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9 夜色下的杀意!

轩辕睿泽示意她不必惊慌,一边用灵力气息压制着那股不适,只是因那胸前的发热,身体也呈现出一股热度,脸色也微微潮红,额头上的汗水也越来越多:“没事的,只要熬过一会就好了。”

看着他强忍着不适的顾七注意到,他胸前似有一股光芒一闪一闪的浮现而起,身体弥漫出来的热气也因此而缠绕在他的周身之边,若真的没事,他也不用这般难受。

心下担忧着,伸手微掀开他的衣襟,果然,又见到那枚熟悉又陌生的印记,正是这枚印记让他上回也出现这样的状况,只不过,今天的情况比起那一日的要好很多,至少,他还能保持着意识的清醒。

“经常会发作吗?”她皱着眉头问着。这个印记来得古怪,除了这个印记之外,他身上任何一处地方都没有事情,身体的不适也只是因这枚印记而出现,让她根本无法为他做些什么。

“这是第三次。”他深吸了口气,开口说着:“每次发作都毫无预警,上次我试着用灵力气息压制,再封住自身的穴道便不会像第一次那样失去意识。”

听到这话,顾七微松了口气:“我守着你,你先用灵力压下吧!如果需要我帮忙帮你封住穴道,说一声。”

“嗯。”他应了一声后,便闭上眼睛,双手上下相合的置于丹田之处。

见状,顾七坐回桌边,看着他闭目养调,以灵力压制着她身上的不适,心下则在想着,到底那个印记代表着什么?为何总会这样时不时的发作?而这枚只有在发作时才会出现的印记又是如何来的?难道是天生的?

与此同时,远在华山仙门青云峰上的沐泽仙君,此时正盘膝坐在竹林中静修,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随着他的席地而坐而垂落地面,如丝的墨发因他身上气息的涌动而轻扬而起,空气中,一股蕴含着强大气息的灵力气息弥漫着,虽无风但他周边的竹林却微微摆动着,抖落着青翠竹叶,飘飘荡荡落散落于周围。

他的白衣之上,落有数片青翠竹叶,绝尘的气息,飘逸脱俗的人物,清幽雅致的风景,让他看起来就如那画中仙人,赏心悦目又令人不敢亵渎。

只不过,若是修仙之人在此,便能看出他此时身上弥漫着的那股气息有些奇怪,就似大地散发着的热气,让他周身之边都浮动着一股热流,连带的让空气中的气息也变得些浮动与扭曲。

往日里那模糊不清的容颜,此时更似被拨开了云雾,出现了若隐若现的容颜,而那张容颜,顾七若在这里看见,定也会震惊万分,那若隐若现的飘渺容颜,不是她最熟悉的轩辕睿泽那张容颜又是谁?

只是,两人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沐泽仙君的是绝尘淡漠中带着飘逸,似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而轩辕睿泽虽然也有着那样的一股气息,但在那股气息当中更多了一股浑天而成的王者霸气与凌厉。

再一点,不同的便是,轩辕睿泽在身体发烫时,胸口浮现的那枚奇怪的印记到了沐泽仙君这里,却是浮现在双眉之处,依旧是那样的光芒,依旧是散发着那样的气息,但前者却无法抵挡这枚印记所带来的能量与气流,而后者除了身体发烫之外,看着并无别的异样。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发,从中午时分一下到傍晚,盘膝而坐的沐泽仙君双手随着摆动着,拂动着周身之边的气流,将之尽化收入体内的同时,额头之处的那枚印记又再度的沉没了下去,消失在他的眉心之间,也随着那枚印记的消失,他那原本渐渐清晰的容颜,也再度变得模糊不清。

好半响,他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缓缓的睁开眼睛,平静无波的目光淡淡的望着眼前的竹林,目光中闪过一丝疑惑,他伸出手,捂着自己的胸口,那里,似传来一股灼热的感觉,似乎是有什么在牵动着一般,很是奇怪。

静坐了半响,看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竹林之中清幽一片,只存在着空气中那还未完全散去的灵力气息在飘散着,他起身,拂一拂身上衣袍,扫去那沾落在身上的竹叶,抬手一拂,撤去了周围的结界,迈着步伐,缓步往竹屋走去……

而在另一边,在那湖中的顾七此时正守在轩辕睿泽的身边,见他脸上神色渐渐的恢复过来,身上的热度似乎也随着散去,原本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闭着眼睛的轩辕睿泽在轻呼出一口气后,也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面带担忧的她,露出了一抺笑意来:“不用担心,我没事。”他封住身上的穴道,今晚只要好好休息一下就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这些日子以来,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状况了,只是,在封住周身灵力压住那股气流之后,短时间里无法动用灵力气息。

“没事就好。”她这才露出笑容来,为他拭了拭额间的汗水,问:“你身上的灵力现在不能用?不是刚解开了吗?”

“嗯,我用体内灵力压制住那股气流,却是短时间里无法动用灵力气息。”

“这是为何?”她有些不解,按理说,不应该有这样的状况吧!

“全身的筋脉在被那股灼热的气流充斥之后,暴涨而开,再加上灵力的充盈,若是再动用,那便会有暴体而亡的危险,这是其一,其二,那股气流过于强大,我以灵力压制,也消耗太多,短时间里也无法恢复过来。”

闻言,她这才恍然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不过,短时间里不能动用灵力气息,这样对你可不是好事,往后若是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得提前安排好安全问题,切莫让人钻了空子。”

“呵呵……”

见她这般担心他,轩辕睿泽愉悦的低低一笑:“放心吧!我会的。”抬手推开那一侧的船窗,见天色已暗,眼底划过一抺诧异:“天黑了?”

“你以为还早啊!太阳早落山了。”

“我们到外面看看。”他起身,一手牵着她的手,一同走出外面。

“主子,七小姐。”外面的白羽和流影一见两人,恭敬的行了一礼。早先知道主子身体又出现不适,他们便寸步不离的守在这外面,连那船家娘子要给送东西进去也被他们拦下了。

顾七看了两人一眼,笑道:“难得可以放松一下,你们俩就别紧绷着,放松下心情,赏赏灯,看看这夜间风景啊!”

“七小姐,可要将矮桌搬到这船头来?”白羽笑问着,见主子已经没事,原本紧绷着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不用,在里面坐久了腰也酸,我们就在这里站会。”她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忙活。

“好。”他应了一声,便与流影一同退下,把船头让给他们两人独处。

两人迎着风站在船头处,一黑一白的身影饶是在夜间也十分的显眼,晚风吹拂过两人如丝的墨发,让那发丝卷卷缠绵在一起,一黑一白的衣袂轻轻的飞扬着,怎么看,都是一对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两人站在一起,美得如诗如画,怎么看,都是赏心悦目。

在那湖边的某一处,坐在一树下的赵天磊淡漠而冷冽的目光落在那湖面上的那灯船上,灯船因天色的渐暗而点上了花灯,远远望去,甚是好看。

他依稀可以看到那灯船的船头之处相依相偎着的两人,一黑一白的身影,因隔得有些远,看不清他们两人的面容,但却可以想象得到,两人脸上的神色。

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依偎着的两人,他缓缓的闭上眼睛继续修炼着,在他看来,修仙之道重在修之一字,男女间的情爱只会妨碍到修仙者的修仙进展,情爱对于修仙者而言,就如俗世间的权力富贵,如同过眼云烟,也只有俗世中的凡人才会陷入情爱之中,无法自拔。

而他们修仙者,所追求的是成仙得道,追求的是能在仙道上走多远。历来修仙的道路上,得道成仙的往往是男修居多,女子居少,像顾七这样过于沉迷情爱之中的女子,是在仙道之路上走不远的。

看在同门一场的份上,也许,他应该找个时间提醒她一下。

那一边,与轩辕睿泽站在灯船的船头赏灯的顾七并不知那坐在湖边树下的赵大冰块此时心中打着的主意,更不知她已经被他列为沉迷情爱一类的女子,和被他断定在修仙之路上走不远。

此时的她,脑海中还真是什么事情也没想,只是享受着这一刻所爱的人在身边,与他同游湖观灯赏景的愉悦心情。凡尘俗事太多,想要的太多,身上背负太多,眼下,她只想抛开一切,不去忧心,只享受眼下的这一刻,珍惜着与所爱之人在一起的每一分时光。

“阿七,找个时间,我们把婚事办了吧!”他搂着她,微低着着,黑瞳中带着柔情与宠溺的看着她。

“啊?婚事?还太早了吧?”她觉得眼下这样就挺好的,更何况,她在那青云峰中的修炼也不得得到什么时候才得从众多修仙者中脱颖而出,眼下她的实力,还是太弱了,连她自己都不满意。

“还太早?”轩辕睿泽挑了挑眉:“你可早就是我的人了。”

闻言,顾七瞅了他一眼,眉眼带笑,却是不语。

轩辕睿泽把她搂在身前,抱在怀里,下巴抵着她的肩膀:“那等你进入金丹之境?等你进入金丹之境我们便成婚如何?”他还是觉得,应该早早把她娶回来身边好一点,只是,他也知道,她不同一般女子,她是与他一样,是想要闯出一片天地,手掌乾坤的强者!

“金丹之境?嗯,这个倒是可以,我如今才进筑基期没多久,我想,进入金丹之境的话,慢则十年,快则五年。”她忍着笑意,一本正经的说着。

“十年?五年?说给别人听也许别人会信,但我可不会相信你这话的。以你的天赋与修炼速度,三年之内必踏入金丹之境,若是快的,也许,还不用三年。”他的语气中有着对她的信任与骄傲,他相信,以她的天赋,进入金丹之境不是什么难事,尤其是她又拜在那华山仙门沐泽仙君的座下。

据闻,那位沐泽仙君的实力深不可测,既是如此,他相信,在他的教导之下,以及她的天赋与领悟力,不出几年她的风头便会压过华山中的任何一个弟子。

想到这一点,他低声叮嘱着:“阿七,答应我,在你未真正强大之前,一定要收敛自身的光芒,不要太引起人的注意,以免被其他修士视为眼中钉。”

“嗯,我会的。”她轻声应着,知道在这修仙地域中锋芒太盛未必是好事,尤其是有一些家族和势力,更是会在拉笼不到时会暗中下杀手将之除掉,以免危害到他们的家族与势力,这一点,无论在哪个地方,都是常发生的事情。

两人边说着话,边赏着花灯与景色,当灯光倒映在那湖面上,那水中的倒影与湖面相映,更是优美怡人。

然而,在这样的景色之下,轩辕睿泽与顾七却突然间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正在向他们靠近着,那是一股无法掩饰的杀气,对于这种杀气,他们经历太多,太熟悉了,一点风吹草动便能察觉到。

两人的神情在瞬间一变,轩辕睿泽深邃而凌厉的目光在周围掠过,视线落在那看似平静的湖面之上。顾七的目光也同样的落在那湖面之上,她的神情没变,只不过,脸上的柔和的唇边的笑意在察觉到那股杀气之时,便早已敛了起来。

“冲着你来的?”顾七低声问着,目光中带着警惕,此时已经悄然退出轩辕睿泽的怀抱,转而守护在他的身边,因为她清楚,此时的他,根本毫无战斗力可言。

轩辕睿泽沉着眸光,嘴唇微抿着,饶是体内灵力无法动用,也能察觉到那股气流与杀气的强大:“此地不宜久留!”

------题外话------

这两天收到妹纸们送的不少礼物,票票鲜花钻钻和打赏都有,而且份量不少,嘿,无法一一列出名字,但我都看到了,谢谢你们。最后的两天,我就再喊喊票票,有票的妹纸愿意往这投的,赶紧投过来,免得过期作废了,没有票票的也没关系,毕竟也月尾了,没有也很正常,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