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90 无意为敌

也许,是因为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太过强烈,强烈到盖过了在场的所有人,因此,在察觉到那股铺天杀意的同时,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下手顺着那股气息望去。

身穿白色衣裙的绝美女子,一身凌厉而冰寒的气息,在她的周身之边,那股铺天的杀意让人心惊胆寒,当目光触及她那如同寒冰的目光时,只感觉一股冷意自脚底窜起,直至心头,冷得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她就是那个疯子的女儿?

不用人说,在场的人在看到顾七的那一刻,都知道她便是那个披头散发疯疯颠颠的男人的女儿,在场的人,有人见过她,有的则没见过,却都一样,不知道她的来历,只知道她的疯子爹爹唤她小七,黑木家的人也唤她小七。

原本只想着,一个女子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可如今一见,却不由的收起了先前的轻视之心。单单她身上流露出来的那股威压与气势,以及那股无需显摆便自然而然让人感觉到的尊贵,便让他们知道,她,并不是那样简单的。

洛家主看着那站在门边的顾七,目光微闪,眼中掠过一丝复杂,饶是他派出不少人去打听,也打听不到她的消息,就连她到底叫什么名也不清楚,只知道她叫小七。

想起龚老的话,再看她现在周身弥漫着的那股让人心惊的杀意与气势,不由心头一缩,这女子,这身杀气真的太吓人了,他这见面无数世面的洛家家主竟也被她此时散发出来的杀气所震摄到,这样的杀气,比起那一日他找上门时的她要可怕一百倍!

那上官家的老祖在看到顾七时,睿智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打量了一下,眼底微闪过一抹暗光,看着她那周身的杀气,那铺天的气息,再看那倒地奄奄一息的圣兽,以及那遍体鳞伤倒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直的男子,他不由的微微一叹,看向那上官成锐,道:“今日这事老夫便不再插手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说着,一拂衣袖转身准备离开,却在听到那清冷而夹带着杀气的声音时步伐一顿。

“伤了我的人,这就想走?”

上官家的老祖转过身来,看向顾七,露出一抹笑意:“小丫头,老夫无意与你为敌。”

他的话,让众人都心惊。他是化神强者,为何对一人小丫头这般的客气?无意与她为敌?以他化神强者的修为难道还会怕她小小一介女子不成?

站在不远处的上官成锐心头的不安越发的加重,看着那白衣飘飘杀气摄人的女子,再看着那置身事外面带笑意的老祖,想起他先前的话,手心不由的渗出丝丝汗水来。

顾七淡淡的扫了那老者一眼,迈步走上前,来到赤虎的身边,从空气中取出一枚丹药让它服下,又拿出一个瓶子倒了些止血的药散洒落在它的伤口,这才摸了摸它的头,温声道:“先回空间去休息,等我处理了这些人,我再帮你包扎伤口。”

赤虎看到她,终于松了口气,眼中的嗜血狠厉也渐渐的散去,想以神识与她沟通,却因体力的透支,以及鲜血的流失而有气无力,最后在服下丹药后便沉沉睡去。

神识一动,顾七衣袖一拂,将它收入空间之中,这才走向那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父亲,看着他的背后被划开深可见骨的一刀,看着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她的眸光渐冷。

“爹爹。”她扶起他,让他半倚在她的身上,将他扶到那一旁黑木傲天与黑木傲霜的身边:“爹爹,你就在这里看着,那些伤了你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她的声音由轻到狠厉,莫名的让人心惊。

在战斗时凌厉而摄人的顾浩天看到他女儿的出现,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模样,面带愤怒语带委屈的指着那不远处的上官成锐:“小七,小七你帮爹爹杀了他,他不是好人。”

被顾浩天那样一指,上官成锐心头一沉,步伐竟不自由主的退后了一步,面带警惕的盯着顾七。

顾七站了起来,转身,清冷的眸子扫过周围的那些人,目光在上官成锐的身上停顿了一会便移开了,落在那灰衣老者的身上:“既然无意与我为敌,又为何伤我的契约兽?”

老者一时语塞,在他想来他已经手下留情,却没想到,这小丫头护短至此。他看了她一眼,抚着胡子笑问:“那眼下你欲如何?以你的修为和实力可不是老夫的对手。”

“是吗?”她唇角微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眸光微闪:“那便试试?”

听到这话,老者眉头一动,却是摆手笑道:“不了,既然老夫本不欲你为敌,自然不想再动手,这样吧!老夫伤了你的契约兽,我便以这几样东西做为补偿?”手一转,一瓶丹药和两件法器出现在他的手中。

顾七看着他,心下在衡量着,也清楚他确实是不想与她为敌,哪怕是先前她没出来,她也听得见他那蕴含化神威压的声音和他先前所说的话,若是不顾一切动手,她的实力自然不是他的对手,唯一能与他对搞的便只有丫丫,然而,对付一个无意与你为敌的人,她觉得无须做得太绝。

看着她,老者笑了笑,走就前将东西递给她:“不仅如此,无论你怎么对付上官家,老夫也不会插手。”

顾七眸光一动,定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老者,心下有些疑惑,若他真是上官家的老祖,怎么会放任着上官家不管?然,眼下她并没有深究,衣袖一拂,将那些东西收入空间。

在她收起那些东西后,老者抚着胡子,笑道:“老夫也要走了,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说着,衣袍一拂,瞬间便消失在原地。

“老、老祖……”

上官成锐惊得说不出话来,因内心的震惊,以至于看着他竟递出那些东西给顾七时而没出声,更因震惊,在回过神来时,他已经离开!他本能的迈步上前,却在步伐上前的那一瞬间,一股凛冽的杀气猛然袭来,惊得他狼狈的侧身一闪,却因站不稳步伐踉跄险些跌倒。

“咻!”

顾七手中的剑蕴含着凌厉的剑罡之气划过他的身侧,饶是他避闪得快,手臂处也被剑气划出一道口子来。

站稳脚步的他眯起阴狠的目光盯着顾七:“虽然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厉害之处能让老祖不愿与你为敌,但今日,这黑木家,连同你和你的那个疯子父亲,我都要一并灭了!”阴狠声音的落下,身上杀气的涌动,金丹修士的威压,皆在这一刻弥漫而出,手中利剑更因他身上的灵力气息而呼啸着,剑刃之处微微震动。

听着他的话,顾七勾唇冷冷一笑,并不说话,而是直接持剑而上,剑尖所指,皆是致命之处!招式之凌厉,步伐身形之快,一度的让上官成锐暗暗心惊。

两人的战斗惊醒了那与上官成锐站在同一阵线的三名家主,看着那白衣女子竟能将上官成锐逼成那样,心惊的同时也在不安着。

他们清楚,若今日此举不能成功,只怕不仅是他们,就连他们的家族也定会遭到灭族!想到这,其中一人将视线落在那顾浩天的身上,这个人是那女子的父亲,若用他来威胁她,她断然不敢再动手!心念一动,当即移步飞掠上前,伸手就要去抓那靠坐在一旁墙边的顾浩天。

顾七虽与那上官成锐在交手,但也有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此时见那人竟敢冲她爹爹下手,眸光一寒,手中银针飞射而出,咻的一声,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刺入他那伸出的手腕之中。

“嘶!啊!”

猛然间手腕处传来的椎心刺痛让那名家主倒抽了一口冷气痛呼了一声,本能的缩回了手,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腕,却什么也没看到,但分明,在这手腕之中却是有着刺骨的剧痛,以至于他想要使上力道也无法使出。

洛家主几人在反应过来后,迅速护在顾浩天和黑木家主他们三人的面前,防着那些人再对他们动手。

“铿锵!咻!”

刀剑相碰的声音带着凌厉的杀气在空气中掠过,那抹白色的身影招招凌厉而夹带杀机,连给上官成锐喘气的机会也没有,避之不及的上官成锐原本受伤的身上更因顾七的攻击而加深伤口,每移于一处地方,所站之地必是鲜血点点,触目惊心。

那另外的两名跟上官成锐站一阵线的家主见了,相视一眼,提气而上,合着三人之力对付顾七一人。这个白衣女子给他们的威胁太过强大,无论如何,她都必须死!

“铿锵!咻!咻咻!”

“我们用不用去帮忙?”护着黑木家主几人的那三位家主看着顾七被三名拥有金丹实力的家主攻击,不由皱了皱眉。

洛家主盯着顾七看着,好半响才回头睨了身边的两人一眼:“上去?我们三人当中谁是上官成锐的对手?帮着她把她父亲和黑木家的人护好,便已经足够了。”再说,私心的,他还想看看这个白衣女子到底有多少本事,能让龚老那般的小心翼翼。

------题外话------

今天是最后一天二十八号,有票子的妹纸别留着啦,再留就没用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