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68 苏绫姗

前面的那一幕,是几名内门弟子在打压着另一名内门弟子,听到他们的话,似乎是将对方的今日发放的丹药据为己有,实力的悬殊,让那名被按在直的弟子无力反抗,只能哀求着对方将丹药还给他。

她静倚着树没动,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也没上前帮忙,这样的事情太多了,见多了早就麻木了,自是不会有什么感觉。而当她看了一会准备离开时,却见前面缓步走来一名女子。

仙门的弟子,多数清一色的白色衣服,当然,这是内门弟子才能穿的白色衣服,外门弟子只是灰衣,而亲传弟子则可以穿仙门的衣服,也可以穿自己的衣物。

那名走来的女子,穿着的是一袭淡紫色的衣裙,温婉优雅的气质,娇美却不柔弱的容颜,曼妙的身段,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尤其是,这名女子在看到那前面的一幕时,秀眉微皱,轻叱出声:“你们在做什么!”

声音不大不小,却语气微重,面露不悦,当下让那几人迅速放开了那名被压着的弟子。

“苏、苏师姐。”几名内门弟子一见是她,连忙恭敬的行了一礼,脸上尽是慌乱的神色。

“苏师姐,今天仙门发放丹药,他们抢我的丹药不肯还我。”那名弟子一见,也连忙爬了起来,向那紫衣女子告状,想着,有她在这里,那几人不敢不把丹药还给他。

无论在外面还是在仙门中,丹药都是极其珍贵的,每月一次的发放丹药日,也是为了让门中弟子可以在修炼中配合着丹药让实力更进一步,而在仙门中,也经常有这样抢夺的事情发生,只是这些事情是底下的事情,上面的人未必就会知道,就算有些知道的,也一般不会怎么管,因为弱肉强食,若连自己的丹药都护不住,又有什么资格让上面的人为之出头?

而这紫衣女子,姓苏名绫姗,是玉宁真人座下唯一的一个女弟子,实力出众不说,人也长得美,更被誉为华山仙门中的第一美人,很多人都将她和赵天磊看成一对。

此时,那苏绫姗听到这话后,并没有说话,只是看了那几人一眼,那几名弟子便慌乱的将抢来的丹药还回去,扑通一声跪下求饶着:“苏师姐,我们也是一时糊涂,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请苏师姐网开一面饶了我们这次。”他们怕若是她去跟他们的教导师叔说,只怕,他们都会受罚。

“起来吧!别再有下次。”苏绫姗没有看跪在地上的几人,而是将目光落在那倚在树边看着这一幕的顾七身上,眼中,带着几分的打量。

顾七见没事情可看了,便转身离开,却不料被身后的苏绫姗唤住了:“前面那位师妹,你等一下。”

“有事?”她回过头,目光落在苏绫姗那张出色的容颜上。

苏绫姗移步走上前来,目光落在顾七那一身白色的仙门衣裙身上,见她腰间也没有佩带仙门弟子的身份玉牌,以为她只一名普通的内门弟子,便露出一抺笑容,道:“操练场那边今天有精英弟子们的切磋,你可要随我一道去看看?”

“切磋?”

“嗯,每隔一段时间,门中的弟子都会互相切磋,一来可以增进自身的实力,二来也可以与身边的弟子们多些接触,你可要与我一道去?”精英弟子的切磋,普通内门弟子若是无人带领是不能进去看,因为精英弟子所学的,是普通内门弟子不能学的,她会叫上她一道去,也是见这位师妹的举止甚合眼缘。

闻言,顾七点了下头:“好。”反正今日也无事,去看看也好。

“那走吧!”她上前一步,自然而然的牵起了她的手,带着她往操练场走去。

顾七在被她牵着手时微怔了一下,看着身边这女子温婉的侧脸,原本想要抽回的手却是任由她牵着,她一路无话,倒是苏绫姗时而的跟她说起一些事情,她大多都只是应了一声,并未多续话题。

走了好一段路,苏绫姗这才对身边的顾七道:“师妹,前面就是了。”她说着,带她走了进去,守着外围的弟子一见到她,恭敬的行了一礼,唤住一声苏师姐,便放了两人进去。

“对了师妹,还不知你姓什么?”走了一路的苏绫姗才想起还没问她叫什么,一路也就以师妹唤着。

“我姓顾。”

听到她只说姓没说名,苏绫姗笑了笑:“顾师妹一向话都这么少吗?这一路上走来,我若不说话,你倒也没开口,像你这样的,我还真是少见。”

闻言,顾七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没接话。

见状,苏绫姗便也没再说,而是指着一处地方道:“前头人多,我们就不去挤了,我们去那里吧!那里位置高,不用撞到前面去也能看到他们的切磋。”说着,便拉着顾七往那一处走去。

另一边的轩辕鸿烈在不经意间,瞥见了顾七的出现,脸色顿时就变了,想到那一次她的威胁,还有被她狠狠的摔在地上的那种耻辱感,此时心头的怒火还在燃烧着,衣袖下,拳头紧紧的拧在一起,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关节声。

原本就在轩辕鸿烈不远处的赵天磊,眼角余光瞥见他那模样,便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也看到了那坐在不远高处的的那两名女子,看到两人竟坐在一起,淡漠的眼底不由的掠过一抺诧异。

据他所知,绫姗虽表现出来的性格是温婉近人的,但真正能跟她走到一起的人一个也没有,她对谁都是一副温和的模样,看似与人没距离,实却是与每个人都保持着距离。

前方是场地中数对弟子切磋的低喝声,以及围在周边看着的众名弟子拍掌叫好的声音,这样的场面,看起来很是热闹,然,在这热闹战意凛冽的场面中,一身玄衣的轩辕鸿烈却大步的往顾七所在的方向走去。

那沉稳大步的步伐,以及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怎么看,都似要找事的模样。看到这一幕,赵天磊微微皱起眉头,也跟着走了过去。

顾七看着那两人迈步往这里而来,神色依旧,淡然而随意,她的视线从那两人的身上移开,落在那场地中切磋的弟子身上,场地较宽,场中有十对弟子在切磋着,地面是沙土的,在他们的切磋比划之下,尘烟飞扬。

相比顾七的淡然,旁边的苏绫姗眼底则划过一抺异色,看了看那朝这边而来,似乎带着怒火的轩辕鸿烈,再看身边依旧淡然悠哉的顾师妹,不由的问道:“顾师妹,你认识那轩辕鸿烈?”其实,她本是想问,她是不是招惹了那轩辕鸿烈?怎惹得那人那样的怒意难掩?

“嗯。”她应了一声,声音透着几分的漫不经心。

“你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了他?我怎么看他一脸怒容的样子?”这轩辕鸿烈她也是见过几面的,这人阴鸷而冷漠,可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她一个内门弟子,怎么会招惹了轩辕鸿烈这样的亲传弟子?要知道,这轩辕鸿烈虽进仙门时间不长,但修炼天赋极为出色,短短的时间内便让几个峰的亲传弟子不敢小窥于他。

“不记得了。”

听到这话,饶是一向端庄优雅的苏绫姗也不由的嘴角一抽,看着她那淡然漫不经心的模样,不禁摇了摇头轻笑着:“你真是个怪人。”语落,那轩辕鸿烈的身影已经到了顾七的面前。

面前突然被那身影一挡,只见一片阴影斜罩下来,她抬眸淡淡的扫了面前的人一眼,随手将被风吹落的脸颊的发丝别到耳后,淡然的声音透着清冷不紧不慢的响起:“让一让,你挡到我的视线了。”

原本跟着过来的赵天磊在听到这话后,脚下步伐不由一顿,眉头跳了一跳,只看着前面的那一幕,却没再走过去。以顾七的身手,轩辕鸿烈只怕还不是她的对手。

“大师兄。”苏绫姗见到赵天磊,起身唤了一声,脸上带着温婉的笑容。

“嗯。”赵天磊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看了她一眼后,目光落在顾七的轩辕鸿烈的身上。

“我说你挡到我的视线了,你没听见?”顾七再开口,声音中已经透着不悦,那淡然的脸色也随着她的声音而冷了下来,清眸直视着面前的轩辕鸿烈,那目光,冰冷而淡漠。

苏绫姗一听她这话,眼中诧异之色浮现,看着那冷下了脸,声音带着不悦的顾师妹,似乎没料想到,她竟敢用那样的语气跟轩辕鸿烈说话。

看着面前容颜绝美宛若仙子一般的顾七,轩辕鸿烈深吸了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怒火:“我们谈谈!”

“谈谈?”她挑了下眉,扫了这有着不少精英弟子的场地一眼:“你确定要在这里跟我谈?可想清楚了?若是你不介意脸面尽失,我可以奉陪,正好,我也想找个人练练手。”说话间,她活动了一下手掌,在双手交叉之时,关节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听到这样明显的挑衅话语,苏绫姗已经不知说什么了,怕那轩辕鸿烈一个盛怒对她出手,当下便移步上前,声音带着几分的不悦:“轩辕鸿烈,你是怎么回事?她是我带来的人,你找她麻烦莫非是想跟我过不去?”

后面的赵天磊听到这话,眉头不由跳了跳,看了那一脸闲散的顾七一眼,再看那被激得浑身寒意大涨的轩辕鸿烈一眼,不由暗忖:这哪是轩辕鸿烈找顾七的麻烦?这分明就是顾七在找轩辕鸿烈的麻烦,试问,有哪个女子敢这样扬着面说着那样挑衅的话语?找个人练练手?这样的话,估计整个华山仙门也只有她敢这样说。

低咳一声,他这才迈步走上前,扫了轩辕鸿烈一眼,冷着声音道:“这里是众名弟子在切磋的地方,你们不要在这里闹事!”说着,声音一顿,目光冷冽的射向轩辕鸿烈,眼中带着不悦与冷意:“她是一名女子,你堂堂男子,三番四次的找她麻烦,这事若是让你师尊知道了,难道就会偏袒于你?”

轩辕鸿烈的拳头拧了又拧,目光爱恨交加的盯着顾七。青云峰旁人不得擅进,他进不去,便盯着峰口,却见她自回来竟一步也不曾出来过,整整三月,这三个月里他每天都在努力修炼,为的就是想要告诉她,他会比她强的!像那日那样轻易被打倒的那一幕,永远也不会再出现!

然而,不是碰不到她的面,就是碰到她了,她却又不肯跟他多说一句话,如今,更是威胁着他,若不离开,还要当众拿他练手?该死的顾七!该死的女人!这般的自以为是,她真的以为他打不过她么!

脑海中闪过一幕幕,怒火与不甘在心头翻滚着,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衣袖一甩,迈着大步离开。再呆下去,他真的会克制不住在这里跟她动手!该死的女人!该死的顾七!终有一日,他一定会让她知道,他是那天之骄子,是那要仰望的强者!

见轩辕鸿烈甩袖离开,赵天磊在看了她一眼后,便也迈着步伐离开,走回前面去看那些弟子的切磋。

旁边的苏绫姗见了,不由盯着顾七打量着,一边诧异的道:“顾师妹,你这胆子真是不小啊!你就不怕那轩辕鸿烈会压不住怒火的对手动手?”

“他不敢。”她淡笑着,若是在无人的地方,也许他会出手,但在这么多人的地方,而且还有赵天磊这尊冷面神在,他哪里敢对她动手?

“你真的只是一名普通的内门弟子?”她问出了心下的疑惑,目光落在她的腰间:“你的玉牌呢?怎么没见戴?”

闻言,顾七看着她,笑问:“我什么时候说我是内门弟子了?”见她怔了怔,不由的轻笑出声,站起身来,拍了拍衣裙,道:“被那轩辕鸿烈这么一闹,原本的好心情也没了,切磋我就不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