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8 同游!

两人久别相逢,自是有许多的话语想要跟对方说,知道这一点的流影和白羽两人也没去打扰,只是规距的守在外面。

约莫一个时辰,原本紧闭的房门这才打了开来,一身黑色衣袍的轩辕睿泽牵着顾七的手同走出来,黑瞳扫过门边站着的两人,道:“走吧!去西郊。”

“是。”两人应了一声,恭敬的跟在他们的身后。

顾七微讶,看着身边的他,问:“去西郊做什么?”

轩辕睿泽松开牵着她的手,改而搂住她的腰,与她一同下了楼梯,低沉的声音带着一抺柔和的道:“这城中的西郊是当城的游玩胜地,白天泛舟游湖,晚上赏景观灯,既然来了这里,又怎能不去看看呢!”

“这一次,你不用急着赶回去在?”

“嗯,现在比原先到这边时的情况好多了,再加上最近手头上也没什么紧要的事情,可以多陪你些时间。”

“不过,我估计是不能在这外面久留,我师傅给了我半月之期让我把那山头布上阵法,我虽提前完成了,但也出来做了个任务,原本打算今天赶回去的,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闻言,轩辕睿泽唇角微微一扬:“既然都布好了阵法,那就不用急着回去,他自己看着不就知道了?难道还得你带他四处去看不成?”说着,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又问:“对了,你师傅,还是那个样?”

“嗯,还是那样,就算是近距离,也看不清他长什么样。”想到她师傅那看不清的神秘容颜,她心下也觉得很是奇怪,而对于这一点,仙门中的人似乎早已经习以为常,也没听有人敢说起他容颜之事。

两人的容颜无论站在哪个地方都是绝对的吸引人目光,男的俊美而刚毅,女的清雅而绝尘,走在一起就如同从仙境中走出来的一对仙人一样,让人见了不由的驻足而立,痴痴仰望。

早已习惯这种目光的两人,旁若无人的边走边聊着天,轩辕睿泽亲昵的搂着顾七的腰,时而微低着头,深邃的目光带着深情的注视着她,唇角含笑,宠溺之意尽量在他那出色的容颜之上。

顾七眉宇间带着柔和,眸光泛着光彩与笑意,也不知在说着什么,时而微抬头,对上身边男人那双溢满柔情与宠溺的目光,说说笑笑,一路远去……

原本应该离去的赵天磊站在大街的某一个角落处,淡漠的目光注视着那姿态亲呢的两人,漆黑冰冷的眼底跃过了一抺复杂。那个依偎在那男人怀里,面带柔和与笑意的女子,真的是那个叫顾七的女人?

第一次,他看到了她脸上浮现着那样柔和的神情,那是一种信赖与打心底涌出的愉悦,她那双往日里清冷淡漠的眸子,在看向她身边那男人时,眼中散发出来的光芒是那样的耀眼,那样的摄人心魂。

她爱他,她爱着那个男人,从她的神情中他可以清楚的明白这一点。

而那个男人……

他的目光落在那抺黑色的身影之上,心头有着一丝的震动。哪怕,对方已经收敛起他身上的气息,可仍能让他感觉到他的强大,他的强大,就好似由内到外散发出来,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一股王者的气息,那股摄人的威压,甚至不逊色于他们华山仙门的峰主们。

不!应该说那是不一样的。仙门中的峰主们,哪怕是他的师傅,他们的强大只能让人感觉到强大,却没有那股仿佛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而这个黑袍男子,他就有,就有那种王者霸气!

他,到底是什么人?顾七又怎么会认识一个这样的人物?

轩辕睿泽搂着顾七往那西郊而去,走了好长一段路后,他脸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深邃的目光泛动着暗光,问:“阿七,就让他一直跟着?”

“呵呵,他估计是担心我被什么居心不良的人给拐走了,所以才一路跟着。”顾七轻笑着,对于身后不远处那一直暗中跟着的赵天磊,他们从走出酒楼大门便注意到了,只是没去理会罢了。

“哦?难道不是又一个被你吸引的男人?”他声音依旧,只是,仔细听着似乎能听到他话中的一丝酸味。

“他?呵呵,你想多了,他跟我八字不合,从我进仙门就一直看我不顺眼,虽然冷得跟冰块一样,不过品性倒是不错。”

听到这这话,某人的目光微眯,语气更酸了:“你很欣赏他?”

“欣赏他?没有吧?不过,他的身材倒是很不错,力量型的结实冰山美男。”她一派认真的说着,边说着,还微点了下头,目光看着前方却有些飘渺,似乎在想着什么一般,看得旁边的轩辕睿泽醋意横生。

“身材很好?比起我如何?”这一刻,他就跟个小孩一样,想要攀比,却不知,身边的女人嘴角那忍不住的笑意已经溢了出来。

“呵呵呵……”

一阵愉悦的轻笑声从顾七的口中传出,随着清风飘散而开,那笑声,如同银铃般的悦耳,又似山间溪水的清脆,更因那是她发自内心的愉悦笑意,听起来,让人心头一柔,再铁硬的心也化为一汪春水。

后面跟着的白羽和流影两人听着他们的话,前面面上也带着笑容,后者则依旧是那冷硬的面容。至于那暗中跟着的赵天磊,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仍旧一路跟着,一边在想着事情。

他也不知怎么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她都让他先回去了,他却在走后又不放心的走回来,在那酒楼外面等了那么久,如今又跟在他们的身后,他何曾做过这样的事情?

他为自己的行为找了个理由,那便是,他们是一道出来的,理应一道回去,若不然,她若在外出了什么事情,他回去也不好交待。

没错,就是这样。

几人来到西郊,白羽先一步上前,订下了一艘游船后便在那边等着他们。在西郊这里,最吸引人的便是这一处的风景,眼前一面碧绿的大湖边停泊着约八艘挂着花灯的灯船,船的中间是一处小厢阁,每一艘船上都有一对泛船的夫妇,而且在船尾处,那里还有一些锅炉的用具,许是因为眼下是白天,湖面上倒没有船只在泛动,一对对的船夫夫妇都在自家的灯船上闲坐着。

靠近灯船的这一边湖边栽着的是随风飘摇的柳树枝,以及几处雅致的亭子,有一些男男女女在湖边走动着,也有一些在亭子中坐着闲聊着,这里没有闹市里的喧哗,有的只是一份宁静与雅致。

“这地方确实是不错。”顾七淡笑着,带着欣赏的目光在周围的风景扫了一圈,目光才落在白羽订下的那艘灯船上。

“来,我们到那船上去。”轩辕睿泽带着她,走上子白羽订下的那艘灯船,流影则紧随在身后,在他们上了那灯船后,也跟了上去。

后面,赵天磊站在不远处看着,看着那灯船渐渐的往湖中央而去,看着那湖面因灯船的移动而泛开着的一圈圈水纹,良久,抿了抿唇,收回目光,自己找了个地方在树下盘膝坐下,闭目修炼。

湖中灯船上的轩辕睿泽和顾七,相倚着站在船头看着外面的风景,看着湖面泛起的圈圈波光,两人时而低语,时而轻笑,气氛愉悦而和谐,一个早晨一晃过去,正午之时阳光较大,他们便回到那灯船的船厢内。

“公子,小姐,这是油炸香虾,这些虾子是从湖中网上来的,都很新鲜。”那妇人端着一大盘炸虾进来,给他们摆放到桌上,又转身退了出去。

顾七对吃的最是喜欢,此时见这些虾只头较小,也不似一些酒楼中的那些大虾,便拿起筷子夹起一些试了试,一试之后,眼睛不由的微亮,入口香脆,肉质鲜嫩,还带着淡淡的清甜,而且虾皮薄脆,因油炸的关系,嚼起来别有一番味道。

“你尝尝,这个虾子炸得真好吃。”她夹起一只递到面对轩辕睿泽的嘴前,示意他张口。

轩辕睿泽见了,黑瞳中露出笑意,张开口把她夹上来的虾吃入口中,细嚼慢咽的品尝着,也点了点头:“嗯,味道不错。”

“要是有个小酒,那就更妙了。”她笑盈盈的说着,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这有何难?”轩辕睿泽勾唇一笑,唤道:“白羽,拿酒进来。”

听到这话,顾七一怔:“他还带酒了?”

“偶尔独饮之杯,便命他带些在身上,随时想喝都无须发愁。”

“这倒是,回去之后我也备些在空间中,这样一来也方便。”她轻笑着,以往倒没去备这些东西,毕竟在外的话,一般酒楼客栈都有,根本无需备上。

“主子,七小姐。”白羽面带笑容的走了进来,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两个酒杯摆放在他们的面前,又拿出两壶酒放下:“若是不够我空间里还有。”说着,这才退了出去。

轩辕睿泽拿起一壶给她倒了一杯,道:“你尝尝这灵酒的味道如何。”

“灵酒?你还能弄到灵酒啊?我在仙门那里灵酒都要买的,而且还不能用金币,全得用灵珠。”她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入口浓郁的灵力气息与酒香让她精神为之一振,又再喝了一口:“这回莫不是为了那几百灵珠,也不会接这个任务跑出来。”

“先吃点东西才喝酒,对身体会好点。”他帮她夹了一筷子的炸虾,示意她吃点。

“公子,小姐。”外面又传来那妇人带笑的声音,声音一落之时,便见她走了进来,将手中托盘放着两盘小菜放下,一边介绍着:“这一盘是炸香鱼,这小鱼是无骨的,也是湖中网上来的,这盘则是炸茄夹,农家东西,你们尝尝。”

顾七看着桌上摆着的几个下酒小菜,笑赞:“船家娘子,你这手艺真心不错啊!这些东西可都是色香味俱全,城中酒楼里也吃不到这样的好东西。”

“呵呵,小姐喜欢就好。”那妇人听到顾七这么说,也很是开心。

“你照着这样,也给外面的两人上一份吧!我们今天一整天都会在这灯船上了,今晚,也别忘了备些吃的。”她轻笑着,先交待着。

一旁的轩辕睿泽听了,也忍不住的摇头失笑。

“好好好,公子小姐请慢用,我就出去忙活了。”那妇人见状连忙笑着应下,端着托盘往外走去。

见那妇人出去,轩辕睿泽这才打趣的道剑“这才中午你就担心到今晚了?难道在那华山仙门里,你一直没饭吃不成?”

“说起这个,我是真怀念以前在你那王府里当米虫的日子,想吃什么有什么,到了这边,在外的话不是露宿山野饿着肚子,就是进了黑店惹出麻烦,在仙门里有金币还不能买东西,不过好在,我是亲传弟子,待遇总比普通弟子要好一些,有一名随侍在处理一些杂事,所以我就把我的一日三餐全交给那小丫头了。”

听到这话,他眼中闪过一丝心疼,他是知道她哪怕是修仙,也要吃五谷的,就用她的话说,若修仙就要放弃人间美味,整天吃那跟药丸一样的辟谷丸,修仙又有什么乐趣可言?

“回头我让人给你送些食材和灵珠到仙门给你。”

“呵呵。”她轻笑着,摆了摆手:“不用不用,我就这样随口一说,这些小事情我自己会处理的,再说了,要灵珠还不容易?把我炼制的丹药拿出来拍卖要多少有多少。”只不过是,在仙门那里拍卖的丹药换到的灵珠却不多,嗯,不过这回出来,可以看看哪个地方有没金币兑换成灵珠的。

“这城中有没金币兑换灵珠的地方?我空间里金币倒是不少,若是能换,直接换成灵珠就方便多了。”

“应该是有的,等会我让流影去问问。”他说着,给她夹了一块夹茄盒,自己也夹了一块正准备吃,忽的感觉胸口一疼,似有什么火热的东西欲冲出来一般,筷子上夹着的茄盒掉回盘里,脸上也因那股不适而渗出了些许汗珠。

“你怎么了?”顾七见状,连忙起身来到他的身边。

------题外话------

小泽捂着胸口,脸色苍白的看着顾七:“我这是要死了么?”

“怎么会!”顾七愕然,有些奇怪他竟会有这样的想法。

“会!那个叫火火的女人在威胁,不交出月票就要虐我三百遍……我、我这是撑不住了……”

“什么!”顾七脸色瞬间也变得苍白:“那女人……那女人是不能惹的,她真的敢这么做的……”

低喃声一落,猛然回过神来大喊:“你们还等什么?快把月票交出来!”

“……”读者美人们一个个装作没听见。

丫丫冒了出来,瞪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尖着声音大叫着:“说你呢!那个在看文的美人!再装作没听见,老娘就要喷火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