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7 绝不辜负!

顾七脸上神情柔和,眉宇间,更是有着一抺平时不曾出现的温柔与娇媚,她倚在他的怀里,贪婪的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带着笑意的低低应了一声。

“想。”

她有时会想,他会在做什么?被他的亲生父亲接回,如今的他在那里又可好?他手底下的人又可服他?还是,只就明着对他恭敬,暗地里却给他使绊子?

知道他在这边也不易,毕竟他们以前都在云天国,实力在那边也许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但到了这边,在这满是修仙者的地域中,不论出生与地位,只是简单的强者为尊。

强者为尊。简单的四个字,可要做到这四个字,却也不容易。每走一步都得小心谨慎,虽然眼下他们是分离着的,但,终有一日,待他们的实力可以在这天地间站稳脚步之时,那属于他们的日子,将与天地同齐。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柔和了轩辕睿泽的心,环着她的手臂加重了力道,紧紧的将她锁在自己怀里:“阿七,有时我真的不想你那么出色。”

“嗯?”她一怔,挑了挑眉:“什么意思?”

“你就如那夜空中散发皎白月光的明月,又似那天空中熣灿耀眼的骄阳,太吸引人的目光,我又不能时常在你的身边守护着,若是你被别人拐走了我可怎么办?”

听着那低叹中带着骄傲又带着忧愁的声音,顾七不由的轻笑出声,眉眼中神彩跃动,流光飞溢:“嗯?你这话,我可以理解成是在赞美我?只不过,怎么听着,你对你自己这么没自信?还怕我移情别恋不成?”

“呵呵……”轩辕睿泽低低一笑:“我自是不怕你移情别恋,只是怕一些喜欢你的男人一直缠着你,所谓,好女怕缠郎,想当初,我不就是这么把你缠住的吗?”

听到这话,顾七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还好意思再提?也不想想,你堂堂一个王爷竟那般赖皮,夜探深闺的事情你也做了,还有什么是你不会做的?”

“那也只是对你,若换成别的女人,多看一眼我也嫌碍眼。”

“是吗?”她语带笑意,脸上神情带着一丝的戏谑:“可是当初你怎么满城的搜查我?还放下狠话,要把我剥皮抽筋呢!”想到那时的事情,唇边的笑意止不住的溢出。

“你还好意思说?你说哪个女子像你这般,竟趁着我被打伤,奄奄一息之时还对我强上?”原本也就顺嘴说出来的话,脑海和心里也没别的想法,纯粹就是当成他们两人间的趣事来谈,可当这话说出之时,抱着怀中至爱的女子,闻着她身上的馨香,却忽的感觉,身体里似有一股邪火升了起来。

顾七倒没察觉他心下的想法,只是听到两人将往日里那些不会说出来的话当成趣事来说,一时间觉得好笑而已。

“好了,那些事情就不说了,我问问你,你如今在那里怎么样?一切可都还好?”她微侧过头看向他,却不料这一侧头,他的唇便吻了下来,温柔中带着霸道的气息,那环着她身体的手微收,似要将她揉入身体里一样。

他的热情似火,他的狂放霸道,让她无力抵挡,也不想抵挡,尝试着回应着他的热情,却在他的大手在她的身上移动之时,看着眼中染上几分欲念的他,她气喘喘的将他推开自己迅速跳出他的怀里。

“阿七?”

他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料到她会推开他,此时体内邪火正旺,想了多时的女人就在眼前,却只得了一个吻就被推开了,看着她迅速跳开的模样,他低叹了一声,无奈的摇头一笑:“阿七,这还是大白天呢!你怕什么?”他不否认是想要她,但,这点克制力他还是有的,又岂会真的对她做出什么事来呢!

“我这不是怕美人在怀你会克制不住么!”看着他那一副得不到满足的怨夫模样,她忍不住轻笑着。

“既然你知道,还不好好安抚我?”他微挑起眉头,深邃的黑眸中一片的幽深,不难看出,那黑瞳中灼灼的欲火还没能消散下去。

“你刚才也说了,这是大白天,不好。”她忍着笑意,一脸正色。

“这么说,晚上就可以了?”

他唇角微微勾起,黑瞳因听到她的话后而泛着亮光,目光炙热得令人顾七心头一动,看着他姿态慵懒的倚着椅子而坐,俊美刚毅的俊颜噙着一抺冷魅,他身上特有的男人魅力,散发着令人怦然心动的气息,让她一时间看痴了眼,竟就应道:“嗯,晚上可以。”

话落,整个人就被他给拉了过去,跌坐在他的大腿上,被他搂在怀里,听着他那低沉而带着磁性的笑声,似乎是她的话愉悦了他,那笑声从他的胸膛传出,毫不掩饰他的欢喜之意。

她恼羞的抬头瞪着他:“笑什么笑?竟对我使美男计!我那是口误,绝对是口误!”

“呵呵呵……”

愉悦的笑声低沉沉的从他的口中传出,他的胸膛因他的笑声而微微震动着起伏着,含着笑意与柔情的黑瞳看着从怀中抬头恼羞的瞪着他的女子,原本想要忍住的笑意又不经意间从嘴角溢出。

“阿七,我从来不知,你竟是这般的肖想我的美色,嗯,也是,我应该早就想到的才对,试想想,当初我奄奄一息之时你都能强上,更何况现在呢?”

说着,那唇角又忍不住的扬起,眉眼中尽是愉悦的笑意,他看着脸色因恼羞而泛上一层红晕的她,凑近了她的耳边,低沉魅惑的声音带着一丝戏谑的笑意传入她的耳中:“既然阿七心心念念着我,那我自然是不能让阿七失望,今晚,我一定早早的沐浴好,等着阿七的强上,阿七,你觉得我这主意如何?”

“什么时候你竟也会这般不正经了?”她笑嗔了他一眼,眼眸间媚人风情自现,看得轩辕睿泽目光一暗,喉咙微动。

生怕自己再这样下去真的会克制不住,当下轻咳了一声,道:“阿七,其实这次除了来见你之外,还有件事要告诉你的。”想到她父亲此时的情况,原本因欲火而浮动着的心也慢慢的冷静下来,

“嗯?什么事?”见他神色略带凝重,她也收起玩笑的心,看着他问着。

他看着她,顿了一下,缓声道:“我有你父亲的下落了。”

听到这话,她应该欣喜才对,可看到他脸上的神情,心却往下沉着,就这么一瞬间,脑海中浮现了好几个念头,她从他的怀里站了起来,深吸了口气,缓缓的呼出,尽量的让自己紧张而悬起的心平静下来。

“他、现在怎么样?”

想到当初他突然不见,还有那顾家的那场血宴,她的心不由抖了抖,她的爹爹,如今会如何?可、可还活着?

知道她此时的担心与紧张,轩辕睿泽也站了起来,走近了她,握着她的手,似乎是想要给她力量与支持,他缓了缓,这才道:“你别担心,他还活着,只是……”

“只是什么?”听到她爹爹还活着,那一瞬间,她心中微松了口气。只要还活着,那就还没到最差的结果。

“只是,他被人用搜魂术搜了魂,你也知道,在这修仙地域中,这搜魂术是极其可怕的一种法术,被搜魂术,重者身亡,轻者头部也会受损,神识也会有所影响。”

说到这里,他微顿了一下,又继续道:“所幸当时救你父亲的人是黑木家的人,他们费了不少力气才保住了你父亲的性命,只是,人却变回了以前的疯疯颠颠。”

“黑木家?”听到这个家族,顾七诧异的问:“难道是黑木夫人所在的那个家族?是她救了我爹爹?”

“嗯。”他点了下头,应了一声,握着她的手,带着她走到那窗口前,看着那下面人来人往的道路,道:“在我的势力稳定下来后,便开始寻找你父亲的下落,直到不久前得知他身处黑木家,才知道原来是黑木夫人和她的几位兄长进森林历炼时,偶然遇到了那被困在森林深处的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他救出,而那名困着你父亲的人,也被他们杀了。”

“没想到,竟是黑木夫人救了我爹爹。”她喃喃的低语着,心下想着,不管怎么样,只要还活着,那就是好的,至于她爹爹的情况,到时她可以看看还能不能治,疯疯颠颠的模样以前也会,只是不知情况是不是一样。

“我见他在黑木家很安全,便没接他离开,而且黑木夫人也说她与你有些交情,你父亲暂住在黑木家里也有人照顾,待到时你若去了,为他看看能否治疗。”

顾七回头看着他,伸起手抱住了他的腰,整个人埋在他的怀里:“谢谢你,泽,谢谢你帮我找到我爹爹,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她何德何能?能得他倾心真情以待?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她都知道,他对她的付出,她也知道,正因为如此,她在心中暗暗下着决定,这一生,绝不辜负他!

------题外话------

我只想说……把小泽子拉出来我就是找罪受……两人的对手戏写得我直揪头发,完全卡壳了,嘿嘿,我是不是应该再把他踢回去?

上一章
下一章