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66 解,悟!

“回来啦!”沐泽头也没回,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依旧负着手,在那阵法前看着。

顾七走上前去,来到他的身边:“嗯,徒儿刚回来,师傅,我布的阵法可还行?有没需要再重新布置的地方?”

“无需。”他应了一声,回过头来,看着身边的她:“你的天赋和悟性都很不错,在单靠书藉的情况下了能将阵法和结界学得这么好,为师很是欣慰。”

“那师傅何时可以教我其他的?”

看着有些急切的她,他的声音依旧温和:“你想学什么?”

“徒儿以往不曾修学过,也不知什么适合我,师傅既然是徒儿的师傅,那可有为徒儿准备可以修炼的法诀之类的?”

听到这话,沐泽轻笑一声,看了她一眼,道:“跟为师过来吧!”说着,转身便往峰中走去。

顾七见状,迈步跟在他的身边,步伐不紧不慢,正好落后他一步。她在后面看着,见他无需多看便轻易避开了一些陷进阵法,跟着他走了好一段距离,直到在青云峰的一处小树林中停下。

“为师记得,你是属性中有木属性这一种?”

“是的。”她应了一声,目光看着这背对着她站着的身影,越看越觉得有几分奇怪,怎么与轩辕睿泽的背影那么相像?难道是因为她才见过他,心里又一直惦记着的缘故?

“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好好了运用一下你的木属性吧!”

“木属性似乎攻击能力并不怎么样。”她微皱了下眉,木属性能干嘛?比起风与火其他属性,这木属性明显就不是战斗的属性。

“天地生万物,性用各不同,五行属性相生相克,并没有谁弱谁强之分,有的只是在于你的领悟以及你对自身属性的掌握与运用,熟悉了,才能清楚的明白它真正的力量所在。”

沐泽负着手而立,看着这一片树木,视线越过这般树木,落在天空,又落在地面,微顿了一会,缓缓的转过身来,看着面前的顾七,温声问:“你觉得,这世上什么最强大?”

“自然是实力,实力决定着一个人的强大!”

听到这话,沐泽摇头一笑:“非也,这世间,最强大的是生机。”他的目光落在面前地上的一棵小草上:“你看它,虽小却顽强,它可以穿透厚实的土地冒出芽来,你再看,放眼望去这林中树木,是什么让它们长成参天之树?是生机,正是生机给了它们生命,主宰着它们的生命。”

顾七不懂,不懂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当然知道这些事是因为有生机才能成长,可这跟她的木属性又有什么关系?

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一般,沐泽温声笑着:“想不明白?那你就留在这里,好好想想,等你想明白了,再来找为师吧!”说着,还真的就转身离开了,只留下顾七一人站在那里。

“生机?”她轻喃着,眉头微皱:“让我想什么?想这生机?”抬眸看着那抺早已远去的身影,她盘膝在草地上坐下,却没修炼,而是盯着眼前的那棵小草。

“这跟木属性有什么关系?”她拨动着那棵小草,脑海里则想着他的话:天地生万物,性用各不同,五行相生相克,并没有谁弱谁强之分,有的只是在于领悟与运用?真正的力量?什么才是属性中的真正力量?

而在另一座山峰中,一身黑衣的赵天磊站在山峰上往下看着,透过云雾,依稀可见下方走动着的仙门弟子,看着下面的那些仙门弟子,他莫名的想起了那个在青云峰的顾七。

那样的战斗力,那样的深不可测,难怪会被沐泽仙君收为弟子。想到原先他对她的不屑与鄙夷,目光不由沉了沉,是他先入为主的观念让他误解了她,以为她就是一个靠着美貌而混入仙门的女子,却没想到……

“在想什么?”

一个声音突然传来,他猛然回神,转过身,见他师傅迈步而来,便恭敬的行了一礼:“师傅。”

“怎么?这回接了趟任务回来后,整个人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这可不像平时的你。”玉宁真人一手负于身后,一手置于腹部,迈着沉稳的脚步来到赵天磊的身边,面带笑意的看着这个得意弟子。

“我在想,师傅看人真的很准。”

“哦?”听到这话,玉宁真人挑了下眉头,原本置于腹间的手改为抚了抚下巴,目光微动的思考着:“为师最近有说谁怎么吗?”似乎,最近他一直在峰中,并未出峰,似乎也不曾说过谁怎么样吧?

赵天磊并没有接下这个话题,而是问:“师傅,我听说,半年后几个仙门间有场历炼?”

“呵呵,这事只有各峰的峰主和门主知道,还没宣布出去,你倒是先听到风声了。”他笑了笑,也没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点了点头:“不错,半年后是有场历炼,只不过,这场历炼跟往常的不太一样。”

“如何不一样?”

玉宁真人看了他一眼,缓声道:“这是一场生死历炼,但凡被挑中去历炼的弟子,就要做好死亡的可能,当然,无论是哪个仙门都希望可以挑选最为出色的弟子去参加,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活着回来的机会才会大些。”

他的声音微微一顿,看着前面的天空,叹道:“修仙的世界就是这样,不同凡人的一世平淡,在我们修仙的道路上,也许哪一天死于修炼的雷劫当中,也有可能死于人的谋算之中,更有可能死于凶险的历炼之中,长生大道,并非凡人所想的那般容易的。”

闻言,赵天磊沉默了片刻,问:“师傅,历炼的可有人数限制?到时是自愿报名,还是各峰主挑选?”

“一个仙门有五十个名额,是由各峰主挑选最出色的参加。”说着,他的声音一顿,看向他:“为师打算玉宁峰到时就让你和绫姗一起去。”

“弟子也想出去历炼一番,增进一下自身的实力。”

“嗯,那这段时间你就不要再接什么任务外出了,好好在峰中修炼,为师也已经传信让绫姗回来了,距离历炼的时间也就只有半年,这消息虽没在仙门中宣布,但各峰的峰主却都已经让自己的弟子加紧修炼了。”

听到这话,他眸光微闪:“师傅,青云峰沐泽仙君座下的弟子,也会参加这次历炼吗?”

“呵呵,你说那个啊顾七的丫头啊!”他笑了笑:“这可就难说了,她是今年新进的弟子,虽说被收入沐泽仙君门下,但这实力纵使是比一般弟子要出色,可参加那次历炼却还有些勉强,而且,到时带队的可是将由两名亲传弟子带队,若是她,只怕,下面的弟子不会太服她,在那样凶险的地方,底下的人不服,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说着,他又笑了笑:“再说了,沐泽仙君会不会让她去还是一回事,他座下,可就这么一个徒儿,又跟在身边没多久,半年时间,只怕实力也进不了多少。”

赵天磊敛着眼眸,没有说话,脑海里想着的却是顾七那恐怖的战斗力,她弱?师傅虽说她是难得一见的修炼天才,但却也看不透,她何止是天才,那简直就是鬼才!若是她也去历炼……

想到这,黑瞳动闪了闪,抿了抿唇,向他师傅行了一礼后,便恭声道:“弟子先回去修炼了。”说着,也不待他说什么,转身便离开。

见此,玉宁真人诧异的挑了下眉头,看着自家徒儿那迈步远去的身影,不由的摇了摇头,低笑出声,目光则是朝着青云峰的方向望去……

而那另一边,轩辕睿泽靠坐在桌案后面闭目养神,他的身体在这两人的休息中,也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只是,此时的他身上的那股冷冽之气却是极重,浑身散发出来的煞气让人见了都不敢靠近。

想到那日他醒来时,见到的是白羽和流影,听到他们两人说她已经是走了之时,他当时的第一个念头便是想追去华山仙门,却在听到白羽的话后忍住了。

当时他昏迷了,并不知后来发生的事情,后来的事情也是从白羽口中得知,想到那个女人以着金丹巅峰的修为对付他的阿七,他就想将她杀了!

阿七再强,如今的实力也仅只有筑基期,又岂会是那金丹巅峰修士的对手?她能跟她打成平手,身上的伤定不会少,他相信,若是她的实力强过那女人,她一定会当场杀了那女人的。

想到她在那华山修炼,想到她想要变强的决心,他才忍着没去找她,他也希望,她可以潜心修炼,至少,他日无论她身处哪里,他也不用担心她的安危。

白羽走了进来,看着闭目养神的主子,恭敬的唤了一声:“主子。”

“事情办得如何?”轩辕睿泽没有睁开眼睛,而是保持着靠着椅子的姿势没动。

“事情办好了,中了五刀,被射中两箭,被击了一掌,虽还活着,但这伤估计她大半年都无法走出雪山半步了。”白羽恭敬的禀报着。

“嗯。”他应了一声,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

见状,白羽也没久留,行了一礼后便走了出去。外面,流影守在门边,见他出来,两人相视了一眼,皆没说话。

而在另一边,青云峰之中,整整坐了三天的顾七,在这三天里,将心沉碇,摒弃了杂物,静静的思考着她师傅跟她说的每一句话,三天,足足三天,从第一天的茫然,第二天的迷乱,到最三天的清明,她竟用了三天的时间。

伸手出,掌心中凝聚着一股淡淡的灵力气息,那是属性木属性的气息,很是温和,很是舒适,她的手就放在那棵小草的上面,随着心念与木属性气息的跃动,原本只有半截高的那株小草便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着。

“是这样吗?木属性,可以控制着这些有着生机的植物?”她轻声呢喃着,看到这一幕,眼中并没有惊喜,有的只是深思,因为她看到那棵原本在生长的小棵又停了下来,任由她掌心中的木属性气息再怎么运用,它都没有想再长高的念头。

轻拨着那棵小草,她站了起来,看着那初升而起的太阳,洒落在这片山峰之中,那样的温暖,那样的令人舒服,舒服得不由的眯起了眼睛。

深吸了口早晨间的空气,伸了伸腰,便往竹林中而去。

未走近,便听到舞剑的声音,那是一股剑气的气流声在空气中掠过的声音,咻咻而响,她放轻了脚步,缓缓的靠近,看到那抺白色的身影在林中舞着剑,还是那一套她见过的剑法,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见师傅舞这套剑法了,虽说这套剑法是变幻莫测,但她师傅也犯不着每天都舞这一套吧?

正想着,忽的见剑尖一转,凛冽的剑罡之气便朝她这边袭来,她一惊,连忙闪身避开,可她一避开,那把长剑似也跟着变幻着,追着她而来,那速度太快,出剑更是让人猜测不出他想攻击哪个地方,更看不出有破绽之处,一时间,被逼得步步后退,只听咻的一声从剑颊划过,隐隐的似有几根垂落着的墨发被剑气削断落地。

“啊!”

她惊呼一声,因那极快的身法,以及那诡异的剑招,更因那对她出手之人,是她的师傅。她在对付金丹巅峰之境的修士时,也不会被逼成这样,还有元婴修士与她交手,她也不会有那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可看到她师傅的剑,却是莫名的心一跳,就仿佛,被什么给震到了一般。

“咻!”

飞袭而出的剑尖忽的一转,被收回了沐泽仙君的手中,他反手握着,看着那因惊退而撞向身后竹树的顾七,淡淡的开口问:“悟明白了?”

一听这话,顾七连忙站好,看着那被他收起来的长剑,开口道:“徒儿这里有一解,也不知对与不错,便想着说与师傅听,若不对,还望师傅再指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