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02 神奇的药物

在她师傅那里坐了一会,喝了几杯茶后,她便起身离开,出了屋子看了看入目的竹林,扫视一圈也不见丫丫的身影,心下奇怪,便也没再多留,迈着步伐先回她的屋中洗漱。

而此时的丫丫,早已经飞到了那门主所在的山峰去,落于一处树木之中,正歪着头往下瞧着,左看右看也没看见那只光溜溜的金刚鹦鹉,不由跳到下面再瞧了瞧,围着那院子转了一圈,忽的听到一声愤怒又带着尖锐的咒骂。

“丑八怪!丑八怪!”

“嗤!那只蠢鸟又在骂老娘?”丫丫瞪起了眼睛,拍着翅膀正欲往那处屋子而去时,却感觉到外面有人走来,当下翅膀一拍,回到那树叶茂盛的大树上躲着。

迈着脚步走进来的门主手里端着一些鸟儿的吃食,走进这院中时,听到他那只金刚鹦鹉又在骂着丑八怪三个字,不由摇了摇头。

这几日他让人去查也查无所获,根本没人进过他这山峰,更别说哪个弟子有那个胆量敢拔金刚鹦鹉的羽毛了,可查不出来,又见自己往日那只有着美丽羽毛的金刚鹦鹉成了那光秃秃的模样,每每见此,都不由的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的堵在心口处。

想要它再长出一身羽毛来,没个一年半载是不用想的了,唉!

“小金,出来吃东西,你整天这样躲着是不行的,来来来,今天到外面去晒晒太阳。”他推着门进来,一边唤着金刚鹦鹉的名字,却在脚步迈入之时被那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手中端着的鸟儿吃食也应着声音落地。

“嘶!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一个急步上前,来到那只一夜间便长出羽毛来的金刚鹦鹉身边,如果说只是单单长出细小的羽毛他还不会这么惊讶,可、可这一夜间,它全身的羽毛都长了出来,艳丽的三种颜色相间着,美得让他眼前一亮,却也错愕得就不出话来。

“丑八怪!丑八怪!”那只金刚鹦鹉跳着躲开了,原本灵敏的速度因身上羽毛的太长,连飞都飞不起来,拖着往边上移了移,被毛发遮住的小眼睛正哀怨的看着它的主人。

“怎么会长得这么长?”门主摸了一把它的羽毛,入手还是那种细滑的感觉,还是那样艳丽的颜色,怔愕过后,抱起它往外走去:“我带你去药峰让他们看看,是不是吃错什么东西了?一夜间脱了毛,又一夜间长出了这么长的羽毛,怎么都不对劲。”边说着,边抱着它大步往外而去。

在树上东张西望的丫丫看到那一人一鸟出来时,也是愣了愣,黑溜溜的小眼珠子瞪了起来,紧紧的盯着那下面金刚鹦鹉的那一身长到拖地的羽毛,忽的脑海灵光一闪,拍着翅膀便离开了。

“呀!呀!”原来七七让它给那只蠢鸟吃下的药丸是长毛发的?哈哈,长成那样,也太丑了!

想着,又自言自语的说着:“哎,老娘是不是太坏了?怎么觉得看到那只蠢鸟的丑样,觉得心花灿烂呢?呀呀呀!”

与此同时,在另一处山峰中,整整坐了一夜没睡的轩辕鸿烈看着那终于停止生长的墨发,抿了抿唇,脸色是那样的黑沉而阴鸷。

遇到顾七后回来,他就呆在自己的屋中没有出去,这一夜,一直在观察着自己的身体有哪里不适,是否灵力会受损?是否哪里会疼痛?然,身体很好,没有出现一点问题,可,让他想不到的是,到了下半夜,原本及腰的墨发却是疯狂的生长出来,长至地面还盘旋数圈。

看到那疯长的墨发,他终于知道顾七那枚药丸的药效到底是什么了,在气恼的同时心里也微松了口气,只是如此还好。只是,每一次遇到她他都在她的手头上吃亏,哪怕他早有提防,也是如此,每每想到这一点,都让他恨不得自己的实力能迅速提升,然,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修仙的这一道路上,更是一步一个脚印。

深吸了口气,站起身来,取出利剑一削,将墨发削至原本的长度,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另一边,青云峰中,洗漱好的顾七正吃着小丫准备的早餐,心下在想着,她师傅怎么就喜欢僻谷呢?放着美味的食物不吃,偏偏喜欢吃那些药丸,若每个修仙的都那样,真不知修仙的好处在于哪里。

“呀!呀!七七!七七!老娘回来了。”丫丫尖着声音叫着,兴奋的声音带着难掩的欣喜。

“去看那只金刚鹦鹉了?”顾七头也没抬,夹了一口菜吃着,又喝了一口粥。

它拍着翅膀激动的说着:“是啊是啊!七七,你没看见,那只蠢鸟全身的毛都长出来了,长得拖地,连眼睛都看不见路了,哈哈,兴奋死老娘了!”

“你昨晚怎么没告诉我,我走错屋了?”吃饱放下碗,示意一旁的小丫收拾了,便抬眸看向那正兴奋的飞上飞下的丫丫。

“呀!哪里没有?老娘可是一直喊着你,你还一挥手就把老娘给挥一旁去了,后来是你师傅来了,你也知道,老娘见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没敢多留便到外面呆了一宿,而且,还没敢睡,整晚就盯着你和你师傅了。”

听它这么一说,顾七托着下巴想了想,好像还真有那么一回事,这才点了点头:“我去晨练了,你自己玩去。”说着站起身,往竹林走去,可没走几步又折了回来。

“小丫?”她唤着那小丫头。

“小姐,什么事?”正洗着碗的小丫快步跑了过来,手里拿着干净的布在擦着手上的水珠。

顾七看着她身上一身杏色的衣裙,笑了笑,从空间中取出一壶酒来递给她:“你等会下山去问问看,这种酒是谁酿造的,回来告诉我。”

“好。”接过那壶酒,她笑着应了一声。

“嗯,去忙吧!”她示意着,便转身离开。

她这边倒是没怎么将那金刚鹦鹉的事情放在心上,然而,因门主抱着他那只金刚鹦鹉去到药峰时,那些药师们却是一个个将那只金刚鹦鹉当成稀有物来研究着。

“这一定是吃了什么药才会长出这么茂盛的毛发来,门主,您给它吃了什么药?从哪里得来的?”

“我在这药峰也呆了数十年了,对灵药也算熟悉,丹药药物也炼制过不少,却不曾听说有一件药可以一夜间长出这样茂盛的羽毛来的,门主,您是从哪里得到的灵药?怎么这样厉害?”

“是啊,门主,从哪里得来的药?可还有?给我们一枚研究一下。”

数位药师炼丹师们围在一起,一个个的从惊叹到最后都问着门主是从哪里得到的药物?对于这种他们未接触过的灵药,身为药师和炼丹师的他们都十分感兴趣,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竟能配出那样的药物来?

“这么说,真的是吃了什么药所致?”门主怔愕过后,看着他们问着:“你们看不出来是吃了什么样的药?”

一听这话,一个个都不由羞愧的低下了头:“能炼制出这样神奇的药物来的人,非同常人,我等看不出来,也不知是何种药物所致,实在是惭愧。”

闻言,门主看了地上被人当稀有物研究着的金刚鹦鹉一眼,抚了抚胡子,望着天空道:“此人应该就在仙门之中,只是,仙门弟子若是精通药物的不都收入你们药峰之下吗?你们会不知道?”说着,又是一记眼神扫去。

“是不知道。”众人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他们座下有这样的弟子吗?似乎,没有吧?若是有这样的天赋,又何必藏着呢?要知道,在这仙门之中,天赋越是出众,越能受到重点的栽培,因此,如果真的有这样的炼药天赋,是没人会藏着不说的。

“这就奇了。”门主低声呢喃着,继而道:“那算了,我先把小金抱回去给它修一下这羽毛,这羽毛长得太长了,它都飞不起来了。”说着,抱着金刚鹦鹉就要走,却被那几位炼丹师和药师们唤住了。

“呵呵,门主。”他们围着他,面带着笑意,目光却是盯着他怀里的金刚鹦鹉。

见此,门主眉头跳了跳:“有话就说,别摆出这副模样来。”

“呵呵,门主,我们想、想您能放点血给我们。”

“让我放点血给你们?要我的血做什么?”

“不是不是,不是您的血,是您怀中那只金刚鹦鹉的血,我们想着,从它的血液里也许可以知道,它曾服用过的药物成份,虽然我们不一定能研制出那味药物来,但我们也想着,试着了解是何种成份的药能有这样的效果。”

然而,听到这话,门主却是把怀中的金刚鹦鹉抱紧了:“你们可都知道,我养小金也有些年头了,平日里它跟我这老头作伴,可是解了我不少闷儿,对我来说,它可不是一只普通的鸟儿,如今你们要我往它身上切一刀,放点血给你们?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做出来?不行不行,这主意你们就打消吧!又研制不出那些药来,我怎么可能把小金给你们糟蹋。”说着,抱着怀中的鸟儿,身形一闪便不见了。

“哎!门主!”几人一愣神,再看,已经不见了他的影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