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91 暗中强者!

三名金丹修士的修士对付顾七一人,这让周围的百姓们纷纷揪起了心,为她担心着,然而,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她的身法极快,一点也不逊色于那上官成锐三人,而且,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他们看着似乎感觉到那上官成锐三人的动作越来越慢,脸色也越发的有些不对劲。

“嘶!啊!”

一声倒抽的声音响起,另一声惨叫起也喊出,那两个跟上官成锐站在同一阵线的家主被顾七的剑尖一划,其中一人因闪避得快,只被削落了头顶上的发冠与一束发丝,而另一人却因闪避不及,被剑气封喉,瞬间倒地不起。

“嘶!”

看到这一幕,众人也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看着那至死还睁着眼睛的那名家主,震惊不已,而那位家主所带来的人则在看到他们家主被杀后,惊呼一声,迅速的跑回府中去。

洛家家主几人看到这一幕眸光也不由的一沉,紧抿着的唇压抑着内心的震惊与惊骇,一名金丹修士,就这样被她杀了?

那名因闪躲得及时只被削掉一束发丝的家主此时却是脸色发白,持着剑步伐猛然后退,拉开了与顾七的距离,目光惊骇的看着那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女子,也不知在想着什么,下一刻,猛然转身就跑,扬着声音惊慌失措的唤着他家族的护卫们:“快!快走!”

对于他这打到一半突然就跑的举动,很多的人都不解,纵然是死了一位家主,但他不也还保住性命了吗?怎么就吓成这样了?直接不战而败,落荒而逃?

顾七只是淡淡的扫了那逃走的那一位家主,并没有去追,而是目光在收回时,不动声色的在周围百姓中扫了一眼,似在寻找着什么,然,下一刻,手中的剑在转动之时,剑尖瞬间朝那正愕然的看着那逃走的那位家主身影的上官成锐袭去。

原本站在同一阵线的人一个被杀,一个被伤,一个落逃,上官成锐心里的愤怒与不安在扩大着,尤其是,呼吸越发的急速以及力不从心的攻击,都让他极度不安与恐惧,此时看到顾七持剑袭来,他愤怒的大喝着:“逃吧!临阵逃脱,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嗯!铿锵!”话语刚落,他便闷哼一声,手中的剑也应声落地,发出清脆的一记响声。

无力而垂落的手微微抽搐着,手腕处,鲜血淋漓,一滴滴的落于地面,步伐的一个踉跄,身体涌上来的那股不适,让他无法稳住下盘以致失了平衡的跌坐下去,下一刻,身上的灵力气息仿佛被抽干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嘶!这、这是怎么回事?”他震惊的跌坐于地上,惊恐于身上灵力的消失。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这不可能!”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声声惊呼在这时响起,周围的那些有修为的修士们,皆在这一刻一脸的惊愕与慌乱,身上灵力的突然消失,突如其来的巨变让他们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试图凝聚灵力气息却无法凝聚的双手。

顾七眸光微闪,清眸扫了那些一个个面带惊恐的修士们一眼,下一刻,将自己身上的灵力气息隐藏了起来,手中持着剑,静静的站着,微敛着眼眸,似乎在想着什么。

“我的灵力怎么消失了?”

“我的也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突然这样?”

灵力突然的消息,对于任何一个修士来说都是会造成恐慌的,他们的身体没有其他的不适,有的只是那不知为何突然凝聚不起的灵力气息,不知原本身上的灵力气息为何会消失?

顾七迈着脚步,一步步的走向那跌坐在前面的上官成锐,手中的剑虽不带弥漫着灵力气息,但,那锋利的剑尖仍叫人心头发颤。

“你想做什么?你可知道我是谁?我上官家不仅仅是这天南城的世家,还跟川城的上官家是一家!当家家主上官谦便是我一母同胞的兄长,你若杀了我,别说我的家族不会放过你,我兄长也一定不会放过你!”因内心的惊恐与失措,在这一刻,他也只能这样威胁着。

听到他的话,顾七的眸光一眯,眉头皱了皱:“川城的上官谦是你兄长?”倒是意外,这上官家与那川城的上官家竟是同一家。

将顾七的皱眉想成了她的畏惧,将她脚步的停顿看成了她的迟疑与胆怯,这想法一旦在脑海中形成,原本心中的惧意便散去,取而出现的是骄傲而挑衅:“不错!呵呵,怕了吧?我兄长可比我厉害多了,且不说他在川城的势力,就是他自身的实力也胜我多多,他若知道你伤了我,断然不会放过你!哈哈哈,灭我上官家?你敢吗?”

顾七勾起唇角,手中的剑尖指着他的喉咙,一寸寸的靠近:“川城的上官家是吧?若不犯我,我也许不会动川城的上官家,若是犯我,同样灭之!”

“你、你……”感觉到她利剑的刺入,他脸色骤然变白,想到他老祖的避让,想到那一出场的强势,想到查不到她的身份,这一刻,额头渗着冷汗,颤声问:“你、你到底是谁?就是死,也应该让我知道,我是死在谁的剑下!”

“听清楚了,我名,顾七!”清冷的声音一落下,手中的剑也划过了他的喉咙,只听一声闷哼,上官成锐便惊骇的睁着眼睛倒了下去。

顾七……竟然是顾七!那个他兄长跟他提过,灭了慕容家的顾风华,也是叫顾七的女子……他、他知道得太晚了……

在黑木家内的一棵大树上,茂盛的树叶之中藏着一抹灰色的身影,此人,正是先前消失不见的上官家老祖,他并没有直接离去,而是在这里静静的观看着。

天南城平静这么久,八大家族也是时候要重新洗牌了,强者上位弱者淘汰,这在修仙的世界里是永远不变的定律。

他虽为上官家老祖,纵然早算到上官家有此一劫,却也无法帮他们渡过,只是没想到,毁灭上官家的人竟会是这样一名小小的女子,他不出手而选择置身事外,那是因为他很清楚,若是他出手与这小丫头斗起来的话,那么,上官家的劫也会应在他的身上。

数百年的世家,数百年的根基,只因选了这样一个心性不正的人当了家主,继而连累得上官家走向毁灭。看着他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上官成锐,他无声的一叹,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无法帮上官家躲过一劫,只能为从家族中挑选一心性较好的子弟为上官家留下一道血脉,至此,他对上官家也算仁至义尽了。

只是,这小小女子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为何会有那般强大的气息?为了这一疑惑,他留在这里静观着,就是想探个究竟。

“阁下弄出了这么多事情,还不想出来吗?”

就在那些修士们惊慌于自身的灵力突然消失,震惊于上官成锐那样雄厚的背景势力也被顾七所杀之时,就听顾七那清冷而蕴含威压的声音从口中传出,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也让他们心神一震,不约而同的抬头朝周围看去。

她的话,难道是说他们的灵力突然消失是有人所为?若真如此,是何人这般厉害?能悄然无声的将他们的灵力化去?

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人群中,居于上风处的三名不起眼的男人则将晦暗不明的目光落在顾七的身上,似打量,也似探究,三人中的一人低低的笑了。

“呵呵呵……没想到,这天南城还有这么有趣的人。”

缓步走出来的中年男子身后跟着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老者,他们身上衣服很寻常,先原气息也应该是被收敛起来,毫不起眼,而此时,见被发现便不再收敛着,从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很强大,强大中透着阴寒嗜血的杀气。

他的步伐沉稳,浑身散发出来的那股阴寒嗜血的杀气让人不由心惊,这个人的强大无须多余的话语去描述,只是站在那里,便知是个不得了的人,只是,身上的那股阴邪之气实在是让人感到不舒服。

那在黑木家树上观看着的上官家老祖也看到了那走出来的人,他是化神级别的修为,先前就感觉到空气中似有不对劲了,只是寻找时发觉对方隐藏得很深,便没再深究,后来再见那些修士身上的灵力气息被悄然化去,便知定是那暗处的人动的手脚,他是有不少丹药在身才能无碍,可那个叫顾七的小丫头呢?又是因为什么?难道,她身上也有不少厉害的丹药?

可,这可能吗?就算她是炼丹师,但,这般年轻的炼丹师估计也炼制不出什么厉害的丹药来,那么,她又是如何能在众名修士的灵力被悄然化去时,还能保住那一身的灵力气息?

在那人打量着顾七的时候,顾七也在打量着这三人,她的目光在掠过那前面那名中年男子之后,落在他身后那名老者的手上,眸光微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