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73 束手

喜乐融融的场面因这一声惊慌失措的声音而寂静了下来,几人都看向那跌跌倒倒的奔进来的那抹身影,当认出那人是黑木老三身边的护卫时,主位上的老爷子和黑木老大眉头皆是一皱。

“这是干什么?怎么弄成这副模样?”

低沉而威严的声音从黑木老大的口中传出,看着这护卫这一身的狼狈,心头微沉。

“家主,不好了,二爷和易文少爷他们出事了!三爷和四爷他们都赶过去了,只是都打起来了,他们人多势众,三爷他们身上都受了伤,那上官家的人还扬言说要把易文少爷杀了,三爷他们让我回来报信,家主,得快点带人去帮忙,晚了只怕他们就危险了!”

一听这话,黑木老大整个人嗖的一声站了起来,脸色凝重的对他父亲道:“我去看看,你们不要担心。”说着,也不待他们说什么,便急急的往外走去,同时对那名护卫喝道:“前面带路,黑木卫速速随我前往!”

好端端的一个宴席就因这样而散去,先前的好气氛此时却是怎么也找不回来,不知道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就会打起来了?看样子,还闹得很严重?

“你跟过去看看,弄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回来跟我们细说。”老爷子沉着脸,让身后后一名中年男子跟着过去。

“是。”那中年男子恭敬的应了一声,迅速追上了前面的队伍。

黑木傲霜皱着眉,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敛着眼眸静坐着,也不知在想着什么,一身红色衣裙如火焰一般的她,将她衬托得如同一位冰焰美人,冷艳而孤傲,十分的动人心魂。

“七丫头,真是不好意思,本想好好招待你的,谁知却出了这样的事。”老夫人歉意的看着顾七父女,没想到好好的一个宴席,却弄成这样。

“没关系的奶奶。”她轻声说着,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站起身来道:“今晚没能见到另外的几位叔叔,明天也是有机会的,我先带我爹爹回院中,你们也不要太担心。”出了这样的事,他们自然是不能再继续在这喝酒说笑了,毕竟,那几位也不知怎么样,怎么会弄到说出人命?

“好,那你们今晚早点歇息。”老夫人和蔼的笑着,见她这般的善解人意,心下更是喜欢得紧。

“爷爷,奶奶,黑木姨,我们就先回去了。”她轻声说着,向几人行了一礼后,便带着她爹爹往院子的方向走去。

在他们离开后,老夫人想到他们今晚还没怎么吃东西,便交待了下人给他们送些吃的过去,而后看着身边的老头子和霜儿,见他们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便道:“不要想太多,现在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几兄弟都去了,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但愿吧!”老爷也叹了一声,望着天空目光带着几分无奈:“我们黑木家在天南城也算是百年世家了,只是,新起的势力与家族越发的强大,家族间的竞争与暗斗也越来越厉害,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只怕往后不会少。”

老夫人听了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只是轻叹一声,朝她女儿看去,见她微敛着眼眸神色不明,便问:“霜儿,你在想什么?”

黑木傲霜抬头看了她母亲一眼,摇了摇头:“没有。”

几人在这里静坐着,也不再说话,脸上虽平静,内心却担忧不已,尤其是见时间一点点过去,他们还没回来就更是担心了。老爷子坐不住的站了起来,负着手在周围走了走,皱着眉头不时的朝那院外看去。

“主子。”

原先跟着出去的那名中年男子灰色的身影一掠,瞬间来到院落中,古板冷硬的面容带着一丝凝重。

“说,怎么回事?”老爷子一见到他,便沉着声音问着,见一向面无表情的阿江脸上出现着的凝重,心也微微一沉。

“普陀寺那里,上官家的三小姐被人污了身,丫环被杀,因动静而惊喜了寺里的僧人,门被撞开时,易文少爷正衣裳不整,而且双手掐着上官家三小姐的脖子,意图将她掐死,这事在被通知上官家的人后,便打了起来,二爷为了护着易文少爷头被打破了,易文少爷了被打断了腿,肋骨断了好几条,三爷他们随后赶到跟上官家的人也一言不合打了起来,如今,家主正跟上官家的人在对恃着。”

中年男子抿了抿唇,顿了一下,看着老爷子道:“情况对我们很不利,因在普陀寺那里,一下子消息便传开了,又因易文少爷当时的样子很多人看见了,如今一个个都在指责他。”

“被设计了?”老爷子在听到他的话后,皱着眉头沉声问着。因为他相信,他的孙子不是那样的人。

“属下没看到当时的场面,不过听二爷说,他赶到时看到易文少爷的样子有些不对劲,但是他还没来得及细问,上官家的人就来了,后面就一片混乱,现在双方各执一词,而易文少爷则抿唇不语。”

而在这时,管家步伐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脸上带着慌乱与担忧,一边喊着:“老太爷,家主他们回来了!二爷他们伤得很严重!”

“什么!”老爷子和老夫人一听,惊呼一声,连忙往外而去。

黑木傲霜在听到管家的话后,冷艳的脸上也浮现一抺凝重,快步上前扶着她母亲往前而去。当看到那被护卫扶着回来的几位兄长时,脸色不由变了变。

“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她连忙上前,扶住了头上还在流血的二哥,转头吩咐着下人:“快让大夫过来!”

“怎么、怎么都伤得这么重!”老夫人的声音也微颤,看着几个儿子除了老大之外一个个身上都受了伤,而且老二的头部还在流血,一时间,因过份的担忧而脚步不稳,整个人险些昏了过去。

老爷子虽有心理准备,但想到自家的几个儿子实力也不弱,怎么也不会伤到哪去,可看他们这头破血流的模样,连走路都得护卫扶着,脸色煞白,就好似随时都要昏过去一般,见此,原本沉着的脸色越发的黑沉。

“是何人把他们伤成这样的?”若是上官家的人,他们根本不会伤得这么重,可如今,一个个身上那数之不清的刀剑,染血的衣袍,以及奄奄一息的气息,分明就是被高手所伤!

“两名元婴强者。”黑木老大沉着声音说着,他的表情凝重,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抿着的唇,似想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的模样,眼底的担忧虽然掩饰着,但仍能看得出,他此时心中的担忧与不安。

老夫人见大儿子的神情,再见易文不在这些人当中,心下一沉,连忙问:“我孙子呢?易文呢?他怎么没一起回来?阿江不是说他伤得很重?”

听到这话,黑木老大敛下了目光,脸色紧绷着,好半响,深吸了口气后才看向他的父亲和母亲,凝重的道:“上官家的人都说易文沾污了上官家的三小姐,还企图杀人灭口,我虽不愿相信,但这一幕被很多人看到,纵是想带他回来也带不回来。”

他转身,看向身后的几位被护卫扶着的弟弟,对黑木傲霜道:“妹妹,你把你二哥他们先送回房,让大夫帮他们看看伤口,包扎一下。”

“好。”黑木傲霜点头应着,让护卫先扶着人回房,又命人再去催大夫快点到前院来。

见他们离开了,黑木老大轻吐出一口气,再道:“父亲,母亲,你们也看到了,三弟他们几人联手,也被那两名元婴强者伤成这样,今晚这事若不是有城主出面,只怕此时都还回不来。”说着,紧皱着的眉头下,那一双威严的目光闪过一抹暗光,道:“那上官家也不知怎么的请了两位元婴强者在府上,又正好出了这样的事。”

“那易文呢?你还没告诉我,易文上哪去了?不会、不会被他们给……”老夫人一想到有那个可能,只觉一股血气往上冲着,眼前一黑,若不是身边的老爷子扶着,只怕就跌了下去。

“上官家的人不肯让我们带易文回来,城主便说,人先由他照看着,待这事情明日弄个明白后再做处理,现在,易文就在城主府上关押着,我有请城主先找到大夫给他看看伤。”他的声音略显暗哑,似乎,对自己的儿子陷入这样的危难而无法施救而感到揪心与自责。

他们黑木家的男儿,自小便学着做人的道理,什么事可为,什么事不可为,黑木家的男儿个个谨记在心,说他儿子会去沾污上官家的三小姐,这样的事情,哪怕是被众人撞见他当时企图杀人灭口,他也不相信他儿子会那样做。

想到他的腿被打断,肋骨又断了好几断,若是不能及时治疗,只怕,以后落下病根。

衣袖下,拳头在想到这些可能后,不由的紧紧拧起,他看了面前的两人一眼,安抚道:“父亲,母亲,你们不用担心,这事我会处理的,你们先去看看二弟他们吧!”

“易文没有回来,我还是不放心,虽然城主与我们私交不错,但现在易文受了伤,你还是再派几个人过去看看,若是有什么事也可以照应着点。”老爷子交待着,扶着身边的老夫人,便先去看看几个受伤的儿子。

看着他们二老离开,黑木家主这才转过身来,对着面前的人吩咐着:“去!查清楚那两名元婴强者的来历,还有易文怎么会被引去那里的,这中间见过什么人,一一给我查清楚来!”

“是!”那一队黑木卫沉声应着,便有的迅速往外掠去。

“木一,木九,你们两人去城主府盯着,暗中照料易文,不要让人在这个时候下了黑手。”黑木老大再一次沉声吩咐着,而这一回,他的目光落在前面暗下来的夜空中,对着空气吩咐着。

“是!”两道恭敬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应了一声后,便没了声息。

将几位兄长安置在厢房中,又让大夫先给伤重的处理伤口,她自己则帮着包扎一些轻些的外伤。看着一盆盆的血水被端了出去,看着那些原本干净洁白的布块因拭擦伤口而染红了鲜血,黑木傲霜的脸色冷了冷。

她这几位兄长的实力在这城中也算数一数二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守护得住倘大一个黑木家,让人不敢放肆,可如今,他们竟被人伤得这么重,到底,是什么人伤了他们?天南城中,又来了什么样的强者?那些人,又是想干什么?

“怎么样?伤得怎么样?”老夫人由老爷子扶着进来,一进房中便闻到那股浓郁的血腥味,眼中的担忧更重了,当走上前,看到床上的二儿子躺着由大夫包扎着头部的伤,纵是有纱布包扎着,仍被鲜血浸湿,漫开一层血红,看得她心头一揪。

“老夫人,这二爷头破伤得不轻,又有些失血过多,如今已经昏迷过去了,我虽用了药,但具体怎么样还得看明天二爷的反应。”大夫是黑木府中的老大夫了,平时也不敢隐瞒,只能实话实说。

“这么严重!失血过多你就止不住血吗?你看那纱布都被血染红了,你是上了药没有?难道那伤口还一直在流血不成?”老夫人焦急的问着,又是担心又是揪心。

“用了,还是用二爷给的止血药,只是伤口伤到的是额角处的血管,这药下去止血的功效也没那么大,所以……”

一旁的老爷子听了,抿着唇一直没开口,但脸上的神色也很是凝重,尤其是看到那浸透了纱布的鲜血后,心更是往下沉:“这伤口的血没止住,到明天他怎么可能醒得过来?照这样下去,只怕到明天我们见到的便只是一具尸体!”

这话说得严重,也吓到了老大夫,顿时腿一软扑通一声的跪了下去:“老爷子恕罪,老朽已经把最好的药用上了,只是,老朽医术有限,若是二爷还有意识,老朽也能多几分把握,现在……”

一旁的黑木傲霜见这样下也不是办法,便道:“我去叫小七过来看看吧!她的医术不比二哥的差。”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