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60 小心!

然而,就在他的声音刚落下,湖中突然窜起数十道身影,哗啦的一声激起无数水花,夜色下,那些黑衣人手持长剑,凛冽的剑光折射出一道道凌厉的森寒气息,杀气腾腾,直指轩辕睿泽!

“主子!七小姐!”

白羽和流影惊呼一声,让那船家夫妇躲到船厢中后,便窜上船头,来到他们的身边,拔出腰间佩剑,灵力运用,挡下那一道道的凌厉的剑罡之气。

“咻!咻……”

“啊!啊……”

伴随着那一道道的剑罡之气四溢而开的,是那一声声的惊呼与尖叫声,原本在湖边游玩,在一些灯船上赏灯的百姓们纷纷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得惊慌失措,尖叫不已。

混乱中,有些灯船的人船在里面不敢出来,有的跳入湖中拼命游回湖边,而那边上的人们更是四散而开,人推人,跑得慢的一些更是被撞倒在地,尖叫声与惊呼声混杂着哭声响起,让这原本清幽雅静的湖边变得一片混乱。

在树下盘膝静修的赵天磊在第一时间睁开眼睛站了起来,看到眼前那混乱的一幕,以及顾七他们那艘被黑衣人包围着的灯船时,目光微冷,眉头微皱着,当即便提气掠上前,却在看到一些随着父母来赏灯游玩的小孩因混乱与父母冲散,站在原地哭着,更在下一刻被乱窜的人群撞倒跌趴下,眼见后面的人就要踩上那小孩的身体,他只得迅速上前将他救下。

“别哭,没事了。”他生硬的安抚着,抱着那小孩掠向安全地带,将他放在显眼的地方,让他的父母可以在第一时间看到他。

回头朝那湖中看去,因那里距离湖边有些距离,那些杀气倒是没影响到这边,但谁也不知下一刻那些黑衣人会不会来到这边上,因此,才会造成这样的混乱。

寻常百姓碰见这样嗜杀的场面,又岂会不惧不惊不乱?

想到顾七所在的灯船上只有四人,而那些黑衣人却有数十人,此时也无暇顾及其他,只得提气飞掠踏着水面往那艘灯船而去。

灯船上的顾七冷着一张脸,一边护着身边的轩辕睿泽,他的灵力此时无法运用,而这些人修士的实力又不弱,此时招招狠厉,步步杀机,让她都有些抵挡不住。

“铿锵!咻!”

长剑相碰间,铿锵声不断,凌厉的剑气声划过湖面,激起一道道水花,因在湖面上,那些剑气划过水面无痕,除了掀起水花之外并没有留下痕迹,但,那样骇人的攻击与剑气,若是击落在陆地的地面上,定会在那地面留下深深的一道剑痕。

白羽和流影皆被黑衣人缠住,顾七和轩辕睿泽也被那些黑衣人围住,以多敌少,再加上此时轩辕睿泽缺少的战斗力,他们根本毫无胜算可言。眼见侧面的一名黑衣人锋利的长剑直指轩辕睿泽,极快的速度饶是他已经迅速避开,仍因缺少灵力而变得缓慢,就要剌中他的手臂之时,顾七当即倾身而上,挑开了那黑衣人手中的长剑,数枚银针也朝对方的死穴射去。

“咻咻!”

可就在她对付那名黑衣人的同时,其他的黑衣人也不放过眼下这个机会,一道道的攻击便从各个方向朝她轰去,那速度,凌厉而带着势必置她于死地的狠厉!

“小心!”

轩辕睿泽低喝一声,本能的飞扑上前抵挡,却想到自己此时的灵力气息根本无法调动,无法挡下那一股雄厚的灵力气息,一怔一愣之间,顾七回身过身,眼见那一击就要劈下,当即将他护在身下,本以为必然会承受那一击,却不料一抺黑色的身影窜了过来,挡在她的面前。

“铿锵!咻!”

只听刀剑相碰的声音铿锵的响起,两剑相碰,雄厚的灵力气息爆发出一股气息袭卷而开。赵天磊步伐微移了一步,只感觉握着剑的手虎口处被那股灵力气息震得生疼,如同骨头筋脉欲要断裂一般。

他硬生生的挺住,体内灵力气息再度涌起,汇聚到手中长剑之上,将对方击了开去,自己也迅速换了脚步,挡在顾七与轩辕睿泽的身前:“快走!”

他低喝着,冷着一张脸,看也没看他们一眼,此时他的目光专注而泛着杀气的注视着那周围瞬间退开的黑衣人,心口微提。在湖边的时候还没能察觉出这些黑衣人中的实力有多强,而此时到了这里,在这灯船之上被这些黑衣人围住,那空气中弥漫而开的雄厚威压,他才知道那是有多强大。

那种威压,除了筑基期之外的还有金丹期的威压,而在这当中,似乎还有一股让他很是心惊与惊骇的威压在弥漫着,那似乎是,似乎是元婴强者的威压!

一名元婴强者何其强大!他只不过是一名筑基期巅峰的修士,连金丹期都无法战胜,又如何能与元婴期的强者为敌?又如何与那元婴期的强者一战?

他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招惹了这样的强者,但十分清楚,今晚,他们凶多吉少!

顾七看了挡在前面的赵天磊一眼,目光微闪,此时的她,一手握着手中的剑,一手拉着身边的轩辕睿泽,他的灵力无法运用,那就无法应敌,再在这里呆下去,必定只有死路一条!想要活着,那就得离开!

“你自己小心!”她压低声音说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继而回头看向轩辕睿泽:“他们的目标是你,我们马上离开这里!”水上战斗发挥不了战斗力,而且,此时就算是把她的契约兽叫出来,只怕也无法在这湖面上施展战斗力,只有到陆地上,他们才能有一线生机。

轩辕睿泽看了那赵天磊一眼,正欲说话,就见那踏着水面停立着的黑衣人忽的让开一条道来,一名身着灰衣的中年男人负手踏着水面而来,虽是踏着水面,却似乎鞋底不沾水,似有一股气息托着。

他来到那些黑衣人的前面,以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那站在灯船上的轩辕睿泽,目光中闪烁着一丝阴狠,他并没有急着开口,而是静静的看着,似乎,在欣赏着他此时被困逃生无门的困境,又似乎是在施展着他自身的元婴威压,想要让他们感受到死亡前的恐惧,又似是要让他们清楚的明白,实力高低的区别。

轩辕睿泽看着那面前的灰衣人,目光幽深而让人窥不见底,视线落在那灰衣男子的面容上,良久,他勾起了一抺冷笑:“元老,看来你是费了不少心机想要本君的命!”视线掠过那些黑衣人,低沉而带着凌厉的声音再度响起:“你就不怕,赔了夫人又折兵?”

“哈哈哈哈!”

那灰衣中年男子听到他的话,仰头狂笑着,那笑声带着灵力气息与元婴强者的威压,随着笑声的传开,空气中的灵力波动也在震动着,让一些筑基期的修士耳膜都微微生疼。

赵天磊皱着眉头,冷着一张脸警惕的盯着那灰衣人,以着内息压下那体内因元婴强者的威压而乱窜的气息,只感觉耳膜剌疼着,他用眼角瞥了身后的顾七一眼,却见她神色如初,似乎并未受到元婴强者威压的压制,见此,心下不禁生出一丝疑惑。

为何?以好的实力修为,又如何能在元婴强者的威压之下保持神色如初?她的神色不似强撑,而是似乎,那元婴强者的威压根本就对她无用一般。

“阎君,老夫等这一天,可是等了很久了,本来你是无需死的,然而,你太出色了,短短时间里竟然把阎殿重整一番,让下面的人都能服你,太过出色又不听老夫命令行事,老夫又岂能留你活在这世间?”

那灰衣人的声音缓慢而透着狠厉,他似乎不急着下杀令,就似乎,早就知道他们是逃不掉的一般,毕竟在他看来,他们几人被他的人困在这湖中心,又能有什么本事可以逃命或者战胜?区区蝼蚁罢了,他亲自前来也不过是想看着他死在他的面前而已。

听到他们的话,赵天磊的脸色也变得难看。阎君?阎殿?那黑袍男子竟是阎殿的新主子?阎殿在这修仙地域上是一个亦正亦邪的势力,他们为正或者为邪全凭殿主喜好,而这样的一股势力,不知从何时崛起,更不知身处何地,只知道,这一个势力很是庞大,也很强大。

“想取本君的命?只怕,你还不够资格!”轩辕睿泽冷着声音说着,就在他的声音一落下之时,身后的流影忽的吹响了一个口号,那一瞬间,周围也涌出了数十名的黑衣人。

这些黑衣人清一律紧身黑衣,手臂上有着臂章,与那些黑衣人不同的是,对方是以黑巾蒙脸,而他们,则是一个个金黄色的面具,那些面具和手上的臂章,似代表着他们的身份与荣誉,与似乎是肯定着他们的某种实力。

“属下拜见主子!”

突然窜出来的那些戴着黄金面具的黑衣人腾空站着,恭敬而木然的声音从他们的口中传出,他们踏着水面而来,将那灰衣人带来的黑衣人全部团团围住,恭敬而蕴含冷冽气息的声音因灵力的波动而在周围震荡着,由近及远,直到消失在湖面之上。

这些突然窜出来的黑衣人,瞬间就将这局势扭转,原本被包围着的顾七几人,此时则看着那些黑衣人露在黑巾外面惊愕的眼睛,似乎,他们也没料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周围竟然还真的有他的人!

灰衣人似乎也没料到,他脸上的笑意因寻些黑衣人的出现而僵硬了一下,只不过,下一刻又恢复了正常。

“阎君,你不会以为这些人就是我的对手吧?”他嗤笑着:“老夫可是盯了你一路了,你如今身体没有灵力可以运转,就算是有,也对付不了老夫,更何况,今晚我调动来的人可都是以一敌十的杀手,你们,也就只有死路一条,就算是你有那些影卫保护又如何?在老夫元婴强者的威压之下,单靠这些蝼蚁还能护住你不成?”

“是吗?那就让本君看看,你所带来的这些人的实力,与本君的人相比,又如何吧!”他沉着声音说着,声音一落,抬起一手往下一挥,同时,冰冷而带着杀意的声音也随着响起:“一个不留!”

“是!”那些黄金面具的黑衣人们沉声一应,瞬间出手,朝那些黑衣人们袭去,一时间,原本静止的战斗又混乱了起来,打斗的声音,长剑相碰的声音,以及他们的厉声冷喝,一声声的打破了这片宁静的夜色,在这周围传开。

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在弥漫着,偶有一些黑衣人被杀,击落湖中的扑通声音传来,在夜色的掩饰下,那些血水与湖水混在一起并不显眼,被击落的黑衣人尸体也沉入水中消失不见。

顾七看着这一变化,不禁看了身边的他一眼:“你早安排好了?”他难道早就知道,有人想杀他?

“我有防备,但并不知道他会在这里出现。”他的目光看着那前方的灰衣人,沉着声音道:“他是一名元婴强者,你我都不是他的对手,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闻言,顾七点了下头,一手拉着他的同时,对那守护在她身前的赵天磊道:“赵师兄,先离开这里!”声音一落,便带着轩辕睿泽往那湖边掠去。

“哪里逃!”那灰衣人见状,以为他们想要逃命,当下厉喝一声,元婴强者的威压也在那一瞬间朝他们袭去,只是,顾七却早已经带着轩辕睿泽避开,更何况,她身体里有三足金乌的能力与威压在,区区元婴修士的威压又能耐她什么何?

灰衣人见攻击不到他们两人,心头怒火腾冲而起,见那赵天磊飞身掠向湖面,顿时将心中的怒火发为强大的气息,双手一拂,如同推动着什么一样,将那暗中形成的无形威压尽数的朝赵天磊击去!

顾七感觉到那股元婴强者灵力的波动,回头一看,惊见那一幕,不由的惊呼出声:“赵师兄小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