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74 过血

此时,在后院中的顾七,与她爹爹两人刚吃饱,让下人将东西收下去,饭后,她陪着她爹爹在院周围散步,见黑木府的下人来来往往的走动着,神色焦急而紧张,便唤住一人。

“可是你们家主他们回来了?”

那名婢女见是她,先是行了一礼,这才道:“回姑娘的话,家主和二爷他们都回来了,只是二爷他们伤得很重,老太爷和老夫人都在前院看着,现在也还没回去,好像是说二爷头上的伤一直止不住血。”

闻言,顾七侧身对身边的父亲道:“爹爹,你先回房去,我去前面看看。”

“小七是不是又要走了?是不是爹爹又见不到小七了?”顾浩天拉着她的手不放,就怕她一去不回。

“我只是去看看,若是帮得上忙就忙,帮不上我就回来。”她轻声说着,目光落在那跟在旁边的赤虎身上,再道:“爹爹,你帮我照顾着赤虎,别又忘记了,去哪都得带着它,你要是不想回房,就跟赤虎在院中玩会,等我回来。”

“好,小七说的,一会就回来。”顾浩天点了点头,神情有些呆愣,低头看了看赤虎,便弯腰将它抱起,这才往院中走去,嘴里一直喃喃的说着:“小七一会就回来,一会就回来。”

见他进了院,顾七这才对那名婢女道:“你带我去前院看看吧!”

“是,姑娘请随奴婢来。”那婢女应了一声,这才带着她往前院而去,却不料,才走了一段路,就见黑木傲霜急步而来。

“小七。”

“黑木姨。”她唤了一声,见她神情焦急,心下便猜测着,她的几位兄长应该是伤得不轻,要不然她的神情不会这般焦急。

“小七,我二哥头上的伤口太深,血一直没止住,你快随我去看看。”她上前拉起她的手就往前院而去,匆匆的步伐到最后几乎是提气飞掠而行。

来到前院,还没进入厢房,顾七便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眉头不由微皱了下,随着黑木姨往里面走去,见房里除了两老之外,还有另外的几名身上包扎着伤口的中年男子,以及先前她所见过的黑木老大。

“七丫头,你可来了,快,快看看老二头上的伤,大夫说血止不住,怕是、怕是……”老夫人一见到顾七便快步迎上前去,拉着她的手哽咽的说着,眼泪直掉下来,悲戚的神情让人心头一揪。

“奶奶,您不要担心。”她轻声说着,看了房中的众人一眼,对身边的黑木傲霜道:“黑木姨,你带奶奶他们先出去外面等着吧!”

“七丫头,我们出去外面等着,霜儿留下来帮你,那里还有个老大夫,看有什么需要他做的就让他做,需要什么样的药材你就说,家里有的我们一定拿过来,没有的老头子也会让人去找。”老爷子定定的看着顾七,上前一步,拍了拍她的肩膀:“老二,就拜托你了。”

“好。”顾七也不耽搁时间,让他们先出去后便迅速走到里间的床边,见床上中年男子虽然头上包着纱布,但鲜血仍渗了出来,脸色也显得越发的苍白,见此,她对一旁的大夫道:“把头上的纱布解下来。”

“是是是。”老大夫虽不明白老爷子他们为何对这小姑娘那样信赖,但二爷情况危急,也不敢有耽搁,此时听到她的吩咐,连忙上前将纱布解下,一边说:“姑娘,二爷的伤口一直涌出血来,药下去就被血冲掉了,止不住可如何是好?”

“黑木姨,给我准备碎冰袋。”

“好。”黑木傲霜应着,迅速让人去取。

顾七从空间中取出止血药来,见老大夫把纱布解下,那额头上方的一角鲜血如小泉一般涌出,床上躺着的人的脸色也越发的苍白,气息渐渐的弱了下来,脸上不禁浮现一抺凝重的神色。

“小七,冰袋来了。”她将两个冰袋递上前,不知她要怎么用。

顾七接过冰袋,感觉到袋中的冰如盐般的细小,这才直接将之按在那处伤口上,而她这举止,惊得旁边的老大夫低呼出声:“这怎么能行!”

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顾七没说话,只是感觉到时间差不多了,便将冰袋取开,同时迅速洒上她的止血药,当即,就见那伤口因冷袋的寒冷而收缩了血缩,缓住了出血的量,同时又因止血药没被鲜血漫开冲走,故而瞬间便止住了血。

“这、这……”老大夫看到这一幕,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止住鲜血的伤口,竟然,竟然这么容易就止住了血?这样的方法,竟然可行?

看到伤口的血止住,一旁的黑木傲霜不由轻松了口气,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太好了,血终于止住了,果然还是小七有办法。

感激的朝她看去,却见她的脸色不见好转,依旧脸上有着那层凝重之色,原本放下的心不由的又提了起来:“小七,血止住了,难道还有什么问题?”

“让人在这房中放几个暖炉,同时……”她的话一顿,抬起头来看了黑木傲霜一眼:“他失血过多,得输血,若不然,只怕撑不到明天早上。”

“输血?”黑木傲霜不太明白这两个字的意思,但她的一句只怕撑不到明天早上,却是让她心头一震。

“就是得找个人过些血液给他,此时就算是丹药下去,他的身体也无法消化与吸收,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输血。”

闻言,她这才知道是什么意思,当即道:“那过我的血吧!”说着,竟是卷起自己的衣袖,也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把匕首,就要往自己的手腕上划去。

顾七见了连忙扣住她的手:“黑木姨,你这是要干什么?就是要过血也不是这样过的。”她不禁摇头苦笑着,若不是自己阻止得过,她这一刀下去,得失多少血?

“过血?过我们的吧!”房门被推开,在外面等着的几人因听到房中的谈话便大步走了进来,只是,此时他们身上皆有伤,脸色也是一个个苍白不已,却仍不放心床上的老二故而在外守着。

抬头看了进来的他们一眼,因没介绍,她也不知他们是哪个跟哪个,却知道,这几位都是黑木姨的兄长。见后面两位老人家也跟了进来,一脸的忧色,她便道:“这过血也不是谁都可以的,要血液相溶,血液若是出现排斥过血就等于是在在他的命,因此,若是要过血,还得验一下血液能否相溶。”

“我们都是兄弟,身体里自然是流着一样的血。”黑木老三说着,目光落在顾七的身上:“你就先试试我的。”

听到这,顾七看了他一眼,道:“你们的身体都有伤,这过血的量不少,只怕,你们会撑不住。”

“没事,死不了的,再说了,我们这里这么多人,还怕血不够吗?”黑木老五也走上前来,问:“要怎么验?”

“七丫头,别跟他们客气,他们兄弟几个都在这呢!这血哪会不够,就算不够老头子我也有,要过多少有多少,只要把人救活才是最重要的。”老爷子也走上前,挽起了衣袖,露出了皱巴巴又有些枯瘦的手臂。

老人家,哪有什么血?可见他那模样,真让顾七不好说什么。

“父亲,您老就不要在这帮倒忙了。”黑木老大摇了摇头看了他父亲那枯瘦的手一眼,对顾七道:“小七,他们都有伤在身,先试我的,若是我的能用,就用我的好了。”

见此,顾七也不再耽搁,便道:“取碗过来,还有清水。”

不一会,下人便将一个碗和清水端来放在桌边,顾七端着那半碗清水走到床边,用银针取了黑木老二的一滴血,碗才放下去,还不待她说话,黑木老大拿起匕首就要往手腕上划,顾七见状连忙拦住:“试血不用刀的,用银针就好。”说着,用银针在他的手指上刺了一下,挤出了一滴血滴入水中。

旁边的几人都围了上来,见碗里的两滴血各归各的静倘在水里,却没有溶合在一起,一时间怔了怔:“怎么可能?没溶合?”都是一样的血脉,难道不是会溶合的吗?怎么就不会溶合了?这是什么道理?

相对于他们几人的愕然,顾七则显得很淡定,仿佛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看着他们,道:“再试试谁?”

“我来。”黑木老三走上前,也刺破手指挤出了一滴鲜血,可当看到那那鲜血跟他大哥的相溶,却没跟他二哥相溶时,一时间,脸色也变了变。

“我来试试。”老五也走上前,依样画葫芦的滴入一滴血入碗里,可他的血却跟另外的三人都不相溶,见此,他不禁皱了皱眉:“怎么会不行?”

“也许我的可以。”老四也上前,可当鲜血滴入时,却跟老三他们的溶合在一起,跟老五和老二的都不行。

见此,顾七抿着唇没说话,只是眉头越来越皱,目光落在黑木傲霜的身上,只剩下她了,若是她的也不行,那旁人的也许就更不行了。

在众人紧张的目光中,黑木傲霜上前,也试了一下,当鲜血滴入,却与她五哥的溶在一起。不由的抬头看向顾七:“小七,怎么会这样?我们兄妹几个竟没有一个的血可以跟二哥的相溶。”

“这有什么奇怪的?同父同母的人不一定血液就能相溶,而就算没有血缘关系的,只要血液合适,也会相溶。”她看了碗中的那几滴血一眼,道:“让下人来试试吧!时间要快,耽搁太久他撑不住。”

“我让护卫来试试!”黑木老大沉声说着,转身往外走去,吩咐着数名护卫进来。

只是,事情却很出乎人的意料,也不知是何缘故,黑木老二的血竟无一人的可以溶合,见此,顾七皱了皱眉,想到上一世自己的血型,便刺破自己的手指试了一下,果然,还是一样的血型,血液滴入水中,与黑木老二的溶合在一起。

“我的可以,就用我的。”她直接让人把碗端走,又将自己以前制出的那一套输血器材,再找到对方的血管,跟一旁的黑木傲霜和大夫简单的说了一下方法,便让人搬来软榻。

屋中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好,他们相视了一眼,最后,还是由老爷子开口问:“七丫头,你这样输血给老二,你的身体撑得住吗?”

“可以的。”她露出抹淡淡的笑容,用轻松的语气笑道:“不过,爷爷,你可得让人给我多熬些参汤补补元气才行。”

屋中众人听了,心下皆涌上一股暖意,老五当即便笑道:“小七你放心,我天天让人炖着补品给你补身体,一定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就是就是。”老爷子也点了点头,看着她,感激的道:“七丫头,多谢你了。”

“七丫头,老婆子这就让人先给你备些吃的,等会才可以吃点补补气力。”老夫人说着,连忙往外走去,吩咐着下人快去炖参汤。

顾七笑了笑,让他们先回去休息,便开始扎针输血。

第一次看到这样过血的方法,一旁的老大夫又是惊奇又是激动,看着顾七的目光满满的尽是敬意与崇拜。而一旁的黑木傲霜见随着时间的过去,顾七原本红润的脸色也因过血而渐渐的变得苍白,神情也浮现了一些的疲惫,不由的道:“小七,都过了半个时辰了,也应该够了,再输下去,只怕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顾七伸手把了下黑木老二的脉博,见跳动比先前有力,气息也渐稳了下来,这才点了点头,拔掉了自己手腕上的针,再让那大夫待软管里的血液输尽后,便拔出黑木老二手腕上的针,将伤口按住止血。

“把这套器材洗干净后给我。”她对那大夫说着,自己则想着起身,却因输血过多而有些晕,幸得旁边的黑木傲霜扶住了她。

黑木傲霜扶着她在软榻上坐下:“你先躺会吧!现在身体这么弱怎么回去,等会我再送你回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