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00 丫丫的新衣

看着它身上那些颜色艳丽的羽毛,顾七的眉头跳了跳,问:“你身上那些羽毛从哪来的?”为何她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仙门之中,有这样颜色艳丽的鸟儿吗?

“是从一只金刚鹦鹉身上拔下来的。”它来到她的面前,拍着翅膀旋飞一圈:“怎么样?老娘好看吗?”

顾七揉了揉眉头:“又不是你身上长出来的,能好看吗?”她轻叹了一声,往竹屋走去,打算换身衣服后下峰去打听一下,仙门之中谁养了金刚鹦鹉?

“七七!你去哪?等等老娘啊!”丫丫拍着翅膀跟上,却因身上的羽毛不是自己身上的,纵然是插着,可这翅膀一拍,多多少少掉下一两根来,弄得跟脱毛的野鸡一样,怎么看都是怎么诡异。

而在另一边,回到自己居住院落的华山仙门门主,一进后院就见那地上凌乱的散落着一些颜色艳丽的羽毛,看到那些羽毛他一怔,脚步步伐也是一顿,眼中尽是错愕之意。

“小金?”他唤了一声,目光在周围扫视着,终在角落处发现有些异动,便快步上前,却在看到那一幕时,整个人顿时僵在原地,满脸的不敢置信与愤怒。

“是谁?是谁干的!”

他那有着三色艳丽羽毛的金刚鹦鹉此时正光秃秃的缩在角落处,尾巴处剩下的那一根蓝色的羽毛伴随着它的身体在颤抖着,若不是他认得出它是他养了好些年的金刚鹦鹉,就冲着它这模样,他也不敢认这是他那只观赏性极强的三色鹦鹉!

“丑八怪!丑八怪!丑八怪干的!”金刚鹦鹉看到他回来,两眼泪汪汪,尖着声音就告状着,却仍缩着不敢现身,低着头躲在那角落处不敢出来。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活了一把岁数的老头,从没被人气成这样,此时看到自己宝贝着的鹦鹉被人糟蹋成这样,那是气得血气往上直冲,胡子也一直劲的颤抖着。

“来人!给我查!刚才谁来过这里了?给我查出来!”他迈着步伐大步上前,将那缩在角落处的金刚鹦鹉抱在怀里便往外掠去,喊着那守山门的弟子去查,看到底是谁敢这样胆大包天,竟到他的山头来撒野了!

来到山下的顾七见赵天磊又坐在那棵树上,不由挑了挑眉头:“赵师兄,你好像很闲?怎么经常看到你坐在这里?不用回去修炼?”说着,移着步伐往那棵树走去,脚尖一点,轻身跃上了大树,也坐在那树梢之上。

一阵清风拂过,身边的树枝一动,再一看,便见她坐在他对面的树梢之上,双脚垂落半空晃荡着,白色裙摆也随着挂在半空中随着微风拂过,轻轻飘荡,甚是诱人视线。

往上一看,绝美的人儿面带淡笑,倚在那树叶之间,宛若精灵般清灵飘逸,又似仙子般素雅绝尘,让人见之,不由的心神微动,怔怔失神。

感觉到那落在他身上的视线从淡笑转为戏谑,赵天磊脸上浮现一抹赧然,别开了眼,看向别处:“你那只乌鸦惹祸了。”

听到这话,顾七不由的一叹:“那只金刚鹦鹉是谁的?”她就知道,普通的鸟儿可不会有那样艳丽的羽毛。

扫了她一眼,紧抿着的唇说出了两个字:“门主。”

“啊?”被他的话吓了一跳,身子一偏便往下栽去。

赵天磊一见也是惊了一下,连忙伸手拉住她,借着力道将她拉了回来,见她险些掉了下去,他不由沉了沉脸:“这里虽然不高,但若是这样摔下去,也够你受的!”

虽有心理准备,但也没料到那只金刚鹦鹉竟会是门主的,此时听到他的话,不由的叹了一声:“这回麻烦了,丫丫可是告诉我,它把那只金刚鹦鹉全身的羽毛都给拔光了,就只给它的屁股留下一根蓝色的羽毛在那里晃着。”

“你、你这女人……你这女人怎么这般不知羞!”他的脸色黑沉了下去,耳朵却是泛着红晕,怒瞪着一脸无奈的顾七。

“干什么?”

顾七不明所以的扫了他一眼,见他那怪异的反应,也诧异了一番:“哟?这又是怎么了?”脑海里灵光一闪,戏谑的笑道:“也不知是谁,当着我的面就那样从水里站起来,唉!险些害得我长针眼了,现在居然好意思说我不知羞?”

听她又旧事重提,而且提的还是他最不想记得的窘事,不禁有些恼羞成怒:“你是女子,言行都应该注意点!”

“行了行了,将来你要是有个修仙伴侣的话,我一定不会拆你台的,放心放心,就这样吧!丫丫惹出来的事情我还得去解决呢!”她说着,摆了摆手,从树梢上跃了下去,轻盈的身姿轻轻落于地面,白色的裙袂随着她落地的那一瞬间微一着地,又再收起,荡开一朵裙花,煞是美丽。

“解决?你要如何解决?”见状他也跟着跃了下来,跟在她的身边道:“门主很宝贝他那只金刚鹦鹉,现在那只鹦鹉全身的毛都被拔光了,他的怒火可想而知,你若出现承认只怕气头上的他断不会轻饶。”

“谁说我要出面承认了?”她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再说了,是我拔了他那只金刚鹦鹉的羽毛吗?”

“那你想怎样?”

“山人自有妙计。”她眼中掠过一丝狡黠的笑意,摆了摆手迈着步伐离开。

而接下来的日子里,顾七并没有出青云峰,在青云峰之上忙着什么也无人知道……

赵天磊并不知她的打算,而她也没告诉他,但他却有注意着门主那边的动静,知道门主在回去后因看到他那只金刚鹦鹉成了秃毛鸟时,发了很大的火,也让人在查着到底是谁那样胆大包天。

只不过,进了他的山峰到后院去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只乌鸦,他就是想查,也无处可查。听说为此,整整两日都没有走出山头半步。

终于在两天后的傍晚,顾七走下青云峰,本想着在仙门中走走,散散心,也放松放松感受一下仙门弟子们热闹的人气,谁知才出青云峰不久,走在小道上的她就被轩辕鸿烈给拦住了。

“看来,你很喜欢挡我的路?”她挑着眉,脸上带着一抹冷笑,淡漠的清眸看着面前这实在是让人厌恶的人。

看着她绝美的容颜,轩辕鸿烈的目光暗了暗,沉声道:“你可知你惹祸了?若是门主知道是你的乌鸦拔光了他那只鹦鹉的羽毛,你说,他会怎么处置你?”

“呵!”她冷笑一声,抬眸睨了他一眼:“怎么处置我?你觉得那是多大的事儿?不就是一只鹦鹉没了毛吗?难道还能逐我出仙门不成?再说了,我的师傅是沐泽仙君,放眼整个仙门也只有他有那个资格管我的事,你又是谁?三番两次的堵我的路,是苦头没吃够?”

“顾七,你别不识好歹!”他阴沉着脸,隐隐有着怒气浮动着。

“不识好歹?”她眸光微转,眼底掠过一抹幽光,唇角勾起一抹诡异而危险的笑意:“既然你这么为我着想,那我理所当然的也应该回报你一下。”声音一落,白色的身影忽的一闪,一个箭步闪身上前,一手点住他身上一个穴道的同时,一枚药丸也随着弹入他的口中。

“嗯!”

无法阻止那颗药丸滑下喉咙,在那药丸喉咙间化去之时,他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怒视着面前的她:“你给我吃了什么!”同为仙门弟子,不可自相残杀,这是仙门的门规,每一个弟子都谨记着,只要是仙门弟子一天,就不得残害同门之人,因此,他相信她不敢给他吃毒药。

“放心,不是毒药,只是一种补药罢了。”顾七拍了拍手,戏谑的一笑:“至于是补什么的,呵呵,你很快就会知道了。”说着,迈着悠哉的脚步继续往前走去。

看着她离开,轩辕鸿烈握紧了拳头,一次次的在她的手中吃了亏,这让他愤怒不已,也让他无可奈何,似乎,无论他怎么修炼,他的身法与速度都无法比她快,就像刚才她身形一动,明明他已经看到了,可反应仍是慢了半拍。

他相信,若不是因为同在华山仙门之中,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往小道上走去的顾七,本是往热闹点人中心处而去的,却因走着走着闻到一股肉香味,不由的顺着肉香味而来到较为偏僻的小树林,看着那几个围在一起烤着肉的弟子,她走了过去。

“这处小树林可以烤肉吗?”

那原本在烤肉的几人吓了一跳,本能的站了起来回头看向她,当看到她时,其中一名男弟子脸上尽是欣喜而激动的神色:“顾、顾师姐!是我,是我啊!你还记得我吗?”

顾七看了那名男弟子一眼,点了点头:“嗯。”其实,她忘记了,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名男弟子了,仙门里的人穿着的衣服都一样,平时若没注意,也记不住他们的长相,就更别说去记住他们是谁跟谁了。

------题外话------

今天是十号了,嘿,今天早上八点的飞机飞昆明,跟几个美人会合后连夜坐火车去大理,哈哈,大理双廊呐,晃几天后去腾冲热海泡温泉,再往丽江去,行程满满滴绝对充实,嘿嘿,二十八号才回来,因不带电脑,其中留言神马滴回不了了,不过我手机应该是可以看滴,在此其中,月票神马的也求不了了,等我回来看看被挤到哪去吧,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