍贵的补血圣品,没想到她竟然有,而且还舍得给她吃。

“嗯,识货,居然还能吃出是血参。”苏绫姗笑着点了点头:“你现在的身体就得补补,不过这里倒是没什么好东西,等离开了这里再找些东西补补气血吧!”

见这仙门的两个天骄,一个在给她包扎手指上的伤,一个在喂她喝粥,她不由笑开了:“我这伤受得也算值了,仙门的两大天骄这样照顾我,让其他弟子看见,只怕是羡慕妒忌恨啊!”

闻言苏绫姗也轻笑出声,嗔了她一眼:“你还笑?身上的伤不疼了?你是女子来的,要爱惜点自己,这弄得浑身伤的,好在有药可以消除,要不然被剑气所伤的这些可是会落下疤痕的。”

“这些都是小伤,养几天便好了。”她笑了笑,看着包扎好的手,嘴角抽了抽,一脸嫌弃的道:“绑得真丑。”

苏绫姗听了掩嘴轻笑,瞥了赵天磊一眼。

赵天磊耳根微微泛红,冷哼了一声,道:“我有帮你绑就算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说完,见两人都用着新奇的目光盯着他看,那目光,直叫他有些想要逃的冲动,而他也真的照心中的想法做了,直接站起来后转身往外走去。

看着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赵天磊,房里的两人皆不由轻笑出声,顾七一个喘气上不来,笑岔了猛咳了两声,旁边的苏绫姗连忙给她拍了拍背,笑骂道:“看看你,打趣师兄还能让自己笑得咳嗽,也真服了你了。”

顾七轻喘了口气后,感觉气顺多了,这才笑道:“师姐,你给我说说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吧!”

“好。”苏绫姗应了一声,便把自己打听回来的跟她说了一下。

而外面,走出去的赵天磊就被那急急而来的王姓汉子推着往回走,只听他一边焦急的道:“快,赵小兄弟,快躲屋里去,不要出来,快点!”

赵天磊稳住脚步后,问:“王大哥,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海盗来了,你们快点躲起来,若是让他们看到你们就麻烦了,快点,快躲进来,无论发生什么事也不要出来,否则,被那海盗发现,我们就是想救你们也没那个能力了。”他推着他,却发现推不动,不由急得满头大汗。

赵天磊的目光朝前望去,见前左侧那一边的海域,正有一艘大船正在向这边靠近,船上站着数十名的汉子,一个个挥着刀剑呐喊着,渔村的村民们则惊慌的跑回自己的家中躲起来,因走得急,有的撞翻了晒着的鱼干,有的被鱼网扯住摔倒在地上,惊恐之色不言而喻。

皱了皱眉头,他正想说话,怎么知面前着急不已的王姓汉子竟作势就要跪下:“俺求你了赵小兄弟,快回去躲起来,若是让他们发现了你,你们长得这么好看,他们一定会把你们抓走的,到时一定连我们也会受牵连。”

赵天磊扶住他,皱着眉头道:“王大哥你别这样,我先回屋就是了,不过,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就喊我出来,区区几十个海盗而已,我还是能对付的。”

然而,那王姓汉子却没将他的话当真,毕竟,就他一个人又如何能对付得了几十个凶残没人性的海盗?为免他被发现,他也只好点了点头连忙说着:“好好好,俺知道了,你快进去躲进来,可千万不要出来。”把他推进顾七他们那屋后,便将门关上,迅速往前跑去。

“有海盗?”房里的两人把他们先前的话也听了个七七八八,此时见他被推进来,只是诧异的挑了下眉。

------题外话------

为了我家羁绊sou1美人蠢蠢欲动的色心,特意送上下面的小剧场。

“羁绊,你怎么在这睡了?若是着凉可怎么办?”沐泽走上前,弯腰将斜倚卧榻的羁绊美人抱入怀中,却让原本盖在她身上的浴巾掉落地面,他本能的低头一看,眼中掠过一抹暗光:“你没穿衣服。”

羁绊眨了眨眼睛,处于呆愕之中,试探性了唤了一声:“沐泽美人?”

场面一转,躺在床上的她看着站在床边脱衣服的沐泽,眼里直冒狼光:“再脱点,再脱点,哇,腹肌!”当沐泽赤果果的站在她面前时,她竟遮起了眼,喃喃低语:“画面太美,不敢直视……”

“羁绊。”沐泽扑上前,哪知床上的羁绊却猛然惊醒,抬脚一踢,将他踢下床,扯过被单一裹,往外跑去大骂着:“火火,你个浑球!老娘宰了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