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69 执法堂!

看着她扬长而去,姿态洒脱而随意,那番气度与散发自内心的自信,让她怎么也不相信她只是一名内门弟子。想到这,苏绫姗忽的转头,朝人群中望去,见到她大师兄在那前方看向切磋,然而此时,他的目光却是落在那转身离去的白色身影之上,见此,原本想上前询问的念头不由的打退,只是静静的坐了下去,目光看着前方,却没了先前观看的心思。

出来转了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想着青云峰上小丫应该也快做好饭了,便迈着脚步往青云峰方向走去。却不料,在经过一处假山时,隐隐听到巴掌声传来。

暗自摇了摇头,暗忖:这仙门之中欺负人的事情还真的不少,一天也能让她遇到两回?没想去理会,也没想停下去去看那是因为何事,只是,往前走着的脚步却在听到那假山后传来的声音后,顿住了。

假山后,树木半遮着,四名少女围着一名灰衣小丫头,一人手上拿着一把灵菜,微抬着下巴,高傲的睨着那小丫头,一个抬手,几个响亮的巴掌便往那小丫头脸上掴去,这让小丫头那原本浮着五个手指印的脸又被打红,火辣辣的一片,旁边两个见了似乎不过瘾,还抬脚中向她的小腿,力道之重,让灰衣小丫头险些站不稳的跪下去。

而在不远处,也有几名少女远远的站着,看着,小声的说着话,却是不敢上前惹事。

“你们不能拿那灵菜!那是我要拿回去炒的!”王小丫强忍着脸上的痛意,委屈又害怕的看着她们,虽没人扣着她,她却不敢还手,只是,看到被抢去的灵菜时,仍不由的眼眶微红。

“还说?再说!啪啪啪!”

一名少女再度扬手,又挥了三个巴掌下去,这一个才打完,另一名少女又上前,左右开弓,只听啪啪啪的声音响了十几下,那几人没想住手,那王小丫也没敢还手,脸被她们掴过来甩过去的,如同一个没怒火的木偶。

“你们几个胆子不小。”

突然间,一个清冷的声音从她们的身后传来,让那正掴着王小丫的几人吓了一跳,猛然回头,见是一名跟她们一样穿着仙门宗服的女子,腰间象征身份的玉牌没戴,但看样子,应该跟她们一样是内门弟子。

“你谁啊!少管闲事,滚远点!要不然连你一并收拾了!”其中一名少女冷叱着,一手叉着腰,一副很拽的模样盯着顾七。

王小丫看到顾七,咬了咬下唇,嘴里发出哽咽的声音:“小、小姐。”

那几名少女一听,浑身一僵,仙门中能被称为小姐公子的,只有亲传子弟,亲传子弟手底下的人得尊称他们为公子或者小姐,她、她难道就是那、那个顾七?脑海中一闪过这个念头,惊呼了一声后想也不想的拔腿就跑。

“咻!”

数枚银针从顾七的手中飞射而出,剌入了几人的身体,原本奔跑着的几人在下一刻僵硬的站在原地,连却也没能动一下。

睨了那动不了的几人一眼后,她扫了被丢在地上的那把灵菜一眼,看向垂头低泣的王小丫:“怎么回事?”声音,淡淡的,却隐隐可听见冷意。

“峰上没菜了,我下来买了一把回去,遇到她们、她们就要抢,威胁我,让我把峰上的灵米什么的拿给她们,说、说小姐没在青云峰上,就算是在,也不会注意到灵米这些东西的去向,我不肯,她们就、就打我。”她哽咽着声音,不敢哭出声来,断断续续的看起来很是可怜。

顾七倚着假山而立,双手环在身前,淡淡的问:“你就站着让她们打?打得舒服吗?”

王小丫垂低着头,滴着眼泪,却不敢开口。

“回答我!”

“她、她们是内门弟子,我、我不敢还手。”垂落在身前的手不安而焦虑的揪着衣角,不敢抬头,眼泪却直掉。

“我不喜欢只会掉眼泪的人,把眼泪擦干,反头抬起来!”

“是、是。”她心一惊,连忙应着,慌张的擦着泪水,这一抬头,也让顾七看见了她脸上两边的手掌印,通红的一片,微肿。

顾七扫了她一眼,缓步上前,走到那几名少女的身边,取下了她们腰间象征身份的玉牌,同时取出银针,拿着那四块玉牌在手中把玩着,往上抛了抛,又落回手掌中。

那四名少女不敢再跑,因为玉牌在她的手中,只能颤着声音喊着:“师、师姐。”却见,那原本站在她们面前的顾七,转身却是往前走着,同时抛下了一句话。

“跟上来。”

几人不敢再跑,只能咬着牙关压下心中的惧意与惊慌的跟上去,临走时,还恶狠狠的瞪了那王小丫一眼,都是这个贱丫头!若不是她,她们也不会被逮了个正着!今日过后,有她好看的!

那不远处的几名少女见到这一幕,想着,顾七莫非是想将几人带去执法堂?好奇着结果,便也跟上去看看。

前面,一袭白衣的顾七缓步走着,所走的方向却不是前往青云峰的方向,而是她先前走来时,路经的一处仙站弟子较多的地方,那是一草坪,周围只有一棵参天大树,也不知是谁,在这大树的树枝上挂了架藤条编织而成半圆形的吊荡篮,有不少的弟子在这里修炼比划着,也有的三五成群,坐在说笑,也有拿着书本,低头钻研,对于顾七几人的到来,没人注意,因为来来往往的弟子多,也没谁会去注意谁又从这里走过。

她走到那名坐在吊荡篮的弟子面前,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容:“这吊篮真是有趣,能让我坐一下吗?”

那名坐在吊篮的弟子一听这话,抬头看了她一眼,看见她,不由一怔,也不知是因为什么,他站了起来,做了个请的动作:“你坐。”

“多谢。”她微点头道谢着,脸上依旧带着淡然得体的笑容,在那吊篮坐下往后一靠,脚尖微着地,吊篮微荡着,甚是舒服休闲。

那名让位的弟子看了看她,又见几名内门弟子走到前面来,一个个低着头,面带惧意与不安,更觉惊奇,原本想着让位后便回去的他,也不由的站在一旁。

“我没让你们走,你们若是走了,后果可是会很严重的。”坐在吊篮里的顾七轻声说着,声音不紧不慢,似闲聊的语气,却莫名的让人觉得心惊胆战。

那四名少女抬头飞快的看了她一眼,脸色微白,垂低着头,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惧,那是一种惧意,来自于对她的惧意。

“小丫。”

“小、小姐。”王小丫上前一步,也垂低着头。

看着眼前的小丫头,顾七的身体微往前倾着,一手托着下巴,问:“你被打时,怎么没想着打回去?是怕打不过?所以就那样站着任由她们打你?听你的语气,也知道她们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了,你就没想着告诉我?或者执法堂的人?”

“我、我不敢……她们威胁我,若说了,会打死我……”王小丫低着头,不敢看她。她不是没想过说,只是,执法堂的人不会重罚她们的,而且她若说了,她们一定更不会放过她,她不敢,更不敢让她家小姐知道,她被人这样欺负。

“你不说,她们就不会打你了?你不说,她们只会更猖狂,而这,正是你的懦弱,你的胆小,给了她们这样的气焰。”她的声音淡淡的,仔细一听,却是能听出声音中的冷意。

她双手环着胸口,往后一仰,靠着吊篮,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几人,淡淡的说着:“去,给我打回去。”

那云淡风轻的声音,那漫不经心的话语,不大不小,却惊了周围众人的心。原本就因这边聚着的人较多,周围的弟子们便也渐渐的围了过来,想着看看是什么事,却没料到会听到那样令他们愕然的话语。

那名灰衣小丫头看着就知是随侍,既然是随侍又称那坐在吊篮的女子为小姐,那么,那名白衣女子这是哪个峰的亲传弟子,其他的一些峰的亲传弟子他们多少见过,见她这样面生,仔细一想,便也猜出了她是青云峰沐泽仙君座下的顾七。

对于顾七,他们知之不多,也没人见过她的实力究竟如何?更少见她在仙门走动,却没想到今天看见,更从她口中说出那样令人震惊的话语来,要知道,随侍就是外门弟子,让一名外门弟子打内门弟子?这样的事情她也敢让人做?

王小丫也吓住了,本能的抬起头来,震惊的看着她,步伐不由的倒退了一步:“小、小姐……”

那四名少女也因她的话而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瞪着顾七那张云淡风轻的脸,再瞪着王小丫那微肿着的脸,目光迸射着火焰来,威胁之意在眼中显而易见。

她若敢打她们,她们一定不会放过她!

“还愣着做什么?”顾七冷冷的扫了她一眼。

“我、我不敢……”

见此,那四名少女有些得意的扬起下巴,脸上也首露笑意,她们就知道,一个小小的随侍,哪敢跟她们动手?

“不敢么?”顾七唇角微勾,轻声低喃着这句话,清冷的目光落在王小丫的身上:“虽然你只是随侍,但我的身边也不留这样胆小懦弱之人,你若不敢,那也无需再跟在我身边了,从哪里来,便回哪里去,这样的事,我也便管不着了。”说着,作势要起身。

“我、我打!”

“啪!”

带着颤意的声音一落下,紧接着一记响亮的巴掌声也响起,清脆而震耳,更震得周围众名弟子不约而同的瞪大了眼睛,更让那名被打的少女反应不过来的捂着火辣辣的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王小丫,不敢相信,她一个小小的随侍,竟真的敢打她!

“你个贱丫头!敢打我!”少女怒声咒骂着,一扬手就要往王小丫脸上招呼去,然,咻的四道细弱的声音划过,一枚银针刺入她的穴道,顿时让她无法动弹的垂落下了手,同时也刺入了旁边三名少女的穴道。

“继续,一个个招呼过去,给我记住这感觉。”顾七缓声说着,双手环着胸口,冷睨着眼前的一幕。

她护短,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哪怕只是一个侍候她的小丫头,她也不容得别人动手动脚,华山仙门虽说是一个大仙门,但门中这些坏风气在私底下却是存在着的,只是一个早上,就让她遇到了两回,而且这当中还包括她的人。

她不知道,这些被欺负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就因不敢,就跟块木头似的站着任打?任骂?愚蠢!

对付像那几个少女这样的人,把事情弄大,她们才会收手,也只有还手,才能震摄住她们,求饶任打根本无补于事,而显然,每个人的处事方法都不同,但既然让她碰见了,她就只会按她的方法来处理。

第一巴掌冲破了心理线的掴了出去,王小丫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掌,眼底有着不敢相信,她竟然真的打了内门弟子,以往想也不敢想着还手的她竟然真的打了内门弟子……

火辣辣的手掌心告诉着她,这不是梦,而是真实的,她真的打了这一直欺负着她的人,当一巴掌掴出去后,似乎,也没有太多的恐惧,太多的不安。

有了这一巴掌当开头,又听到小姐的话,当下也不再害怕,往她们几人脸上打了几巴掌,同样是响亮的巴掌声,不同的是先前她被人打,如今是她在打别人。

周围的弟子们看到这一幕,都有些傻眼,因越看人越多,很快的,执法堂的人也来了。

“怎么回事!”

低沉而威严的声音来自于一名执法堂的长老,那长老看了那无法动弹的几名少女一眼后,目光落在顾七的身上:“你是青云峰沐泽仙君座下徒儿顾七?”

顾七站了起来,微微一点头:“正是。”

“你这是在做什么?”那长老沉着脸,明显的不悦。

“打人。”

见她脸上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那长老厉喝:“放肆!堂堂仙门,岂能如此没有规距?是谁告诉你,亲传弟子可以随意打人的?”

这话让顾七做出一副惊愕的表情来:“执法长老,你看到我打人了吗?这明明就只是她们几人有矛盾打起来了,而我,在一旁看着而已,可没动手。”

闻言,那执法长老沉了沉脸,想到她确实是没动手打人,也拿她无可奈何,便将目光扫向那灰衣丫头,厉声怒骂:“来人!把这小丫头带回去!”

“执法长老,你这是要带我的人去哪?”顾七不紧不慢的问着,清眸流转着,冷意昭然。

“自然是回执法堂受罚!”

“哦?执法长老可弄明白了这一幕是因何发生?”她看了他一眼,又道:“再说,这仙门里面,殴打的事情还觉得少吗?我怎么没见执法堂的人跳出来出面过?这眼下,也不过几个巴掌的事情,执法长老就看不过去了?”

被这么一说,那执法长老的脸色有些涨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怎么的,怒瞪着顾七:“胡说!仙门之中,岂会那样乱来!门中弟子各守规距,何曾有过什么私斗欺压之事!”

“执法长老没看见,不代表我没瞧见。”她扫了那几名少女:“这几人,可是被我撞了个正着,身为内门弟子,却欺压我的随侍,抢了我随侍下峰来买的灵菜,又让其去峰上拿灵米下来给她们,因我的随侍拒绝,拳打脚踢赏巴掌,一样都没少,不知,内门弟子犯了这样的错,执法堂是如何处理的?”她好整以暇的看向那执法长老。

听了她的话,那执法长老脸一沉,眉头皱了起来,扫了那几名少女一眼,目光又见那灰衣丫头脸上一片通红,手掌印很是清晰,而且还微肿,想来,她说的是不差,一时间倒没说话,只是在顿了一下后,沉声道:“若此事属实,必记她们几人的过错,再罚她们打扫宗门场面一个月!”

“嗤!”

顾七嗤笑一声,走上前,来到王小丫的身边,不紧不慢的声音带着一股灵力气息的传出:“小丫,给我记听清楚了,也牢牢的记在心里,日后若是有人欺你,可别傻傻的站着任打任骂,打不过,扑上前咬掉她一口肉泄泄怒火也好,若是报了执法堂不受理或者罚得太轻,你就来跟我说,只要你是有理的,别人怎么打的你,我就带你双倍还回去!”

小丫愣了愣,继而眼睛一亮:“嗯!”

“执法长老,我这丫头就先借给你,相信以执法堂的‘精明’,应该很快就能弄清事情缘由,另外,她们几个弄坏了我的菜,还得让她们赔给我。”

说着,她勾了勾唇笑了笑,迈着脚步往前走去,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脚步一顿,回头道:“我可还等着我的丫头给我煮饭吃,半个时辰后若没回来,我会亲自上执法堂要人的。”

------题外话------

今天的这章节,缘自于看到校园暴力的视频,真心觉得那些站着挨打不还手的学生太窝囊了,打人的可恨,任打不还手的更可气,学生,真的应该学会保护自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