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81 不能惹她

“有何不敢!”

低沉而蕴含威仪的声音自黑木傲天的口中而出,他迈着脚步走上前,凌厉而威严的目光直视着他:“姓洛的,枉你洛家为八大家族之一,竟连一对父女也不放过,既然执意要仗势相欺,我黑木家奉陪到底!”

眼见情况升级为家族之间的矛盾,洛明峰不由的上前一步,眼中带着担忧:“父亲,这样与黑木家为敌真的好吗?这事情并不是多大的事,若是升级到家族之间的决斗,只怕……”

“闭嘴!”

洛家主回头厉喝了一声,锐利的目光直盯着洛明峰,那眼神,那眼中的凌厉,看时洛明峰不由的低下了头,不敢再言。

“散开!清出场地来!把不相干的人都摒退一旁去!”洛家主沉声厉喝着,示意身后的护卫把周围看热闹的百姓赶开一点,在中间腾出空地来决斗。

不消一会,周围的百姓各自散了开去,中间空出了好大的一块地方,一身锦袍的洛家主手持长剑站在中间,锐利的目光朝那站在黑木家大门前的黑木傲天看去:“还等什么!”

黑木傲天望着战意凛冽的洛家家主,便也迈着步伐准备走上前,却不料,一个声音在他迈出一步之后传来。

“大伯,这事还是我自己来处理吧!”

轻柔的声音带着淡然,不紧不慢的传入众人的耳中。声音落下之际,一抹白色的身影从后面走了出来,绝美的容颜,飘逸绝尘的身姿,清雅又透着尊贵的气息,一出现,便让周围的百姓们纷纷惊艳的低呼出声。

“那姑娘好美!”

“是啊!跟仙女一样,真美!”

“难道就是她打伤了洛家的人的?”

“这洛家主就是要找她麻烦的?”

“黑木家主都要护着她了,她怎么还出来了?她难道就不怕那洛家主一个盛怒杀了她吗?”

“是啊!她看着好弱的样子,一介女子,就算是有些修为在身,只怕也强不到哪里去。”

突然从黑木家里面走出来顾七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一双双惊艳的目光带着探究与打量的落在她的身上,而那站在空地中间的洛家家主在看到顾七的容颜时,眸光微微一闪,似有些诧异于她竟生得这般美貌,但下一刻,眼中却是一片暗沉。

就是这么一个女子敢不把他洛家放在眼里!就是她对他的女儿出手,将她弄得遍体鳞伤!不过是空有其貌罢了,竟也敢跟他洛家作对,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手中紧握着的长剑因他的怒火而颤抖着,灵力的涌动,威压的释放,都让这片天空的气流往下压低了几分,锐利的目光蕴含威压的直视着顾七:“见你还有几分胆识,自己走上来领死!我便留你个全尸!”

“小七,回去!”黑木家主皱着眉喝着,伸着手把她一拦,不让她上前:“听话,回府里去,这事大伯会处理。”

“是啊小七,这事你不用管,交给我们便成了,快进去。”旁边的几人也跟着说着,想将她带进去,只是,顾七却不愿离开。

最是简单的话语,却有着无限的暖意,虽不是流着同一种血的血缘亲人,却比那慕容家的那些所谓的亲人还要亲,无需解释,也不过问,更不责怪,有的只是信任与相护。

她看着这不是亲人却胜亲人的几人,心里暖洋洋的,脸上也露出一抹柔和的笑意来:“大伯,几位叔叔,多谢你们,不过,这件事我不想麻烦到你们,我可以自己处理,你们就让我自己处理吧!”

“小七!”

“没事的。”她笑了笑,移着脚步走上前去,无惧的来到那空地中间,看着那前面手执长剑的洛家家主,唇角微勾起一抹冷笑:“想取我的性命?只怕,你还不够资格。”

狂妄而清冷声音带着无所畏惧的传入众人的耳中,她的这话,不仅让那黑木家的众人一怔,更是让周围的百姓们纷纷露出愕然的神情,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想要她的性命堂堂洛家的家主还不够资格?这般狂妄自信的话语,估计也就她敢这样当着洛家家主的面说出来,看她那样纤弱,那洛家家主一只手就能掐死她了,她却毫无畏惧。是无知?还是真的深藏不露?

而在不远处酒杯的二楼喝着酒的龚老,听着下方喊着的小七,顿时精神一震,再听到那清冷而狂妄的话语,当下迅速回头朝那方向看去,这一看,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睁大着眼睛盯着那抹白色的身影,眼中的神情从疑惑到震惊到惊喜。

“竟是这丫头?”

他从桌边站了起来,走在围栏之处看着下面的那一幕,睿智的目光闪了闪,在洛家主的身上和顾七的身上来回的打量着,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不够资格?哈哈哈!笑话!”洛家主仿佛听到什么可笑的话语一般,仰着头大笑着,笑声骤然而止,锐利而蕴含杀气的目光直视着她,手中握着的长剑涌上了一股雄厚的灵力气息,声音阴沉沉的喝着:“那就让我看看,你是如何从我手中的剑活下来的!”声音一落,身形就要动,却在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时顿住了。

“哎呀,这是怎么了?”一身灰衣的老头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抚着胡子,笑眯眯的来到洛家主的身边。

“龚老?”洛家主有些诧异的看着他,知道他一大早出门了,倒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当下,连忙将剑收起置于手后,拱手一礼:“龚老,您怎么在这?”

顾七朝龚老看了一眼,没想到这老头也在这里,看样子,还跟这洛家的家主有些交情?

老头笑眯着眼看了顾七一眼,并没急着打招呼,而是压低着声音对洛家主道:“你真打算跟她作对啊?”

听到这话,洛家主心头一沉,本能的看了顾七一眼,脸色变了变,问:“龚老,这话是什么意思?”

“哎!”他叹了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道:“我看你这个人也是很识趣的,对老头我也很恭敬,才想提点你一下,免得你一步走错步步错,到最后害了你自己不止,怕是还会连累了你的家族。”

这话,说得很严重,让洛家主的心猛然一惊,沉到谷底,他惊疑不定的看着顾七,又看了看龚老,想到黑木家对她的维护,想到这女子口出的狂言与自信,原本誓誓旦旦想要杀了她的决心,忽在这一刻有了一丝动摇与迟疑。

“还请龚老相告,这女子,她,到底有什么来头?”他朝龚老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她啊,可是不能惹的人,你若惹了她,麻烦可就大了。”见他似乎不太相信,老头便继续道:“就是我大哥见了她,也要赔着笑脸,她的人脉关系可是很强大的,你若真对她动手,只怕,不出三日,你这洛家就得在这天南城消息了。”

“这、这……”

洛家主一脸的震惊,口中的话竟也说不出来,他看着那站在前面无所畏惧的顾七,觉得若不是真的有那样的事,龚老也不会说出来,只怕,真的是招惹了不得了的人物了。

因紧张与心惊,他额头处渗出了一层冷汗来,却不知眼下这场面应该如何下台,只能给龚老再行一礼:“还请龚老给想个办法,想个办法,洛某定是感激不尽。”

“好,你且在这稍等着。”龚老抚着胡子点了点头,看了他一眼后,这才朝顾七走去,来到顾七的身边,顿时笑得十分讨好:“嘿嘿,七丫头啊!你怎么来了天南城了?”

站在原地候着的洛家主见龚老竟露出那样讨好的神情,越发的相信,这个白衣女子是不能惹的人,要不然,以龚老的地位与势力,如何需要这样放低着身份赔着笑脸?这一刻,他不由的庆幸,他还没对她动手,若真的动起手来伤了她,只怕……

那站在黑木家大门前的黑木家主几人,眼中也带着几分疑惑之色,不知这突然出现的老者是何人?也不知那原本怒气腾腾的洛家家主怎么突然就蔫了下去?还不停的在那里拭着冷汗?

想到听听他们到底在说着什么,却发现,他们说话都压低着声音,他们根本听不清,只能在这一旁暂且看着。

顾七一边听着老头的话,不时的朝那洛家主看去,未了,点了点头,道:“嗯,那我先回去了,目前我就住在这黑木家,你若有空就过来吧!”说着,这才转身往黑木府走去。

老头笑眯着眼睛应了一声,这才走回洛家主的身边,道:“行了,她说你们马上离开不要再闹事她就不追究了,你快带着你的人回去吧!记得明日备上一份大礼送过来赔罪,还有,把老头要的那灵药也一并送过来,老头我就不跟你回去了,我也跟着去黑木家住住。”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追着顾七的脚步而去。

“小七,这事……就这样了了?”饶是黑木家主也不禁一脸的愕然,似乎没料到事情发展到这样一触即发的地步,他们都以为,今天是不见血无法平息的一场决斗,却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急转。

“嗯,我们进去说吧!”她淡笑着点了点头,与他们一同往里面走去,走了几步,就听身后传来老头喊着的声音。

“等等老头我啊!”他一手微提着衣角,快步的跑来。

黑木家的几人回头看了一眼,目光带着疑惑与探究的落在他的身上:“这位是?”

“呵呵,叫我老头就好。”龚老笑呵呵的说着,一副自家人的模样说着:“原来小七就住这里啊!啧啧,不错,真不错。”声音一落,便率先走了进去,一边看着黑木府里的景物。

一行人进了黑木府,黑木家的大门再度嘎吱的一声关上,隔绝了外面众人的视线,也将外面的喧哗隔绝在外。

看着那黑木家的大门关上,一直提着心的洛家家主终是轻呼出口气来,悬着的心总算放了回来,收起手中的剑,这才发现,就连掌心处也因紧张而被汗水湿透。

“父亲?”洛明峰走上前来,不知那龚老到底跟他父亲说了什么,但看他父亲的脸色,很是不好,不禁有些担心的问着:“父亲,没事吧?”

“回去。”洛家主转身说着,没再多说一句话的转身带着人离开。随着他们的离去,周围的百姓原本低压着声音的议论变成了明面上的议论,一个个都在疑惑的在说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真是奇怪,眼见就要打起来,怎么突然又停下手了?那老头到底是什么人?好像那洛家主是因为他的话才收手的。”

“是啊!我刚才还真的为那姑娘捏了一把冷汗,若是洛家主动手,她是必死无疑的。”

“这可不一定,你们没看见吗?那姑娘从头到尾哪里有露过一丝胆怯?那气魄与胆量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说不定啊!那姑娘来头很大,才让那洛家主忌惮的。”

“嗯,这倒也是,我见后面洛家主的脸色都变了,却不敢对那姑娘动手。”

“是啊是啊!应该是这样。”

一处酒楼的二楼雅间中,里面的几人在听到百姓们的话语后,纷纷露出深思的神情。

“马上查清楚那白衣女子的来历!别让她坏了我们的大事!”其中一人沉声喝着。

“是!”站在后面的一名黑衣男子应了一声,瞬间闪身离开。

“刚才那老者好像是医药公会会长的弟弟龚老?”

“嗯,正是他,他是昨天来到天南城的,原本在洛家入住,据闻,那老头脾气古怪,但他刚才却那般讨好那名白衣女子,怕是那名白衣女子的身份不简单。”

“黑木家的那个疯子不是他们几兄弟一次偶然救回来的吗?既然那疯子是那白衣女子的父亲,应该是没什么大来头的,要不然,会弄成疯疯颠颠的样子?”另一人也开口说着,阴狠的眼中带着沉思,忽的,露出了一抹阴沉沉的笑容:“不管那白衣女子是什么来历,黑木家的人也没几天的命可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