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79 找上门来

看着往外面走去的黑木傲霜,顾七本想开口的话到了嘴边却没说出来。就黑木家眼前的境况来看,这天南城怕是要风云将起,虽然说黑木家在这里是百年基业,但若其他几个家族联手对付他们,只怕他们也撑不下去。

想到她在这里有一个月的时间,就先看看吧!

前院,当听到黑木傲霜说明了事情经过后,黑木老爷子便道:“让七丫头最近下要出门,若是那洛家的人找上门来,就由我们出面,这事若真说起来还是他们不对,他们不敢怎么样的。”

“我是担心如今正处紧张阶段,洛家会联合其他家族合力打压我们黑木家。”黑木老大沉声说着,微皱着眉头:“而且,小七也不可能一直留在我们这里,我们在这里能护得住她一时,却护不了一世,只怕就算是我们出面,洛家有人明着不会有什么动静,但也一定会派人盯着我们黑木家的大门,只等小七离开便在路上将她伏杀。”

“嗯,大哥说的有理,洛家的人不会轻易咽下这口气的,若是小七有雄厚的背景还一回事,若知她没什么背影,这口气他们是一定会出的。”老四也开口说着,很清楚洛家的人不会轻易放过顾七。

“那又如何?”老爷子哼了一声:“我老头子想护着的人,他洛家要是敢动,那就试试!”

“妹妹,你让小七不用担心,天大的事也有我们顶着,她爹爹的伤怎么样?她要是缺什么药,家里有的都给她拿去。”黑木老大沉声说着,言下之意也是护定了他们了。

“好。”黑木傲霜露出一抺淡笑来,这才转身离开。

这一天,洛府的人在天南城中四处寻找着顾七父女,而顾七则忙着给她爹爹换药上药,黑木家的人则忙着照顾着黑木老二和黑木易文,同时也时刻注意着其他家族的动静。

次日的清晨,顾七查看了她爹爹腿上的烫伤,又以手探了探发烫的热度,这才道:“爹爹,你不要用手碰伤口,今天可以不用上草药了,改用可以收干水份的药粉,你躺着不要动,我先帮你把伤口上的草药都清理干净。”

“好。”顾浩天应着,躺在床上果真没动。

顾七在命人端了清水清理了一下伤口周边,再从空间中拿出药粉洒上,到于这种烫伤能不包扎起来最好还是不要包扎,不包扎只上药的话,可以让皮肤上的水份收干得更快,也能透气,若是包扎上了,闷在里面有时还会更严重,而且拆纱布时有时还会沾上皮肉,弄得生疼。

“爹爹,我让厨房给你煮了些粥,我去看看好了没,你先在这里躺着,不要乱动,我一会就回来。”她轻声说着,吩咐了外面的两名护卫进来照看着他,这才往外走去。

端粥是一回事,她是想着顺道去看一下黑木老二,看看他的身体今天好多了没,毕竟是经她的手医治的,自然不能就这样放着不管。

在经过栅栏小道,迎面走来的两名侍女见到她曲膝行了一礼:“见过姑娘。”

顾七脚步一顿,目光落在她们手中端着的东西上,浓郁的药味让她眸光微动:“这药是送去哪的?”

“回姑娘的话,这是给老夫人送去的。”

“她生病了?”顾七有些诧异,昨天见她还很精神,怎么今天就病倒了?

“大夫说是感染风寒。”

“嗯,你们去吧!”

“是。”两人应着,这才继续往前走去。

顾七先去了了黑木老二的院中,一进院子就见他在院中坐着,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着,便笑道:“二叔,看来你今天精神好多了。”

“呵呵,小七来了啊!坐。”黑木老二笑呵呵的看着她,放下了手中的医书,示意随侍的小厮上茶,这才问:“我听说你爹爹烫伤了?可有好点?药还够用吗?不够我这里还有。”

她在桌边坐下,笑道:“有,黑木姨昨天拿过去的药我还没用呢!”

“那就好,你自己精通医术,想来也是有极效烫伤药的,我现在虽说恢复了些,只是身体还没大好,连这院子也没出,也没能去看一看你爹爹。”

“二叔好好养伤就好,我爹爹的伤养些天也会好的,不用担心。”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道:“我就想着来看看二叔的伤好得怎么样,再去给我爹爹端些粥吃。”

“姑娘,请喝茶。”小厮端上茶水后恭敬的退下。

看着这举止中带着优雅与大方的顾七,他是打心里喜欢着,脸上的神情也越发的柔和:“小七啊!二叔是难得见到一个像你这样,这么年轻又精通医术的人,等二叔的身体好转了,我们一起研究研究,二叔可是有很多医药上的事情想问你,二叔真是羡慕,你爹爹生了你这么个好女儿,又孝顺又能干。”

“好,只要二叔的身体好了,我可以随时跟二叔一起研究医药。”她笑着点了点头,端起茶水,轻抿了一口润润喉。

她在院中坐了一会,便起身离开,前往老夫人的院中去,却在进了院中听婢女说她喝了药后刚睡下,便也没进去打扰,而是转身离开,去了厨房端了些清粥小菜回去给她爹爹。

与此同时,洛家厅中,得知那对父女最后进去的地方是黑木家时,洛家主沉着的脸色阴沉不定,也不知在想着什么,思索良久,起身叫上了护卫,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便往大门外走去,打算上黑木家要人去。

“父亲,你这是要去哪?”匆匆赶来的洛明峰拦住了他的父亲,急急的问着。

“自然是上黑木家去要人!那父女俩最后进去的是黑木家,不管是黑木家的什么人,敢伤了我的宝贝女儿我断不轻饶了她!”低沉而带着怒火的声音充斥着杀气,眼中的光芒锐利如刀,让人心惊胆战之余更是不敢直视。

闻言,洛明峰眼中划过一抹不忍:“父亲,这事还是算了,毕竟三妹把油泼向他们父女,也把她的父亲烫伤,那程度,一点也不轻于三妹的伤,更何况,她的父亲还疯疯颠颠的,她又只是一介女子,我们洛家若是上门相逼,岂不让外面的人说我们洛家仗势欺人?”

“算了?怎么可能!”他沉声一喝,锐利的目光直视着他的儿子,眉头微皱:“峰儿,你将来是要接掌我们洛家的,是要当家主的人,一族之长,一家之主,可不能这样心慈手软!她敢在明知是我洛家人的情况下还伤了你妹妹,就冲着这一点,我也不能轻饶了她!”

“父亲……”

“你不必再说了,再劝也没用。”他负着手沉声说着,迈步往前走去,忽的停下脚步来,回头看向他:“你也跟着来,就让你好好看看,欺辱我洛家的人最后所落得的下场!”

听到这话,他脸色一白,紧抿着唇没有说话,本想推辞不去,可看到他父亲的目光,只能硬生生的点了点头:“是。”

“走吧!”洛家主收回目光,迈步往外走去,来到大门口时,转而看向一旁的管家:“今天可有见到龚老?”

“回家主,那位尊者一大早便出门了,说不用人跟着,估计是去城里转转。”

“嗯,若是他回来了,记得好好招待着,切记不可怠慢了。”交待过后,又对一旁的洛明峰道:“等去黑木家回来,为父再为你引荐,让你见见龚老。”

“是。”他知道父亲口中的龚老是医药公会会长的弟弟龚老前辈,据说此人脾气古怪,在炼丹方面的天赋虽比不上他的兄长龚会长,但也是少数人能比得上的。

黑木府中,除了在院中养伤的黑木老二之外,老爷子和他的几个儿子以及黑木傲霜都在黑木易文的院中,看着浑身无力脸色苍白的黑木易文,几人眼中尽是担忧。

“不是从昨天就开始用药了吗?怎么他的伤一点也没好转?而且还开始发炎?脸色怎么还这么差?”老爷子沉着脸,威严的目光扫向那一旁低着头不敢对上他目光的老大夫:“你怎么诊断的?”

老大夫吓得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身体颤抖着说:“老太爷息怒,我确实是的按易文少爷的脉象下药的,腿上的伤用的也是最好的续骨药,可、可不知怎么回事,伤口没有好转不止,还越加严重,而且,刚为易文少爷诊脉,发现易文少爷的脉博跟昨天的不一样,我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请老太爷恕罪。”

“你起来吧!给我把把脉看看我的身体怎么样,不知为何,从昨晚开始就觉得周身有些没劲,整个人也没什么精神。”黑木老五说着,在桌边坐下,示意跪在地上的老大夫上前为他把脉。

其实他们都知道,这老大夫是他们黑木家的人,医术也是过得去的,能让他诊断不出来的脉博,只怕没表面的那么简单。

“是是是。”老大夫连忙应着,起身上前为他把脉,却在碰到他的脉博后脸色有着凝重之色,眉头也紧皱在一起。

“如何?”黑木老五问着。

“这……五爷,这脉博跟老夫人的一样,只不过,老夫人的比你的脉博要弱一些,似乎也严重一些,我先前为老夫人诊断过,给她开的是风寒的药,因为老夫人的症状确实是跟风寒一样,可现在……”

他一脸的惊疑不定,说不出到底是什么缘故,只能道:“也许,请顾姑娘来诊断一下就会清楚了,她的医术真的很厉害,我诊断不出来的,她应该能诊断出来。”

听到这话,屋中几人相视一眼,眉头微皱,若真诊断不出问题所在,事情可就严重了。

看了床上脸色苍白没有精神气力的易文,黑木家主沉声道:“父亲,我去请小七过来看看。”

“嗯。”老爷子也点了点头,然而,他们还没走出外面,外面就传来管家急喘喘的声音。

“家主,家主不好了,洛家人的堵在我们大门外,说让我们把顾姑娘父女交出去,否则就要砸门而入了!”

屋中几人听到这话,脸色皆是一沉。黑木家主看了几人一眼,道:“我们出去看看。”说着,兄弟几人便迈步往外走去。

老爷子见了并没跟上,而是对管家道:“你跟去看看,有什么事情过来跟老头说一声。”

“是。”管家应了一声,快步的跟着往外而去产。

老大夫在一旁候着,见只有老太爷在,更是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本想问是否要去请顾姑娘过来?可看到老爷子的脸色,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老爷子沉声道:“你在这里守着易文,老头回去看看老婆子。”

“是。”老大夫恭敬的应着,目送着他离开。

黑木府外

“黑木傲天!把人给我交出来!”

蕴含着灵力气息的声音如同闷雷声一般的响起,低沉而有力,不仅传入那黑木府的红木大门内,更是引得路上的行人纷纷驻足,好奇又疑惑的看着黑木家大门前的一幕。

黑木家位居的地段是中心点,大门走出一些就是大街,平时来来往往的百姓就多,此时那洛家的一行人在那黑木家的大门外围堵着,而且洛家家主还扬声大喝,让黑木家交出什么父女两人,百姓们都纷纷好奇,难道这两大家族之间是要起矛盾了?

洛明峰站在他父亲的身后,微敛着眼眸。他本不是一个喜好逞强争斗的人,虽有一些世家公子的脾气,但心肠却不毒辣,就拿这件事来说,他也知道论起来是他们洛家不对,可他却无法阻止他父亲前来黑木家要人。

那白衣女子的父亲神识不清,她又只是一介女子,若可以,他真的不想为难她。

只是,没想到他想要从她手中买下那株百草灵却弄出这么多事来,若早知会如此,他真的希望自己当时没有追上去,那么,也就不会有后来的那些事情发生了。

“黑木傲天!再不把人交出来,休怪洛某不客气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