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77 她的怒火!

一名穿着杏色衣裙的女子因在进门时被顾浩天撞到,脚步踉跄了一下,被身后男子扶住后才免于跌倒,她一站好,见自己的新裙子的裙摆被踩出一个脚印,顿时怒火中烧,怒指着那呵呵傻笑着的顾浩天:“哪里来的疯子!竟把我的裙子踩出一个脚印来!”

“不好意思,我爹爹不是有意的。”顾七快步走了过来,见那女子的裙摆确实有一个脚印,便歉意的道歉着。

那女子一见顾七绝美的容颜,淡然飘逸的气质,一时间,因心中炉意上升,脸色没有好转不止,更是讥讽道:“不是有意?那有意的难道还想从我身上踩过去不成?我这衣服可是新订做的,整个天南城也只有这么一件,今天第一次穿就给我踩了个脚印,这让我以后还用不用穿它了?”

顾七眸光微闪,静静的看着那咄咄逼人的女子。她的道歉为的是她爹爹确实是撞到她了,还在她的裙上踩了个脚印,但可不包括她可以容忍她的得寸进尺。

唇边淡淡的笑意依旧保持着,优雅而得体,相对于那女子的尖声厉喝,她的优雅从容更是让人觉得极有气度,轻缓的声音带着柔和,以及一丝淡漠的从她的口中传出:“既然不能穿,那就脱下来吧!我买了。”

女子被她的话一噎,顿时脸色涨红,说不出一句话来,只瞪着一双怒目盯着她,活像要将她撕了一般。

一旁的男子见状,这才上前:“三妹,既然这位姑娘已经道歉了,就不要计较了,回去大哥让人给你再订一套。”说着,又对顾七温和的笑笑:“舍妹无礼,还望姑娘莫要见怪。”

“大哥!明明就是他们不对!你怎么还跟她行礼,你可是我们洛家的大少爷,就她也配承你这一礼吗!”女子恼怒的将他拉到一旁,怒目瞪着顾七。

“三妹,不得无礼。”男子轻斥着,再抬头,却见那白衣女子已经带着她爹爹出了门。深深的看了那飘逸绝尘的身影一眼,没忘记他来这是做正事的,当下便上前:“掌柜,我听说你们这里有一株百草灵?”

“呵呵,洛少爷,你来晚一步了,那株百草灵被刚才那位姑娘买去了。”掌柜笑着指着刚才出去的顾七。

“哦?”男子诧异的回头看去,却已经不见那抹白色身影,便急急追了出去,站在大街上朝周围望去,当看到前方那走在人群中的身影时,快步追了上去。

“小七,要吃那个。”顾浩天指着路边一对老夫妇摆着的小摊。

顾七看了一眼,便笑道:“好,那我们去吃点。”

带着她爹爹来到小摊坐下,给他倒了杯茶,让赤虎陪着他,她便来到那老夫妇那里,见一个油锅里面放着一小块四四方方的东西在炸着,便问:“老人家,这里面炸的是什么?”

“呵呵,姑娘,这是炸豆腐,我们当地特有的豆腐,外层酥脆,里面嫩滑,再沾些蒜泥盐水配着吃,很旧爽口。”老妇人笑着开口说着,一边用长长和筷子夹起炸好的豆腐放在一旁围着的铁架子上滴着油。

“那给我们来一盘。”见旁边还有绿豆汤,便道:“再来两碗绿豆汤。”

“好,稍坐一会,我这就给你们砍一盘上来。”

听到是用砍字的,顾七一愣,有些好奇的站在一旁看着,就见老妇人将刚炸上来的豆腐放在一旁的砧板上,拿刀将那四四方方的一块豆腐斜砍成两边,一刀砍下去,露出了里面嫩白的豆腐,见此,她才知道为何是用砍,而不是切的。

豆腐是脆的,若用来切,会压扁不说,里面的嫩白豆腐也会掉出来,唯有这样用砍的,下刀快,那豆腐的切口才整齐。见此微微一笑,走回桌边坐下。

不多时,老妇人端着一盘豆腐和蒜泥盐水过来,又给他们盛了两碗绿豆汤:“姑娘,你们吃,不够就再来一盘。”

“好。”她笑了笑,拿起筷子行给她爹爹夹了一块,沾点蒜泥盐水:“爹爹,尝尝看好不好吃。”

自己也夹了一块,沾了配料咬了一口,入口外层酥脆,里层嫩滑,蒜泥和盐水的味道更是增添了味觉。她喜欢吃,尤其是一些当地的小吃,每一个地方的东西都各有特色,这些是一些酒楼之类的地方没有的,也只有在这些街边小摊才能吃到这些东西。

“小七,好吃,真好吃。”如同一个孩子般的顾浩天脸上带着几分傻意,笑得很是开心,他吃得很快,不一会,一盘豆腐便见了底,见此,顾七让老妇人再切一盘过来。

“爹爹,先喝碗绿豆汤,油炸的上火,绿豆清热,要搭配着吃才行。”

“姑娘。”

突然的一个声音传来,顾七脸上的笑容一敛,回头望去,见刚才那名男子站在小摊前面,正面带笑意的看着她。

“有事?”她淡淡的问着,声音有着显而易见的疏离与冷漠。

“打扰到姑娘吃东西,真是歉意。”他先行了一礼,这才上前道:“在下洛明峰,是一名炼药师,因听说先前的店里有一株百草灵,特意赶过来想要购买,却不料被姑娘先一步买步,我想问,姑娘可否将那株百草灵让给我?我愿以双倍的价格从姑娘手中买下。”

“不卖。”听明来意,顾七一口便拒绝了。她买到手的东西,凭什么让给他?

似乎是没想到她会拒绝得这么快,洛明峰怔了一下,又道:“姑娘,那百草灵的药效要经过炼制才能提出,如果就那样直接服用的话,根本起不到什么效果的。”

顾七没去理会他,吃着老妇人端上来的豆腐,姿态悠哉中带着几分的随意。

见她竟这样的无视他,洛明峰一瞬间有些僵硬,脸上维持着的笑容也有些挂不住,身为洛家的大少爷,他自是不必这样放低着姿态与一名女子多说,最重要的是,从没一个人在他放低姿态后还这样无视着他的。

“你这女人好无礼!没听见我大哥跟你说话吗?”跟在一旁的那名女子见顾七竟那样的无视她的兄长,顿时指着顾七怒骂着,见她不理会,依然悠哉的吃着东西,更是一怒,大步上前便重重的在那桌上一拍:“跟你说话呢!你聋了不成!”

“滚!”顾七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眼中尽是厌恶之色。

“你!”被气极的女人一挥手将他们桌面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地面,只听一声清脆的铿锵声碎落地后,她得意洋洋的抬起下巴挑衅的看着顾七,却不料,咻的一声气刃声划过耳膜,下一刻,一声痛呼声也随着响起。

“咻!”

“啊!”

只见,那一瞬间,顾七手中的一根筷子飞射而出,夹带着灵力气息的筷子精准无比的刺入了那女子的掌心,直接穿透过去,鲜血猛然涌出染红整个手掌。

这一幕,发现得太快,饶是那一旁的洛明峰也没来得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幕的发生,看着他妹妹的手掌鲜血淋漓,脸色苍白而痛意与惊惧满脸。

“你、你……”洛明峰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一时间也有些反应不过来,脸上只剩下惊愕,似是不敢相信,她竟那样就动手了。

一旁小摊的老夫妇也没料到好端端的会发生这样的事,不由的也退到了一旁,怕被波及到了。

“爹爹,我们走。”她起身从桌边站起,原本的好心情因这两人的出现而被破坏,真是让人不愉。

“哦。”顾浩天应了一声,跟在她的身边。

那手被刺伤的女子见他们要离开,怒意上升,厉声骂着:“伤了我就想走?没门!”似是被怒火冲昏了头,她竟大步来到那油锅前,伸手一掀,将那滚烫的油锅朝顾七他们扫去。

“不可!”洛明峰惊呼一声,想要上前阻止,却见那油锅掀了开来,朝那父女两人泼去,顿时脸色一白。

“噢!天呐!”

“啊!”

“快闪开!那是滚开的油!”

周围的百姓们见了,一个个惊呼出声,有的不忍看到那滚烫的热油泼到两人身上的一幕,更是以手遮眼。

“小七!”顾浩天因走在后面,看到那滚烫的油锅朝他们泼来,怕女儿受伤便挺身一挡。

顾七见了心头一惊,迅速的拉着他后退,可仍慢了半步,那滚烫油锅还是泼到了他的一边大腿,顿时听到一声惨叫着。

“啊!好痛!好痛!小七,爹爹好痛!”他蹲下身来抱着腿直跳着,脸色因那剧痛而涨得通红,气息也大乱。

“该死!”她低咒一声,迅速蹲下身将他被泼到滚油的那边裤子撕掉,露出了那被烫得脱皮起泡的皮肤,看到那一大片被烫脱一层皮的腿,她眼中浮现着凌厉的杀意,迅速的从空间中取出药液来往伤口淋下。

“爹爹你忍着,我先给你上药。”她先用清凉的药液在那一大片烫伤的皮肤洒上,舒缓着那股滚烫的火辣感觉,又搬来椅子让他坐下歇会。

似乎是被顾七浑身的杀气吓到了,顾浩天强忍着腿上的剧痛,一手拍着她的头:“小七不要急,爹爹不疼,不疼了。”

听到这话,顾七心头一揪,再浇了一瓶清凉止烫的药液后这才起身,转过身来,冰冷而蕴含杀意的目光直视那名女子,身形一闪,人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啪啪啪啪!”

四个响亮的巴掌声骤然响起,那名女子还没从惊愕中回过神来,整个人就感觉一阵天翻地覆,砰的一声紧接着被摔向了地面。

“啊!”

身体重重的撞向地面,背后紧贴着那被泼了一地的热油,火辣又烫热的感觉透过衣裙而浸透皮肤,那踩在她腹部的脚似用了力道,让她无法起身。

“放开我!快放开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竟敢这样对我,我要让我爹爹杀了你!”到这一刻,那女子还没意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仍在叫嚣着。

顾七一脚踩着她的腹部,半蹲在她的身边,拿起了那因掉在地上锅底还剩一小碗的热油,声音冰冷而嗜血:“你信不信,我把这油往你身上浇去?”

“姑娘!你不能那样做!”洛明峰上前一步,想要阻止,却在看到抬她抬眸扫来的那一记冰冷的目光时心头猛然一震,竟似有一股冷意在心头漫延而开。

“从你袖手旁观,任由你的好妹妹做那些事情开始,你就没有资格跟我说这些!”

冰冷而凌厉的声音震得他浑身一僵,想要上前的脚步也因她的话而迈不出去。没错,他是有意纵容,他洛家大少爷何曾放低姿态这样相求?若不是为了那株难得一见的百草灵,他也不会这样自降身份的请她转让。

可,他的放低姿态不仅没能让她将药相让,反而将他无视得徹底,正因为这样,他才纵容他妹妹的所为,只是,没料到的是她竟会对他妹妹出手,更没料到他妹妹会做出那般偏激的事情。

可看着他妹妹被她这般踩在地上,还以热油威胁,他又岂能袖手不管?

沉下了脸,他看着顾七,道:“姑娘,这事虽是我们不对在先,但,你的所为就真的对了吗?若不是你先伤了舍妹,她又如何会做出这般偏激的事情来?如今你打也打过了,还将她踩在地上,若真敢拿热油淋她,只怕,我们天南城洛家的怒火不是你可以承受的!”

这话,蕴藏着威胁与强势,偏袒得十分分明,将过错推到顾七的身上,更以家族势力相压。他为的是想让她知难而退,只是,他却不知顾七到底是何人?更不知,顾七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威胁。

“哦?这是威胁我?天南城洛家?八大家族之一的洛家?”她眸光微动,脸上浮现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危险笑意。

洛明峰看着她脸上的那抹笑,眉头不由的微皱了一下:“如果你现在放开舍妹,我可以既往不……”然,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的举动给吓得脸色一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