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83 蠢蠢欲动

“我们出去外面说。”她说了一声,转身往外面走去。

见状,黑木家主连忙跟上,来到房门口时脚步一顿,回头看了床上的儿子一眼,怀着沉重的心情走了出去。

“老爷。”院外,一名贵妇人在丫环的陪同下走了进来,见到黑木家主时目光一柔,轻唤了一声。视线一转,落在一身白衣的顾七身上时,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这位一定就是小七了。”

顾七看着眼前的贵妇人,想到黑木家似乎也就只有黑木老大成了亲,其他的似乎都没成亲,便知眼前的贵妇人定是他的夫人,于是,上前行了一礼:“顾七见过大伯母。”

“我这两日因病一直没出院子,却一直听到老爷说起小七你,今日一见,果然是天般一般的人儿啊!”她面带柔和笑意的看着顾七,因她也就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也没有,看到顾七这般出色,心下也十分的喜欢。

看着贵妇人那柔和的笑容,她也露出一抹笑来:“来府上也有几天了,一直没去拜见大伯母,是顾七的不是,还请大伯母莫要见怪才好。”

“怎么会。”她笑着摇了摇头。

“夫人,你怎么来了?身体刚才就不要出来吹风,快让丫环扶你回去。”黑木老大怕她进去也感染病毒,便示意着她身边的丫环将她扶回去。

“哎,我虽然身子一向不怎么好,但也没弱成那样,再说,这几日一直调养着,也好得差不多了,倒是易文,你不是跟我说他的伤好些了吗?这两日也没见他去我那里,我便过来瞧瞧。”她柔柔的笑着,朝自家夫君看了一眼后,便想从他的身边走过,进房里去。

“夫人。”黑木家主伸手拦住她,不让她进去。

“老爷,你这是怎么了?我就进去看他一眼,就一眼我就回去。”她好笑的看着他,以为他是担心她的身体吃不消,便道:“我的身体也已经好了,不会动不动就昏倒,你就让我进去吧!”

一旁的顾七见黑木家主朝她看来的担忧目光,她淡淡一笑,走上前去:“大伯母,你现在不能进去。”

“这是为何?”她疑惑的问着。

“他的伤是没什么大问题,不过,因感染风寒,怕你进去会感染了,而且他现在也需静养,不适合打扰。”

“这样啊!”她这才点了点头:“那好吧!那我就不进去了,我去婆婆那里看看,我听下人说,她似乎也病了。”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夫人,你这身体就不要去了,免得到时又病倒了我照顾不过来。”黑木老大上前说着,扫了那一旁的两名丫环一眼:“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送夫人回院?”

“是。”两名丫环被他沉着的脸吓了一跳,连忙低头就顾一声,上前扶着夫人便往外而去。

她被两名丫环扶着,半拉半扶的往院中而去,而她也只能回头喊着:“哎?这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她离开,黑木老大似是松了一口气一般,转而对顾七道:“她的身子自生了最小的儿子后便一直不好,易文的事情,我还不敢让她知道,怕她担心。”

顾七微微一笑:“大伯很爱大伯母。”

说起爱妻,面容威严的黑木老大面色一柔:“是啊!她是个好女人。”声音一落,又似想起什么一般,脸上的笑意一敛,问:“小七,易文怎么样?还能救吗?”

她点了点头:“我大概知道这是什么毒了,若是前两天,只怕我就算是知道是什么毒,却也无法解,但那日跟我父亲出去逛的时候,意外得到一株百草灵,而这株百草灵正好解这毒。”

“真的?太好了!”他眼睛一亮,眼中跃上了惊喜的神色:“这么说,易文还有救?母亲也会没事?”

“嗯,不过,这百草灵不能直接服用,我还得加入其他的几味药调制之后才能解毒,事不宜迟,大伯,府中可有炼丹房?拖得越久,怕是越不利。”

“有,老二平时也会捣弄一些药物,有西院那里有一处药房,可以在那里炼制。”他说着,看着眼前的她,问:“还需要其他的什么药?你跟我说,府里有的我差我去拿。”

“那些药我有,不过还是要去药房一趟,我先拿一副药你让人熬好后让府里的人都喝一碗,可以预防,了可以防止毒性漫延开来。”

“好。”他点了下头,带着她往药房而去。

因那一味解药她不曾炼制过,因此也有些担忧怕会毁了那一株百草灵,不过好在龚老也在这里,她叫了他去帮她打下手,便让人守着西院的院外,一个人也不要放进来。

“七丫头,那种药你炼制过?得多久能炼出来?”龚老看着她从空间中取出的那些灵药,摆放在桌上,上前看了看,不由啧啧称奇:“厉害啊!这么难寻的灵药你都有,这黑木家碰上你也是运气了。”

“老头,别废话太多,过来我跟你说一下。”她头也没抬的说着,将桌上的灵药整理好后,这才抬眸认真的看着他:“百灵草我只有一株,因此,这次的解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知道了知道了,你只要告诉老头,等会需要我做些什么就好。”他摆了摆手,对她他还是很信任的,就算是没炼制过的灵药,她也一定能炼制出来,试想,连九道灵息的丹药都能炼制出来,又岂会炼制不出一味解药?

不过,那暗中下毒之人真的是阴险,那毒不是一般的毒,也难道那老大夫诊断不出来,若不是正好碰到了这丫头,这黑木家的人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相对于黑木家内部的紧张与担忧,别的家族此时却是虎视眈眈。不知是谁放了消息出去,说黑木家的人中了奇毒,实力被压制着,这一消息一在几大家族之间传开,那些不安本份想要挑起事端借机灭了黑木家的人一个个蠢蠢欲动……

洛家的家主在听到那消息后,想着要去探探虚实,便借着要去黑木家那白衣女子送上赔礼而让人备上东西,次日的清晨便带着他的儿子洛明峰一道往洛家而去。

路上,他沉声交待着:“峰儿,为父知道你对医术略为精通,你等会仔细注意一下黑木家的人,看看他们是否真如外面所说的,已经身上奇毒。”

“父亲,若他们真的中了奇毒,以我的资历只怕看不出来,毕竟,洛家二爷在医术方法的修为比我高深很多,若是连他都无法解开的奇毒,我只怕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走在旁边的洛明峰犹豫着,看了看身边的父亲,问:“父亲,若他们真的中了奇毒,你又欲如何?”

“如何?”他重复着他的话语,语气轻喃,似乎心下也有着不知应该如何处理。他身为八大家族之一洛家的家主,说他没野心,没想过吞掉其他一些弱一点的世家那是不可能的,正因为他想过,他此时才有些迟疑。

若那黑木家的人真的中了奇毒,那倒不为惧,让他有些忌惮的是那个白衣女子的来历,他在昨日回去后便让人去查,到现在也没能查清她的来路,若是因动了黑木家而扯上她,到时只怕有些麻烦,再者,龚老不是说那白衣女子是不能惹的?看她跟黑木家的关系非比寻常,要动黑木家,首先就要先弄清那白衣女子的身份。

“是啊!若他们真的中了奇毒,父亲难道真的想联手其他世家对付黑木家?那龚老前辈如今不是在黑木家中吗?他也精通医术,他在里面又岂会看不清黑木家的人中了奇毒?若是黑木家的人并没有中什么奇毒,只是有人在后面煽风点火想让我们八大世家打破这面上的平静,我们若是动手,只怕是中了别人的计,成为别人手中的刀刃。”

听到这话,洛家主眼睛微亮的看着身边的儿子,目光中带着赞赏:“呵呵,不错,峰儿,能想得这么深远,足见你也并非一心扑在医药之上,将来你是要继承家族的,像这些事情,也得多注意着点。”说着,他点了点头,道:“你说得不错,其他的倒一回事,就这龚老和那白衣女子不太好动,这样吧!此去我们就先探探虚实,再看其他家族的动静。”

“是。”洛明峰应了一声,规距的走在他的身边。

然而,当他们来到黑木家的大门前时,却在敲了好一会门后里面仍没有动静传来,洛家父子疑惑的相视一眼,再度抬起手敲了敲门。

“叩叩!有没人?我们是洛家的人。”

洛明峰边敲门边喊着,再欲敲时,原本紧闭着的门忽的打开了,一名老者从里面探出头来,看了门外的两人一眼,道:“原来是洛家主和洛大少,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家主有令,闭门谢客三天,谁来了也不接见,两位,还是请回吧!”

门外两人听到这话,心下微耳,问:“闭门谢客?这是为何?”难道,真的如外面所说,他们真的身中奇毒命不久矣?

“这是家主的命令,老奴也不知道,两位,请回吧!”管家说着,便欲把打开一条缝的门关上,谁知却是让他们给拦住了。

“等等,那龚老呢?龚老可在府中?”洛家主沉声问着,一手拦在门上,不让他把门关上。

“老奴只是一个下人,哪里能知贵客如今身在何处?洛家主,您就不要为难老奴了。”说着,也不再理会他们,用力的把大门关上。

被隔绝在外的两人有一丝愕然,想他们两人一个是洛家的家主,一个是洛家的大少爷,却被黑木家的人关在外面拒而不见,这样的待遇还真是他们想都没想过的,更是他们遇都不曾遇到过的。

“父亲,难道他们真的身中奇毒而不见客?”洛明峰看着身边的父亲问着,这是他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念头,若非如此,黑木家的人为何闭门谢客?

“此事回去再说,走吧!”洛家主看了那紧闭的大门一眼,目光闪了闪,迈着脚步往回而去。洛家与黑木家离得不是很远,隔三条街就到了,既然他们闭门谢客,那他就让要盯着这黑木家周围,看看情况再说。

洛家的人被拒于门外的消息一下在几大家族之间传开,有的人想着静观其变,然而有的却是按捺不住的召唤人马动身,气势汹汹的往黑木家而去……

此时的黑木家中笼罩着一股凝重的气息,与昨天相隔,也不过短短一天的时间,府中紧接着有人接二连三的倒下,症状都跟感染风寒一样,就连原本看不出什么症状的黑木老三他们,也在今早起来后一个个起不了身,浑身酸软无力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中带着暗黄。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在喝了顾七让熬的药之后,一些开始并未感染的护卫并没感染,如今感染的这些应该是一些原本就已经感染了病体的人。

而眼下这样的情况,黑木家不宜待空,故而,直接闭门谢客。

“大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老三他们都下不了床,易文的情况也严重了很多,就连父亲和母亲也一样躺在床上,你虽用雄厚灵力内息压制着那病毒,但压得凶,它窜上来也极凶险,妹妹虽然还没下床走动,但脸色也极差,放眼整个府中,如今的战斗力剩下不到往日的一半,这样若是其他家族来犯,我黑木家在那些家族的眼中岂不是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主位上,眼下有着一片乌黑的黑木家主沉默的静坐着,这两日他一直没休息好,再加上出了这事后心下担忧,更是让他肝火过盛,以致于病毒在身体乱窜得更快,若不是他的修为比起他们几人都要雄厚,只怕,他此时也躺在床上下不来了。

缓缓的吐出口气后,他的目光看向外面,沉声道:“不急,就要好了,我相信小七一定可以炼制出解药来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