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8 重伤昏迷

看着那气流卷成的狂风形成一张大网朝她而来,顾七抿着唇,握着手中的长剑,灵力瞬间爆涌而起,凌厉的剑刃因灵力的注入而发出嗡嗡的低吟声,剑身颤抖,下一刻,随着顾七身形的掠出,长剑划出一道势不可挡的剑罡之气迎上那袭卷而来的狂风气刃。

强大威压的弥漫而开,骇人气流的涌动,伴随着狂风而起的杀机,这一幕,惊呆了那后方的二号和四号,他们只感觉一颗心被高高提起,又骤然沉入深渊,刹那间心头的颤意,让他们无法言语,无法反应,更无法避开那划过他们身边的凌厉气刃。

身体被气刃所伤划出的小伤口渗出了鲜血,阵阵刺痛的感觉让他们清楚的知道,眼前的一幕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着的,并不是他们的幻觉。

只是,让他们震惊,让他们惊愕的是一号,她是如何迸射出那样强烈而凌厉的杀气?她身上又是怎么涌出那股骇人而令人心惊的强者气势?

就算她是筑基修士巅峰,可,筑基级别的修士真的有那个实力对战那名危险又不知实力几何的男人吗?她区区一介女子就算再怎么与众不同,那从她身上迸射出来的气势与威压,竟是他们师尊也无法相比?

难道,这就是她的与众不同?这就是沐泽仙君收她为亲传弟子的原因?

深!藏得真深!这一刻,他们甚至怀疑,她的实力是不是不止筑期修士?

这一刻,心中惊骇震惊之时,更隐隐有些兴奋与激动,为能看到这样的一幕而激动着。体内的热血在沸腾,滚烫得让他们忘了身上的痛意。

“呼!咻!轰隆!”

凌厉剑罡之剑划开了那一道狂风利刃,硬生生的将那狂风凝聚而起的大网劈成两半,被劈开的那两股气刃咻的一声撞向两边地面,气流的爆破而开撞击向地面,导致发出轰隆的两声巨响。

尘烟飞漫而起,模糊了视线,而顾七正趁着这一瞬间没有停留的击向前方,剑尖所指之处,正是那独眼男人的眉心之处。

看到他的攻击竟被她破开,独眼男人阴狠嗜血的目光一眯,一抹意外从眼底掠过,继而跃上眼底的是疯狂与兴奋:“想不到华山仙门除了那令人看不透深浅的沐泽之外,竟还有你这样的一个人物,你已经徹底的勾起了本座的兴趣,本座要将你带回洞中,当本座的炉鼎,供本座修炼,本座要让华山那群老不死的知道,他们仙门新起之秀沦为了本座的玩物,沦为本座的炉鼎!哈哈哈哈!”

几近疯狂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更令闻者怒火中烧!

二号与四号在听到那独眼男人的话后,紧拧着拳头恨不得冲上前将他大缷八块,然,他们不能,他们的实力不允许他们冲动的乱来,也只能怒视着那独眼男人。

听到那令人愤怒的话语,顾七的神情依旧冷漠,只是那眼底的冷意更浓一层,杀意更甚。但她知道,要杀他,凭她的实力还是不够的,她也许可以越级击杀,但那全凭的是两世为人加起的战斗经历与招式,可眼前的这人,实力比那铁木真还要强,她根本没把握可以将他击杀,让他们几人能安然离开这里。

于是,神识一动,吩咐着丫丫将二号和四号先带走,他们留在这里她无法毫无顾忌的放开,只有他们离开了,哪怕她无法击败她也可以运用所学逃命去。

接收到顾七意思的丫丫拍着翅膀以神识回应了一声,在看到前面那独眼男人朝顾七抓去之时,迅速带着他们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快走快走!老娘还要回去帮我家七七的忙呢!”它尖着声音叫着,拍着翅膀飞在前方:“快跟老娘来,七七说往这边走就对了。”

二号和四号不放心的回头一看,只见那抹白色的身影与那穿着兽皮衣的男人在战斗着,也许是实力的悬殊,一号被击退了数米,脚步在地上摩擦出深深的一道痕迹,直到抵住一棵树后才堪堪站稳。

“看什么看!快点跟上!”丫丫带着他们离开,却在听到一声狮子的吼叫声后停落在二号的头上,看着那飞一般冲来的雄狮,奔跑的声音,重而有力,每一脚的跑动都让地面震动起来,随着它的靠近,神兽的威压也袭卷向他们。

丫丫站在二号的头顶高傲的扬起头,翅膀收于身侧,仿佛天生的贵族,优雅而尊贵的睨着那朝这边奔来的雄狮,无视着二号与四号的惊慌与警戒,低哼了两声。

“光着屁股的狮子,你不知道老娘最喜欢拔毛的吗?还敢往这跑来,看老娘不把你围着脖子的那圈毛给拔光!”

尖锐而狂傲的声音从丫丫的口中而出,却是惊呆了二号与四号,他们看着那狂奔而来的骇人嗜血的雄狮,再想到丫丫那一掐就断的纤细鸟脖,不由的身子一抖,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下一刻,拔着腿便朝前面奔去,跑给那雄狮追。

“喂喂喂!你们两个怎么回事?老娘还要拔那光屁股狮子的毛呢!跑什么跑!”原本收着翅膀高傲的站在二号头顶的丫丫没料到他们会一声不吭的便跑起来,一个没站稳,身子微侧了一下,好在连忙爪子抓住二号束着的头发,这才免于侧跌下去。

“你就别再惹毛那头雄狮了,那是神兽!神兽你知道不?一个威压就能让你死得不能再死,你这张乌鸦嘴再这样叫嚷着,我们就真的玩完了。”四号边跑着,边瞪着站在二号头顶上的丫丫,要不是它站得高,此时又没时间,他还真想把它抓下来绑住它的那张乌鸦嘴。

被四号这么一说,丫丫更是瞪起了小眼睛,只是,它的眼睛小,也没什么气魄,震摄不到他们。但脾气一上来,当即拍着翅膀飞了起来,同时冲着两人喊着:“你们两个一直往前跑去,别回来给我家七七惹麻烦,老娘去把那头狮子给收拾了。”

两人听到话后一惊,猛然停下脚步回头吼着:“丫丫!你做什么!快回来!”

“担心什么?区区一头神兽,老娘能灭了它的,灭了它之后,再回去帮我家七七对付那个不要脸的老东西。”它边飞边说着,拍着翅膀迎向了那头奔来的雄狮。

“哼!不知死活的蠢鸟!”

那头雄狮直接开口冷哼着,语气中明摆着的是轻蔑与鄙夷。看着那只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的乌鸦,雄狮只有知道它是个自取灭亡。

“丫丫!快回……”两人惊呼着,只是,那最后的一个字还没说出来,就因看到前面的那一幕而惊呆了。

原本猛扑向丫丫的雄狮似乎遇到什么可怕而恐怖的东西一般,竟是发出一声低嚎,整个身体扑向地面趴在丫丫的面前,连头也不敢抬起,身体在颤抖着,低低呜嚎着。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前一刻还嗜血凶残的神兽级别雄狮,是因为什么而趴倒在丫丫的面前?

他们不知道,就在那雄狮扑上来之际,没有恢复本体的乌鸦骄傲的抬起头,挺起胸,释放出了身为上古神兽三足金乌的强大威压,上古神兽的威压一出,那只是神兽级别的雄狮,又蔫能再扑上去?

此时,它正趴在地面颤颤发抖,惊恐而震惊。它没想到它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没想到这只黑漆漆丑陋难看的乌鸦,本体竟然是被称为太阳神鸟的上古神兽三足金乌!

太阳神鸟,上古神兽,三足金乌!无论哪一个光环都是熣灿夺目震人心魂的,它一只神兽在它面前哪里抬得起头来?又如何不心生惧意?

“哼!让你主人对付我家七七!让你得瑟!让你耍威风!老娘现在就要将你这上面的一圈毛给拔完!让你变成一只真正的光秃狮子!”

尖锐的声音一边骂着,一边它也没停着,站在雄狮的头上,不是伸着爪子去拔那狮子脖子上的那一圈毛,就是用嘴去咬。硬生生的被这样拔毛,而且还是一只神兽级别的雄狮,听着那一声声低嚎痛苦的叫声,丫丫兴奋万分,拔得越发起劲,而站在不远处的二号和四号却是惊呆了,好半响也没能反应过来。

“嗷呜……嗷……”

低嚎的声音带着痛苦的在林中回荡着,一根根黄色的毛发随着丫丫爪子的一扬而凌乱的散落地面,神兽的哀嚎声时高时低的回荡着,惊得林中一些低阶的灵兽纷纷惊恐不已,不知到底发生什么事?竟能让那在这片林中称霸称王的雄狮发出这样的哀嚎声。

那与顾七交手的独眼男人在听到契约兽的嚎叫声时,也不由怔了一下,眉头一皱,阴狠嗜血的目光扫向那林中的某一处。下一刻,他收回目光看向那退开的顾七,身形一动,几乎是瞬移的速度便来到顾七的面前。

饶是顾七警戒着,却也没想到他的速度竟能这样的快,待反应过来时,只知道他的一只手已经扣上了她的肩膀,反手一拧,将她的一条手臂扣在身后。

知道若是被扣住想挣脱开就难了,于是,她握着利剑的手一转,冰冷之色在眼底掠过,剑锋直接朝自己的手削去,那狠绝的出手,似乎丝毫不介意伤着自己,毫无章法的一剑逼得那独眼男人不得不松开扣着她的手,再度退开。

“咻!”

利剑依旧划过,因那独眼男人的松手,剑刃直接划伤了自己的手臂,深可见骨的伤口涌出泉水一般的鲜血,不消一会便染红了她的一只衣袖。

看着连眉头也没皱一下的顾七,那独眼男人仰头大笑:“哈哈哈!好!够狠!本座就不信,凭你一小小筑基修士还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声音一落,他五爪一收,无形中一股气流被他抓在手掌中,掌心朝顾七伸去,再一抓。

只感觉一股强大的气流在自己的身体凝聚着,那股吸力将自己的身体往前吸去,似被什么束缚着一般,连动也觉得吃力。见此,她迅速提起体内的灵力气息,气流的涌动,威压的弥漫,剑刃的飞劈而出一股作气的将那股气流砍断。

“呼!咻!砰!”

凌厉剑罡之气在地面劈出一道深深的剑痕,站在前面的独眼男子也因那一剑而迅速避开,顾七衣袖一动,似有什么划过掌心,她退开着一段距离,并没靠得太近,在那独眼男人攻击她时,脚步步伐一个变动便是迅速避开。

见她不敢近身战斗,而反像泥鳅一样的令人难以抓住,火气也渐渐的涌上来。在他看来,一个小小筑基修士根本不堪一击,只要他一动手,随时都可以抓得住她,却没想到,这女子狠起来竟是连命都不要的那种,为了逼他放手,竟能划伤自己的手臂。

“你以为你逃得掉吗?死在本座手中的仙门弟子不知多少,那几个老不死的一定不会想到,本座会藏在这里面,哈哈哈!仙门的秘境历炼之地?本座定要让那些所谓的仙门弟子进得来出不去!将那几个老不死的种子弟子一个个的杀光以泄当年毁眼之恨!”

他阴测测的说着,那嗜血的目光落在顾七的身上,带着些许的疯狂与狠辣,那身上恨意的爆发,威压的释放,气流的涌动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卷风将地面的落叶卷了起来。

风,呼啸的乱窜着,咆哮着,摇得周围树木与杂草沙沙作响,头顶上的那片天空也似乎因他气流的变化而变得阴沉起来,乌云遮住了阳光,一片死亡气息笼罩而下,周围阴寒骇人的气息如同置身地狱之中,令人毛骨悚然,心惊不已。

几片树叶在顾七的面前飞过,遮住了她的视线,也就在这时,那对面的身影一动,顾七也跟着变动着步伐,白色的衣裙,血色的衣袖,清冷绝色的面容,浑身散发着的肃杀之气尽量注入手中清风剑中,身影如同鬼魅般的往前掠去,与那独眼男人再度交手,这一次,她不再闪避,而是正面攻击,虽打得吃力,却并没后退。

直到,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后,她眸光一闪,唇角勾起一抹诡异而冰冷的笑意,长剑一转,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劈向那独眼男人的身体。

独眼男正欲避开,谁知身体瞬间提不起力道来,体内的灵力气息似乎在一瞬间消失无踪,惊得他瞪大了眼睛:“你动了什么手脚!”

他的厉喝声才落下,回答他的不是顾七的声音,而是她手中的清风剑,轻薄的清风剑如同一道寒光般的壁下,本应一剑将他劈成两半的一招,却因他拼尽了全力的一避而偏向了一边,削掉了他的一只手臂。

“啊……”

那只手臂被气流带出,甩落地面溅了一地的鲜血,震耳的痛呼声夹带着难以置信,如同闷雷震得人耳膜生痛,心惊不已。

而顾七在见到一剑没能成功击杀他,反而只是砍下了他的一条手臂时,眉头一皱,瞬间转身往另一个方向掠。她知道,她所用的药对于一个实力这样强大的强者来说,只能维持一小会的时间,此时若是不逃,等他缓过来势必会杀了她!

震惊于自己的一条手臂竟被一个他所轻视的女修给砍了,独眼男在震怒的同时,浑身爆发出强烈的杀意,那是一股铺天盖地的杀意,如同狂潮,铺卷而来。

尤其是看到她在砍了他一条手臂后转身就逃,更是想也没想的用另一手掐了个法诀打向她的身上,目光阴测而夹带嗜血杀意的看着那抹白色身影消失在林中:“你逃不掉的!本座要你生、不、如、死!”

他捂着被砍断的手臂,触及鲜血溢满他的手掌,心中的恨意与怒火更盛,却没急着去追逃走的顾七,而是盘膝原本坐下,迅速调息逼出所中之药。

往林中逃去的顾七并没有与丫丫和二号他们会合,早在她动用药物的时候就已经让丫丫带着二号和四号两人离开,这会,应该也到安全的地方了。

感觉到体内的血气乱窜着,当下从空间中取出一枚丹药服下,没有停下调息,而是继续往前掠去。本应一剑将他击杀,却因他的一偏而只断了他一臂,他不死,势必会追杀她。

另一边,带着二号和四号离开的丫丫将他们到安全的地方后,便对他们说:“我家七七让你们自己保重,想办法破了那被封住的传送玉牌尽快离开,你们往这方向走吧!也许能遇到其他人,老娘要回去找她。”

二号和四号相视一眼,知道自己若是跟着只会拖累她,当下点了点头:“我们知道了,你快去吧!找到她,小心一点。”

“知道了知道了。”丫丫拍着翅膀往另一个方向飞去,丝毫没将他们的话放在心上。想它堂堂上古神鸟,又有谁有那个本事可以伤到它?

倒是它家七七砍了独眼男的手臂,只怕麻烦了,它得赶紧找到她才行。

而那捏碎玉牌出了秘境的三号等人,当看到二号和四号他们没出来,脸色变了变,也顾不得休息,当下道:“快!回仙门禀报!”

几人不敢停留,找到那留守在阵法前的那人后,便迅速回到华山仙门,直奔门主大殿而去。

此时的门主正与众位峰主在喝茶闲聊着,说着秘境的一些事情,忽听外面一阵吵闹,便回头一看,见几名浑身脏乱的弟子正急步而来,不由眉头微动:“怎么回事?”

“弟子拜见门主,师尊,以及各位峰主。”数人匆匆行了一礼后,便急急的道:“弟子请门主尽快结束这次仙门历炼。”

门主和众位峰主听到这话后,皆是一怔,问:“这是为何?出什么事了吗?”

药峰的峰主目光则落在九号身上,问:“我记得你们是跟沐泽仙门的徒儿一队的,怎么只有你们几人?其他人呢?这才进去没多久,你们怎么都弄得这般狼狈?”

九号上前一步,道:“师尊有所不知,我们在里面遇到了元婴之境的修士,若非有顾师姐在,我们全都没命回来。”说着,又看向门主:“门主,请尽快结束这次的历炼吧!秘境之中混进了修为强大的修士,若不尽快结束这个历炼,只怕秘境里面的人都得死去!”

这话说得严重了,听得那门主和几位峰主皆嗖的一声站了起来,目露惊愕的看着他们:“怎么会?我们放进去的那些犯了错的散修实力都是与你们的修为不相上下的,怎么会混进去实力强大的修士?”

三号一听,又急又怒,当即道:“真的!我们还会骗你们不成?我们出秘境是由我们自己掐碎玉牌出来的,当时拦住我们的那个人是个独眼男,还骑着一头神兽级别的雄狮,另一个仙门的二十几名弟子想着逃离,分了两个方向掠去,却仍被瞬间杀死,尸体碎了一地!”

想到那一幕,此刻仍心有余悸:“顾师姐让我们捏碎玉牌逃出秘境,可是我们队里还有两人没出来,而且顾师姐也没出来,那个独眼男的实力很强,应该不止元婴修士,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弄得这样狼狈。”

门主和众位峰主听到他们说是独眼男时,一个个都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怎么可能是那个独眼魔修?他应该是被关在玄木仙门的三峡崖里的!”那人的实力之强,当年可是数个仙门的门主联手才将他抓住的,如今竟说他混进了秘境,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人骑着头雄狮,而且还是神兽级别的,我们不知他的来历,只知道他出手很狠辣,但凡碰见他的弟子都没活命的机会,门主,各位峰主,请快点想办法,再迟我们怕顾师姐他们都、都会……”

死字,没人说得出来,因为他们真不希望他们会死,只希望,门主他们来得及进秘境将那人抓出来,免得有更多的仙门弟子受害。

震惊过后,门主迅速回过神来,脸色凝重沉着声音道:“此事非同小可,我得马上通知其他仙门的门主,你们一人去通知沐泽,把事情跟他说一下,其他的峰主迅速前往秘境,到秘境之后发信号,尽快将众弟子带出来!”

“是!”众位峰主也知事态严重,当下应着,迅速行动起来。

看着门主他们迅速离开,三号等人一颗心也没能放下来,身心的紧张与疲惫让他们整个人瘫坐在地面轻喘着气:“你们说,他们能活着回来吗?”

“一定能!”

几人不约而同的说着,心中却是没底。他们也希望一号他们可以活着出来,可是,那个独眼男连门主他们听了都脸色大变,一号他们三人在里面,能活下来吗?

门主以千里传音之术通知了其他几个仙门的门主,当赶到秘境外面的那处阵地时,众位门主带着他们各峰的峰主也到齐,一见到华山仙门的门主便急急迎了上去。

“华山老头,你说那独眼魔修在秘境里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魔修的修为十分恐怖,若他真在秘境之中,只怕我们想找到他也难啊!”

“我仙门的一个小队遇到了那独眼魔修,他们有七人逃了出来,小队的另外三人还在里面,眼下我们也只能先将各自的弟子带出秘境,免得遭那独眼魔修杀害,要知道进去的都是我们的种子弟子,若他们全折殒在里面将是修仙界巨大的损失。”

就在众位门主商量着如何应对之时,一名老者匆匆而来,落地后,先是向众位门主拱手一礼,愧疚的道:“听到消息后我马上赶去查看,那原本关押在崖底下的独眼魔修真的不见了,老头我愧对各位的信任啊!”

“眼下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还是快进秘境,将仙门的弟子带出吧!”

“对,先进秘境。”

众人点了点头,这才迅速来到阵法上,合十人之力再度开启阵法。要知道,时隔这么短的时间再度开启阵法,对他们来说实力都会受损,经此一事后,只怕短时间里修为也会下降,但为了仙门的未来,他们也不能只顾着自己,若是慢了,千名弟子进去,只怕活着出来的没有几百人。

随着阵法的开启,秘境之门的打开,众人一跃而进,消失在空气之中。

而在华山仙门青云峰中,沐泽仙君一手负于身后缓步走到山峰的前面往下看着,平静无波的目光掠过仙门下方,继而收回,静静的望着远处的天空,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轻风吹起,他白色的衣袂轻轻拂动着,墨发的飞扬,飘逸尊华的气息如同天上谪仙,看不清的面容,更是为他增添了一股神秘的气息,随着他衣袖的松开,迎风而立,那姿态,就好似要乘风而去一般。

秘境之中

翻过了一座山后的顾七终于坐下来歇息,解开手臂上那只是简单包扎着的伤口,重新清理一下,再洒上药包扎起来,拿出地图看了看,目光落在前面时微皱起眉头。

这地图也就画到这里就没了,不知是每张地图只画一个区域还是怎么,前面是什么地方地图没标明,只在地图上写着不得靠近。

她轻呼出口气,一卷将手中的地图收起,靠坐着身后的大树休息着,脑海则在飞转着,想着,这么远的距离,那独眼男应该找不到她了吧?

秘境这么大,要在这里面找一个人又岂是容易?更何况,若是没有地图在手,哪怕他修为再高也难避那林中危机四伏。

本以为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谁知,就在她微闭着目光轻喘着气时,一股危险气息悄然靠近,阴狠的嗜血杀气是那样的凌厉,几乎在一瞬间她便睁开眼睛警惕的站了起来,手中握着清风剑注意着周围。

“沙沙……”

树叶摇动的声音沙沙作响,看着那无风而自动的树叶,她眸光一眯,步步退后,涌动着的气息凝聚在手心之中,准备着随时的战斗。

当目光所及,那穿着兽皮衣的独眼男人阴沉着脸,一身杀意的往这走来时,她目光一缩,眼中有着掩不住的愕然。

他怎么找到她的?这一路她根本没有停歇,照理说他不可能在这片秘境之中找到她!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心中的疑问她直接问了出来,没逃,而是长剑斜指地面,灵力调着动着弥漫在周身之边,准备战斗。

“本座说了,你是逃不掉的!砍了我的手臂,还重伤了我的神兽,很好!我会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让你后悔对本座所做的一切!”他目光阴寒的盯着前面的顾七,从最初的打算将她收为炉鼎到现在只想让她生不如死,皆因为手臂被砍,神兽被重伤。

天知道当他看到他的雄狮浑身严重烧伤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时有多想杀人!那是他的契约兽,是他的战斗伙伴,而这个女人所养的那只诡异的乌鸦竟能将他的神兽伤成那样,他当时就对自己说,就是跑遍这片秘境,也绝不会让她活着离开这里!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她再度问着,神色依旧清冷而无惧意。

到底他是怎么找到她的?若是不找出问题所在,只怕她走到哪里都会被他找到。只是,明明她身上没有追踪的药物……等等!

脑海中灵光一闪,心思微动,瞬间以神识探查着自己的身体,果然,当探查到自己竟被下了追踪诀时才知自己还是大意了,竟没发现他下在她身上的追踪法诀。

追踪法诀,这只是她偶然一次听说过失传已久的法诀,她没想到这独眼男竟然还会这一手,若是自己早点发现,也就不会有眼下的这一幕了。

想到这,心下轻叹之时更是握紧手中的剑,在这一刻,独自战斗的这一刻,也只有手中的剑能带给她安全的感觉。没有同伴的战斗,没有丫丫的相助,她靠的只有自己和手中的剑!

杀意起,战意涌动,狂风呼啸着。这时的独眼男不知从哪里取出的一把长剑握于手中,似乎,他已经并不想再徒手战斗,而是想动用兵刃的与顾七交战。

对于这个砍断他手臂的女子,他已经无法再做到轻视,他知道,若是再轻视有可能丢掉的便会是自己的性命!

长剑直指顾七,阴邪的气息随着威压的涌动而窜上利剑之上,下一刻,身影直接掠出,手中长剑迸射出一股骇人的气流以着势如破竹的气势朝顾七袭去。

避无可避那就迎刃而上!

顾七抿着唇,纵是明天这一战她连五成胜出的机率也没有,但也不放弃拼上一拼。当两人的长剑相碰撞时,瞬间发出清脆的一声铿锵声,丝丝火花从剑刃上迸射而出,消失在空气之中。

杀机的涌动,风刃的凌厉,剑罡之气的攻击,让顾七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裙,硬生生的将一条白色的裙子染成了丝丝血红色。

“咻!呼!咻!铿锵!”

周围的树木被风刃和剑气削得一片凌乱,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弥漫而开,有顾七身上的血,也有那独眼男身上的血。

看着自己再度被伤的腹部,那独眼男的目光阴冷得可怕,下一刻,身形一动,长剑直接从手中飞袭而出,刺向顾七的胸口,同时掌心一凝,一股雄厚的气流汇聚成一个转动着的能量球狠狠的击向顾七。

“铿!”

挡开了他射来的长剑,却避不开那道蕴含着无限气流的能量球,那极快的飞击速度让她来不及闪身避开,步步后退终是被那道能量球击中。

刹那间,只听一声闷响,胸口处血气瞬间上涌直奔喉咙,一股椎心剧痛随着那股气流击中身体而漫延开来。

“噗!”

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身体也被那道能量球击飞数十米狠狠的击倒在一棵大树上,再反弹摔向地面,张口又喷出了一口鲜血,胸口剧痛袭来,她一个细微的喘息,也让整个身体痛得无法呼吸,想站起来,却根本没那个力气。

狼狈的趴倒在地上轻喘着气,脸色也因这一击而变得惨白,身体因那股剧痛止不住的微颤抖着,口中再度溢出鲜血。

很重!伤得很重!

这是她脑海里唯一清楚念头。看着长剑落在前方,她咬着牙,忍着痛,伸着手想要去拿,然而,伸出的手却被一只脚踩压在地上。

“咔嚓!”

那是手指头断裂的声音。她的手指,硬生生的被踩断了,身上的椎心之痛,再加上手指传来的剧痛,两者相合,竟让她对意感到有些麻木,只知道同,那痛意抵不住此时五脏六腑的绞痛,抵不住心脏之处的椎心之痛。

“嗯!”

身体的痛楚,让她忍不住的闷哼出声,额头处,冷汗一滴滴的滑落,嘴唇被咬得发白。

“断了本座的手臂?呵!你真是好大的胆子!”阴冷的声音带着令人心颤的冷笑。他蹲在她的面前,伸手掐住她的脖子,脚依旧踩着她的手指没松开,欣赏般的看着顾七脸上强忍着的痛意。

“那几个老不死的也没那个胆子杀本座,你居然敢砍本座的手臂?你说,本座要怎么让你生不如死的好呢?剥皮?抽筋?还是吊着让野兽啃你的肉?”他自言自语的说着,阴狠的声音透着令人心惊的嗜血,忽的,却是阴测测的笑了。

“就那样杀了你还真是便宜你了,本座要将你带回去,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生不如死!”他站起来,同样也提着顾七的脖子站了起来,也就在这时,天空中忽的发出数道砰砰砰的声音。

那独眼男抬头一看,冷笑着:“那几个老不死的来了?可惜,想在这秘境之中找到本座的藏身之处,就凭他们,根本不可能办到!”

被扣住喉咙的顾七只感觉那只手卡在她的喉咙处让她喘不过气来,脸色由苍白渐渐变紫,不得已只能掂着脚尖撑着身体才渐渐好转,她看着头顶上的那些仙门信号,由清晰渐渐的变得模糊。

确实,想要在这秘境中找到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仙门的人就算来了,也没人能救得了她,更没人知道,她此时落在这独眼男的手中。

身体所受的重伤让她的意识也渐渐涣散,视线变得模糊,虽然知道此时自己不能昏倒,但,一番战斗下来,此时的她已经无力再支撑,身体一软,整个人昏了过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