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65 再别

当赶到那里时,只看到那被毁得一团乱的客栈和那两名打得激烈的白衣女子,两人皆是白色衣裙,身影移动的速度也快,也手了狠厉,一时间,让他们也看不清两人的容颜,认不出她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打起来?

“都住手!”

城主大声的一喝,想让她们两人住手,只是,他的大喝声传出,那两人却依然没有停手的打算,看得他的脸色一阵黑沉。

站在二楼观战的几人则在他们到来时便注意到了,却是没将那城主和几位家族的家主放在眼里,没下去行礼,也没阻止顾顾七两人停下战斗。

两人打得很激烈,看那空气中弥漫着的杀气便可以知道,这时让她们停下来?无论是她们两人中的谁,在这时估计不会住手,就更别说会去理会那来到客栈外面的那些人了。

“啧!这两名女子到底是什么人?看这架势是不杀死对方势不罢休啊!”

“好骇人的气流!那剑罡之气所到之处,必留下深深的剑痕,这两名女子的修为都不低。”

“什么不低?你看清楚没有?这两人的气息是不一样的,似乎有一人是金丹巅峰修士,而另一人却是筑基修士?这筑基修士什么时候可以跟金丹修士交手了?是哪个仙门还是哪个家族出来的女子?这般厉害?”

“你们看那上面几人,一个个也绝非常人,那名老者的修为更是深不可测,我们城中,何时来了这样的人物?”其中一名家主望着二楼处站的几人,审视的目光落在灰衣老者的身上。

“咦?那不是华山仙门的弟子吗?他怎么在这?”同行而来的莫家家主一看到二楼处的赵天磊,目光不由的朝那两抺白色身影看去,诧异的低呼出声:“难道是她?”

那个与赵天磊一同送他家小子回去的白衣女子!他们不是离开了吗?怎么还会在这里?还弄出了这样的动静?那两抺白色身影中的其中一人,难道真的是她?若真是她,那另外一人又是谁?

“莫兄,你知道那两名女子的身份?”城主一听他的话,当即问着。

“她们身法太快,又没看见她们的脸,这不太好说,不过,我认得那二楼处的那名黑主男子,他叫赵天磊,是华山仙门的弟子,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位白衣女子叫顾七的,我才想着也许会是她。”

“华山仙门的弟子?你的意思是,那名跟那位金丹巅峰修士交手的是那华山仙门的弟子?”他的声音带着一丝的诧异与震惊,以筑基修为对战金丹巅峰修为,这可不是谁都能做的事情!

“嗯,应该是。”莫家主微点了下头,目光看着那两抺仍旧不停下的身影,真好奇,相差一个阶级的实力,她们又到底是怎么打起来的?

见喝停声无法让她们停下来,城主几人也不再开口,他们也看出来了,这两名女子身上的杀气都十分浓郁,而且这股杀气中还夹带着怒火,若不让她们出了心中的那一口气,也不知还会闹到什么时候。

“咻!呼!”

顾七手中的剑划过一道凌厉的气流声,凛冽的剑罡之气随着剑尖击去,对方以手中长剑相挡,却仍被剑气划伤了好几道口子,只是,她却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连看也没看被划出的伤口一剑,提着剑,再度袭上,朝顾七而去。

这一场战斗足足打了二个时辰,两人身上都挂了彩,白衣染血十分触目,顾七有药液支撑,在灵力渐弱时便喝下一瓶药液,反观那雪山神女则没有,体力更是下降得厉害,直到最后,两人都气喘喘的停下手来,各持着手中的剑,冷着一双眼眸盯着对方。

“顾七。”赵天磊来到她的身边,看着她身上的伤,皱了皱眉。

“七小姐,我帮你包扎一下吧!身上伤口虽不深,可也不能这样任由伤口流着血。”白羽也走了下来,来到顾七的身后,看着她那一身的伤,在想着,主子若是醒来,会不会宰了他们。

顾七冷冷的扫了那雪山神女一眼,那一眼,有着冰寒刺骨的冷意,也有着凛冽骇人的杀气,更有着与生俱来的王者威仪,那一眼,轻易的便将那雪山神女踩下,她转身欲随白羽离开时,那雪山神女却又住了她。

“不许走!”

她回头,冷漠而讥讽的勾起唇角,清眸斜睨着她:“就你,也能拦得下我的脚步?还是说,你还没打够,想再打一场?”

那挑衅而讥讽的眼神和语气,看得那雪山神女怒气直往上涌动,想要再上去,却又被那来到她身边的四名女子按着。

顾七冷哼一声,也不去看那站在客栈外面看了许久的那些人,直接便迈步往本楼走去。

赵天磊见状,便也跟在她的身边,翅在迈步走回二楼时,被莫家的家主唤住。

“赵公子?”

他脚步一顿,朝那莫家主看了一眼,并没有说话。

“呵呵,真的是赵公子啊!我先前还以为是看眼花上呢,没想到真的是你,对了,你们怎么还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打上了呢?”莫家主一脸笑容的迎了上来,却见赵天磊神色淡漠而疏离,脸上的笑容一时间有些僵硬。

“有事耽搁了。”赵天磊淡淡的说了一声,便道:“失陪了莫家主。”便往二楼走去。

那被几名女子按着的雪山神女在看到顾七上了楼后,那脸色依旧是冷得吓人,目光阴沉沉的紧盯着她,直到她的身影走进厢房后,才深吸了口气,压下那心中的怒火,一甩衣袖,便也往二楼的其中一个房间走去。

那站在外面的城主和几位家主,原本想着看着这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闹,没想到却是这样的两人,而且这两人还不将他们放在眼里,一个两个的无视着他们,这也让他们面子上有些下不去,站在那里,走也不是,进也不是,脸色极为难看。

“其中一名是华山弟子,那另一名呢?另外那名女子又是何人?在这城中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后竟就这样连句话也没有?”城主的眉头皱得可以夹列一只苍蝇,是他太久没走出外面了吗?怎么觉得,现在的修士一个个傲气得很?竟也不将他这堂堂一城之主放在眼里?

约过一个时辰,顾七沐浴后,身上的伤口也全上了药包扎好,已不见血色,再加上又服用了恢复灵息的丹药,身体的各方面恢复得倒是挺快。

这一夜,她守在轩辕睿泽的床边,看着他昏迷着的容颜,苍白而无血色,看着他哪怕昏迷着,也微拧着的眉心,她想起了那老者的话,目光微微一暗。

是的,她太弱了,她的弱小会施累于他,若是事事都由他出面为她承担,若是事事都由他来守护她,那他会很累,而她也会很无用,她不想做那无用之人,也不想他过得太累。

手指轻轻的抚着他的眉眼,从他的眉毛划过他高挺的鼻子,再到那苍白的薄唇,似要将他的容颜牢牢的记在心中,她静静的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她从取下身上的最后一枚九转金丹,将那枚九转金丹喂入他的口中,因他无法咽下,她便俯下身,吻上了他的唇,以舌尖将那丹药推下他的喉咙,再含一口清水喂他吞下。

再重的伤,一枚九转金丹下去,也会恢复过来,而那一枚,也是她最后的一枚,集齐药材并不容易,而她最近一段时间也不曾想着炼制九转金丹,倒没想到,她收着不经易使用的九转金丹,一连两颗都给了他。

深深的看了昏迷着的轩辕睿泽一眼,她在他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这才站了起来,转身便往外面走去。

屋外,流影和白羽两人都守在那里,而且,那名灰衣老者也在不远处,此时见她出来,那也朝她看了过来。

只是扫了一眼,她便收回目光,对着身边的两人道:“你们照顾好他,告诉他,我要闭关修炼,不用去华山找我,让他好好照顾自己。”

“七小姐?”两人听到这话,不由看了她一眼,她这是要走了?

“我今晚便回去,他已经无大碍了,明早应该能醒来,我就不等他醒来了,免得又舍不得离开。”她轻叹了一声,只是这样交待着,便往赵天磊的房门前走去,敲响了门。

房里的赵天磊打开门一看是她,目光微闪了下。

“我们现在回去吧!”她看了他一眼,见他的脸色也不太好,微皱了下眉,从空间中取出一枚修复的丹药:“再服一颗,对你身上的伤有好处,走吧!”说着,转身便往楼下走去。

“七小姐保重!”白羽和流影两人恭声说着,见她又要离开,想到她与主子这次相处根本没多久,不由的心下微微一叹,这两人,总是聚少离多,真不知,何时才能真正的在一起。

对于顾七两人的连夜离开,除了客栈中的几人之外,其他人并不知,那雪山神女也是在天明的时候,才听到顾七离开的消息,在她想来,那女子定是惧了她,所以才连夜走的。

两日后,当顾七回到青云峰的时候,那抺白色的身影正在她布的阵法前走动着,看到他,她微微露出一抺淡笑:“师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