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62 出现!

将昏迷着的赵天磊带到那崖边放下,见那边两人已经交上了手,她便也没急着赶过去,而是一膝盖曲起狠狠的往赵天磊的腹部一压。

“咳咳!”

原本被水呛住昏迷的赵天磊,嘴里溢出了水,又猛的咳了两声,再加上她的按压,他半弓起身子吐出了在湖中呛到的水,整个人也缓缓的恢复了意识。

“你……咳咳……”一句话还没说出,又咳了两声。

见他醒来,顾七暗松了口气,迅速起身,对他道:“你在这休息会。”声音一落,人也迅速的朝轩辕睿泽和那灰衣人的方向掠去。

而此时,前面的那一处地方,强大的威压与气流如同龙卷风一样的旋转着,呼啸着,吹刮而过的风刃如同寒冰般刺骨,空气中雄厚的灵力气息与强大的威压,已经不是筑基期的修士可以轻易靠近的了。

他们两人的周围无人能靠近,那已经是只属于那两人的战场,刀剑相碰的凌厉,杀气腾腾的招式,每一击都专攻对方的致命之处,那灰衣人的实力已经接近元婴巅峰,实力自是不容小窥,而轩辕睿泽的实力却只是金丹期,这样的实力修为想要对付那接近元婴巅峰的灰衣人,本就有些勉强。

但,他的速度却一点也不慢,身形的闪动与长剑的飞袭而出,快如闪电,让人压根看不清他是如何出招的,而他的速度快,那灰衣人的速度也一点不慢,原本没动用武器的他早在与轩辕睿泽交手的那一刻,手中便多出了一把软剑,此时,那把软剑上掠出的凛冽剑罡之气一点也不逊色于轩辕睿泽手上的剑。

“咻!呼!咻咻!”

“铿锵!呼!铿锵!”

看到那激烈的战斗,顾七想要靠近,却被那股强大的气流与威压震了开来,那空气中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道在将她弹开,那股力道震入体内震荡而出,一圈圈的灵力波动随着那震荡而散开,击得她体内血气瞬间翻腾起来,若不是她体内有三足金乌的威压相护着,只怕,这一击定被重伤!

步伐在微退了几步的时候,她抿着唇,调整灵力气息压下那股血气,清眸注视着那前方,看到轩辕睿泽被那灰衣人手中的利剑划伤,黑色的外袍被剑刃划开几道口子,眼底不由的浮现着一丝担忧。

他只怕不是那灰衣人的对手!

那灰衣人的剑法十分诡异,比他以往所见的修士的剑都要快,再加上他的另一手一直凝聚着灵力气息,趁着空档的时间又一掌击出,接近元婴巅峰修士的修为,以轩辕睿泽这进入金丹之境没多久的修为相比,久战之下,他必败无疑!

得想个办法,她得想个办法帮帮他才行。

眸光一转,视线落在那头跟赤虎奋战的黑狼身上,眸光一闪,脑海中似乎想到了什么,下一刻,飞身转向那个方向掠去:“赤虎!这头狼由我来对付,你去帮泽!”圣兽级别的契约兽,她自是有办法杀了它!

“吼!”

赤虎一声怒吼的同时,锋利的虎爪在那头黑狼的身上留下了五道爪痕,鲜血瞬间涌了出来滴落地面,那头黑狼嚎叫了一声,微退开了几步,伸着舌头舔着伤口上的血痕,阴寒而泛着狼光的嗜血目光警惕的盯着赤虎,虽然它眼中有着嗜血的狼光与凶残,但那眼底却时而闪烁着惧意。

那是对于强者的惧意,是因战斗力不如对方而生出的恐惧,虽生惧意,但它也不能掉头逃窜,因为它圣兽的尊严不允许,尤其是在那个弱小的人类竟说她可以对付它时,它更是感觉它的圣兽尊严受到挑衅与轻蔑。

它堂堂一头圣兽,虽然战斗力不如赤虎,但也绝不是一个弱小的人类可以挑衅的!

“嗷!”

黑狼咧着嘴,露出着锋利的獠牙,尖锐而滴着唾液的狼牙泛着嗜血的气息,似乎随时准备着扑上前撕碎着对方,而它也确实在看到赤虎飞扑离开,往那另一边而去时,仰头嚎叫了一声,以着闪电般的速度飞窜上前,锋利的爪子狠狠的朝那弱小的人类纤细的脖子抓去。

“咻!”

在靠近那边时受到阻碍,那是将近元婴巅峰修士与轩辕睿泽两人的灵力气息汇聚而形成的骇人气流,她无法走近便也罢了,这区区一头狼,她若还对付不了,又如何能在这世间踏足!

此时看到那头黑狼亮出爪子朝她扑来,她不退反正,手中匕首反握着,周身灵力气息调动而起,白色的身影也在下一刻瞬间闪出,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掠上前去。

“咻!呼!”

“嗷!”

气流涌动的声音,伴随着狼嚎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在那一边,那一边,轩辕睿泽与那灰衣人的战斗也在持续着,那名灰衣人的招式诡异而变化多端,在轩辕睿泽与赤虎的攻击之下,竟还能居于上风而不狼狈,可见,他的根基是有多扎实。

“受死吧!”

这一边,顾七低喝了一声,手中的匕首狠狠剌向那黑狼的脖子的同时,另一手也环住了那头狼的脖子,身子一跃趴到了那头黑狼的背上。

“嗷!嗷嗷!”

那头黑狼低嚎着,使劲的想要将她甩下来,时而飞跃而起,又猛然落地,时而又后腾跳起,试图着将她甩落,只是,顾七环住它脖子的手太紧,是得它无法将她甩开,它试图着咬断那环在它脖子上的手,却因无法低下头使上力道而无法咬到那只手臂。

而在此同时,顾七一手环着狼脖子,双腿夹紧着狠身防止被它狠狠的甩下来,另一手则腾出,手起刀落,狠狠的将匕首剌入了那黑狼的脖子。

“嗖!”

“呜嗷!”

利刃剌入的声音,嗖的一声清晰的响起,一声似哀呜又似惨叫的狼嚎声也在这一刻同时传出,呜鸣声听着似在受着什么痛苦一般,让那在对付轩辕睿泽与赤虎的灰衣人听了不由心头一震,有了那么一瞬间的闪神,朝那黑狼与顾七的方向望去。

那边,只见那名白衣女子趴在黑狼的背上,任由黑狼如何用力的甩也无法将她甩下去,而此时,黑狼的以颈部却是渗着鲜血,那鲜血因黑狼皮毛的乌黑而看不清,也看不清那伤口究竟有多深,可,那随着它的甩动而甩出的血迹,却是点点滴滴的飞溅到那白衣女子身上的白色衣裙上,斑斑点点,触目惊心!

一头跟随他多年的契约兽正在生死边缘挣扎着,而他正亲眼看着这一幕而无力施救,饶是他再冷血,此时心神也受到巨大的打击。

“阎君,你把自己弄得太狼狈了。”

也就在这一时间,一道高傲而冷然的声音忽然传出,紧接着,就见八名灵力内息雄厚的修士抬着一轿子从夜空中而来,咋看之下,那一幕诡异而神秘,又透着一种高高在上的与世不同。

“嗖!”

“嗷……”

那一边,顾七正刺着第二刀,这第二刀几乎一击毙命,精准的切断了黑狼颈间的大动脉,一切断,那鲜血顿时如水流涌动,只听它呜嚎了一声,前脚便紧接着一软,整个身体扑了下去,嗷叫的声音由强变弱,最后,渐渐的不失去了声音,只剩下身体在那里抽搐着。

顾七在那黑狼扑倒的同时跃了离开,看着那头黑狼在她的面前抽搐着,咽下最后一口气,她这才将目光落在那前方突然而至的诡异而神秘的轿子上。

八名灵力内息雄厚的修士抬着那顶白色的轿子,轿子虽是白色,纱幔半遮,不过依稀间似乎可以看见那轿中所坐之人的模样,只是,模模糊糊中透着迷蒙,看不真切。

而在轿子的前方,四名模样出挑的女子紧随着,这四人不仅容貌出色,身估高挑,就连眉宇间都带着几分傲慢,然,这四人看似是婢女,可身上所穿衣物,头上饰品,以及腰间挂饰,无一不彰显着,她们与一般婢女是不同的。

她的目光落在那坐在轿中的人身上,朦胧中,可以看得出是名女子的身形,再加上先前的声音,可以确认是名年轻的女子不错。

只是,年轻的女子?又是何人?与轩辕睿泽认识?

想到她刚才所说的话,以及那语气中所带的话语,不由的眉头微拧,她就站在原地,也没上前,此时的她身上白色衣袍染血,月色打落在她的身上,更显得飘渺而绝尘。

她的气质天生而来,淡漠中带着清冷,饶是此时因战斗让她有些狼狈,也无损她身上那与生俱来的那股清华尊贵气息,而这样的她,很是自然的引起了那轿中之人的注意。

顾七看不见那轿中之人是何模样,也不知对方是什么来历?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心中却有种念头,这女人,是为轩辕睿泽而来。

与顾七就不同的是,那轿中女子却能清楚的看见那静站着的顾七,此时,也正在打量着她。见她身形曲线姣好,容颜清绝,周身气息也非同常人可比,饶是此时一身沾血的站在那里,却也无损她丝毫美丽,反而,自有一股让人说不出的味道来。

而这样的一个女子,就是那个叫顾七的女子?想到这,轿中人眉头也微微皱起。

------题外话------

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今天,逛了一天的街,买了一大堆的东西……十分的H啊!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