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78 下场!

“啊!”

尖锐的惨叫声响起的同时,震醒了那因顾七的动作而呆住的洛明峰,只见,她竟真的将那剩下的一小碗热油浇到了他妹妹的大腿处,回过神的那一刻,他猛的掠上前,挥出掌风向她袭去,却被对方手中丢过来的那个热锅逼得倒退。

油锅砸落地面,发出铿锵的声音,在地面上转动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

见此,他猛然转身,袭向了那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男子,想要用他来要挟她,让她放开他妹妹,却不料,人还没靠近那中年男子,蹲坐在中年男子旁边的那只小猫竟低叫了一声,朝他扑来的同时,亮出了锋利的爪子。

他一惊,连忙后退,可身上的衣袍仍被那只小猫爪破了几道痕迹,看着他和妹妹两人的狼狈模样,他的脸色变了变,怒视着那名女子:“放开她!”

“大、大哥,我、我疼……”被踩着动不了的女子因那滚烫的油浇到大腿而导致身体抽搐着,又因那身上的衣裙沾着热油紧紧贴着腿部而加重了烫伤,痛得连说话都在颤抖。

那模样,看着凄凉不已。围观的百姓们却不怜悯她,因为他们都看到是这女子先用那滚烫的热油泼向那父女俩的,让他们震惊的是那名白衣女子的手段与凌厉,竟是那样的雷行风厉,让人心惊的同时又心颤。

这对兄妹是洛家的嫡系的人,她这样,不是给自己惹祸上身吗?若是洛家的人来了,定不会放过他们父女的,看她父亲的神情似乎疯疯颠颠的不太正常,这白衣女子带着个疯颠的父亲也不容易,如今又招惹上这洛家,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想到这,百姓们纷纷露出叹息的神情。自古强者为尊,他们可不管到底是谁对谁错,没有强硬的背景只有被打杀的下场。

顾七仿佛没听见他的话一话,目光只盯着被她踩在脚底下的女子:“痛吗?知道痛,下回做事之前就好好动动脑子,记住这次的教训,再有下次栽在我手里,可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你。”声音一落,她从空间中拿出两枚金币走到那一对老夫妇身边,将金币放入被吓到的两人手中,这才走向她的爹爹。

那躺在地上的女子恨恨的目光紧盯着那抹转身而去的身影,大腿处火辣的烫痛,以及那踩在她腹部让她呼吸都觉得困难的一脚,让她对这个女子生出一股惧意,她好狠!狠得让她心惊!她就是一个疯子!跟她父亲一样是个疯子!在明知她是洛家小姐的情况下还敢这样对她,她父亲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她也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心下生出的杀意并没有说出来,她紧咬着唇眸中含泪,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一边又担心着自己的腿部会不会留下疤痕?心中的恨意与怒火伴着焦急与担忧,让她急火上升,又因一口气卡在胸口之处,感觉闷得要窒息,两者冲撞之下,一口鲜血猛然从她的口中喷出。

“噗!”

“三妹!”洛明峰惊呼一声,连忙上前,把了下她的脉博后,迅速拿出一颗丹药给她服下,看着她昏迷过去,他心中自责不已,抬头朝那白衣女子看去,只见她扶着她的父亲已经缓步离开。

咬了咬牙,知道她腿上的烫伤得赶紧上药,然,纵是他三妹却也是名女子,又在这大街之上,自然是不能像那白衣女那样迅速撕下她的裙子上药的,只能抱着昏迷着的妹妹,迅速的往洛家掠去。

此时的洛家,正招待着重要的客人,主位上的洛家家主满脸笑容,举止言语中都带着恭敬之色:“龚老,难得来天南城一趟,一定要在府上多住些日子,好让洛某尽尽地主之宜。”

“呵呵,那这段时间老头我就打扰了。”一身灰衣的老者笑眯着一双眼睛,喝了一口茶水后便道:“洛家主,老头这次来是为了帮我大哥寻一味灵药,听说你洛家收藏了不少珍贵的灵药,才特来一看,若是有我大哥要的那味灵药,无论多少金币,老头都可以买下的。”

“龚老言重了,龚会长难得有需要的东西,若是我洛府有的,何需言买?洛某自当送上,只是不知,让龚老亲自来寻的灵药,是何种灵药?”

“是冰凌花。”

“哦?原来是冰凌花,呵呵,我府上确实是有一株冰凌花。”听到是他府上有的灵药,他笑了笑,若是能以一株灵药换来医药公会结交的机会,那不仅对他儿子将来的炼丹之路有极大的帮助,而且就是对他们家族也有极大的好处,毕竟,医药公会可不同于一般的大家贵族,那是真正站在大陆巅峰的一股势力,可不是谁想拉拢就能拉拢到的。

别说是一株冰凌花,就是要十株,只要能攀上医药公会这一强脉,他就是去夺去抢,也要弄来十株冰凌花。

“家主,家主,不好了!”管家匆匆进来,因一路从外面跑来而气息微喘。

“没见有贵客在吗?怎么能这样大呼小叫的没礼数!”主位上的洛家主皱着眉头沉声一喝,似是不悦于管家这失态的表现,但仍知道,若是没什么事他也不会这样慌张的,沉声喝过之后,便问:“到底什么事?”

管家惶恐的看了沉着脸的家主一眼,又见旁边的老者抚着胡子,也不知他是什么来历,但想到能得家主这般礼待,定是地位不低,便连忙弯着腰,低着头,道:“家主,三小姐受伤了,伤得很重,是被大少爷抱着回来的。”

原本坐着的洛家主猛然站了起来,惊声喝着:“什么?怎么好端端出去伤着了?伤哪了?叫大夫了没?”

“已经叫了大夫过去了,好像是被油给淋到的,但手掌上也受了伤,一手的血,看着很是吓人。”

听到这话,洛家主只能歉意的对龚老道:“龚老,您先坐着,我先去看看。”

“洛家主请便。”老头站了起来,做出请的手势,看着他在点头后,匆匆离去。

赶到后院的洛家主见他儿子在院外候着,便问:“峰儿,怎么回事?你三妹不是跟你出去吗?怎么会受了伤回来?”

听到他父亲的声音,洛明峰回过身来,见他脸色黑沉,难掩焦急之色,这才上前一步,将在外面遇到的事情简单的跟他说了一遍:“如今大夫在里面为妹妹上药,烫伤在大腿,也不知烫伤的程度怎么样。”

说起来都是他不好,若不是他有意纵容,也不会弄得这样的收场,今日这样的场面,他忽的觉得自己很是没用,竟让他三妹在他的眼前被伤成这样。

“那对父女是什么人?竟敢这般欺我洛家之人!真是该死!”听到事情的始末后,洛家主沉着脸,浑身气弥漫而出,那是一种打心底涌上的怒意,一股带着戾气的杀意。

明知他们是洛家的人还敢动手?那女子是在找死!

“我不知他们是什么人,不过那女子气度和修为都非同一般,只怕不是一般人。”他摇了摇头,想到那白衣女子周身弥漫着的那股气息,以及他袭向她时她的反应,由此可见,她的修为是不弱的。

“来人!给我查!就是翻遍整个天南城,也要把那对父女给我揪出来!”他沉声喝着,吩咐着人迅速去寻找,目光阴沉而带着杀意:“敢与我洛家为敌,就要做好死亡的觉悟!”

洛明峰听到他父亲的命令,想要开口阻止,却又忍了下来。他父亲这般生怒,若是阻止,他也听不入耳的,倒不如随他去,今日这事虽是他们不对在先,但也是那女子的无礼与狂妄惹下的祸,身为堂堂天南城八大家族之一的洛家,这口气若是不出,他们洛家的人往后如何在这天南城立足?

与此同时,扶着她爹爹回到黑木府的顾七一进府门,管家一见顾浩天腿上的烫伤,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天啊!姑娘,顾爷这是怎么了?怎么伤成这样!”他连忙上前帮忙扶着。

“在外面遇到了点事。”她说了一声,有管家帮忙扶着,压在她身上的力道也轻了不少,轻呼出口气,与管家一道合力将她爹爹送回院子。

“姑娘,我去请大夫过来看看。”管家把人扶着在床上躺下后,便急急的往外而去。

顾七见了也没阻止,而是对她爹爹道:“爹爹,你先躺着不要动,我捣碎些新鲜的药草给你敷上。”她让他躺着不要动,自己则为到外间,从空间中取出捣药的石盅,又从空间中摘些能降火清凉的灵药叶子出来,混合在一起将之捣碎才拿到里间,小心的将药敷在那烫伤的腿上。

“嘶!”

草药一敷上去,顾浩天顿时倒抽了口冷气,痛得额头渗出冷汗来。

“爹爹你忍着点,这草药是消炎退热的,刚敷上去会有点疼,等一会就会有清凉的感觉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把草药敷下:“这伤口先不要包扎,就这样方便透气,收干水份也会快一些。”

“小七,我听管家说你爹爹受伤了?”黑木傲霜急步而来,身后跟着那名老大夫。

“黑木姨。”顾七唤了一声,看着她眼中掩不住的担忧,便道:“我刚给我爹爹上了药,是被滚油烫伤的,一大片面积。”

“怎么会被滚油烫到?”黑木傲霜来到里间,看到顾浩天一条大腿的*着,不由一怔,连忙别开了眼。虽然说他是一条裤管被撕掉,但那大腿那样出现在她的眼前,男女有别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看。

而看到这一幕的顾七却是轻笑:“黑木姨,我爹爹还穿着裤子的,你别不好意思啊!”原本有些低沉的心情也因黑木傲霜的反应而愉悦了些。

她看得出来,黑木姨对她爹爹似乎极有好感,只是,她爹爹现在神识不清,时而疯颠,她也不好说什么,更不能撮合他们,因为怕误了黑木姨,也只能任由他们顺其自然的发展。

“小七,你给他上的怎么是草药?我二哥那里应该有极好的烫伤药,我去拿来。”说着转身就要出去,却被床边的顾七唤住了。

“不用了黑木姨,你忘了我自己就是医者么?我能给我爹爹用的,一定是最好的。”她微微笑着,转而看向她爹爹时,道:“这烫伤伤口会发炎和上火,热气散不出来就会变得严重,现在烫伤药是不能用的,只能先让伤口中上的火气散去才能下药,而我这些草灵都具有消炎降火的功效。”

一旁的大夫见帮不上忙,便静站在一旁,听到顾七说起这些时,眼睛亮了亮,崇拜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

而黑木傲霜听到她的话后,这才没再想着去前院拿药,而是问:“是谁给伤的?怎么能把滚开的热油泼到身上去了?”

“是洛家的三小姐。”她淡淡的说着,想到那个让她爹爹受伤的女人时,眼中寒意一闪而过。

“洛家?”黑木傲霜诧异:“你们怎么会跟洛家的人碰上了?你把那女子怎么样了?她伤的应该不会比你爹爹轻吧?”以顾七的手段,敢伤了她重视的人,下场绝不会好过。

那洛家的三小姐她听说是洛家主捧在手心最为疼爱的女儿,只怕,若真的将对方打伤得太严重,会给她招来祸端。

顾七看了她一眼,笑道:“黑木姨真了解我,知道我不会轻易放过伤害我所重视的人,你说的不错,那女人伤得并不比我爹爹轻。”她淡笑着,将事情的起端和经过都跟她简单的说了一下。

听完她的话后,黑木傲霜的脸色却有些凝重:“这洛家人的与我们平时倒没什么交情,只不过,据我的知这洛家家主极宠爱他的三女儿,你如今将她伤成那样,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她的声音微顿了一下,看了那床上躺着的顾浩天一眼,又看了顾七一眼,思忖了一下,道:“这段时间你先不要出府,这事我去找我大哥他们商量一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