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63 昏迷!

可就在下一刻,那坐在轿中的女子却是飞掠出,夜色中,只见一抺白色身影飞掠而过,手掌微微一转,一股雄厚的灵力气息汇聚而成,那股灵力气息在空气中波动着,汇成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流,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袭向那灰衣人。

“咻!呼!”

“砰!”

“嘶!”

强大气流划过空气,带起气刃一样的声音,只听砰的一声以着无法闪避的速度击落那灰衣人的身体,那与轩辕睿泽和赤虎交手的灰衣人一个应接不暇硬生生的受了这一掌,猛然倒抽了一口冷气的同时,一口鲜血也随着喷出。

“噗!”

灰衣人的身体因那一击而脚步踉跄的退后了数步,身体也因气息的不稳而险些跌倒在地,他还没来得及逃命,迎面一巨大的身影伴随着一声怒吼便朝他扑了过来,最后的意识间,他只看到那头猛虎张开着可怕的虎口,尖锐而锋利的虎牙一口咬断了他的脖子……

“啊……”

所有意识皆在那一刻消失,就连尖锐的惨叫也因他的死亡而停止,只剩下赤虎撕咬骨肉的声音响起。

猛虎生撕人肉,这一幕,普通的百姓没有看到,而看到这一幕的也只有在这里的那几人。他们的脸色不见一丝起伏,神色依旧如初,冷漠的看着待着这一幕,看着一名实力接近元婴巅峰的修士是如何被一头圣兽连骨头也没剩下的全啃完了,场面血腥而骇人,空气中的血腥味也随着那血气的弥漫而变得浓郁而刺鼻。

顾七的目光从那一幕上移开,落在了那名翩然落地站在轩辕睿泽身边的白衣女子身上,看着她手中挽着的白色轻纱轻轻落地,垂落在她的身侧,看着她以着一种孤傲而高高在上的目光打量着她。

她神色如初,只是打量了一眼,便移开了,清眸带着担忧的落在脸色明显不太好看的轩辕睿泽身上,快步的走上前去,想要扶住他,给他把把脉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却不料,才走到前面,还没碰到轩辕轩辕,就被那女子抬袖一拂给弹开了。

“滚!”

旁边的轩辕睿泽看到这一幕,刚毅俊美的容颜顿时沉了下来,深邃的黑瞳中一片冰冷之色,一个滚字带着厌恶与冷冽的从他的口中迸射而出,同一时间,也抬起手衣袖一拂,无形中的一股雄厚灵力气息随着衣袖的摆动而弹出,让那没防备的女子狼狈的倒跌了几步,眼见就要跌倒在地,却被突然出现的一名老者扶住。

顾七刚站稳脚步,本浮上冷意的眸光在看到轩辕睿泽的举动后,瞬间心情好转,也不去计较那女子的无礼,本欲再走上前的脚步,却在看到那扶住那名女子的老者后,微顿住了,她看着那名老者,清眸微凝。

是那名前不久帮过她的元婴巅峰老者。

“少主。”

那名老者苍老而低沉的声音传出,目光落在轩辕睿泽的身上,在看到他的脸色后,微微一皱眉,蕴含威压的目光一转,带着几分凌厉与不悦的落在顾七的身上,眼中的责备十分明显。

“你怎么来了?”轩辕睿泽见到是他,不由的拧起眉头,只扫了那老者一眼后,便迈着脚步往顾七走去,来到她的面前停下脚步,从空间中取出一件披风细心的为她披上:“别着凉了。”

“你乱吃什么东西?”顾七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担忧,在他为她系上披风后,便抓过他的手把了下脉,当指下脉博的跳动传入指尖时,眼中闪过一抺凝重的神色。

“无事,不用担心。”

他露出抺淡淡的笑容,安抚着内心担忧的她。继而,伸出了自己被剑刃划伤的手:“阿七,我流血了,你帮我包扎。”他像个赖皮的孩子,目光含着深情与宠溺的看着她,一面安抚着她担忧的心情,一面又将那只受着皮外伤的手伸到她的面前。

看着他这模样,顾七又是生气又觉得好笑,瞪了他一眼后,仍轻斥道:“谁让你乱来了?现在知道流血了?”然,手上却没闲时,先是从空间中拿出一枚丹药塞入他的口中,又简单的给他包扎一下伤口,扶着他才打算先回客栈。

轩辕睿泽听着她的轻斥,感觉到她话中的心疼,不由的露出一抺笑意来,深邃的眸光更是一片的柔和,他将自己身体的重量倚在她的身上,轻喘了口气,带着淡淡忧伤的口吻低声在她的耳边道:“阿七,我感觉我快不行了,本来打算跟你共渡个美好的夜晚,可现在我是有心无力了。”

“闭嘴!少说点话保存体力!”她口气微冲,皆因心中的担心。那脉博……

那后面的老者见顾七竟敢喝轩辕睿泽,顿时也是一声厉喝:“大胆!怎么说话的!”凌厉的目光伴随着威压袭向顾七,清晰而明白的表达着他的不悦与怒意。

元婴强者的威压,顾七受得住。只是,似乎是因为丫丫在冥修进阶的原因,她的护体气时弱时强,先前才会在他们的战斗之下无法靠近,但此时,身体里又能感觉到那股属于丫丫与她的威压,自然不惧于这老者的元婴威压。

她只是微侧过头扫了那老者一眼,也没说话。

倒是把身体靠着顾七的轩辕睿泽回头扫了那老者一眼,冷冷的喝出声:“放肆!”

老者被这一喝,一张老脸涨得通红,他定定看着轩辕睿泽,又看了看顾七,强压下了那股对顾七不满而生出来的怒火,别开了头,也不去看他们。

“为了这么个女子,阎君,值得吗?”那一旁先前因被轩辕睿泽拂开的女子,此时的脸以也还很是难看,尤其是在看到顾七与轩辕睿泽两人间的亲密后,目光更是透着几分冷意与阴寒。

不过就是一名稍有姿色的女子罢了,以她雪山神女的身份地位还有实力修为,难道还会输给这样一个臭丫头不成?他为何就连个好脸色也不给她?

“本君的事,你们最好不要过问,否则,休怪本君不客气!”体内乱窜的气息让他的脸色越发难看,在喝出那一声之后,脚步一个虚晃,整个人也倒入了顾七的怀中。

“主子!”流影和白羽见状,惊呼一声,迅速来到两人身边。

“少主!”那老者见他昏倒,也大步上前,却在听到那顾七的话后,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站住!”顾七扶着昏迷的轩辕睿泽,让他整个人都靠在她的怀里,清冷的目光冷冷的直视着那名老者:“他我自然会医治好他,用不着你在这里紧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别在这里给我添乱!”

堂堂一名元婴巅峰强者,居然被一个小小丫头给喝住了,还敢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此时,老者心头怒意翻腾而起,浑身的威压也在那一刻弥漫而开,紧拧着的双手似乎在下一刻就要冲上前,扭断顾七的脖子。

然,他还是克制住了,那双蕴含怒火的目光直视着毫无惧意的顾七:“我早警告过你,以我的实力修为根本不配站在他的身边,你给他带来的只有无止境的麻烦与拖累!今天若不是因为你,少主也不会这样,若是少主有个什么事,老夫定不会放过你!”

顾七冷冷的收回目光,忽的调动了体内的灵力气息后半弯下腰,将轩辕睿泽以着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提气就带着他离开这里,往客栈而去。

看到她竟将他们主子打横抱起,流影和白羽两人皆怔了怔,继而猛然回神,迅速的跟了上去。赤虎也在顾七飞掠而行的同时,紧随在身侧。

那在不远处的赵天磊也看到了那一幕,只是,此时的脸色有些怪异。他还不曾见过有哪名女子竟敢那样把一名男子抱起就走的,而且,她,竟有一头圣兽!

那一批戴着金色面具的黑衣人在轩辕睿泽等人离开后,便也跟着离开,快如鬼魅的身影在夜色中掠过,瞬间便消失无踪。

湖边,也仅剩下那白衣女子几人和那名老者。从未被这样冷待过的白衣女子深吸了口气,似乎想压下那股在心口闹腾着的怒火一般,她看向那站着不动,目光却看着前方的老者。

“孙老,你就这样看着阎君被那个女子给耽搁了?别忘了,你们跟我们雪山有着什么样的协议!”她的声音冰冷,带着傲气与怒火。

听到这话,那老者沉着脸转过身来,瞥了眼前的女子一眼,沉着声音道:“雪山神女,不用你一而再的提醒老夫那件事情,只不过,我想你也清楚的明白,老主子下达的命令是一回事,少主的决定又是另一回事,少主若不想做的事情,谁也逼不了他!”

他低沉而带着威压的声音一顿,再度道:“这么短的时间,阎殿发生的事情想必你也是知道的,我们少主的手段如何?相信不用老夫再告诉你一遍!也请你自己认清身份,这里,并不是你的雪山峰!”声音一落,他衣袖一拂,也踏着虚空离开。

身为雪山神女,走出去哪个地方都是受到敬仰的,也只有他们这里,一而再的让她受这种冷待,如今,竟还敢威胁她?好!很好!

怒口怒火在腾烧着,衣袖下手掌缓缓的收拢,指甲因愤怒而刺入皮肉之中。她将这满腔的怒火都归到那个叫顾七的女子身上,正是她,才让她受这样的羞辱!顾七!她不会放过她的!她会让她知道,与她相比,她不过就是地下的烂泥!而她,是雪山峰上的云,是那高高在上,尊贵不可亵渎的雪山神女!

在另一边,到了客栈的顾七将昏迷着的轩辕睿泽放在厢房的床上,脸色凝重的从空间中取出银针摆放在一旁,又对紧跟着进来的白羽和流影两人道:“流影守在外面不要让人进来,白羽过来帮忙。”

“是!”两人不约而同的应着,一人大步往外走去,笔直的守在房门前,一人迅速上前,为到床边为顾七打下手。

“把他的衣服脱了,扶着坐起来。”顾七一边取出银针,一边吩咐着。

白羽不敢耽搁,他虽也懂医术,但与顾七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原本主子的灵力气息不能动用,后来却灵力暴涨,也不知他服用了什么样的药物,那样的药物对身体又会造成什么样的损伤?这些都不好说。

手中捏着银针的顾七深吸了口气,缓了缓剧烈起伏的心脏,压下那因不安与担忧而扑通乱跳的心,在白羽脱下轩辕睿泽衣服,将他扶起的同时,她也在调整着气息,以更下针时不会错位。

当气息平稳下来之时,她微移至轩辕睿泽的身后,以着手中银针封住了他身上的穴道,镇住了他的经脉,一边运用着灵力气息借由银针疏通他体内的血脉。

厢房里的顾七专注着下针治疗,气氛显得有些凝重紧张。白羽见她神情专注,脸上带着凝重,也不由的屏了屏呼吸,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悬着,只怕他主子真的会出什么问题。

跟着赶来这里的那老者,想要推门进来,却被流影挡住了。

“七小姐有令,没她吩咐,谁也不准进!”

听到这话,老者微皱着眉头,本欲强行进入的他在想到轩辕睿泽那昏迷时的惨白脸色和毫无血色的嘴唇时,强行忍了下来。他虽与顾七接触不到,不过也知道,她在医术这一方面天赋不错,有她在里面,也许,少主不会有事。

一旁,也跟着趴守在门外的赤虎抬起头来看了老者一眼,鼻孔里喷出了两道气息,又再度趴了回去,闭上了眼睛。

“七小姐?嗤!她是什么身份?就凭她的一句不准进,我们就不能进?”

楼梯那里,一身白衣的雪山神女身后跟着四名女子走了上来,明明是一身的白色衣裙,也明明是一名容颜出色的女子,却偏偏穿不出那件白衣的清雅绝尘,反而有种尖酸刻薄的气息在那雪山神女的身上弥漫而开。

------题外话------

本想着多写点的……不过,貌似完全码不动呐,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