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7 独眼强者!

赵在磊点了下头,回头示意身后的弟子们上前,将灵石放在前面的空地上。

“嘿,一号,你看,好多的灵石,而且还是上等的灵石。”六号上前,咧着嘴笑得不见眼睛。

待他们把灵石都放下后,顾七看了看,便对二号道:“一人一份分了吧!”

“是!”二号应着,上前一步蹲下,按着人头将那些灵石分出来。

两队的成员围着兴奋的盯着地上的那一堆灵石看,有些小心眼的更是紧盯着二号的动作,生怕他动了小心思,一圈圈的分下来,两队二十人,最后,还剩下十来枚不够同分,二号顿了一下,看向顾七。

“归我那。”她勾着唇笑着,清眸看向赵天磊:“赵师兄,你没意见吧?”

“嗯。”赵天磊应了下声,让众人将各自的灵石收起,深邃淡漠的目光看向她:“接下来你有什么安排?”

听到这话,她挑了挑眉,笑意盈盈的道:“当然是分道扬镳啊!我们进来可是历炼的,而且又不止我们仙门一个门派,再说,你手上有一份地图,我手上也有一份地图,两张地图上的东西除了那座山上的东西是一样的之外,接下来的应该都不在一个地方了。”

说着,目光朝远方望去:“这里离那座山也不是很远了,我想,我们两队还是分开走的好。”声音一落,狡黠一笑:“就看谁先到那里了,如果我先到,呵呵……”

赵天磊听了眉头连皱都没皱一下,倒是他的那些成员,一个个听了皱起眉头,眼中闪过不满之色,却又碍于赵天磊没开口,他们也不敢当那出头鸟,只是将灵石收起后,一个个敛着眼眸,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也好,这一路你们也帮了我们不少,眼下这里也离那座山不是很远了,我们便分开走吧!如果你们先到,东西能找到,便都拿走。”赵天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转过身,带着他身后的弟子离开。

顾七唇角带着笑意的看着他远去,直到他们一队的身影消失在林中深处,这才收回目光。

四号大步上前,眉间带着几分焦急:“一号,咱也快走,免得落后了东西都被他们拿了啊!”

“急什么,指不定他们前面又会遇到什么事情,有他们打头阵倒也不错,咱在后面可以省省心啊!”五号嘿嘿的低笑着,一只手又捂了捂腰间的乾坤袋,摸到里面的灵石,脸上笑容更盛了。

丫丫拍着翅膀停落在顾七的肩膀上,歪着头转动着骨碌碌的眼珠子四处看了看,没开口,只是静静的呆着。

顾七摸了下丫丫的头,扫了队里成员一眼,便道:“走吧!”率先迈步而行,身后的九人也迅速跟上。

顾七等人在翻过那前面那座小山时又遇到了赵天磊等人,而他们此时大半的人都陷入了沼泽地,他的队中所剩下的九人,也就只有他没陷进去,其他的人有的因挣扎而越陷越深,有的僵硬着身体不敢乱动一下,赵天磊正沉着脸,一个个的把他们从那沼泽地中拉出。

“赵师兄,我们就先走一步了。”顾七轻笑的声音顺着轻风传出,她脚尖轻点,提气掠过那片沼泽地,也难怪他们会陷进去,眼前的沼泽地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是会沉下去的,只会以为是普通的泥地,当走到中间发觉时,他们已经无力再从当中走出来。

听到她的声音,赵天磊没有一点意外,只是朝她看了一眼后便继续提着气而起,掠向沼泽地将那陷在里面的弟子拉出,一个又一个,直到,将他们都拉出来,看着那一个个浑身尽是淤泥,气喘喘脸色煞白的弟子,他抿了抿唇:“起来!继续走!”

“是、是。”众人惊魂未定,但也知道若不赶紧跟上,仙门备下的东西定是没了他们的份,只能紧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跟着赵天磊往前而去。

看着前面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赵天磊,后面的弟子羞愧的低下头,一句话也不敢说。

他们知道,赵师兄定是对他们失望至极,在前头带路的他踏着脚步掠过沼泽地时明明跟他们说了注意,可他们一个个却是在为乾坤袋子里的灵石而走神,以至于陷入沼泽地仍不自知,到最后,还得他将他们一个个的拉出沼泽地。

同为仙门弟子,虽说他是亲传,但他们也是精英弟子,可相比起来,根本就是天与地,让他们一个个羞愧得抬不起头。

当他们一边反省一边紧跟着赵天磊时,顾七等人已经来到地图所标之地,在石缝之中找到两个乾坤袋,打开一看,她不由一笑:“也罢,也没什么好东西,就留一个给他吧!”说着,将其中一个塞了回去。

“一号,怎么不全拿了?毕竟是我们先来了,换成别人,他们也不会留下。”

顾七看了说话的三号一眼,笑了笑,只是道:“走!别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去向。”

见此,众人也没再说,只好紧跟着她迅速离开,也在他们离开约莫半个时辰的时辰,赵天磊等人便来到这里。

看着石缝中的乾坤袋,赵天磊目光闪了下,直接收起,朝周围扫去,风吹过,树叶声沙沙不断,却没再见他人的身影……

两日后,秘境中的某处。

“呼!不行了,好渴,再没水喝我就得死在这里了。”四号直接往地上一躺,整个人气喘不停,嘴唇干裂的他努力的咽了咽口水,然,口中也是一片的干涸。

其他人也没好到哪去,他们虽没像四号一样直接往地上一躺,但一靠坐在树下,也是微张着干裂的嘴唇,喘着粗气。

顾七拧着眉头看着头顶上的阳光,很晒,也很刺眼,在这样的天空下面走着两三天没喝水,确实,谁也受不了。

地面很干,而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有树木,却一棵棵都是干的,没有绿叶,没有水份,更没有遮阳的地方,空气中隐隐有着扭曲的气息往上升着,那是一股热气,从地面蒸发出来的热气,也是弥漫在空气中的热气。

“一号,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这地方简单要人命啊!我们干嘛放着好好的绿阴地不去,跑这里来啊?”三号喘着气问着,喉咙中呼出气息,只知很干,一点水份也没有,此时就是用他们乾坤袋中的灵石去换水,他们也定会毫不犹豫!

回头看了众人一眼,她的眉头紧拧着,想了想,便冷声道:“站起来!我带你们去喝水!”

一听这话,众人眼睛一亮,也顾不得身体的疲惫,念头中只回荡着她的那句话,带他们去喝水!

众人狠狠的咽了咽口水,目光闪亮的看着她:“一号,你真知道哪里有水源?在哪?快带我们去!”

看着他们闪亮的目光,顾七眼中划过一抹诡异的光芒,唇角的一丝笑意很淡,稍纵即逝,转身便掠了出去。身后的众人见状,当即兴奋的跟上。

体内对水源的渴望,让他们忘记了疲惫,爆发出隐藏着的精力追着顾七而去。

然而,当他们跟着她飞掠而行约莫半个时辰后,见她停落在一棵枯树前也不知在找什么,半响,取出匕首往树身一划,一层树皮被她剥出,看着那树皮上蠕动的东西,她无声的笑了。

那停落在不远处的九人看了看周围,一样也是一滴水也没有,不禁问:“一号,你带我们来这找什么?水在哪?”

二号看着她,见她盯着手中的树皮,心下好奇便走上前去,当看到那树皮上蠕动着的两条乳白色指姆般大小的虫子时,脑海中灵光一闪,猛的看向她,在看到她唇边的笑意时,头皮一麻:“一、一号,你、你不会想让我们吃这虫子吧?”

“呵呵。”

顾七轻笑出声,盯着手中的虫子,抬眸扫了众人一眼,诡异的道:“你们别小看这虫子,这虫子除了这地方,别处想找也没有。”说着,她把手中的树皮往二号前面一递:“来,尝尝,肥美多汁能止渴。”

那爬着两条大白虫的树皮往他面前一递,二号的脚步不由的往后一退,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嘴角也不由的抽搐着。吃虫子?还肥美多汁?

不仅是二号,就是一直嚷嚷着渴的四号此时也是一脸的苍白与错愕,没有一个人上前,他们站在原地瞪着眼睛盯着顾七,好半响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你、你说的就是让我们吃虫子?”

他们就算不是大家世族出来的,也是富裕的家庭出来的,更何况成了精英弟子之后地位更是不同,何曾想过有朝一日他们要吃虫子?这般恶心的虫子,让他们怎么咽得下?

见他们一个个青白交加的脸色,顾七收起唇边的笑,唤了一声:“丫丫。”

声音一落,回空间歇着的丫丫飞了出来,似乎知道顾七的意思,也不用她开口,直接拍着翅膀飞上前,叼起一条虫子便是一咬:“滋啪!”

那是汁液溅出的声音,乳白色的汁液溅出一道,其余的尽入了丫丫的口。

“呀!呀!这虫子比老娘先头吃的好吃多了,七七,这是什么虫子啊?”原本也就随意吃一条尝尝味道的,没想到这味道还真对了它的口味,顿时眼睛骨碌碌的转着,又叼起一条吃着。

见丫丫吃得那般欢快,二号等人却是脸色煞白,一副反胃的模样,似在忍耐着什么一般,就是站在原地不上前。

“这是秘境枯树林中特有的乳清虫,吸收的是这些枯树根中的养份,肥美多汁你们也看到了,而且,能迅速补充体内营养,眼下的你们找不到水源,这乳清虫便是你们最好的选择。”

她淡漠的声音一顿,扫了他们那煞白的脸色一眼,继续道:“当然,你们还有一个选择,若吃不下这乳清虫,那便在这里等死。”

凉薄的声音透着淡漠与冷冽,让众人的心头一震,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可,想要开口,却不知说什么。

她说得不错,不想死,他们就没有选择,不过就是虫子而已,难道他们还真的不吃而活生生的渴死在这里面?

喉咙动了动,似硬着什么一般,看着她那淡漠的神情,二号咬了咬牙,迈步上前直接从被削开的树身上抓起一条大白虫放进口中,牙齿一咬,滋啪的声音在口中响起,刹那间,一股淡淡的香甜也在唇齿间漫延而开。

他愕然的呆在原地,眨了眨眼睛望着那大白虫怔怔出神。

那味道……竟真的带着香甜。

二号的表情落在三号等人的眼中就成了别的意思,一个个头皮发麻,可看到顾七的神色,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抓起一条大白虫。看着那在手中蠕动着的大白虫,他们紧闭着眼睛张开嘴一咬。

“滋啪!”

汁液溅出,如同乳清蛋液一般的颜色染白了他们的唇瓣,那股淡淡的香甜让他们怔愕住了,一个个呆在原地忘了反应,好半响,四号扭过头瞪着二号:“没那么难吃你干嘛摆出一副难吃的模样吓我们?”

二号看了顾七一眼,没说话,只是再度抓起几条大白虫,这一次,不再犹豫的直接放入口中吃着,当那汁液在口中漫开,当真瞬间让他们感觉干渴的口唇好了许多。

滋啪的声音不时的传出,九名成员也摒弃了恶心感,直接将这大白虫当成解渴的汁液吃着,顾七则倚在旁边的一棵枯树边看着他们。

“一号,你怎么不吃?”四号忽的抬头,手里抓了几条大白虫上前:“呐,你也尝尝?”他的眼睛泛着亮光,似乎等着看着她吃那乳清虫一样。

虽说这乳清虫跟一般虫子不一样,但说到底也是虫子,她一个女的吃虫子,估计也是会觉得恶心吧?要不然她怎么不吃?净让他们吃?

想到这,他脸上笑意更浓,一副殷勤的模样再凑近些,把手中的虫子再往她面前递:“我们都吃了,你是队长,你不吃不太够意思吧?”

顾七一挑眉,似笑非笑的瞥着他:“皮痒了?”

这话一出,四号脸上的笑意一僵,整个人僵立在原地,看着笑得危险而诡异的她,他迅速退开几步,讪讪的笑道:“嘿,我就随便说说,随便说说,你别当真。”

她最近太好说话了,以至于让他忘了她整人的手段有多让人心惊,他可不想再落她手里。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众人就如同饮了甘泉一般的舒爽,干渴的喉咙得到了滋润,而且就算没吃辟谷丸,腹中也有一种饱涨的感觉。

就在众人歇息的这一时间,忽然听到一阵惊呼声和奔跑的脚步声往这边而来,除此之外,隐隐的似乎还有一股听不太清的声音。

“出什么事了?”众人瞬间站起,仔细的分辨着那声音的方向,继而看着那传出声音的那一方,眉头皱了皱。

这一带都是枯树林,待那些人一靠近,便清晰的看清那些人是其他一个仙门的弟子,那似乎是三个小队联到到一起的,约莫二十来人,带头的几人跑得最快,脸上带着几分慌乱与紧张,后面的弟子脸色惨白,边跑边挥着手尖叫着:“滚开!”

也正因为这样,他们看清了那些紧跟着他们而来的东西,竟是一群蜂!

看清那竟是毒王血蜂,尤其那些人看到他们之后,更是急奔着往他们这边而来,顾七脸上浮现一抹凝重:“快跑!”

二号几人也因看到那蜂而脸色变得苍白,她声音一出,当即回过神来,迅速的往另一边跑去。

“快!那是华山仙门的人,跟上他们!”跑在前面的一名修士紧咬着牙,目露阴狠。他们摆脱不了这些毒王血蜂,也要把那华山仙门的人拉下水!

四号狂奔着,不时的回头看到身后的那些人一直紧跟着,当下爆了粗口,气愤的大骂着:“他奶奶的!我就知道那些混球不安好心!自己倒霉就好了,还想拖我们落水,混蛋!”

“有时间骂人还不知跑快点,被那蜂盯上可不好受。”顾七扫了他一眼,同时脑海也在飞转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总得解决了后面的问题才行。

“让丫丫把那些烧了?”三号看向那停落在顾七肩膀处的乌鸦,想来想去,也只有它最适合干这事了。再说,蜂本惧火,他们不能靠近,丫丫总归行吧?

“我家七七说不能事事都让老娘出手救你们。”丫丫傲娇的扬起头,站在顾七肩膀上的它连飞都不用,相对于众人的慌乱与紧张,就数它最是悠哉了。

因紧张而没顾得上看地图,他们见路便跑,气喘喘的跑了近两个时辰,在奔跑中越过了那片枯树林,一个个都累得够呛的。

“一号,怎么办?我们就这样一直跑?”

“再这样跑下去就是没被叮死也会被累死啊!”

“就是,我快不行了,快跑不动了。”

听着他们的话,顾七也拧起了眉头,只是,身后那一大群的血蜂密密麻麻,所过之地只剩下一片残骸,数量之多根本无法正面相对。

正想着,忽的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迎面袭来,那股威压让她脚步一顿,骤然抬头扫向前方。

“噗!”

后方的众人因受不住那股强大的威压而猛然喷出一口鲜血,一个个也跑不动的停了下来,惊骇的看着前方,听着那一声声夹带闷雷声的脚步声往这边而来。

那追着而来的群蜂也似有所感,在那股威压弥漫而开之际,全都嗡嗡嗡的往回飞去,如同见了什么毒蛇猛兽一般,不消一会,退得半只毒王血蜂也瞧不见。

“噗!”

那正松了口气的二十来人也在那股威压覆顶之际喷出了一口鲜血,为首的三人还好点,只是一手捂着胸口,运以气息调息着乱窜的气血,同时警惕的看着前方。

“砰!砰!砰!”

一声声的脚步声,重如山,闷如雷,震得众人心头一沉,又似被压着一块大石,连喘息都觉得困难。

那重如闷雷的脚步声,来自于那一头威武嗜血的赤焰雄狮,毛部的那一簇火焰,以及狮头上的那一记火焰印记都在说明着这头雄狮的已经达到神兽巅峰级别。

而骑坐在这雄狮身上的那一人,身上穿着兽皮衣,披散着头发,一道扭曲的疤痕从左边的眼睛划向右边的脸,看不清面容,只知他的一只眼睛是废的,而另一只……却充满着阴狠毒辣的嗜血气息。

强大的威压自他的身上弥漫而出,那一只嗜血阴狠的眼睛掠过前面的众人,无视后面的那二十多人,只落在顾七的身上,目光闪烁。

随着他的出现,雄狮的神兽威压,以及他身上的强大气息,让这片天空如同笼罩着一片死亡的气息,没有人动,因为对方的强大气势与威压已经将他们震住,知道危险想要逃,而双脚却重得无法移动。

对方的强大,顾七清晰的感应到,看不透对方的修为,但可以知道,他的实力比那铁木真还要强大!这一刻,她想有种想骂人的冲人,仙门的人到底怎么回事?就算放着人进来让他们历炼,也不用放一些实力这般诡异强大的吧?而且竟还有一头神兽?他们到底是想干什么?想让几个仙门的人都死在这里面吗?

“找机会逃走,要是逃不了就直接捏碎那玉牌离开这里。”压低的声音从顾七的口中传出,声音虽小,却也足够让二号几人听清。

二号他们僵硬着身体站着,不是不想应她,而是说不出话来,那股威压太过可怕,笼罩在他们头顶,就像随时都会灭亡一样。只是,一号让他们逃,往哪里逃?后有那群毒王血蜂,前有这骑着神兽威压骇人的危险人物,他们就是想逃也逃不了啊!

捏碎玉牌出秘境?也许跟死亡相比,那确实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若非到万不得已,他们真不想捏碎玉牌离开这里。

她将地图递给身边的二号,压低声音吩咐着:“往左上方那边逃,地图你拿着。”

二号怔了一下,继而皱着眉头问:“你想留下?”那是神兽,而且还有一个不知实力为何的可怕人物,她若是留下只怕只有死路一条。

“我给你们争取点逃跑的时间。”她知道不是前面那人的对手,但给他们争取点时间应该是可以的。若是都逃,那人一定会追,到时只怕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

“不行!要走一起走!”二号沉声说着,强行压下体内翻滚的血气,目光坚定而倔强的看着她:“我们是男人,岂能由你一个女的垫后!”将那地图塞回去给她,撇开了头:“你若不走,我也不会走!”

顾七定定的看着他,目光掠向身旁的其他人,其他人当即也是道:“没错,我们是男人,岂能由你垫后?一号,你若不走,我们也不走!”

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让顾七心头微震,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他们:“你们不怕死吗?”

“当然怕啊!不过,我们可是爷们,更怕没了尊严和骨气,让你垫后给我们争取逃命的时间,还是算了,我宁愿放手一搏,若真的死了,至少也是死在战斗上。”四号粗着声音说着,也没打算离开。

闻言,顾七沉默了片刻,抬眸,看着那骑着雄狮而来的男人,她抿了下唇:“既然不想逃,那就捏碎你们的玉牌吧!还是保命要紧,因为我也没能在这人的手底下带你们安全离开。”

听她这么说,几人皆顿了一下,相视一眼,心中虽有不愿,但也知道没有别的办法,强弱之分太过悬殊,他们根本没有战斗的资格,蓦然迎战只会落得个身亡。

权衡利弊之后,他们将传送玉牌握在手中看向顾七。

“该死!”

那二十几个其他仙门的弟子一看到顾七等人的举动,再看那骑着雄狮而来的那可怕的危险人物,心头大惊,一咬牙,带队的三人沉声喝道:“快逃!往左上方和右上方逃!”

他们没有选择出秘境,因为他们知道秘境之中除了历炼之外,还有不少好东西,因贪念而选择留在这里放手一搏,争取那一线的生机。

显然,他们也知道后面无法逃命,前面也有那骑着雄狮的人挡在那里,当下,他们只能选择左上方和右上方这两边的方向,又分成两队而逃,想着无论哪边,总有一队的人能冲出去,却不料……

“不自量力!”

“嘶!啊……”

轻蔑的声音响起的同时,惨叫声不断,鲜血溅出洒落地面,尸体凌乱飞散而开,那骑坐在雄狮上的男人缓缓的收回双手,嗜血狠辣的目光没有看那死去的众人,只落在顾七等人的身上,仿佛,看着的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已经没有生命气息的死人。

那目光令人心惊胆颤,就连停落在顾七肩膀上的丫丫,也瞪着一双骨碌碌的眼睛警戒的盯着。

那杀人的动作太快,也只有顾七和丫丫看见了他伸出的双手凝聚了一股气息后,也不知是用什么样的方法,竟能虚空夺人性命,还是让那些尸体四分五裂的散落一地。

可怕!血腥!凶残!还有,强大!

她沉着脸,冷眸一扫:“你们还等什么!”

听到她的话,众人的目光看向那地上的尸体,一咬牙,终是将手中的玉牌捏碎,刹那间,数道光芒闪出,除去顾七之外,九人中竟还有二号和四号站在原地。

眉头一皱,她看着他们两人:“你们做什么?”

二号看了她一眼,移开目光,落在那往这边而来的神兽和那男人身上,警惕而凝重。

“嘿嘿,我不打,我就躲远一点看着你是怎么逃的,你要真的逃走了,我再走也不迟啊!”四号咧着嘴嘿嘿笑着,他看了顾七一眼后,直接拉着二号迅速退后,退到那没被威压波及的地方。

“你做什么!”二号有些不悦的扫了四号一眼,甩开他的手想要上前,却又被拉住。

“别去,她应该可以的,如果她安全逃离,我们也马上就走!”四号收起嬉皮笑脸的神情,目光炯炯的看着前方。他知道她不简单,却不知她的实力到底保留了多少,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看看。

一个能被沐泽仙君收为徒儿的人,到底有哪些过人之处?她的实力又是否被她压着?也许,今天就可以明白。

见两人已经退到身后的顾七无声的轻叹了口气,也没再对二号和四号多说什么。抬眸,目光落在那骑在雄狮身上的男人身上:“阁下是什么人?以阁下的实力,怎么会被困在这里?”细想之下,她觉得仙门的人不可能放着这样危险的人物进来,除非,是从别的地方进来,只是,这可能吗?

“呵呵呵……”

那人低低的笑着,阴沉的笑声蕴含着雄厚的威压在这片天空中回荡着。透着嗜血狠辣的目光盯着顾七,见她脸上没有惊惧的神情,也没慌乱,不由的掠过一抹幽光,如同饿狼一般的幽光让人慎得慌。

“在这秘境之中没有一个见了本座还能不惊不惧的,你,区区一介女子却办到了,很不错。”

他突然的话语没让顾七松口气,反而提起了心,警戒起来。因为他盯着她的目光如同盯着猎物一般,着实让她不喜。

“嗤!传送玉牌?若是本座不允许,就算你们有传送玉牌也离不开这里。”他的声音一落,右手伸出似在空气中一抓再一收,咻的一声弹出了一股气息,瞬间将那远处的二号和四号罩住,同时他伸手一揪,竟是将那两人拉向他那一边。

看到这诡异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手法,顾七难掩错愕与震惊,却是在听到四号的惊呼声后猛然惊醒,腰间长剑瞬间划出,往那虚空中狠狠一劈。

“咻!砰!”

凌厉的剑罡之气劈开了那无形中的气流与牵扯,那原本无法动弹的两人也因拉力的松开而跌坐于地面,惊得脸色苍白。似乎也没想到竟有人能隔空抓住他们。

“不行,不能再看了,咱得快走,要不然会拖累一号的。”四号猛的回神,用力的想将传送玉牌捏碎,可谁知,玉牌怎么捏也不碎,一时间,两人都怔住了,呆呆的坐在地面不敢置信的看着那捏不碎的玉牌。

“怎、怎么回事?这、这传送玉牌怎么没用了?”

二号凝重的看向那危险的男人,沉声道:“传送玉牌的传送能力被他破封住了。”他站了起来,取出了腰间的剑来到顾七的身边:“对不起,没想到会这样,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可以一起战斗。”

“唉!我也没想会这样,门主他们是想害死人啊!”四号苦哈着一张脸,也来到顾七的身边:“这回不是我不想走,是想走也走不了的。”

顾七的目光扫过他们两人腰间的传送玉牌,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又松开,她开口,对丫丫道:“丫丫,你看着他们两人。”

“呀!呀!知道了,七七,你小心一点。”丫丫拍着翅膀落在二号肩膀上,冲着那站在顾七另一旁的四号吼着:“臭小子,还不给老娘过来!”尖锐而沙哑的声音吼得四号一怔一阵愣的,被一只乌鸦吼,无论是脸上还是心里都觉得不平,可当感觉到从丫丫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时,猛然一惊,迅速来到二号的身边,奇怪的盯着丫丫打量着。

丫丫用威压为他们两人挡去对方的威压,注意到四号一直好奇的盯着它瞧着,当下大骂:“看什么看?没见过老娘这么美的乌鸦不成?”

“呃……呵呵呵……”四号愣了一下,讪讪的笑了,别开了眼看向顾七和那前面的神兽,脑海却在盘旋着:它一只乌鸦怎么会有那样强大的气息与威压?竟能盖过那头神兽?

他感觉到了,是真的感觉到了,明明不强,却能压过那头神兽的威压,这也许就是为何他站到丫丫的旁边后,不再感觉胸口如同压着一块巨石,就连呼吸都轻松不少,到底,它是一只什么乌鸦?神兽?他可从没听说乌鸦也能变成什么厉害神兽的。

这一刻,他并没有往三足金乌那一方向想去,毕竟三足金乌是传说中的神鸟,又岂会出现在他的身边,还是这么一只黑漆漆的乌鸦?

见顾七竟能一剑精准的劈开那股无形中形成的牵扯,那男人眯了眯眼:“本座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过来。”

阴冷的声音带着目空一切的狂傲,他盯着顾七绝美的容颜,狠辣的目光透着幽光,似乎不怕她逃跑,似乎觉得她逃不出他的手掌,更似乎知道她不会拒绝他给出的这一条活命的路,毕竟实力的悬殊,面对生与死,但凡是聪明的人都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选。

顾七没开口,只是轻抬起手中的剑,细细的抚着剑刃。清风剑,她极少用,因不舍得,也因太过珍惜,没想到今天倒是用上它了。

剑刃处,寒光点点,一缕剑罡之气弥漫在剑刃之上,似乎随时都准备击杀着敌人。

“阁下口气很大。”她轻拭着剑,头也没抬,目光只落在她的剑上:“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但,若是挡了我的路,哪怕我实力不如你,我也会拼上一拼!”

清眸抬起,寒光点点,凌厉的光芒在眼底跃动的那一刻,周身的灵力气流也随着涌动起来。

见,那女子白衣飘飘,墨发飞扬,浑身散发着清冷傲然的气息,他忽的来了兴致,冷笑而轻蔑的看着她:“就凭你?区区筑基修士也敢在本座面前放肆!”声音一落,他飞身跃起,徒手便抓向顾七的衣领。

出手厉如风,极快的速度让顾七险些反应不过来,当那抓向她衣领的手靠近时,她瞬间一个转身抬腿凌踢而起,夹带气流的一脚却踢了个空,甚至,来不及收脚就被抓住。

“一号!”

看着的二号和四号看到这一幕,猛然惊呼出声,想也没想的冲上前,却被对方随意的一拂击开。

“砰砰!”

两人跌落地面,丫丫拍翅而起,瞪着地上的两人尖声训着:“你们在一旁看着,别一惊一乍的,吓得老娘的小心脏也跳个不停。”

被训的两人仿佛没听到丫丫的话,紧张的目光只盯着前方。

见,那人抓着顾七的脚一转,顾七也借势一转,一个旋身侧踢,那人往身后一避,避开她的侧踢却不料她手中的那把剑凌厉的划出,本能的收手避开剑尖,也在这时,顾七借势收回脚一个凌空后翻,旋身稳稳落地。

见此,两人提起的心才放了下来。

那男人危险的眯起眼,看着空空的手,再看那退至三米处的绝美女子,忽的阴测测的笑了,那笑声,从低到高,到最后成了放肆而张狂的大笑,笑声中所蕴含的威压,更是震得地面微微晃动,空气中的气息凝固,在一刹那间,他浑身的气息一变,铺天盖地的威压夹带着凌厉的风刃似一张大网般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朝顾七袭去。

------题外话------

我回来了,嘿嘿,回来的第一天便是万更,激动吧,哈哈,咱可是说话算话滴,嗯,月尾了,再求一下票票吧,有票的妹纸赶紧砸,月票过月就没用了哟,另外,如无意外,明天继续万更哟,不过更新时间会比较晚,美人们可以等晚上再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