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01 入错了房

“顾师姐,我一直很想当面谢谢你,进仙门那会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被留下来。”那名男弟子说着,深深的鞠了个躬:“顾师姐,你一定还不知我的名字,我叫关河,关心的关,山河的河。”

闻言,顾七笑了笑:“关河?嗯,我记住了。”

“顾师姐,我们抓到一只兔子在烤,你也坐下来吃点吧!”其中一名男弟子大着胆子邀请着。

“好。”她笑着应了下来,走上前,旁边的弟子给她腾出了个位置,一人更是殷勤的切下一层烤熟的肉,洒上调味料递上前:“顾师姐,你尝尝看。”

顾七接过,撕下一小块放入口中,入口鲜嫩的肉感带着一点淡淡的盐味,很简单,味道却很鲜:“嗯,不错,这肉烤得很嫩。”

“呵呵,这兔子肉就要边烤边吃,外面的熟了就先切下来吃,里面的还得继续烤,烤出来的味道最好的了。”一旁的关河笑说着,也拿起小刀子再给她切了一片:“顾师姐,你尝堂这块,这块肉更嫩。”

几人原本还有些紧张,此时见她也不是很难相处,便都放松了下来,说说笑笑吃着肉。

吃了几块肉后,顾七问:“这里能烤肉吗?在这片小树林里烤,没人过问?”

“这里比较偏僻,没什么人会来,而且我们也很小心,不会让火苗燃起来,一般就是有人知道,也不会过问的,除非是人走了火没浇熄便会有人追查。”

听到这话,她点了点头,看着净吃着肉的几人,笑道:“既然你们请我吃肉,那我就请你们喝酒吧!”说着,从空间中取出两壶酒来,道:“不过这先说明,这酒只能浅尝,不能多喝,免得喝醉了生事。”

“嘿嘿,谢谢顾师姐。”几人当下笑着道谢着,接过她手中的酒壶,其中一人道:“我这有杯子。”便从乾坤袋里拿出几个杯子,递给一人一个,顺便给他们都满上了酒。

在这里跟几名弟子喝酒吃肉,直至天色暗了下来,肉也吃完了,顾七这才站起身道:“我要回去了,你们等会记得把火给灭了,别弄出什么火苗来。”

“我们知道的顾师姐。”几人笑嘻嘻的说说着,看着她离开后,便将那火堆踩灭,又浇了些水,再用土把那些烧过的痕迹埋起来再踩了踩,这才也相继着离开。

回到青云峰的顾七还没走到竹屋,就听身后传来丫丫的叫声:“七七!七七!”

她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回来了?事情办得怎么样?”也不知是这酒的后劲比较大还是怎么的,看着丫丫的身影时竟是从一变成二,有些模糊不清的感觉。

“老娘出马,哪里会有不成功的?嘿,帮办好了。”它拍着翅膀飞到她的肩膀上停下:“七七你还没告诉我,那枚药丸是干什么用的?是不是吃了明天就死翘翘的?”

“胡说什么。”她摇了摇头,有些失笑,迈着脚步往前走着,带着醉意的目光时而微眯着,一边道:“要不是你把人家门主的金刚鹦鹉的毛给拔了,我也不至于这两日没修炼,反而在研制这药丸,呵呵,不过这东西倒也挺好的,留着也许以后还会用得着。”

“啊?七七,你就告诉老娘那是什么药丸吧!”它蹭着她的脸,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酒味,尖着声音正义凛然的道:“七七,你这样老喝酒是不行的,会变成酒鬼的,你的那些酒应该都留着老娘喝才对。”

“你想得美,以后要像这样乱惹事,我可是会让你回空间里去的。”

“七七,老娘知道你是舍不得的。”它撒娇般的凑近她,尾部摆了摆,一边道:“七七,老娘那些漂亮的羽毛怎么办?老娘还没戴上瘾呢!”

“能怎么办?又不是你的东西,那些能在你身上插得住?”她揉了揉眉头,往前看着,依旧有些模糊,原本喝着那酒劲还没这么大,现在这会的酒劲都冲上来了,让她的意识有些模糊不清。

“可是,可是老娘很喜欢那些羽毛啊!那些颜色比老娘身上这些黑色好看多了。”它动了动翅膀,看着自己身上黑漆漆的羽毛,乌鸦的一身黑,真心不好看啊!

“你忘了?你可不是一般的乌鸦,你可是三足金乌,太阳神鸟,那些凡鸟的羽毛又怎么比得上你身上的呢?行了,天色也不早了,我喝了酒,这会头有点晕,回去睡会,有什么事明天早上再说。”她摆了摆手,见屋子就在前面,便加快了脚步,没再多说推门而入,直接往内室走去,往床上一躺。

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丫丫,在看到她居然进了竹屋时,愣了愣,黑溜溜的小眼睛直转着,拍着翅膀追了进去:“七七!七七!”

“别吵我!”她含糊的低喃一声,手一扬,竟把它扫向了一边。

“哎,你这酒鬼!老娘不理你了。”丫丫瞪了瞪眼,拍着翅膀飞了出去,却并没走远,而是停落在屋外的一棵竹子上,盯着下面的屋子。

随着时间的过去,天色渐暗,一抹白色的身影从竹林中缓步走来,他步伐轻缓,身姿飘逸,走动间衣袂轻拂飞扬,带着一股不沾人间烟火的仙味。

看到那抹身影而来,停落在竹叶上的丫丫歪了歪头,黑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似着急,又似紧张,却闭着嘴巴并未发出声音。

缓步而来的沐泽来到竹屋前时,见房屋的门没有关,眸光微闪了下,正欲迈着步伐进去,忽的脚步一顿,回头朝那停落在竹子上的丫丫看了一眼,这一眼,极淡,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一眼便淡淡的收回了视线。

被他看了一眼的丫丫却是心口微提,又来了,又是那种感觉,那种让它说不出来的强大,让它有种窒息紧张的感觉,它就说了,七七的这个师傅绝对不是一般人,一般的修仙者见了它那跟老鼠见到猫一样,而它见了他,也跟老鼠见了猫一样,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个。

进入屋中的沐泽脚步一顿,感觉到屋中有着另一股气息的存在,目光在屋中掠过,扫了一圈,迈着脚步往内间走去,挑开珠帘,看到那本不应该出现在这,却出现在他床上睡着的身影时,微怔了一下,闻着空气中淡淡的酒味,摇了摇头。

走上前,拉起床上的被子帮她盖上,为她放下床帐,这才转身出了外间,来到外间的垫子处盘膝坐下,调息冥修着。

房间很静,只有呼吸的声音细细的传出,同在一个屋中,一个睡在里间的床上,一个盘膝坐在外间的垫子上,就这样,一直到天亮……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在窗口处,斜射入地面,外面晨起鸟儿的吱吱叫声,以及清晨空气间的清新竹叶气息,都让人仿佛置身于山林之中,舒爽而怡然。

在外面呆了一个晚上的丫丫在竹叶上跳来跳去,时而往那下面窗口望去,却没有喊出声来,只是歪着脑袋在看着。

床上的顾七懒洋洋的翻了个身,睡了一觉的她只觉浑身一阵舒服,伸了伸腰便从床上起来,套上鞋子懒洋洋的走出外面,一边还不时的打着哈欠,然,当目光触及到那一抹正坐在桌边泡茶的身影时,整个人却是僵了一下,连脚步都顿在了原地,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没有看错,不禁迟疑的唤了一声:“师傅?”

“醒了?”泡着茶的沐泽缓缓的睁开眼睛,平静而清幽的目光落在她那带着眼意与慵懒的脸上。

“师傅,你怎么在我屋里?”还进来得这么悄然无息,是找她有事?

听到这话,沐泽淡淡一笑:“为师也想问,你怎么会在我屋里?”他手中的动作没停,一举一动皆是那样的优雅迷人,就仿佛天生的贵族,那股贵气与生俱来。

顾七头皮一麻,朝这屋中的摆设看了一眼,眼皮跳了跳,讪讪的笑了:“这个,我昨晚喝多了两杯,没想到那酒的后劲挺大的,我以为这是我的屋子,没想到进、进错了……”说到后面,声音越发的小,显然,很是不好意思。

她居然醉成那副德性了,还进了她师傅的屋子,睡了她师傅的床,而且看样子,她师傅还在这外间坐了一夜。

“酒不是好东西,多喝点茶,对身体还好点。”煮着开水泡着茶的他温声说着,一边烫着茶杯,示意道:“过来坐吧!喝杯茶会让你整个人清醒点。”

“是。”她微低着头,应了一声,走上前来到他的对面坐下。

“为师一直以为你的自制力不错,没想到也有见你醉得不醒人事的一天,在这青云峰上喝醉了是一回事,去了外面若是醉成这样,随时都有可能没命。”他缓声说着,声音不紧不慢,清清淡淡,却是有着无法掩饰的关怀。

“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不会再喝醉了。”昨晚是失策,她的酒量一向不错,只是没想到那些酒的后劲会那么大,喝时没感觉什么,回来时才发现后劲上来有些头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